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解決我們三人,你們也太高估你們自己了,」第一王笑道:「老四、老五,你們既然來了,為什麼好不現身,」

「哈哈,說的沒錯,只要來了死亡禁區,就算是大聖也得乖乖聽我們的話,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兩個人飛入了石室,一人白衣高冠,一人黑衣獨眼,兩人居然都是半聖,

「五對二,你們說誰會贏,」第一王看著韓戰和火龍,譏笑道,

葉峰心道,現在五個王都來了,之前的計劃就全部泡湯了,

忽然,室外傳來笑聲:「我們來的還真是時候,這裡還真是熱鬧,」

兩個強者飛入洞府,這兩個人居然是洪驚天和楚天風,

第一王瞧見又有外界的人來了,沒有絲毫懼色,冷笑道:「本座說過,就算是大聖來了死亡禁區,我們照樣不怕,你們別說只有四個人,就算有十個人,今天也休息從本座這裡逃出去,」

五個王同時捏碎一顆血珠,隨後用手指一點血珠化作的血色霧,凌空書寫,並念念有詞:「天地無極,乾坤挪移,」

轟的一聲,整個石室突然轉動起來,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石室裡面的人,除了那五個王之外,居然全部來到了一個茫茫無際的血海中,滔天的血煞之氣瀰漫天地間,令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是什麼地方,」

眾人皆驚,

「嘿嘿,來到這裡,就算是大聖也休息再出去,」第一王的笑聲回蕩在血海上空,也不知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傳來的,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葉峰驚疑,這個地方似乎和外界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

「這裡莫非是某個強者的紫府世界不成,」龍爺猜測,

「該死,根本不能傳訊出去,」韓戰罵了一聲,

「我的也不能傳出去,」火龍臉色陰沉,

「我們究竟還在不在死亡禁區,」楚天風游目四顧,


「他們說,連大聖來了他們也不怕,莫非,在死亡禁區失蹤的大聖,現在都被困在了這裡不成,」洪驚天滿臉驚疑的看著其他人,


聞言,眾人皆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說,即便是大聖也沒辦法離開此刻,他們就更加無法離開了,

「哼,若非為了找你,老子也不會被困在這裡,」韓戰忽然看著葉峰,冷哼了一聲,殺氣逼人,

葉峰冷哼道:「若不是你來了,我同樣不會被困在這裡,」

「找死,」韓戰突然出手,用火焰凝聚成長矛,隨後祭出長矛,大步一邁,猛的射向了葉峰,長矛所過之處帶起了一串氣浪,

龍爺一筆畫出,黑色氣刃如風暴一樣,絞殺而出,長矛頓時陷入了黑色氣刃的絞殺中,瞬間被絞殺成齏粉,

「你莫非以為,憑你能救得了他嗎,」韓戰冷笑,又用火焰凝聚成長矛,

就在他想再次發動攻擊的剎那,一道冷笑聲響徹天地:「他救不了,我救得了嗎,」

一股恐怖的威壓降臨,直接令得韓戰手中的火焰長槍崩潰,化作了滿天的火花,

(第七百七十四章,星辰殿長老寫錯了,應該是楚天風,不是韓戰,已經改過來了,抱歉,) 第二百三十章 巡邏

這個護衛軍團是全重裝騎兵的編制,攻擊力強悍,而且等級待遇比其他軍團高一級。

披着全身馬甲的駿馬,排着整齊的佇列,同時起腳同時落地,動作整齊劃一的前進着,單看這些馬匹的動作,就知道護衛軍不愧是全國最強。

不過看到這些護衛軍,絕大部分的第九軍團士兵都在嘀咕:“天哪,難怪要等這麼久,這樣正步走來,要走多長時間啊?”

不過士兵們也很奇怪,怎麼這些身穿重甲的傢伙,在炎熱的日頭照耀下沒有流下汗水呢?難道他們在前面休息了許久纔來的?

那些騎在馬背上,穿着全身盔甲,手提長槍,腰佩長劍的護衛軍騎兵,全都驕傲的挺胸擡頭的看着前方,眼角瞄都不瞄一下在道路兩旁站了一個上午的第九軍團。

在場第九軍團的所有士兵都露出豔羨的眼神,重裝鐵騎比步兵們的夢想——重裝步兵,又高了幾級。重裝鐵騎可以說是士兵級別的頂級,是那樣的可望而不可及。

龍璇沒有露出豔羨的眼神,他還是目不斜視的看着前方,當然更沒有認真打量從眼前經過的重裝鐵騎們。

忽然,龍璇感覺到一股視線凝視着自己,馬上收回思維,順眼看去。

只見在重裝鐵騎裏,有一個同樣是身穿全甲,可身後多了件猩紅色披風的騎兵,正看着自己。

龍璇馬上就知道他就是馬斯軍團長,因爲只有軍團長才能披掛紅色披風。

說到這,就不能不說九幽帝國一個古怪的等級制度,那就是師團長以上才能披掛披風,師團長的是白色披風,軍團長的是紅色披風,而元帥則是金色披風。至於國王?呵呵,沒有國王,九幽帝國爲戰爭而建,要國王幹嘛。

