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敬禮!首長!…來人把這些人全都拷起來!…帶回局裡面!…還得請駱部長去下局裡…」

那個年輕的小隊長翻開駱林遞過來的證件,心裡一陣震撼,好傢夥!這可是總參部的老大啊!這些人可真是瞎了眼了!咦?這人好面熟啊!擦!想起來了,這不是前幾年在機場跟我們發生衝突的那小子嗎?

原來他是總參部的,難怪這麼囂張啊!現在也沒辦法了,事實擺在眼前,雖然這個警察小隊長對駱林印象極其惡劣,當今天的事情很明顯,這位囂張的少爺仗著理呢?抬手就是一個標準的敬禮!說完恭敬地把手中的證件遞還給駱林。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嗯!很好!…那我們走吧!…」

駱林也沒有為難那位警察小隊長,點了下頭,把證件收了起來,看了眼那位小隊長淡然的說。其他幾個警察,開始忙碌起來,跑到飯店內打電話通知救護車等事宜,還好這些人都被打得很慘,根本不會跑掉。駱林就跟那個小隊長站一塊,抽著煙,看著這些眼中閃著怨恨和驚恐眼神的「傷員」們。

時間不長,幾輛救護車跟幾輛警察隨後到來,張大同也來了,他肯定要來了,他知道駱林肯定會跟這些人發生衝突,這不,果不其然。

「呵呵…張局長親自來了!…」

駱林看見張大同一臉驚懼從他的波蘭奈茨車上下來,朝他熱情的招呼。

「呼!…駱部長好啊!…怎麼搞成這樣啊!嘖嘖!這些人真是膽大妄為了啊!…膽子太大了!…」

張大同心中真的很震撼,這些倒在地上的人不少都是京城紅色高官的一代啊!駱少說打就打了!你再是總參部的部長,那也真是膽子夠肥的啊!看樣子駱少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對駱林笑了下,招呼了聲走了過來說。

「局長好!…」

那個小隊長一看自己的老大來了,連忙敬禮問好。

張大同嗯了一聲,擺了下手,很有官威啊!臉色嚴肅的點了下頭。

接下來就簡單了,這些人送的送醫院,全都拷了起來,這些人還不少人在哪裡叫倡著,叫駱林好看,估計這些人是不會放過駱林的,他們這些人那都是囂張慣了得主,今天可被整慘了!

京城,人民醫院,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下午4點左右,人民醫院突然來了幾輛小車,還有不少臉色帶著悲憤和焦急的婦女,行色匆匆的跑向醫院三樓病房,身後還跟著不少挎著槍的警衛員跟著,看來這些人來頭不小啊! 「唵嘛呢叭咪吽……」智障師兄弟四人,口誦六字真言,身上泛著驚天的波動,化成一道道澎湃的攻擊,朝著永生仙王鎮壓。

「佛門的力量,果然強!」永聲仙王終於正視起來,雙手掐訣,永生之門橫空而出,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之上,同六字真言抗衡。

轟轟轟……

無形的波動衝擊在永生之門上,六聲轟鳴過後,整個永生之門竟然轟然碎裂,化成濃郁的生機席捲八方。

「阿彌陀佛……」一名名佛門弟子也是雙手合十,身上也是閃過陣陣的佛光,匯聚在眾人頭頂之上,如同諸天大日,將整個黑暗的天空點亮,如同白晝。

而隨著這些佛光的升起,智障四人實力更強,顯然這是屬於某種須彌山的陣法,加持在四人的身上,提升四人的實力。

智障四人沐浴在神光之下,身上的氣勢更勝,口誦六字真言,再次朝著永生仙王攻擊。

轟鳴不斷,永生仙王對上被佛光加持的智障四人,絲毫不懼,一手不斷的舞動神劍,一手掐訣,打出武技,同四人對抗,每一次碰撞都是讓四人震動。

嗡……

與此同時,洛天也出手了,身形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永生仙王的身後,破虛一槍施展,朝著永生仙王的后心刺去。

