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我們回來了。」

段景霽的聲音傳來,老夫人看到他懷中抱著Queen,這才心裡好受了一點。

「我的寶貝女兒呀,你怎麼能到處亂跑呢,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段老夫人一把從段景霽的手中抱過Queen溫柔的說道。

「半晴,我不是說過嗎,這件事情不要驚動奶奶。」

「景霽,是門口的傭人說的,我也阻攔不住,你知道的,我身體差有些事情根本顧及不到。」

謝半晴小聲的說。

「回來就好,對了,誰是謝半雨?」

老夫人板著一張臉開口,Queen弄丟可全部都是她的過錯。

「老夫人,我是謝半雨。」

謝半晴在一旁低頭微笑,最期待的一幕終於要來臨了,她就等著被罰吧。

「奶奶,半雨她並不知道Queen是你的寵物,而且Queen她也找回來了。」

段景霽開口為謝半雨求情。

「所以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若是不好好教訓她,下一次傭人將Queen弄丟,是不是也找回來就可以沒事了?」

「你們幾個去把謝半雨給我關到溫莎城堡的地牢里!」

老夫人命令道。

一月底的天氣,陰冷潮濕,謝半雨這身打扮被關進地牢將來一定會留下病根。

幾名侍衛動手的時候,段景霽果斷攔在謝半雨的面前。

「景霽,這個女人給你下迷魂湯了嗎,居然連奶奶的話都不聽?」

謝半雨知道這一頓責罰免不了,拍了拍段景霽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做無謂的鬥爭。

幾名侍衛一步一步朝著謝半雨走去,也就在這時,老夫人懷裡的Queen掙脫著下地,跑到了謝半雨的面前。

「嗷~」

「嗷~」

Queen齜牙咧嘴的不準那些侍衛靠近謝半雨。

「這……Queen你喜歡謝半雨?」

老夫人不敢相信的問。

「嗷~」

Queen圍繞著謝半雨轉圈圈。

「快,快抱起Queen,這是它想要抱抱的意思。」

老夫人著急的說。

段景霽給了謝半雨一個眼神,讓她不用擔心,儘管抱起Queen。

或許Queen是一個轉機,可以讓她免去這場懲罰。

謝半雨乖乖的抱起的Queen。

Queen立刻伸出舌頭舔了舔謝半雨的臉頰,乖順的像只小貓。

老太太看到這一幕,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Queen,你是不是不希望我責罰她?」

「嗷~」

「好好好,我聽你的。」

「你們這幾個蠢貨全部都給我後退,那是Queen喜歡的人,不準動她!」 在那隻女鬼徹底的離開之後,周偉光漸漸的聽到了一些召喚的聲音。

“來吧!回來吧!來我這裏!”

那個聲音相當的好聽,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最動聽的音樂一樣,聽的周偉光渾身舒暢,就真的像是要變成神仙一樣了。

周偉光開始漸漸的沉醉於這個聲音當中,甚至,也恨不得現在就飛到那個聲音主人的身邊,從此過上美好的幸福生活。

然而,大腦裏面僅剩下的理智還在不斷的吶喊,讓周偉光可以清醒一點,千萬不要被這個聲音給忽悠了,那邊有的不是美好幸福,那邊是無盡的陷阱啊!

開始的時候,周偉光還能聽到那個理智的聲音,也知道自己不應該沉迷,但是沒多大一會兒,隨着那個美妙聲音的持續,周偉光開始漸漸的忘記了什麼是理智,不管那個理智的聲音怎麼呼喊,周偉光也沒有半分反應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個召喚的聲音不斷的出現在周偉光的腦海裏,越來越清晰。

周偉光毫無反抗的轉身,朝着房子的大門口方向走,像是要追隨那個聲音去了。

前世這會兒多少還有些理智,眼看着周偉光轉身去門口了,心裏開始着急。

要是真的讓周偉光打開這扇門,從這個房子裏走出去,回頭還真的不知道要出現什麼事兒呢!

