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

凌浩大喝一聲,烈焰噬火與烈焰魔頭衝撞在一起,兩者同樣強大,但是魔頭卻要更勝一籌。

不過,雖然更勝一籌,但是魔頭卻是被烈焰噬火吞噬著,一點一點的蠶食。

魔頭毫不示弱再度與烈焰噬火硬悍!

一時間在凌浩的精神世界中離火滔天,魔頭肆虐,將精神世界弄得破爛不堪,眼看就要崩裂。

崩裂破碎聲轟然響起,精神世界接近極度潰散,但是魔頭依然沒有被烈焰噬火完全吞噬,如此恐怖的對碰讓凌浩的臉色潮紅,一口鮮血在黑袍下碰灑而出!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崔家大宅、西院,崔金輝斜坐在木椅上看着站在面前的崔二,微皺着眉靜靜聽着崔二含糊不清地話語。

“少爺,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您看那蕭青山把我收拾的這個慘啊、估計小的下輩子是不能再人道了,您的替我做主啊少爺”崔二一雙猥瑣地三角眼望着崔金輝悲慼戚地說着不時還假裝擦拭下沒有淚水地雙眼。

活動了下久坐有些僵硬地身體,滿臉陰沉的崔金輝端坐正身體張口向着崔二問道:“就是這樣?沒有別的事了、你有沒有提起我?”

“我提了少爺,結果那蕭青山不止揍了我,還說小的我死不了、讓我回來報信。這就是明着不給您面子了挑釁你啊少爺。”崔二看着緩緩站起身來走向自己地崔金輝苦着臉說道。

近距離看着崔二這張被揍得都差點連都他媽認不出來地臉崔金輝張口怒罵道:“你他媽地瞎了你的狗眼啊,知道是蕭青山還不回來告訴我! 請君入甕 ..”

怒急的崔金輝說着越想越氣對着崔二狂揮手就是兩耳光!

崔二捂着被打地高高腫起的臉,晃動着如豬頭般地腦袋滿眼冒金星看着狂怒的少爺,一雙三角眼裏露出疑惑不幹和絕望地神色。

怔怔地想到:“少爺這是怎麼了?平時對自己還是不錯的尤其護短,不會是..”


“少爺啊,小的我那裏做錯了,您說出來我會改的、再說那蕭青山就是一個土包子憑他還能怎麼樣啊”崔二見崔金輝一雙桃花眼看向自己全是兇狠地表情哭喪着臉喊道。

“混蛋!”崔金輝見崔二還不知死活地訴說着,看着這張豬頭臉越想越氣擡腳往崔二胯間踢去。

“啊!”

皺着眉頭不去理會躺在地上翻滾地崔二,崔金輝雙手抱胸略一思索、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擡腳往東院走去。而那正是崔家家主崔萬德地居住之處。

在眼前地書房,崔金輝咬了咬牙推門走了進去。

“是誰?!不是說了沒我吩咐不要亂進我書房嗎!”剛剛推門而入地崔金輝就聽見耳旁傳來一陣威嚴地喝問聲。

“父親、是我。”崔金輝聽着崔萬德威嚴地聲音不由微微打怵,站在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硬着頭皮張嘴答道。

只見在書桌後方的大太師椅上端坐着一位五旬開外一臉不怒自威地老者,此人正是崔家家主崔萬德。

“哦、原來是輝兒啊,我還以爲是哪個毛躁地下人呢,來快過來坐下。”崔萬德一臉慈祥地看着站在門口地崔金輝說道。

“哎”答應一聲後,崔金輝擡腳走向書桌對面木椅戰戰兢兢地坐下。

“輝兒今日是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崔萬德單手撫着下額前的鬍鬚微笑的向崔金輝問道。

聽着崔萬德關心地話語,崔金輝思量過後起身向着崔萬德雙膝跪下張嘴說道:“父親,我給您惹禍了還請父親責罰!”說完後一雙桃花眼裏竟漸漸流下淚水。

“說什麼糊話!快起來,坐下好好說。”崔萬德見崔金輝如此這般動作,微一揮手間一股天地元氣托起崔金輝跪下的身體,鄭重的說道。

“上個月的時候,在家裏紡市門前我被一個山村的小子教訓了一下,一時氣不過就找人收拾了他一下,結果今天崔二出門沒想到就碰見那小子,還被那小子打得重傷。”崔金輝看着端坐在書桌後方威嚴的崔萬德囁嚅着說道。

“我還當做什麼大事,輝兒不怕、我派幾個人去教訓教訓那小子就是,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敢在這青雲鎮打傷我崔家的人!”崔萬德靜靜聽完後安慰着坐立不安地崔金輝說道。