龍璇完全沒有和對方眼神對碰,只是用眼角的餘光打量了一下。

那是一個長得很帥氣,擁有一頭美麗金髮,神態有一股高貴氣質的男人,披風的鎖釦是一枚代表貴族的徽章。

不過就算他沒有披上披風、沒有那枚徽章,也能一眼看出他的不凡。龍璇不由在心中讚美了一聲:不愧是護衛軍團長!

龍璇不知道,馬斯也同樣讚美他。

馬斯本來看到步兵們身子有點晃動,心裏充滿了不屑,可經過龍璇大隊所屬的那一佇列時,全部士兵都站得筆挺,雖然士兵的眼裏也有豔羨的目光,但目光不會和其他士兵一樣追着騎兵移動,只是看着從眼前經過的騎兵。

馬斯知道,要看一個軍官的素養,就看他所帶士兵的表現。從這一大隊士兵的表現來看,那個大隊長一定是個人才。

等馬斯看到龍璇時,從他眼裏完全看不到任何感情,淡漠的面對一切,似乎天生見過大場面一樣,不由在心中嘆道:“此人不簡單。”

好不容易等前鋒開路的鐵騎走完,這時已經能聽到遠處傳來:“元帥萬歲!”的喊聲。

不一會兒,一匹披着用黃金打造的全身馬甲,並在上面鑲滿了寶石的白色駿馬,載着一個全身穿着黃金盔甲、披着金色披風、頭戴金冠、年約五十來歲、一臉冷漠之色的中年男子,在一羣鐵騎的擁簇下,來到了龍璇的隊伍前。

不用想就知道,這就是九幽帝國的元帥,龍璇隨着四周的士兵齊呼:“元帥萬歲!”

那元帥理都不理那些跪下的士兵,驕傲的擡着頭騎着馬,擺足氣勢緩慢的前進着。

如果要一一回應的話,那不是要累死?而且元帥怎麼能向這些低級別的士兵回禮呢?元帥是至高無上的,應該漠視任何人!這可是遠古就流傳下來的規炬。

等元帥過去後,龍璇他們可以不用喊了。不過在後面,還有一大羣驕傲無比、目中無人的帝國大臣貴族們,以及最後壓陣的鐵騎師團。就這樣,迎接元帥的儀式,在花了幾個時辰後,終於完成了。

接到解散回營的命令後,衆人都活動着僵硬的身軀,三三兩兩聊着剛纔的見聞,走回各自的營地。

“嘿,你們看到沒有,那個貴族手指戴的那顆戒指上的寶石,那可是珍惜之極的藍寶石呢,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藍寶石,怪不得人家說藍寶石藍得迷人,我都快被迷進去了。”

“呸,藍寶石算什麼?那個軍官手上戴的紅寶石才美麗呢!”

嘿嘿,說得好像你們擁有過藍寶石和紅寶石的樣子,我說那藍寶石和紅寶石,絕對沒有元帥閣下那佩劍上的那顆鑽石值錢,聽說那鑽石光是螞蟻頭那麼大就非常值錢了,而元帥那顆則跟鵝卵一樣大,那能值多少金幣啊!”

“靠,那些石頭有什麼好說的?還是黃金迷人,元帥閣下那身盔甲和那匹馬身上的馬甲,不知道能夠熔鍊成多少枚金幣啊!”一個士兵流着口水說。

“鄉巴佬!”聽到這話,大家都一起鄙視這個沒見識的士兵。

“嘿,那些護衛鐵騎可真夠威風的,不但武器好,而且全身都穿着盔甲,根本不怕弓箭突擊呢。”

“我可是聽說一個護衛鐵騎的薪金,等於我們一個大隊的全部薪金呢。”

“靠,那不是幾十個金幣?天哪,幾年下來,豈不是可以當個莊園主了?”