這個召喚術是將軍的,如果周偉光真的被大將軍召喚過去了,這個後果,幾乎不用想就能知道了。

爲了不讓周偉光離開這個房子,前世用着最後的一些力氣,猛的衝到周偉光的跟前,狠命的拽住了周偉光,順手還給了他兩巴掌。

“醒醒!你趕緊醒過來啊!這樣不行的,快點醒醒。”

前世大聲的呼喊着,希望可以叫醒周偉光。

好在周偉光被控制的不是太嚴重,被前世這麼一折騰,很快就清醒過來。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兒?”周偉光十分詫異。

一來,爲什麼自己站在大門口,右手還握着門把手,自己這是在幹什麼?是要出去嗎?

二來,之前墨衣交代過的,說是不讓前世他們出來,爲什麼現在前世從房間裏出來了?

剛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被將軍的召喚術給控制住了。”前世嘆着氣說。

“什麼?我被控制了?”周偉光十萬分的難以相信,自己好端端的怎麼會被控制了?還有,不是說那個召喚術只是對鬼有作用的嗎,自己是人啊,好端端的人啊,怎麼可能也被控制了?

“剛纔那個雙胞胎姐妹中的一個從你身上穿過去了,當時應該是吧你的魂魄帶出來一些,估計就是那個時候你被將軍召喚了,哎。”

前世仍舊在嘆氣。

看來,自己真的是低估了這個將軍的本事了,幾百年了,他的本事真的是約來越大了!

這往後,自己還真的要多加小心纔是了,不然,誰知道什麼時候就被這個將軍給算計了?

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腦袋裏那個被召喚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強烈,尤其是在離開了那個房間之後,那些召喚的聲音簡直就像是洪水一樣的四面八方的衝進腦海裏。

前世心裏開始着急,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這裏不管是人還是鬼,全都會被將軍召喚走的。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那個將軍召喚這些鬼的原因是什麼,但是用腳丫子想也能知道了,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兒了!

前世開始糾結,僅剩下的理智還在拼命的運轉着,希望能夠儘快找到解決的辦法。

雙胞胎姐妹中的已經已經被將軍召喚走了,剩下的那一個,狀況十分糟糕。

她這會兒不僅僅要承受將軍的召喚,還要感受自己姐妹的那一份。

原本雙胞胎姐妹兩個最好的那些感應,這會兒,也全都變成了不好的事情。

眼看着房間裏那隻女鬼難受的不行,拼了命的掙扎,前世心裏也各種不舒服。

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前世自己都管不了自己了,怎麼可能還管的了其他人?

周偉光心裏也着急,但是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這不是他能力範圍內的事兒,要是可以的話,他也很想幫助這剩下的三隻鬼。

張昊天那邊的狀況倒是很安靜,周瑩瑩一直躺在牀上,一動不動的。

要不是偶爾能看到周瑩瑩動一動手腳,真的會以爲周瑩瑩已經變成屍體了。

只是,周瑩瑩如果這麼一直睡着,那似乎什麼都做不了啊!

張昊天開始希望周瑩瑩能夠起來,像是正常的時候,可以在房間裏來回走動,這樣,自己也好知道周瑩瑩現在至少是健康的。

一想到將軍殘忍的控制了周瑩瑩,還把她變得傀儡一樣,張昊天就心裏憋悶,恨不得一拳頭敲在將軍的腦袋上,也讓他感受一下頭疼的感覺。

墨衣知道張昊天現在的想法,但是現在也是無計可施。

誰也不知道將軍到底對周瑩瑩做了什麼,所以,現在誰也不敢冒然對周瑩瑩下手,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傷害到周瑩瑩。

所以墨衣現在也就只能默默的看着,雖然心裏着急,可也無計可施。

周偉光的魂魄漸漸歸位,被將軍的控制也開始漸漸減弱,等到徹底聽不到那種召喚之後,周偉光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我可以了,我可以了。”就這麼幾個字,幾乎消耗掉了周偉光的全部力氣。

慢慢的坐回到沙發上,周偉光深呼吸了兩下,終於顫抖着找出手機,想要給張昊天打個電話,把剛纔的事情全都說一遍。

這個事兒,誰都不想看到的,但是誰也阻止不了,畢竟那個將軍的能力還是相當的強大的,至少暫時,還沒什麼更好的辦法解決將軍的事情。

周偉光簡單的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說的也全都是關鍵的問題。

張昊天聽的一愣一愣的。

“這怎麼可能?”張昊天覺得十分的難以置信。

那個房間可是墨衣安排的啊,並且當時墨衣也是反覆檢查的,怎麼可能會出現問題?

