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這小子就孤身一個人,我看他背包裡面有貨,不如咱們殺人越貨吧!」衛兵從崗樓上面下來,跑到人群中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人身邊,他嘴巴放在中年人耳朵旁邊,小聲對中年人說道。

不過這種輕聲細語並沒有逃過江城的耳朵,對於二人的談話,他

… 自從修鍊武道以來,江城越發耳清目秀,這麼遠的距離,就算是他們之間說悄悄話,也瞞不過江城。

右手伸進口袋裡面,握緊了匕首,只要一言不合,江城就會與這個聚居地的人拼個你死我活,當然這裡一個覺醒者都沒有,江城殺他們如摧毀土雞瓦狗般輕鬆。

「我去尼瑪的,怎麼跟客人說話呢?」

撩火小妻:傲嬌冷少是頭狼

「你不知道這是咱們的貴客嗎?還不準備好蟲肉,為遠來的客人接風?」中年人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

被踹倒在地的衛兵有些不知所措,他站起身來,又來到了中年人身邊,湊到中年人的耳邊小聲說道:「哥,一看這小子就是一頭肥肉,而且就算咱們不吃下也會有人吃下他,何必便宜了別人?」

「夠了,別他娘的在說了,快去準備肉蟲。」說實話,江城也不知道,這個老練穩重的中年人為什麼改變主意,不過既然見到了白縣附近的人類,江城也想打聽打聽,看看現在的白縣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個聚集地不大,裡面大概有二十多個人,男女老少都有,布置也很簡陋,裡面有用木板和帆布臨時搭建的幾個帳篷,這就是它們這二十幾口人的家。

此刻,江城被邀請到一大鍋肉湯前,一個中年婦女給江城盛了一大碗,之後按順序這樣分下去。

這麼一大鍋肉湯,裡面除了少的可憐的蟲肉之外,就剩下幾根孤零零的樹根上下翻滾。江城這一碗算是好的了,裡面足足有三四塊蟲肉,而有些小孩的碗里,甚至連一塊蟲肉都沒有。

在江城端著碗的同時,聚集地內的幾個小孩也眼巴巴地看著江城碗里的肉,那眼睛直勾勾盯在江城的大碗上面,一秒鐘都不肯離開。

看著幾個小孩子渴望的眼神,江城笑了笑,之後夾了碗里的蟲肉,依次放在孩子們的碗里,一共四塊蟲肉,一個人塊,剛好夠分。

小孩子們一人分了一塊蟲肉,都高興的又蹦又跳,在這個小型聚集地里,就算是大人,一頓飯也只是吃一塊蟲肉罷了,而小孩,甚至連半塊都吃不到。

「江兄弟,你真是個好人啊!對小孩子也這麼關心。」通過短暫的相處,江城也知道了中年人的名字,他叫成田,是這個小型聚集地的首領。


「他們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理應多吃,成首領,難道白縣裡面就沒有糧站或麵粉加工廠什麼的嗎?」江城無意間問道,實際目的是要探一探成田的口風。

「你說白縣?你是外地人這也難怪,現在的白縣已經成為一片死地,只要是膽敢進去的人類,全都死了,據知情人士傳言,說這白縣裡面盤踞著一隻凶獸,只要人類膽敢進去冒犯它的領地,它就會吞吃了他們。」

江城雖然沒有來過白縣,但是對於成田所說還是比較贊同的,在接近這個聚集地十里之外的地方,江城就再也感受不到那些蟲子的氣息,而自從來到這個小型人族聚集地之後,江城在附近甚至連一隻蒼蠅都難以找到,這一切都透露著一種詭異。

「江兄弟,你不會是想進白縣吧?我勸你千萬不要進去,因為進去的人都被巨獸殺光了。

江城也沒有想到,原來龍牙掉落的地方,居然成了兇險之地,不過他的心意已決,別人是根本勸不動他的。

最後,聚集地的人硬是要江城在這裡留宿,正巧天色也晚了,江城便也沒有推遲。


夜,成田趴在自己的帳篷內,臉上滿是舒服的神情,在成田那布滿傷疤的後背上,此刻正騎著一個妖嬈的女子,女子青蔥一樣的小手正輕輕揉著成田的肩膀,舒緩他一天的疲勞。

成田以前就是一個工地上搬磚的力工,空有一身蠻力,卻始終得不到社會的認可,直到末世發生后,他憑藉蠻力獵殺了一隻長角甲蟲,從此便成了工地上的領袖。

他們一行人逃到白縣附近,看這裡安全,便在這裡安定了下來,成為聚集地首領的民工成田,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有一個長得像妖精一樣的女子對他投懷送抱。

妖嬈女子為了能吃飽飯委身於他,而他也樂得如此,上輩子,這樣長腿肥、胸的美女,成田就算是看一眼,都會覺得自卑。

可是如今,這樣的美女會心甘情願在他的胯下婉轉承歡,每當成田把玩身下這個女人的時候,都有一種在征服世界的感覺。

「蓮啊!今天你為什麼不讓我殺那個落單的外地人?還衝我打眼色。」成田哼哼唧唧,暗嘆這小狐狸精的按摩手段又有進步!

