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有人指著樂天所在的地方說道。

樂天看到一道紅色疾馳的炎馬朝自己奔來,樂天看出此人實力不低,一眼就發現了自己。

樂天快速逃走,還不忘回頭打出兩到劍氣。

「怎麼沒了?」

這些人跟著跟著就跟丟了,看不到人了。

「人呢?」

護衛看著面前空曠的草地,按理來說這地方無處藏身。怎麼會找不到人呢。 護衛很是納悶,百思不得解。但是最後還是離去了。

「將軍,搜遍了整個皇城,沒有找到。」有人前來稟報。

「一群廢物。」龍正豪雖然嘴上說著,但是心裡也警示起來,能瞞過這麼多人的探查說明這小子還是有點本事的。


「把人都叫回來。」龍正豪扔下一句。

「是。」

沒過一會,三十七人騎著炎馬回到了龍正豪的身邊。

「搜靈陣法。」龍正豪道。

眾人點了點頭,按照一定的規則站列。龍正豪率先動了起來,雙手平展,身體緩慢升空。

眾人也是同樣的姿勢,跟隨龍正豪釋放自己的力量。

這是一套將眾人神識短暫融合的陣法,能夠在短時間內極大地增強神識。


龍正豪雖然實力不低,但是樂天能躲過這麼多人的探查,就能躲過自己的神識,所以龍正豪不得不認真對待起來。

一股強大的魂力波動過後,以龍正豪為中心,發散出的神識探查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

龍正豪小心的很,他可不想放過一個這麼好的機會。以闖皇城為名殺掉樂天,名正言順,不用再費力掩飾,和其他人合作了。

龍正豪的神識慢慢地順延,將整片皇城都掩蓋住了。

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中,有一個金色的物體在閃耀。不過隨後便結了一層冰霜。躲過了神識得探查。

「怎麼會這樣?」龍正豪收功,感到困惑。

「不會是出城了吧?」有人問道,雖然大陣在此,但是也不無可能。

「對哈,他有破空錐。大意了。」龍正豪拍了拍額頭。

「傳達下去,將帝都封鎖。嚴守皇城,另外,將秦鳴找來。」龍正豪一甩袖子隨後離開了。

「不管你在哪?我都會找到你。「龍正豪攥緊了拳頭,骨結都變得有些蒼白。

留在原地的守衛有些摸不著頭腦,到底這是什麼人?居然要費力開啟大陣,找來神級高手捉拿。

巫山夢華錄 你說姓秦的會來么?」留下的守衛有人問道。

「一定會的,雖然姓秦的支持龍太子,和我們將軍並不是一個陣營的。但是現在是有外敵入侵,他不會因為私人恩怨而拒絕的。」有人回道。

樂天藏身在戰神殿中,將戰神殿化作最小藏在草地中。剛才要不是冰蟬幫忙,干擾了龍正豪的神識,那樂天就危險了。只不過樂天還不知道,神級的高手即將登場。

樂天出現在草地上,看到外面的大陣還未消失。

樂天沒有離開,而是匍匐在地面,感受那地下傳來的波動。

「劍魂,幫忙。」樂天道。

樂天雖然感知很強,但是能力確實有限。下面一定有陣法保護,將巨大的波動全都掩埋起來。

隨後,劍魂化作一道流光飛入了樂天的身體。當初在清風山脈樂天為了尋找靈參就和劍魂融合過。融合之後的樂天可以提升幾十倍的感知。對於尋找東西這種事,用這種方法再好不過了。