“可是父親、我讓崔二找的是黑虎山二當家地給出頭,您看。”崔金輝小心地說道。

“什麼!黑虎山,你!”崔萬德猛地站起看着崔金輝說道。

崔金輝看着崔萬德威嚴的眼神頓時雙腿一軟有跪了下去惶恐地說道:“父親,我知道錯了。我當時就是怕您生氣所以沒有告訴你,聽說是二當家的錢豹帶人去的沒想到那小子還沒死。”

“哦、連錢豹也沒殺死他?看來這小子好有些門道,他叫什麼?”崔萬德這次沒有理會跪在地上的崔金輝轉頭看向窗外說道。

“蕭青山!”崔金輝說完後便跪在地上不再言語。

崔萬德看着窗外皺着眉頭思索片刻後,卻怎麼也想不起在這青雲鎮有什麼姓蕭的大人物,莫不是天南城地蕭家?旋即打消了這個想法天南城離這裏尚遠,再說輝兒剛纔也說了這蕭青山只是一個山村小子。

“輝兒,你先回去,最近儘量少些出門,我且看看有誰敢在這青雲鎮、我崔家地盤上撒野!”

“我知道了父親,那我先回去了。”崔金輝站起身來向崔萬德說道。

“回去好好休息,這事我知道了。”

看着崔金輝轉身出門後,崔萬德坐回太師椅上單手撫着額頭深深嘆了口氣,心裏想到這經常惹禍的小兒子就一陣頭痛。愣是不讓人省心啊。如果承志在身邊就好了。

“你去查看下這個蕭青山是什麼來路?”崔萬德沉默片刻後張嘴說道。

“是老爺!”

書房中陰暗處一道身影閃現而出,回答一聲過後身影漸漸變地模糊起來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崔萬德望着書房中地陰暗處,心想:“不管你是誰,得罪我崔家就沒有什麼好下場。蕭青山別怪我心狠!”

蕭青山聽見喊聲後回頭看去,是剛纔被崔二等人欺壓的少年、正是被喚做趙招財的仁兄。仔細打量,只見趙招財一身粗布長衫、瘦弱的身軀、臉色微黃怕是營養不到所致,一張普通地臉上卻滿是商人精明的神色。

“有什麼事嗎?”蕭青山站定看着滿頭大汗跟上來氣喘吁吁地趙招財問道。

“多謝這位兄臺剛纔伸手相助,在下感激不盡。見兄臺威武挺拔的身軀,炯炯有神的目光、在茫茫人海中也遮掩不了兄臺的王者之氣!想必日後必有一番大地作爲….”


“得、得、打住啊,有什麼事就說吧”蕭青山感到好笑地打斷趙招財地話語說道。

“呵呵,這個我也就長話短說啊,剛纔多謝幫忙了,不知兄臺怎麼稱呼?”趙招財毫不在意剛纔地尷尬謙虛地向蕭青山問道。

“我叫蕭青山,還是別兄臺兄臺的叫了。我怎麼覺得那麼彆扭啊”蕭青山摸了摸鼻子向看着自己地趙招財說道。

“好,就聽蕭兄的,不知道蕭兄有沒有落腳之處,要是不嫌棄就到寒舍小住幾日怎樣?也好讓兄弟我答謝一下。”趙招財望着蕭青山誠懇地說道。

蕭青山沉吟片刻後說道:“好!那就打擾了。” 各位帥哥美女們!!國慶長假快樂!!!

*******************

凌浩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鮮紅的血液將黑袍裡面都染得通紅。

在精神世界中兩大火焰在交織著,燃燒著,恐怖無比。

火焰魔頭勢必要把烈焰噬火打壓下去,但是烈焰噬火的可怕卻是魔頭所不及的。

破碎的精神世界中隱隱間有著淡淡的聖光氣息,星芒一樣的靈魂在無聲無息的修復著這已經殘缺的精神世界。

越是破壞,那聖光星芒圖騰靈魂越是修復的快速,幾乎是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修復著。


另一邊,滔天火焰弄得凌浩口吐鮮血並且一直在吐彷彿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凌浩的身軀在微微顫抖著,但是外界卻沒有一個人發現異常,因為凌浩的整個身軀都是處於大黑袍之下。

木雕小鳥釋放出的火焰魔頭讓凌浩苦不堪言,要是凌浩沒有噬火這一逆天之物恐怕還真是無法抗衡,雖然噬火如今殘缺,但這也說明了噬火的強大。

「呃!」凌浩疼痛難忍,咬著壓根在顫抖著。

聖光逐漸修復,火焰逐漸消退,終於兩大恐怖的炙炎都是消散而去,此時凌浩才算好受一些。

「呼!」凌浩摸了一把汗,剛才可把他嚇壞了!