“這還有什麼可能不可能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怎麼辦吧,這邊剩下的三個狀況也不好。”周偉光說着這話的時候,還朝着那個房間的方向看了一眼。

現在前世也已經回到那個房間裏去了,好歹那地方也能減弱一些召喚術,只是,就算是減弱了一部分,要是這麼繼續下去,也要出現問題的。

周偉光心裏更加擔心了。

這剩下的三隻鬼,要是全都被召喚走了,別的不說,就說前世,他要是真的被召喚走了,那就是不太好辦了,至少這邊缺少了一個幫手啊!

還有那個雙胞胎裏面比較聰明的那個,這可是李不忘最寶貝的女鬼,現在已經被召喚走一隻了,要是再召喚,估計,回頭李不忘也要哭一段時間了。

周偉光倒是沒所謂,那隻鬼跟自己也不是很熟悉,但是要是被將軍給召喚走了,回頭還不知道要幹什麼呢,這就很有所謂了。

“行了,我跟墨衣商量一下。”

這件事兒張昊天自己也做不了主,有些事情,現在也還真的只能指望墨衣了,畢竟自己的見識還是比較少的。

掛斷電話,張昊天轉身把電話裏的內容全都敘述給了墨衣。

墨衣一聽,覺得不對了,“不可能啊!那個房間是我親自檢查過的,肯定不會出現問題的。”

在這之前,確實已經檢查的很仔細了,要是這都能出現問題,那還真的不知道什麼能不出問題了!

“我也不知道,那個比較笨的女鬼已經被召喚走了,剩下的三隻鬼,現在的狀況也不是很好,這個怎麼辦?”張昊天心裏說不着急是假的,畢竟那三隻鬼裏面有自己的前世。

本來就是自己把前世召喚來的,也是來幫忙的,這要是真的被帶走了,那這非但是沒讓他幫忙,還給他找了這麼大的麻煩,這可不行!

“現在怎麼辦啊?”張昊天看着墨衣沒吭聲,趕緊又問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你暫時在這裏看着周瑩瑩,我過去看看。”墨衣覺得,現在這種時候,自己在這裏想破腦袋也沒用,還不如直接過去看看來的更好一些。

再說了,就算是自己在這裏想到了什麼辦法,也都是要過去試試才能知道好用還是不好用的。

只不過,現在這種時候,自己要是過去了,張昊天自己留在這裏,真的可以嗎?

這個周瑩瑩也是被將軍控制了的,會不會趁着自己不在這裏的時候,對張昊天下手?

墨衣不由得開始擔心起來,這個事兒也是非同小可的,現在真的是兩邊都是麻煩事兒了。

“放心好了,我自己會看着事情辦的。”張昊天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墨衣正在擔心什麼?只是,這裏的事情自己暫時還可以搞得定,不需要墨衣在這裏擔心。

再者說來,周瑩瑩一直都是躺在那裏的,就像是一直在沉睡一樣,這樣的一個人,現在還能對自己有什麼威脅不成?

“那,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墨衣還是不天放心,生怕張昊天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裏,被周瑩瑩給怎麼樣了。

還有,就算是不會被周瑩瑩怎麼樣,就單單只是被周瑩瑩帶到將軍那邊去,也是夠受一下的了。

張昊天再次點頭,心裏也知道,墨衣就是在擔心自己,就害怕自己被周瑩瑩給怎麼樣了,但是現在這種狀況,或許也真的沒什麼太多的選擇了。

總也不能把墨衣拆開兩半吧!