永生仙王臉上帶著冷漠,一劍挑飛了智障四人,募然轉身,一掌拍出,拍向洛天。

咔咔咔……

綠色的戰甲浮現在永生仙王的身上,裂天槍刺在戰甲之上,便是被阻擋在那裡,沒有傷到永生仙王絲毫。

而洛天則是一掌被永生仙王拍中,口中鮮血噴出,化成一道流光,倒飛了出去。

嘭……

洛天撞擊在一座高大的佛像的手掌上,渾身上下都疼,洛天飛身出來,張口一把丹藥扔進了口中,斷裂的骨頭飛速的癒合在了一起。

「小子,你在遠處用武技轟殺!」智障沖著洛天大喊,四人不斷出手,身上佛光閃動,即使是永生仙王的攻擊甚至都無法傷到四人,只能將四人擊飛。

「金剛不壞身么?」永生仙王眉頭一挑,一劍斬出,斬滅了洛天打出的槍技風暴。

「大力金剛掌!」智一大喝,身上袈裟不斷的激蕩,金色的大手一掌拍向永生仙王。

智障,智葉,智目三人則是飛身而起,站到了智一的身後,站好位置,將修為之力渡給智一。

嗡……

原本百丈的大手,再次轟然暴漲,終於讓永生仙王的臉色變化起來。

「不愧是他的弟子,實力真的挺強的!」永生仙王長嘆,一指點出。

強橫的波動從永生仙王的手指上傳出,綠色的漩渦瘋狂的匯聚,化成一根綠色的手指,朝著那蓋壓而下的金色大手碰撞。

轟……

大第震動,蒼穹轟鳴,一指一掌碰撞在了一起,碰撞之下,永生仙王倒退,而智障四人這一次直接被震的大口吐血。

嘭嘭嘭……

大片的須彌山天仙境的弟子,沒來得及被保護,變成了血霧,灑落在了地面之上。

血腥的氣息席捲,所有須彌山的弟子不斷的念誦著佛經,眼中則是露出悲痛之色。

他們須彌山與世無爭,卻沒想到,會突然來這麼一場橫禍。

「佛祖在涅槃,四大弟子抵不過永生仙王,難道我須彌山就這樣像天道宗一般了么?」須彌山的弟子眼中露出憤怒。

「一劍凌仙!」

「劍弒天下!」大喝之聲響起,兩道驚天的劍芒,掃蕩而出,斬天滅地,掃向永生仙王。

「沒有用,除非你能用出第三式!」永生仙王自然能夠認出洛施展的是墮天仙王的劍技。

「斬生劍!」永生仙王不慌不忙,手中的綠色的長劍募然變色,變成了灰色,劍氣暴漲,一劍斬出。

冷梟的甜甜妻 崩崩……

洛天打出的兩道劍芒,又是被永生仙王斬斷,消失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大明王印!」智葉大喊,這一次是智葉站在了最前面,雙手掐訣,一枚金色的佛光大印,鎮壓向永生仙王。

「將你們須彌山的金剛降魔杵拿出來吧,否則你們沒有機會的!」永生仙王怡然不懼,抬手一掌拍出,崩飛了金色的大印,再次將智障四人的陣型震散。

「噗……」與此同時,有大片的須彌山的弟子大口吐血,身上泛起虛弱的氣息。

「加持了整個須彌山弟子佛法的金剛不壞身都擋不住他的攻擊么!」須彌山的弟子眼中露出絕望,實在是永生仙王的強大,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第三式么?」洛天嘴角溢血,實在是第三式劍法,洛天不會。

「不過,我還有其他的手段,超越天劍三式!」洛天低聲自語,舞動著斷劍誅仙,一道道劍氣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洛天的身影也是虛幻起來。

驚天的波動升起,讓永生仙王眉頭緊皺,在那一道道劍氣之上,永生仙王感到了危機。

「不能讓他將這劍陣組成!」下一刻,永生仙王動了,身形如電,朝著不斷舞動誅仙的洛天沖了過去。

「擋住他!」智障大喝,同樣也看出了洛天施展的劍陣的強大,胖胖的身軀爆發出無量神光。

「金剛伏魔拳!」智障這一次站在了主導位置,一拳轟出,轟碎了虛空打向永生仙王,讓永生仙王停下了腳步。

「你們真的想死么!」永生仙王轉身,一掌拍出,綠色的大手,同那匯聚著佛光的拳頭碰撞。

轟鳴之聲滔天,智障四人又倒飛了出去,大口咳血,臉色潮紅,身軀站在天空之上搖搖晃晃。

就在智障四人倒飛間,洛天的誅仙劍陣也是終於完成,六百道毀天滅地的劍氣,幾乎掏空了洛天的修為。

剎那間,一道道劍氣便是傾瀉而下,將永生仙王困在了劍陣之中,似乎無窮無盡,不斷的攻向永生仙王。「這是什麼劍陣!」智障四人眼中帶著感嘆,剛才他們跟永生仙王對抗,深知永生仙王的強大,卻沒想到,洛天竟然靠著劍陣,將永生仙王抵擋住了。 須彌山,劍氣縱橫,剿滅了虛空,道道劍氣相輔相成,攻擊著永生仙王,讓洛天,還有智障四人能夠喘息一下。