聽到士兵們聊些元帥貴族身上那些寶石的美麗、鐵騎的威風的話題,龍璇不由微微一笑。

就是這樣,龍璇從路上回到營房的這段路,也聽到了幾百人在自己耳邊談論。


不過龍璇同時聽到一個讓他震驚的消息:“聽說駐紮在王都的第一軍團,也被元帥帶來了,你看到了沒有?”一個其他大隊的士兵對夥伴說道。

“看到了,現在就在草原上駐紮呢,聽說等下他們就要遷入原始森林呢。”

龍璇聽到這,不由暗暗點頭,這可是重要的信息,因爲元帥不可能平白無故來邊境巡查,一定會爆發什麼大戰。

最精銳的第一軍團,再加上那個什麼護衛騎兵隊,必定會有一場巨大的陰謀。

想着這些,回到營地的龍璇,不由得吃了一驚,因爲他的營地現在被護衛軍霸佔了。

略一打聽,原來是因爲元帥和貴族的營地紮在自己營地的附近,所以自己所屬師團的這片營區,都成爲護衛軍的了。

龍璇一邊奇怪元帥和貴族的營地,怎麼不紮在中央大營,反而要紮在大營的邊角,一邊在師團長的指揮下,帶着士兵把東西搬進臨時營地。

不過就算搬了營地,也沒和元帥的營地相隔多遠,會這樣,相信是師團長不願遠離國王營地的緣故。

也許這個師團長在帝國高層很有重量,因爲除了龍璇所在的師團還留在大營內,其他第九軍團的師團,都因護衛軍團的入駐而搬出了大營,在大營四周紮營了。

那個第一聯隊第五大隊的大隊長,就找龍璇講着這些話:“哇,龍璇,你看到沒有?元帥閣下實在是太英武了……”

還沒說完,就被另外一個大隊長打斷:“廢話,元帥閣下是全帝國最高的存在,當然英武非凡了。”

看到第一聯隊第五大隊長尷尬的樣子,大家都笑了。

這些大隊長都沒穿盔甲,因爲熱得不能擺款炫耀了。當然,龍璇也沒穿,他的盔甲一回營就脫掉了。

當龍璇正露出一絲笑容時,會議室的門被打開,進來一個人。

第二聯隊的五個大隊長雖然不是馬上,但也算很快的起身行了個軍禮。

進來的人,正是名義上指揮這五支大隊的第二聯隊長,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些沒有行禮的第一聯隊大隊長們。

本來這些大隊長們應該全部行禮的,但由於分屬不同陣營,管他呢,反正有什麼事,自己的頂頭上司會頂住。

因爲搬離舊營地後,由於地方有限,所以並沒有以聯隊紮營,反而是按照團隊紮營。

對於兩個聯隊合在一起這點,兩個聯隊長絕對是不爽的,因爲另外一個聯隊的大隊長,是不會給好臉色自己看的。

雖然那兩個聯隊長不爽,但大隊長們倒很樂意,因爲他們這些老兵可以不出營就聚在一起了。

至於團隊長?他才懶得理會這些事,早就跟着師團長在元帥營地跑前跑後的逢迎獻媚了

那個聯隊長的目光掃到龍璇身上停下了,嘴角露出一絲奸笑:“第五大隊龍璇大隊長,馬上帶人去邊界巡邏戒備!”說完,不等龍璇回答就轉身離去。

其他大隊長都圍在龍璇身旁替他不忿,認爲聯隊長公報私仇,給龍璇穿小鞋,都就快吃晚飯了,還要去邊境巡邏。

因爲邊界巡邏起碼要三個時辰纔可以換班,而軍中的飯堂是不會提早開飯或留飯給人的。

加上中午爲了迎接元帥都沒有開飯,現在全軍部有氣無力的等着吃飯呢,現在去巡邏,肯定要到明天早上纔有飯吃。

而且邊界要什麼巡邏?上次敵人才剛攻擊完,這次輪到我們攻擊了,根本不會有敵人來的,真是多此一舉!

聽到這些話,龍璇嘴角只是抖動一下,露出個淺笑,推門出去了。

能出去巡邏就代表可以上戰場殺敵,儘量多殺,那麼,自己的任務就能快點完成。 「大聖.」

韓戰大驚.只有大聖.才能如此輕鬆的化解掉他對葉峰的攻擊.

他們凝目看著葉峰等人背後.只見一個青衣人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了葉峰等人背後.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慈航心院的院長.葉青帝.

「葉先生.據我所知.葉峰並不是你慈航心院的人.」韓戰冷冷道.

「那又如何.」葉青帝淡淡開口.


「既然他並非慈航心院的人.葉先生又何必維護他.」韓戰說道:「他是宗主要的人.我無論如何也要帶他去見宗主.」

「如果我不讓你把人帶走呢.」葉青帝笑了.

「嘿嘿.那以後宗主說不定會親自登門造訪.要葉先生給他一個交代.」韓戰笑道.他不相信葉青帝敢和宗主為敵.他的宗主.可是准帝.

一個準帝若想對付一個大聖.輕而易舉.除非是大聖巔峰.才有機會退走.

「聒噪.」葉青帝揚手一拍.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席捲而至.凝聚成遮天大手.一巴掌拍向了韓戰.

「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