「嗯。香橙確實挺出名的,但我不喜歡別人都喜歡的,不過還是謝謝你……」

蘇宓轉頭想給那個給她提意見的人道謝,可是措不及防地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崔博然!?他怎麼在這?

「蘇小姐不用這麼驚訝吧,雖說是對家公司的產業,但我還是很喜歡華秀商場的,唐董事長和Mrs.D的愛情商場,說不定我過來還能遇到桃花,這不,碰巧就遇到了蘇小姐。」

崔博然「眉眼帶笑」,目不轉睛地盯著蘇宓的臉,好像要把她拆吃入腹一般,蘇宓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

這人也太無恥了吧,確定不是來打探情報的?還說什麼遇到桃花,遇到她,這不擺明了說她是他的桃花嗎,明知道她已經和唐梓玥結婚了,還如此說,不會是妄想能把她搶走,好刺激唐梓玥?

不過蘇宓也察覺到了崔博然在說到唐華震和崔秀貞的時候,明顯含有諷刺的意味,不過出於何因,她現在無從得知。

「蘇小姐不用這麼防備吧,我又不是壞人。」

崔博然還在沒臉沒皮地糾纏蘇宓,蘇宓原本不想搭理他,但是出於骨子裡的教養,還是跟崔博然搭了話。

「不好意思崔總,麻煩讓讓。」

「叫什麼崔總呢,我和唐總可是大學同學,蘇小姐不妨叫我博然?」

……

教養是什麼?蘇宓表示她失憶了,她不記得了。這個男人不要臉的程度真的可以去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了,就是不知道吉尼斯認不認證不要臉。

被崔博然這麼一噁心,蘇宓連吃冰淇凌的心情都沒有了,只想趕緊離開,遠離這個莫名其妙又無理取鬧的男人。

由於崔博然的騷操作,周圍已經圍了一眾吃瓜群眾,蘇宓想走也走不掉了。

崔博然欣賞著蘇宓對周圍情況厭煩又不知所措的表情,實在是太有趣了。

周圍的群眾里有幾個是唐梓玥曾經的私生飯,對於唐梓玥結婚隱退的事,她們恨極了蘇宓,恨不得蘇宓離開這個世界。

如今見另一個優秀又好看的男人在糾纏蘇宓,嫉妒使她們惱怒起來,頭腦一熱,逐漸開始變得不理智。

崔博然正饒有興趣地注視著這場鬧劇,絲毫不在乎是不是因為他引起了這場鬧劇。

「咻–」

雞蛋劃破長空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蘇宓也注意到了沖她砸來的雞蛋。

糟了,來不及躲了……

蘇宓的手下意識地護住肚子,她不怕被砸,她只怕寶寶會被傷到。

在超市的服務生急著過來保護蘇宓之前,雞蛋就已經落了下來。

喧嘩的超市,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蘇宓抬頭和正微笑著看她的唐梓玥四目相對,雞蛋砸在了唐梓玥身上,蘇宓看著唐梓玥整齊的手工西裝上沾滿了雞蛋液,著急地連忙拿紙去擦。

唐梓玥趁勢一把拽住蘇宓的手,把蘇宓緊緊擁入懷裡,嘴裡不停地念叨著,「幸好你沒事。」

被保安制止住的私生飯還在不停地怒罵蘇宓和指責唐梓玥。

「她就是個不要臉的賤人,你護著她做什麼?」

「你和那邊那個男人糾纏不清,指不定整天勾三搭四。」

「唐梓玥你眼是瞎的吧!?」

……

圍觀的群眾聽著私生飯的破口大罵,不由得心疼起蘇宓來,明明是那個男人糾纏她,她基本上都不予理會,還要被罵得這麼慘,現在小姑娘都怎麼了。

「啪。」

為首且罵得最凶的私生飯錯愕地看著唐梓玥,她剛剛被唐梓玥扇了一巴掌?為了蘇宓小賤人?

她還想再說些什麼,只是唐梓玥的表情兇狠的嚇人,她突然就慫了,她眼前的人,只要一句話,她的前途,甚至是她的命可就全沒了。

「別說是那邊那個小白臉,就算我家寶貝宓兒想養一屋子小白臉,我也替她好生養著,輪得到你指指點點?」

小白臉……?

眼見著崔博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蘇宓實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家唐唐太優秀了,不僅替她回懟了私生飯,還間接罵了崔博然,實在是太過癮了。

崔博然的拳頭也是攥得咯吱響,唐梓玥這個混蛋居然罵他是小白臉?

他倆比起來,明明是唐梓玥更像小白臉一點!