「小子,可以啊!」智障拍了拍洛天的肩膀,幾人大口的喘息著,尤其是洛天,消耗實在是太大了,從遇到永生仙王的時候,就沒閑著。

「再給他來點!」洛天大喝,黃全尺再次出現在了手中,黃泉水翻滾而出,傾泄到了地面之上,巨浪翻騰,化成一個個黃泉兵。

「你們還有沒有別的辦法了?」洛天召喚完黃泉兵,看著目瞪口呆的四人。

「你竟然還有這種東西?」智障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看著那兩個氣勢滔天的仙王巔峰的黃泉兵。

「能阻擋他一會兒,不過阻擋不了太久!」洛天回應,又取出了丹藥恢復。

洛天可以說是什麼底牌都露出來了,但是洛天知道,即使這樣,也奈何不了永生仙王。

「大家準備,金剛伏魔陣!」智一大喝,眼下他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靠著整個須彌山的力量來對抗永生仙王。

「阿彌陀佛……」一個個和尚,開始飛速的集合起來,朝著一百零八個佛像匯聚而去。

嗡……

佛光閃動,一個個須彌山的和尚,盤坐在了龐大的佛像之上,佛經響起。

「地藏經……蓮花經……」每一個佛像上的和尚誦念的經書都不一樣。

而隨著和尚們的誦念,那一百零八個佛像再次爆發出耀眼的神光,潔白的舍利子緩緩升起,最後佛光化成光影,一百零八個強大的佛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轟……

與此同時,永生仙王也是終於震碎了誅仙劍陣,氣勢洶洶的殺了出來。

永生仙王的臉色很難看,身上有著幾道劍傷,他終究不是神,仙王巔峰並不可以無所不能,也會受傷,從追殺洛天開始,永生仙王也是一直在大戰。

「吼……」黃泉兵嘶吼,兩個仙王巔峰的黃泉兵帶著仙王後期的黃泉兵,朝著永生仙王攻去。

而那一百零八座佛影,朝著永生仙王轟去,每一道都是聲威滔天,讓洛天心神顫抖。「若是這一百零八道攻擊,轟殺在我身上,我必死無疑,甚至撐不過三十道!」洛天低聲自語,感嘆這須彌山的強悍,而且還有世界之寶沒有顯現,若是顯現,又是一輪可

怕的殺伐。

「啊……」永生仙王終於認真起來,手中翠綠色的長劍再次變成了灰色,一道道毀天滅地的劍氣打出,同黃泉兵對抗,還要抵擋著一百零八道攻擊。

天地轟鳴,虛空炸裂,狂暴的波動,讓洛天等人都不得不退後,生怕波及到他們。

虛空混亂,即使是以洛天的神識,都無法衝破混亂的氣息,感受裡面的狀況。

一刻鐘的時間,一百零八道佛影消失,一顆顆舍利子也是回到了佛像上空,只不過不再明亮,暗淡了許多。

風暴還沒有平息,洛天的臉色卻是難看起來,因為他感覺到黃泉兵的虛弱,黃泉已經倒流,回到了黃泉尺中。

「需要修養一個月么……」洛天低聲呢喃,黃泉尺都失去了神則。

又是過了一刻鐘,一道綠光從是風暴之中沖了出來,直奔洛天和智障四人。

洛天幾人臉色狂變,身軀倒退,消失在了原地。「不愧是須彌山,比起天道山要難纏。」永生仙王站在洛天四人所在的位置,身上衣衫破爛,呼吸紊亂,顯然剛才那麼的攻擊,即使是強如永生仙王,也不是那麼好接下的