「你可能不知道這個人的厲害,但是我卻知道的清清楚楚,你要是真的敢動他,你們這群人估計現在都是死人了。」

騎在成田背上的美女聲音有些滄桑,彷彿陷入了久遠的沉思之中。

「哦? 萌寶來襲:媽咪,請你投降 ?你不是看上他了才為他說話吧?」

成田一直都沒有享受過這種齊人之福,他覺得末世前那些年,他的人生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直到末世降臨,這個妖嬈的少婦自己送上門來,成田才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活著。

「噓!」少婦急忙捂上了成田的嘴巴,生怕他那大嗓門引起外面某些人的注意。

「成田,就這麼跟你說吧!十個你也打不過人家一個,那青年是一個強大的覺醒者,我在唐古拉酒店的時候就見過他,那時候,單是他一個人就殺死了唐古拉酒店內的扛把子。」

原來,這少婦是江城去唐古拉酒店尋找元氣武魂的時候遇到的,不過那酒店裡的人太多,江城根本不認識她,而她卻記下了江城的面貌。

成田聽到蓮兒這樣說,當下倒吸了一口冷氣,他身為二十人聚集地的老大,並不是什麼覺醒者,這樣的小聚集地,能有幾把槍就已經是燒高香了。

每個普通人都想成為覺醒者,成為覺醒者后,就等於有了權力、聲望、金錢和女人。

就拿白縣以外的聚集地來說吧!只要是百人以上的聚集地,都會有一個後天覺醒者鎮守,而那種千人的聚集地,更會有一個強大的先天覺醒者鎮守。

十人百人和千人,那就像村長鄉長和縣長一樣,涇渭分明,所超控的能量自然也不一樣。

成田一瞬間就對江城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這傢伙來白縣外圍部落群,絕對是要猛龍過江啊!

白縣周圍因為沒有蟲子肆虐,目前在其四方形成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部落群,而成田所統領的這個部落群,便是最小的一個,可以稱之為小型聚集地。

… 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沒有蟲子肆虐的地方,江城這一覺睡得格外的香,度過了這麼多擔驚受怕的夜晚,這是江城睡得最好的一晚。


伸個懶腰從木板上面起來,江城忽然聽到外面有些爭吵聲傳來。

「成田,今天是交保護費的最後期限,你上個月欠我的一條肉蟲,外加這個月的兩條,一共是三條肉蟲,今天你必須交上來。」這聲音無盡張狂,讓江城有些不喜。

「這個,陳老八,能不能在寬限幾天?你也知道我一個人養活著這二十幾個人,真的難啊!求求你寬限幾天。」成田對著男人卑躬屈膝,就差跪下磕頭了。

「我是寬限你了,可是誰寬限我啊?今天必須交,不然就帶走你的女人,那小妖精我早就想弄一下了。」

「你,你欺人太甚。」

「欺負你怎麼了?這樣一個小型聚集地,連個覺醒者都沒有,我看還是趕快併入我們老大麾下吧!不交保護費就想這樣白讓我們老大保護你?」

成田在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讓它爆發出來,他知道,今天如果交不上肉蟲,那麼他很有可能被廢掉。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現場如果掉下一根針,都能清晰的聽見聲音。

「不知道這個能不能抵得上三條肉蟲。」成田現在都快急瘋了,正當他咬牙要拚死反抗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了背後的聲音。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成田感動的差點沒哭了。