直到坐在車上,蘇宓還是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

「這麼好笑?」

「哈哈哈哈,沒有…哈哈哈哈。」

「說給你找小白臉就這麼開心?」

「開心……啊不是,我是說哈哈哈哈哈。」

唐梓玥滿臉黑線地讓司機開車回家,然後繼續盯著蘇宓。

他好像從來沒有見蘇宓笑得這麼沒有形象過,好像還挺可愛的。

其實他家寶貝宓兒女強人的外表下,藏著一顆少女的心吧。

「你別這麼盯著我,我真得不要小白臉,真的。」

蘇宓捧起唐梓玥的臉,笑意盎然地在唐梓玥臉上吧唧了一口。

「還要親親。」

「沒了,唐梓玥你不要得寸進尺啊。」

「就一口。」

「沒了,你身上一個雞蛋味,我才不親。」

「我身上一個雞蛋味,是為了哪個小可愛?」

「吧唧,好了沒了。」

司機內心os:沒事,你們繼續,不用顧慮我的,真的。

……

「崔總,我奉勸你一句,最好別打蘇宓的主意,不然穆琛不會放過你的。」

聽說了華秀商場今天發生的事,顧兵匆匆趕到D集團給崔博然一個名為奉勸,實為警告的小建議。

「怎麼?穆先生不是連親生兒子都是只要命在,其他無所謂的嗎?這個蘇宓有什麼特別的?」

「崔總,建議你別瞎打聽,你今天的一切都是穆琛給的,別忘了你什麼身份。」

「……」

顧兵離開后,崔博然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嘴角劃出一抹笑容,唐梓玥的妻子,居然有穆先生護著,有點意思。

不過既然是唐梓玥的,他就一定要搶,不管穆先生同意與否,他都一定會去搶,大不了最後最不濟也就是被穆先生殺了,他這條命,生來就是要和唐梓玥爭到底的。

冬天原本是不該下暴雨的,只是今天在眾人的措不及防下,帝都迎來一場狂風驟雨。

窗戶被風吹的咯吱咯吱的響,大半夜得瘮人得很。

穆天倫正喝著咖啡,處理公司的文件,突然看見門外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只是雷電一閃,那人簡直如同鬼魅。

穆天倫絕對不會承認他差點嚇得被咖啡噎死。 「觀眾朋友們早上好,我是首都晨報的記者,昨日晚間我市突降暴雨,電閃雷鳴導致由瑞士飛往我市的飛機於今早凌晨三時墜毀,詳情請看現場實況,現在為您轉播……」

唐家老宅內,蘇宓正吃著吐司麵包看晨間新聞,昨天的暴雨確實嚇人,吵得讓人睡不著。

電視里還在播放著飛機墜毀場地的實況,被雷電擊中墜毀嗎?按道理說昨天不應該下那麼大的暴雨,果然是因為大氣環境越來越差的原因嗎。

蘇宓惋惜地準備關掉電視再去眯一會,突然電視里傳出了一句晴天霹靂。

「據身份證實,我市秀貞醫院院長唐冉琪女士昨晚乘坐該航班回國,目前已找到其身份證,尚未找到唐女士身在何處。」

唐冉琪在飛機上,現在下落不明!?

蘇宓突然感到一陣暈眩,怎麼會這樣,明明唐冉琪說去環遊世界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怎麼突然就傳來此噩耗?

「嘭–」的一聲伴隨著茶杯碎裂的聲音傳來,蘇宓趕緊去查看情況。

唐華震昏迷過去了,灑了一地的茶還是滾燙的,顯然是剛剛唐華震泡好茶準備過來找她的時候,聽到了電視關於唐冉琪乘坐飛機墜毀的消息,一時急火攻心暈了過去。

「爺爺,爺爺。」

蘇宓低聲喚了幾句唐華震,唐華震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毫無反應。

「管家伯伯快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蘇宓吩咐完管家,趕緊給唐華震做心肺復甦。

救護車很快趕到接走了唐華震,媒體也很快接收到了風吹草動,一個兩個趕緊跟上救護車,大肆報道,甚至聲稱唐冉琪已經不幸離世,才導致唐華震突發昏迷進了醫院。

蘇宓在手術室外面著急地來回踱步,刺眼的「手術中」讓蘇宓一整顆心都懸了起來,唐華震年事已高,平時雖說老頑童了一點,但是大家都是好生照顧著唐華震,生怕他有什麼三長兩短,這個年紀了,誰都不想再讓唐華震受苦。

昨日的暴雨結束后,由於天氣轉冷,讓路面有稍許結冰,地面很滑,唐梓玥再怎麼心急如焚,司機也不敢開太快。

醫院空蕩蕩的走廊,只有蘇宓一個人,若是以前蘇宓或許會感到害怕,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知道唐梓玥一定會來,心中的恐懼也就煙消雲散。

穆天倫沒有去醫院,他現在正飛速駕著車前往飛機出事的地方。

人都說福禍相依,可顏語涵只能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收到唐冉琪和唐華震的消息,顏語涵本來想儘快趕到醫院,去探望一下唐華震,更多的是想陪在穆天倫身邊。

突然發生了這麼大的變故,不用想都知道穆天倫心裡肯定不好受,作為女朋友,顏語涵當然是得陪著穆天倫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顏氏集團的商務樓被收回了,原因是顏詩豪並沒有繳納這之後的房租,顏氏集團沒有地產,這也是顏語涵第一次得知顏氏集團的商務樓不是她們家的,而是D集團的。