「好久沒有受傷的感覺了!」永生仙王長嘆,小腹之上有著一道深深的傷口,綠意閃動,傷口飛速的癒合。

「這還怎麼打,這都不死!」智障四人都有些無語了,洛天也是沒想到,剛才那種攻擊,都沒能然永生仙王重創。

「還有什麼招式?」永生仙王冷笑,仙王後期的威壓再次爆發,腳下踏步,朝著洛天幾人沖了過來。

「金剛降魔杵!」智障四人對視了一眼,眼下他們狀態非常差,根本不可能跟永生仙王正面血拚,只能動用世界之寶來抗衡永生仙王。

嗡……

一道神光升起,再次將整個天空點亮,一根金色的神杵升起,諸天顫抖,神光灑落,強大的威壓,降臨而下,超越了仙王。

智障四人臉上露出瘋狂,修為凝聚朝著金色的神杵灌輸。

神光暴漲,強大的壓力,降臨而下,神杵從天而降,朝著永生仙王鎮壓而去。

神則鎮壓八方,讓永生仙王的臉色露出了笑意,因為他知道,只要接下這一擊,智障四人便是沒有實力催動金剛伏魔杵。

「這就是世界之寶么!」洛天眼中帶著感嘆,感覺這一擊可擊穿天地,鎮壓一切。

「絕生劍!」永生仙王低喝,將手中的長劍打出,無數的符文神鏈從永生仙王的手中飛出,環繞在灰色的長劍之上,隨後沒入長劍。

嗡嗡嗡……

劍芒閃動,灰色的長劍暴漲,化成一把開天之劍,朝著降魔杵飛去。

剎那間,一劍一杵,在洛天眾人的目光下碰撞,整片天地都是停止下來。

一百零八座佛像,頭頂之上散發下陣陣的神光,將盤坐在那裡的須彌山的弟子們籠罩。

洛天和智障四人耳中響起陣陣的驚雷之聲,被碰撞的餘波震的大口吐血,身軀倒飛,再次撞在了佛像之上。

「金剛降魔杵,不過如此!」長笑之聲響起,永生仙王口中溢血,胸口塌陷,這一次受到了重創。

「完犢子了!」智障看著永生仙王,降魔杵倒飛了回去,不知道崩向了哪裡。

永生仙王雖然受到了重創,但是誰都知道,永生仙王擅長恢復,這樣的傷勢,對於永生仙王來說,還不夠。

而永生仙王手中的長劍也是消失不見了,顯然是剛才同降魔杵的對抗,被損壞了。

「永生之門!」永生仙王抬手壓下,綠色的大門,從天鎮壓,鎮向洛天五人。「猴子,你還不出來嗎,我們他嗎要沒命了啊!」智障看著那鎮壓而下的大門,連忙大喝起來。 京城,人民醫院,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下午4點左右,人民醫院突然來了幾輛小車,還有不少臉色帶著悲憤和焦急的婦女,行色匆匆的跑向醫院三樓病房。

還有不少挎著槍的警衛員跟著,看來這些人來頭不小啊!估計這是人民醫院有史以來一下子受了這麼多由於鬥毆「傷病員」,整個三樓到處是人,醫生全都忙個不停,一時間到處是痛呼聲,還有哭聲。

「呼呼! 重生妖御天下 怎麼回事?…格格!…誰把你打成這樣?…」

吳長征吳市長也來了,身邊還跟著一臉沉穩深色的秘書駱世傑,看著躺在高幹病房病床上,打著石膏吊著左腿的表弟吳格,帶著極度的氣憤和擔憂。

他這間高幹病房是雙人間,邊上的另一張病床上,還躺著個難兄難弟,叫陳石軍,他比吳格慘多了右手,左小腿骨頭,全都被打斷的小子,腦袋也破了抱著一層層的白紗布,也吊著手腳,真是慘啊!

他的老媽坐在床邊哭得一塌糊塗,這小子家裡來頭不小,他父親是軍區衛戎部隊的一個副司令,那就是一個將軍啊!家裡就只有一個兒子,還是最小的一個兒子,那還不寵溺得沒邊了,這不現在遇到真正的惡人了吧?

「媽!別哭了!…那人我知道是誰!吳格認識他!…爸知道這事嗎?…」

看樣子那小子還是很害怕他老子的,嚴父慈母多敗兒就是這樣的道理。

「嗯?…吳格!是誰?…」

「表姐!…呼!…是一個極其囂張的人!我好像聽人喊他…駱…少?…」

好個吳格,真是狡詐的可以啊,要是他直接說駱林的話,那麼就無異於承認了自己可以挑撥這些兄弟們找他的麻煩,因為他是知道駱林的底細的人,而他故意說的含糊的話,別人就不會多疑了,你瞧吳少這也不是不知道嗎?

「什麼?…駱少?是不是一個,長的很白凈俊秀的年輕男人?…」

吳長征一聽駱少這兩個字,心中的怒火騰的下就升了起來,邊上的駱世傑腦子也嗡的一聲,好傢夥!不是吧?又是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