樂天豎起耳朵,找到一處花草茂密的地方。樂天看到面前的花草忍不住感嘆皇室財大氣粗。

「叭叭。」樂天拽了兩顆靈草嚼了起來,這些都是一些珍貴的靈草,在外界都是高價出售的。但是現在在這裡卻都變成了綠化環境的草本。樂天憤憤不平。

樂天收斂氣息,一是為了防止被別人發現,二是為了防止自身氣息干擾感知到的氣息,自身波動對探知波動有一定的影響,尤其是探知越微弱的波動影響就越大。

樂天猶如一隻地蜥蜴趴在地上,這一聽不要緊。樂天細細感受,才發現下面大有乾坤。

整座皇城的地理位置選的極為恰當,周圍的山嶺和樹林還有更遙遠的地方在這裡聚集靈氣,成為了一個靈氣的風口。整座皇城就是建築在這個風口之上的。日積月累,地下一定會有靈脈。

而且樂天感受到了下面至少有四種力量在流通,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保護陣。

樂天認為自己的感知在同境之人中已經是數一數二的了。 仙魔錄 。照這樣來看,沒有幾十年神境的功底時發現不了下面的波動的了,更不要說攻克了。

樂天心裡暗想,能量波動最強的差不多就是下面這片區域的中心位置了,而入口一定不會在中心位置。樂天漸漸遠離,來到波動最微弱的邊緣。一路上避過了很多守衛,幾次差點被發現。很是危險。

樂天這才發現,波動的範圍很大。幾乎覆蓋了整個皇城。

「入口到底在哪?」樂天很是疑問。


就在樂天疑問之時,一股強於邊緣的波動傳來。

樂天欣喜的順延著走了過去,看到了最初來到的位置。

「太子殿?」樂天疑問:難道入口在這裡?

邊緣位置微弱的波動,突然多了一股較強的波動難免會讓讓樂天多想。

「應該是入口的守護陣法。」樂天只有這麼想,才合情合理。

樂天看了看周圍,只有太子殿一處建築。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的地方作為入口了。

當初樂天進入杜家靈界的時候,那個入口就是藏在虛空之中的。

樂天在想,難道這個入口也是如此么。

在虛空中沒有引領的花,就會迷失方向。被困在自己劃破的虛空裂縫中,等死。

所以樂天一定要找到正確的進入方式,要不然沒掉進裂縫裡也被人發覺了。

就在樂天剛想進入太子殿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氣息隨著而來。

「神境。」

只是一瞬間,樂天就感覺到了危險。

樂天急忙收斂氣息,劍魂也從樂天的身體中分離出來。幫助樂天隱藏。

「咻。」一道身影飛快,從樂天的頭頂掠過。

「不好,被發現了。」樂天直接掏出破空錐,換了張面孔,想要穿透護城大戰逃離。

但是沒等樂天出手,就被一人堵在了空中。

「是你自己投降,還是我動手。」男子面色陰冷,淡淡的說道。

樂天看著此人,和當初在青峰山脈見到的使用龍鞭的男子有幾分相像。樂天緩緩落地,看著此人。


樂天落地的一瞬間,瞬間被人流圍了個緊實。

密密麻麻的數千守衛嚴謹相待,不懷好意的看著樂天。龍正豪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皺著眉頭看著樂天。

「秦老真是厲害,這麼快就抓到人了。」龍正豪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哼,剩下的就交給龍將軍處理了。」秦老正眼都沒看龍正豪一眼就離開了。 龍正好看到樂天的第一眼就感覺此人不是自己認為的那人,面容不同氣息不同。

