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東工程的事情解決得怎麼樣了?」莫晉北問。

助理回答:「今天已經和家屬簽訂了賠償合同,他們已經對媒體改口了,不會再鬧事了。」

莫晉北鬆了口氣,這件事情總算是解決了。

「對了,莫總,這是您的快遞。」助理恭敬地遞上一個剛收到的文件夾。

莫晉北撕開文件袋,看到裡面露出來的「離婚協議書」五個大字,立刻沉了臉。

那個女人昨天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又開始鬧離婚了?

他一眯眼,莫非她看到網上的新聞了?

助理這時候接了個電話,臉色大變:「莫總,不好了,有記者打聽到少夫人的住址了!」

「我靠!」莫晉北彪出一句髒話,立刻踢開椅子,抓起車鑰匙就跑。

助理風中凌亂了,莫總你現在還是眾矢之的,等我叫上百十來號保鏢你再去找少夫人啊!

夏念念今天去找了律師幫她擬定了離婚協議書,並且用快遞寄出。

她有些疲憊的回到出租小區,剛剛走到樓下,突然發現樓道里全都是手裡拿著長槍短炮的記者們。

她愣了下,正在疑惑小區里是不是出了什麼大新聞了,突然那群守株待兔的記者里有人發現了她。

「快看!就是她!」

有人振臂一呼,那群記者立刻嘩啦啦的一窩蜂湧過來,把夏念念小小的身軀給團團圍住。

「莫太太,請問你對你先生莫晉北虐玩女明星的事情怎麼看?」

「莫太太,聽說劉碧麗是因為被你抓姦在床,你惱羞成怒才放狗咬她的嗎?」

「這兩天幾十個女明星聲稱曾被莫晉北包養,你知道嗎?」

「聽說一開始聯姻的對象是夏家二小姐,是你硬搶走了莫總是嗎?」

一個又一個尖銳的問題,不斷的提出。

夏念念被問得一頭霧水,記者們人又多,又開始推攘。

突然,一台攝影機撞了一下夏念念,她來不及避讓就踉蹌著摔倒在地上。

這麼幾十號人擠著,如果踩在她的身上,她必死無疑。

就在夏念念以為她死定了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住手!」

然後有人推開了記者們,把夏念念給扶了起來。

夏念念看到霍月沉那張溫和的臉龐,眼眶都紅了:「月沉。」

霍月沉確定她沒事,轉頭環顧四周,霸氣側漏地說:

「夏小姐已經和莫晉北提出離婚,她和莫晉北做過的事情毫無關係,請你們不要騷擾她!」

立刻有眼尖的記者認出他是神話集團總裁,大喊:「霍總,請問你和夏小姐是什麼關係?」

霍月沉淡然一笑:「夏小姐窈窕淑女,我正在追求她。」

天啊!

御尊集團總裁藏了兩年的妻子,竟然這麼搶手,連風頭正勁的神話集團總裁也在追求她!

「請問你們是三角戀關係嗎?」記者又問。

霍月沉搖頭:「夏小姐還沒有結束這段婚姻,我們現在只是好朋友。不過我相信,她離婚後,我們的關係很快就會得到升華。」

「誰說她要離婚了?」突然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

眾人扭頭,看到莫晉北一臉陰沉地出現。

他看到夏念念被霍月沉拉著的手,眼眸驟然一縮。

他大步走了過來,一把把夏念念給搶走,寶貝似的抱在懷裡,雙目似要噴出火來,盯著霍月沉惡狠狠地說:「我和我妻子的事情不勞霍總費心!」

「念念,你沒事吧?」莫晉北低頭,擔心地問。

他剛剛趕到的時候,看到這麼多記者嚇了一跳,趕快跑過來,卻沒想到正好聽到霍月沉說在追求夏念念。

哼!他的老婆,別人連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夏念念猛地推開他,眼眶紅得嚇人,嘴皮抖動得格外厲害地說:「莫晉北,你在外面到底還有多少女人?」

莫晉北看到她氣得發抖的樣子,心疼地說:「老婆,你聽我解釋,那些女人都是胡說八道,我早就和她們沒關係了。」

「那夏紫諾你要怎麼解釋!」夏念念用力掐著掌心,感覺到尖銳的疼痛,她才能夠感覺到自己還在呼吸。

莫晉北明顯一愣,眼神閃爍,下意識地說:「你知道了?」

夏念念的臉色一瞬間變得蒼白,她愣愣地看了莫晉北好久,突然冷笑了一聲:「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字了。莫晉北,我們離婚吧!」