「你算什麼東西?你老大都沒有開口呢,你插什麼話?」陳老八以為江城是成田的手下,正想上前再數落一番,卻忽然發現了江城手上的東西。

那是一盒香煙,中華香煙,看著江城手中拿著的那一盒香煙,陳老八的眼睛都直了。

「這一盒煙,抵得上三條肉蟲吧?」昨天晚上江城吃了他們的飯,又在這住了一晚,看見主人有難,他便想著順手幫上一把。

不過他並不知道,這樣的一盒香煙,都可以買上十幾條人命了,末世降臨,食物短缺,而最最珍貴的並不是食物,而是這些幾乎快絕跡了的奢侈品,比如說香煙和酒。

「成田,這小子是誰啊?」陳老八現在似乎也看出來了,這傢伙根本不是成田的人。

「他是我成田來自遠方的朋友,目前在我家裡做客。」不得不說,這個江城還真為他長臉,之前他還有些看不上江城這樣的小白臉,可是現在越看卻越覺得順眼。

聽到成田這樣說,陳老八忽然動起了小心思,這小子一看就是個外地人,而且看他背後背著的鼓鼓囊囊的背包,裡面肯定有貨。

成田昨天沒有動的心思,今天陳老八卻動了起來。

「小子,我也不怕告訴你,我陳老八就是收保護費出身的,你一個外地人在我們白縣人生地不熟的很危險,我看就將你背包給我,用來當做保護費,到時候絕對保你在白縣平安。」

江城也沒有想到,自己給出一包煙反而給錯了,人心不足蛇吞象,這陳老八居然還想勒索他。

「我要是不給呢?」江城的臉也冷了下來。

「不給?不給就去死吧!」

陳老八從胸口裡拿出一把大砍刀,呼喝著就奔著江城砍殺了過去。這種幼稚的動作在江城眼裡簡直就像慢鏡頭。

微微一錯步,避開了陳老八的一刀,江城匕首劃出,頃刻間就斬開了陳老八的肚子,刀口由下向上,陳老八肚子裡面的內臟如嘔吐的酒鬼一樣,傾瀉了一地。

對付惡人,就要用狠招。

死亡第一次離陳老八如此的近,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被拋開的肚子,之後驚恐的眼睛看向江城,想說什麼卻一絲聲音也發不出。


對付這樣的小流︶氓,江城甚至連覺醒的能力都沒有用。

「滾!」

隨著江城的一聲呼和,其他前來收保護費的小流︶氓都嚇得屁滾尿流,不敢在聚集地停留一步。

見江城殺死了自己最恨的陳老八,成田也覺得十分痛快,可是痛快了一陣之後,成田又開始痛苦了。

「完了江城,你殺死了百人聚集地的二當家,又沒有斬草除根,等那群小痞子告訴他們大當家,定會將我這裡鏟成平地。」

「大家,趕快收拾東西離開這裡。」

這裡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家,現在卻因為江城殺了他們惹不起的人,他們都要遷徙。

「其實你們不必離開的。」

江城的勸阻也只會讓聚集地內的人更加痛恨江城,拆卸帳篷,拿起瓷碗,背上行李,這聚集地里的每樣東西,他們都捨不得扔掉,那是他們賴以生存的物資。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這個小型聚集地的人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遠處也駛來了幾輛改裝汽車。

「聚集地內的人,你們誰都別想走,殺我兄弟者都要死。」

之前嚇的跑掉的小混混又囂張地回來了,他們在道路上站成兩排,彷彿在歡迎著誰的到來。

「壞了!是他們的大當家的,那傢伙是一個五百人聚集地的首領,是個強大的覺醒者,我們完了。」

成田說話的語氣都有些絕望了,和這樣有槍有錢的聚集地相比,他只能徒手待斃。

車門被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一個清瘦的青年,他神情內有些許的青澀外帶著一絲狠毒,他眼神掃視著這個小型聚集地,隨後將視線定格在江城身上。


這就是覺醒者,光是一個眼神就有如此強大的氣勢,讓聚集地內的人不敢輕動。

「江城,真的是你?」江城也沒有想到,居然能在這裡遇到熟人,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城的室友張志豆。

「豆豆?想不到啊!你都成了一個五百人部落的首領了。」江城不由得有些唏噓。

文娛之我來也

還記得他和豆豆的第一次相遇,江城給了他三條巧克力,結果這傢伙把巧克力硬生生吞進了自己的肚子之中,連包裝紙都沒有撕開。

那個在末世中有些懦弱,性子有些慢的同寢室友,現在終於漸漸成長了起來。

「老大,是他,就是他殺死了陳二當家的。」

啪!

這個小弟還沒有說完,就被張志豆打了一個大嘴巴。

「閉嘴,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張志豆一巴掌把身邊的小弟給打懵了,小弟愣在當場,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這個小弟還是第一次見張志豆哭,現在,這個五百人部落的首領正趴在江城的肩膀上大聲哭泣。

當然,更蒙的還有成田,這江城是覺醒者他知道,可是看如今的情形,這個方圓三十里最強悍的覺醒者張志豆,好像對江城畢恭畢敬的,並稱呼其為老大?

尼瑪,我這是交上了什麼朋友?簡直逆天啊!

成田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盡量交上江城這麼一個強大的朋友。

… 原來,張志豆在治好自己的傷后,便出來尋找江城了,可惜,在他從部隊總院回來的途中,陰差陽錯,所在的小隊遇到了蟲潮,從此,張志豆便和大部隊走散了,再後來便來到了這裡,並憑藉自己的實力,當上了一個五百人營地的首領。

「江城,既然你來了我的地盤,就一定要到我的營地喝上一杯。」

正好江城也想打探一下白縣內的虛實,於是便欣然答應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