再者說來,自己這邊暫時還算是安全,回頭就算是真的有什麼問題,就一個周瑩瑩,自己火星還能搞得定。

反倒是周偉光那邊的狀況比較着急了。

墨衣心裏也着急,眼看着張昊天這邊的狀況也還算是可以,轉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剛到周瑩瑩家裏,墨衣就差點兒被那隻厲鬼襲擊了。

眼看着那隻厲鬼已經瘋狂的往外衝了,周偉光也已經攔不住了,墨衣趕緊一把抓住了那隻厲鬼。

“這是怎麼回事兒?”墨衣在把那隻厲鬼送回到小房間,還順帶着關上了房間的門之後,轉身着急的問着周偉光。

之前在離開這裏的時候,墨衣是交代過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千萬不要讓他們這幾隻厲鬼出來,只有那個房間是對他麼有隔離效果的,要是真的從那個房間裏出來了,就不見得有那麼好的效果了。

所以,要是可以的話,真的暫時就不要讓他們出來了。

爲什麼現在自己剛一到這裏,就看到這隻厲鬼在外面嗯?

好在剛纔前世和那隻雙胞胎中比較聰明的女鬼沒出來,不然,這三隻鬼一起往外衝,自己還真的就不知道要怎麼解決了,畢竟自己也就只有兩隻手。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剛纔在給張昊天打電話,一轉身,那隻厲鬼就已經伸出來一隻手了,我本來想給他重新塞進去的,可那傢伙瘋了一樣的往外衝,我根本攔都攔不住!好在你來的比較快,要不然啊,真的要被他給衝出去了。”

周偉光也心有餘悸,自己剛纔也努力了,但是很明顯,那隻厲鬼的本事確實太大了,自己根本就沒辦法控制住他。

好在墨衣及時趕到,要不然,這又要有一隻厲鬼被將軍給召喚了去了。

也真的不知道這個將軍怎麼就這麼厲害,能把這隻厲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這個,周偉光還朝着那個房間看了一眼,透過門上的玻璃,朝着裏面一看,心裏稍稍淡定了一些。

還好,還好,房間裏剩下的那三隻厲鬼雖然外表都發生了改變,但是這會兒也全都是一動不動的戳在那裏,像是個木偶一樣。

雖然他們三個現在的狀況也不是太好,但是至少要比之前亂顫的時候好多了。

墨衣慢慢的靠近了那個房間的門,想要朝着裏面探看兩眼,也好知道知道那三隻鬼現在的狀況。

仔細看了看,墨衣發現現在房間裏的三隻鬼,只有那隻女鬼的狀況比較麻煩,或許就是因爲她跟另外那隻的心靈感應,所以纔會這樣。

至於前世和那隻厲鬼,他們倆的狀況雖然也不是很好,但是總體來說,要比那隻女鬼強上許多。

“哎,也不知道這次召喚什麼時候停止。”周偉光默默的唸叨了這麼一句。

這事兒原本就是因爲將軍的大召喚術,要不是因爲將軍召喚,現在他們也都不至於變成這樣。

所以,如果說將軍的大召喚術要是能停下來,他們三個,大概也就會慢慢的能恢復正常了。

周偉光是這麼想的,但是有些事兒,是誰也說的不算的,就好比現在的這個事兒,想要讓大召喚術停下來,也就只能是將軍自己的想法,其他人,根本就管不到。

“你去準備一下,找三個瓷娃娃,直接給他們三個封印了算了。”

墨衣心裏也着急,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被封印的小鬼是可以暫時關閉五感的,到時候他們肯定也就聽不到這種召喚術了。

還有,到時候就算是他們真的再聽到召喚的聲音也沒辦法,那些封印都不是假的,他們就算是有心,也不可能從裏面衝出來了。

周偉光不知道這個辦法是否可行,不過,現在似乎也沒什麼其他的辦法了。

乾脆,周偉光直接轉身,去了那邊的桌子附近,想在那些已經準備好的東西中間,找到三個合適的瓷娃娃。

當週偉光重新回到墨衣身邊的時候,手上就已經多了三個脖子上捆着紅線的瓷娃娃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