莫晉北立刻急了:「老婆,你別誤會,那天我喝多了,我什麼都不知道,是夏紫諾自己跑到明德別墅來……」

「夠了!」

夏念念顫抖著嘴唇,手握緊拳頭,沖著莫晉北用力地嘶吼:「莫晉北,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她扭頭:「月沉,我們走!」

霍月沉冷眼看著狼狽的莫晉北,輕蔑地笑了笑,拉著夏念念就要走。

「站住!」莫晉北急了,不管不顧的衝上去對著霍月沉的臉上就是一拳。

霍月沉吐了口血沫,毫不猶豫地還擊。

記者們的閃光燈拍個不停。

兩人就這麼不顧在場的記者和自己的身份,你一拳我一拳的,像是古代的角鬥士,用最原始的辦法解決自己的恩怨。

夏念念氣血翻滾,心口發悶,小腹隱隱傳來疼痛:「你們別打了,別……」

她突然眼前一黑,腿一軟,就倒了下去。

「莫太太暈倒了!」記者開始喊。

莫晉北一驚,立刻扒開人群沖了過來,把夏念念抱起來。

霍月沉毫不示弱,攔在他前面,語氣強硬:「放下念念!」

莫晉北黑眸微眯:「想打架我隨時奉陪,不過我現在要送我太太去醫院。」 在這個時代蘇醒后,冼星堯還是頭一回這般悠然的走在大街上,不用避開陽光,不用飛檐走壁的趕路。

「師父,你現在是人吧?」沈笑瀾走在旁邊問。

「應該是。人的身體也有陰陽兩極相互調和。大概之前全僵化的時候,用去了過多的陰氣。」冼星堯猜測。

老公大人請息怒 他自醒來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不知道後來在工廠吞下的起爆符,有沒有也起了些推進的作用?

「你還會變回活僵嗎?」

「應該會。」

「那大概多久會變回去?」

「不知道。」 中校的新娘 冼星堯也很迷茫。

沈笑瀾眨眨眼帶著笑說:「也許……說不定你以後就是人了呢。」

冼星堯重重搖頭:「不會。為師是被詛咒的,與生死兩邊不靠。」

沈笑瀾心裡很是疑惑。難道冼星堯是被詛咒成活僵的?是誰詛咒的?

「時間不早了,你要去上班了吧?」冼星堯提醒。

「上什麼班,我昨天已經請假過了,師父你忘了嗎。」沈笑瀾吐了吐舌頭。

「那……」

「師父你難得成了人,我不得趁機帶你好好玩一玩?」

「這……」

「誒,別告訴我你還想回家拉著窗帘待在黑乎乎的房間里。」

冼星堯啞口無言,以前那種情況是沒得選,現在突然形勢一變,他竟然還沒有其他的心理準備。

「你什麼都別想,跟著我就行。」沈笑瀾拉著冼星堯就走。

「去哪?」冼星堯蒙的。

「我先帶你去吃好東西去!」

沈笑瀾拉著冼星堯進了一間頗有名氣的早點鋪子,點了兩碗羊肉粉,一籠包子。

「師父你能吃辣吧?應該能吃,你以前也算是本地人吧。」沈笑瀾自問自答。

她肚子早就餓了,粉剛上桌就趕緊夾了一筷子,差點沒把自己舌頭也吞進去。

見沈笑瀾吃得香,冼星堯忍不住也咽了口水。

……這種久違的想要吃飯的感覺,如此真實。

冼星堯吃了一口就停不下來了。鮮、香、辣、麻各種味道在味蕾上爆炸,一瞬間他竟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是人活著的感覺。