「我這靈魂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連精神世界都能修復。」

凌浩疑惑著,但是眼下最終要的問題乃是這木雕小鳥,就是這東西把凌浩害慘了!

「此物名為『朱雀印』,朱雀遺迹的……鑰……匙……」

忽然,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從凌浩的耳邊飄過,讓凌浩的瞳孔一陣收縮。

「朱雀印!鑰匙!」袖珍版凌浩在精神世界驚呼兩聲。

這木雕之鳥的形狀竟然是神獸朱雀!怪不得它的火焰能和烈焰噬火抗衡。

朱雀乃是神獸,它的火焰自然是霸道無比,這點凌浩顯然是非常清楚。

「呵呵,朱雀印……我還是繼續看拍賣會得了。」凌浩無奈的笑了笑,這朱雀印他確實沒有辦法發現什麼端倪,雖然是鑰匙但它的硬度卻可以當做是一件地階靈寶。

視線轉向拍賣台之上,此時那拍賣台之上出現了一座巨大的棺材,黑色的棺木。

「經過我們龍魅拍賣會的鑒定,這棺木中封存著一位天聖境強者的屍體,但是這棺木應該是特殊材料,我們龍魅拍賣會沒有打開的辦法,所以這東西的起拍價定在十萬斗魂丹。」姬妃身材嫵媚的說道。

「天聖境的屍體……」

拍賣會中所有人都陷入的沉思,他們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去觀察姬妃的完美身材,因為這天聖境強者屍體已經如同一枚重磅炸彈狠狠的震動著他們的心。

武煉大陸以武為尊,強者就是帝皇,是王!

一位天聖境的強者可以說是超凡入聖之前的基礎並且重中之重。古有記載:地聖,天聖為基礎,往上才是強者路。

這句話完美的形容了天聖境強者的厲害,而此時一個天聖境的屍體出現在眾人面前,眾人怎能不震驚!

就算是屍體,天聖境強者的屍體也是至寶,不僅是因為天聖境強者骨骸中帶有聖級波紋,同樣的誰也不會想到這天聖境的骨骸會不會有什麼傳承,若是有人得到恐怕是一大機緣。

「看來又要有一番爭奪了……」

重生之都市丹皇 ,有三位老者。他們有著仙風道骨般的容貌,白須白髮,面容波瀾不驚彷彿自己並不屬於這天地。

透視兵王在鄉村 爭奪是必然的,天聖境的屍骸誰不想要?」一藍袍白須老者道。


「天聖境的屍骸是真的嗎?」在藍袍白須老者旁邊一紅袍老者疑惑道。

「真的假的不好說,但是裡面的威壓確實真真切切。」此時在兩位老者對面的一位白色長袍的老者緩緩道,看此人的面容有些熟悉,此人正是蕭逸天。

「既然有威壓那麼**不離十了!天聖境的屍骸應該屬實!」紅袍老者聽到蕭逸天的話確認的說道。

「那為什麼我們龍魅拍賣會不把這東西留下來,要知道就算我們的家主實力都只是地聖境而已,若是得到這東西恐怕實力有望早日突破。」藍袍老者精芒外露,有著一絲貪意升起。

「這可不行,據說大哥已經在突破中了,這屍骸留著也沒用,況且這棺材我們也打不開,所以你說的可是有些……」蕭逸天似笑非笑的看著藍袍老者,他與此人相處已經超過了百年之久,這傢伙心中貪意比誰都濃。

「呵呵……」藍袍老者尷尬的笑了笑,蕭逸天可是家主的親弟弟,他可惹不起。

在一邊,紅袍老者看著兩人,說實話心中些許無奈,這兩個老傢伙還是那樣,自己還是少招惹的好,要不哪天就被這倆老混蛋給算計了……

拍賣會中,激烈的爭奪戰開始了,天聖境的骨骸,奇特材料製成的棺材,兩樣東西不管那樣都是寶物,尤其是那屍骸,恐怕藏有大機緣。

「二十萬!」

此時在拍賣會的拐角處有一人大喊道,但是隨即便被人以更高的價格吸引去了注意力。

「一百萬!」

價格陡然提升,只見在前排一群少年少女喊道。

「蒼蠅……若是你們買了,等一下我就去搶!」凌浩嘴裡嘀咕了一聲,此時他倒希望這棺材被這群少年少女買走,因為這樣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得到這棺材。

但是希望不錯,失望同樣也是接踵而至。

在前排一處被黑暗籠罩的地方,有一人身穿灰色斗笠,他很神秘也很強大,此人正是凌浩之前用精神力探測的神秘人。


「五百萬斗魂丹!」

那神秘人緩緩說道,聽語氣似乎對這五百萬斗魂丹一點也不在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