準確的說曾經是隸屬於蘇氏集團的,蘇氏集團又是D集團曾經的子公司,這麼一來D集團回收顏氏的商務樓合情合理。

不過顏語涵不明白,眾人皆以為D集團的目標是唐氏集團,可為什麼自從D集團回歸后,他們一直針對的目標是顏氏集團,再這麼下去,顏氏集團就再無挽回的餘地。

好在D集團並沒有當場將顏氏集團的員工趕出去,給了顏語涵三天時間讓她帶著公司離開。

唐華震在醫院昏迷未醒,顏語涵知道她現在不能聯繫蘇宓,不能再讓蘇宓增添壓力了,現在穆天倫也聯繫不上,藍婷婷也不在國內,顧兵……更不可能幫她。

這一次顏語涵深刻地感受到了孤立無援的滋味,雖然她很想恨顏詩豪,但是想到當初顏詩豪被陳濤背叛的時候,肯定也是孤立無援的,既然當時父親都沒有放棄,她又怎麼能輕易言敗呢?

現下,只能先給員工帶薪假,雖然顏氏集團已經負擔不起這麼多人的工資了,可終究是她和父親的管理不善。

唐梓玥趕到醫院的時候,醫院樓下擠著一大堆媒體,他們看見唐梓玥來了,又紛紛擠上前採訪是不是唐冉琪真的過世了。

這一次唐梓玥的臉上的厭惡毫無掩飾,就算是為了頭條,也得有點人性。

他爺爺現在昏迷還在手術,說嚴重點就是生死未卜,如果真的是不幸中的不幸,唐華震再也醒不過來,他也得去見最後一面,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無良媒體堵著,連醫院的門都進不去,更別說看唐華震。

「唐先生請回應一下,唐女士是否身亡?」

「唐總,請正面回應唐老先生為何突發昏迷?」

「唐總前些日子,唐氏為什麼裁員?」

……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保安,把他們轟出去。」

唐梓玥吩咐醫院的保安把媒體全都趕出去的時候,聽到某個記者細微的聲音,「什麼嘛,有什麼了不起的,切,不就有幾個臭錢嗎,醫院裡那個死了活該,飛機上那個也是,我看就是報應。」

小柏在旁邊都聽不下去了,現在的一些人怎麼這麼噁心?唐梓玥緊攥著雙拳,手臂上和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起來,他在剋制著憤怒,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那些個雜碎的話不值得放在心上。

只消片刻,唐梓玥就恢復了冷靜和理智,徑直走進醫院,連頭也不回。

而那個多嘴多舌的記者,只能被轟出去后,給主編打電話被主編罵一頓,繼續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唐總,您不生氣?」

小柏試探著詢問面若寒霜的唐梓玥,總裁雖然恢復了冷靜,但是這副樣子還是很恐怖啊。

「生氣?像那種畜生不如的言論聽了肯定會生氣,但是你去和他計較,只會讓你更生氣,何必呢?放過他也是放過自己,像他那樣的多半是是個loser。聽懂了嗎?」

小柏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等等,他想問的是如果是以前唐總肯定讓那個人在北京混不下去,為什麼今天唐總沒這麼做? 很快,小柏就知道了答案,大概是因為有了總裁夫人,心中有了愛,所以總裁的脾氣才溫和了吧。

蘇宓在看見唐梓玥的那一瞬間,眼裡的淚也是再也忍不住,看著蘇宓臉上滑落的淚水,唐梓玥心疼得不得了,趕緊上前替蘇宓拂去眼淚,再扶著蘇宓坐下,他則坐在蘇宓身旁輕輕地安撫蘇宓的情緒。

「唐唐……」

蘇宓哽咽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她真的好怕唐華震這麼好的爺爺會醒過來,唐梓玥不來,她的眼淚還能憋住,可唐梓玥在這,她的眼淚就再也憋不住了。

因為她知道身旁的男人,無論如何都是會陪著她,愛她且永遠以她為主。

只有唐梓玥獨一無二的明目張胆的偏愛,才能讓蘇宓做回真正的自己,無論是委屈,還是憤怒恐懼,只要唐梓玥在,她就不用隱藏。

人和人的感情雖然並不相通,但是唐梓玥可以理解和陪伴蘇宓,而且永遠不會覺得蘇宓的情緒是在無理取鬧,這大概是女孩子羨慕的愛情吧。

「叮–」

手術室的燈滅了,醫生一臉沉重地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唐梓玥和蘇宓見醫生這副表情,心瞬間涼了半截。

「醫生,爺爺他?」

「唐總唐夫人不必憂慮,唐老先生已無大礙,只是急火攻心導致血壓升高,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醫生您說,我們可以撐住的。」

「只不過唐老先生年事已高,這一昏倒,雖無大礙,但以後更要仔細養著了,高糖的甜品和膨化食品,包括酒這一類,盡量還是別吃了。」

「……」

「……謝謝醫生。」

唐梓玥和蘇宓鬆了一口氣,蘇宓感嘆到,人生可真是起起落落,天知道醫生突然轉折的時候,她緊張地心都要跳出來了。

旁邊的唐梓玥表面上雖然很冷靜淡定,但是蘇宓知道,唐梓玥也害怕了,唐梓玥握著她的手冰涼,還在不停地冒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