「怎麼樣?這家店好吃嗎?」

「好吃。」

「師父,你做得比這好吃多了,我真不是拍你馬屁。」沈笑瀾誠懇的說。

「嗯。必須的。」冼星堯端端正正的舉著碗喝了幾口湯。

沈笑瀾噗嗤笑出聲,這人臉皮還挺厚,也不知道謙虛一下。

「怎麼?」冼星堯疑惑的問。

不以情深度流年 「我想起來你以前還一直告訴我要食不語,看來現在也被我同化了。」沈笑瀾得意洋洋。

「不是同化,只是適當的入鄉隨俗。」冼星堯振振有詞。

「呸,分明就是在強詞奪理。」

冼星堯一皺眉:「怎麼這般跟師父說話?」

「對了,我在外面不叫你師父,還是叫你冼星堯。冼星堯,現在我們不算師徒關係,平起平坐。」沈笑瀾依然得意。

冼星堯張了張嘴,終究還是什麼都沒說。

師徒關係是一層保障,但同樣也是他們之間的一重枷鎖。

冼星堯私心想,既然她這麼講,那便臨時隨她吧,也不必那麼拘泥了……

「接下來,我帶你去歡樂谷,中午我們西餐,然後下午去商場買衣服,然後晚上吃火鍋,再看電影……」沈笑瀾拿著手機查路線,爭取最大限度的把時間利用好。

「……要做這麼多事?」冼星堯聽得呆了。

「當然啦。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又會變回去,所以,必須得讓你知道生活有多美好。別怕累啊,我可是要全程陪著你的,我都沒喊累。」沈笑瀾嘟嘴。

冼星堯第一次發現,他這個徒兒原來還是這樣的「胡攪蠻纏」。之前裝得那麼乖巧,他竟然都沒看出本質來。

大概是害怕身為活僵的他吧。

如今他是個「普通人」,她自然也就放開了。

冼星堯嘴角牽了牽,心裡覺得有點樂。

「怎麼了?」沈笑瀾發覺冼星堯表情古怪,皺眉問。

「沒事,歡樂谷是什麼地方?」

「一個大型遊樂場。」

「遊樂場是什麼?」

「玩的地方,哎呀,你到時候就知道了,肯定不是險惡的地方。」

「為師……咳,我也是有功夫在身的,險惡也無妨。」

聽他這麼說,沈笑瀾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冼星堯之前是因為活僵體質而不能使用術法,現在他是人,應該就沒事了吧?

不過這話她沒問出口,免得冼星堯勁頭上來就要拉著她回家學習去了……今天可是她安排玩樂的一天。

冼星堯跟著沈笑瀾輾轉乘車,來到歡樂谷,排隊做海盜船,碰碰車,流星錘等等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

他全程覺得新奇,其他倒也沒什麼,沈笑瀾卻被有些項目折騰得狼狽不堪。

買了兩個巧克力冰淇淋后,沈笑瀾帶著冼星堯坐摩天輪,總歸有時間歇口氣了。

「剛才那個鬼屋還有點嚇人……」沈笑瀾驚魂未定。

「你是說那些人假扮的鬼嚇人?」冼星堯舔了一口冰淇淋。

「是啊,你可能不覺得吧。」

「嗯。那些還沒現在我們窗外這個沒頭的遊魂嚇人呢。」

沈笑瀾騰一下坐得筆直,心神惶惶的看向窗外。還好她還沒開陰陽眼……開了眼之後,是不是滿街都是這玩意了?

「騙你的。窗外沒有。」冼星堯繼續吃冰淇淋。

沈笑瀾:……???

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開玩笑騙人了?

……

冼星堯跟著沈笑瀾趕場一樣快速輾轉於各個地方。他什麼都不用想,只是聽她的,任她安排。

「這衣服應該不錯。」沈笑瀾帶著冼星堯逛了半天商場,翻看了無數吊牌之後,總算選到了價格適宜的。

「小姐,其實你男朋友那麼帥,穿什麼都好看的。」導購小姐一臉艷羨的跟在旁邊說。

沈笑瀾臉一紅。人家說的沒錯,冼星堯完全是個行走的衣服架,就算是給他破麻袋裹上身也是好看的。

果然,冼星堯穿上身,容貌氣質完全碾壓一線偶像,這還只是稍微潮一點的襯衣和休閑褲而已。

沈笑瀾立刻買下來,在一眾路人妹子們的炙熱目光中,拉著冼星堯就走。

……看著像男朋友嗎?

沈笑瀾手上拉得更緊了一些。

她從來沒感覺跟冼星堯如此近距離過,甚至之前他抱著她的時候,她都沒有這種感覺。

就像做夢一樣,她生怕一鬆手就會失去他。 跟冼星堯從電影院出來,沈笑瀾看到調成靜音的手機上有鍾樂打的數個未接電話。

鍾樂還發了消息,詢問沈笑瀾為什麼那天會跑到裕達的工廠去,以及在那邊遭受「歹徒」襲擊後有沒有受傷。

事情已過了一天,鍾樂在外出差,可能是剛得知消息不久。

因梁菲菲昨晚已經自己找上門,沈笑瀾已經知道鍾樂那書桌上的紙條並非他所留,而是梁菲菲為了引自己過去工廠而模仿字跡炮製的。

想到那些就心累,沈笑瀾還真不願跟鍾樂再議論此事。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 不過,她今天請假沒去公司,也總得給領導一個交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