不過龍正豪已經將樂天的氣息鎖定,防止樂天逃跑。

樂天極力掩飾氣息,結果還是被龍正豪識破了。

兩人正面相見,樂天想要逃跑,靠的就真是實力了。

「抓起來。」龍正豪下令說道。

周圍的人紛紛上前,樂天手持龍吟劍做出了準備攻擊的姿勢。

「還敢反抗。」龍正豪有些意外。


樂天一道劍氣劈斬而出,周圍數十人被劍氣帶起的強大氣流掀飛。

樂天看著龍正豪就氣不打一處來:「慫恿自己兒子和我搶女人,打我大舅哥。我不弄死你。」

樂天周圍兩期數十道劍氣,將周圍的人逼走數丈。

龍正豪退了出去,一道道紅色身影將樂天包圍。

樂天看了看,三十七匹高達的炎馬將自己圍住。每人手持一柄粗重的石劍,絲絲灼熱的氣息朝樂天逼來。

樂天環視四周,三十七人嚴陣以待,而且不斷的有弓箭手超這裡湧來。樂天眉頭緊鎖,看來今天想要離開,不大戰一場是不行了。

「殺。」龍正豪一聲令下,周圍的三十七人躍下炎馬手持石劍超樂天奔去。

這些人有秩有序,絲毫不顯的慌亂。攻擊也未對彼此造成影響,一看就是經過時間的洗禮留下來的隊伍。

樂天快速出劍,在三十七人中不斷穿梭。樂天劍快手快,腳踩游龍步法,手發凌銳劍氣。短時間內三十七人居然沒有人能傷的了樂天,反而被樂天打上一人。這些護衛很是生氣,樂天速度極快,避其鋒芒,不與爭鋒。來回穿梭比泥鰍還難捉。

「啊。」三人跳起,手中的石劍光芒大放,灼熱的氣息更加炙熱,樂天手中的龍吟劍撐地,身體倒轉飛了出去。

「嘭嘭嘭。」樂天三腳踢出,集中三人的頭部,將三人踢飛后還未落地,又放出三道劍氣。三人被劍氣擊中,每人身上都多出了一道血淋林的傷口,而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樂天落地之時,周圍人鎖定樂天朝樂天同時攻擊。樂天穩立地面,一道金色的護盾將樂天罩了起來。

三十四人的石劍都斬在了護盾上,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三十四人被護盾傳來的強力振動反彈擊飛出去。

樂天順手一道近乎實質的劍氣發出,強大的波動將地面的石板掀起,劍氣斬在了面前的幾人身上,幾個護衛口吐鮮血倒地不起。

「好強。」周圍有人道。

「呵。」樂天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沒想到此次閉關之後境界提高雖低,但是實力增長的確不是一分半點了。

龍正豪在一旁越看越生氣,自己三十多人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吊打,這讓自己以後拿什麼吹噓自己保衛皇城的職責。

「五火焚天陣。」龍正豪大喝一聲。

周圍的人聽后,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分成五隊將樂天包圍起來,每一隊都有數人,都將手中的石劍漂浮在面前。

周圍的空氣溫度逐漸上升,石劍最後居然都將劍尖指向了樂天。一道道紅色的火焰將石劍練了起來,像是一道火蛇一般沖向樂天。

樂天撐起護盾,朝樂天湧來的火蛇被阻擋在外面。雖然火蛇的溫度不高,但是卻不受樂天護盾振動的影響,將護盾不斷燃燒。幾息之後,樂天的護盾就消失不見了。

樂天大驚,不斷躲避著火蛇。樂天承受這火焰的烘烤,另一方面操控陣法的這些人也同樣在遭受火蛇的侵襲。

這陣法是藉助手中的石劍施展出的,特別適合還未領悟到法則之力的人使用。雖然會制敵,但是也會對自己造成損害,不過自己遭受的損害較小,是發出的攻擊的威力的幾十分之一。雖然這樣,也同樣不好受。

「吖。」樂天的衣服被烤焦,身上燃起的火焰被樂天撲滅。樂天的髮絲也已經被烤焦了不少。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氣息從樂天的身上散發出來,樂天整個人都被一淡藍色的冰霜覆蓋。火蛇的侵襲將樂天身上的冰霜化為熱氣升空。的那是樂天身上的冰霜好像是無窮無盡一般,無論火蛇怎麼攻擊都消滅不了樂天表面的冰霜。

「呼呼,啊。」眾人受不了了,自動放棄了攻擊。三十多人每個人的身上都泛紅,被這陣法反噬。回頭再看樂天,除了衣服和髮絲受損外,別的都好好的。

樂天心裡知道這是冰蟾的幫忙,直誇這小子有眼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