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就是之前拿到手機的時候,就隨手設置了一個指紋密碼。我本來以為你看見的時候會刪除的,然後我今天來的時候看見你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就隨手試了一下,然後就打開了……然後就看到這些照片了……」

「………」沈飛之前還真沒注意到,手機中多了一個指紋密碼,沒想到,楚洛洛竟然就是這樣打開自己的手機的。難道當他從開始送自己手機的那一刻就已經計劃好了一切?那她這心思未免也太………,沈飛感覺有些不寒而慄。

「但,但你這手機中的照片一定是小白龍吧!正常的貓,可不會做這些動作的!」楚洛洛堅定的說道。

這沈飛還有什麼好否定的?在鐵一般證據面前,沈飛也懶得去否認了,索性他大方的承認了:「沒錯,我確實知道你口中所說的小白龍。」 童言本想繼續發問,豈料那高個道士已經端着盛滿熱飯的碗走了過來。

矮個道士一看自己的師兄返回,趕忙低頭大口吃飯,裝成了沒事兒人一樣。

童言見此,知道再追問也是無濟於事,看樣子只能安心的等那觀主回來了。通過和矮個道士的交談,童言總覺得這觀主有點兒古怪。希望能從他的身上找到一些線索,如此也才能爲陳瞎子洗脫冤屈。

“施主,來,你的飯!”

童言也不客氣,直接伸手接了過來。“道長,真是有勞你了。”

高個道士微微笑道:“施主客氣了,粗茶淡飯,你不嫌棄就好。”

童言笑了笑,拿起筷子,便就着鹹菜吃了起來。

可能他是太餓了,鹹菜配米飯,竟吃得他有些欲罷不能。

幾分鐘後,一大碗米飯就被他吃得乾乾淨淨。本想再要一碗,想想有些不好意思,他這才放下了碗筷。

“真是美味,道長的手藝真是令人佩服。”

矮個道士忙着收拾碗筷,高個道士則是起身道:“不過區區齋飯而已,算不得什麼。兩位施主,貧道這就去泡茶。你們在此稍候!”

說着,他轉身離開,而那矮個道士也端着碗筷快步走向了伙房。

只等這兩個道士全都走開之後,小黑這纔開口向童言問道:“大哥,有什麼發現嗎?”

童言點了點頭道:“沒錯兒,確實有所發現。或許咱們今晚得留在這裏過夜了。”

“過夜?爲什麼?”

童言微微一笑道:“只是或許,等見了那觀主之後,我才能決定是去是留。”

小黑輕哦了一聲,然後四下張望道:“大哥,這道觀打掃的真乾淨,等會兒咱們去轉轉吧。”

童言呵呵笑道:“當然要轉,還要去拜拜神靈,進了道觀不拜神,那實在太過無禮了。”

他這邊話聲剛落,沒想到球球竟突然開口道:“主人,我有點兒困,一會兒我找個地方就睡覺了。你們去拜神吧!”

童言聽此一愣,隨即不解的道:“怎麼?你不敢見神靈?”

球球嘿嘿一笑道:“也不是不敢,就是覺得我不夠資格。反正,你們去就好了,我就不去了。”

童言眼珠轉了一下,然後說道:“好吧,既然你不想去,那就別去了。這樣吧,你幫我去辦一件事兒。”

球球一聽,立刻瞪大了雙眼,怯生生的道:“主人,你……你該不會是想趕我走吧?”

童言搖頭笑道:“當然不是,我想讓你去聖水池那裏幫我盯着,看看有沒有什麼古怪的人或者野獸靠近。如有發現,就立刻回來通知我。不要告訴我,連這點兒小事兒你都不能做吧?”

“能,當然能!只要你不趕我走,我什麼都能做,什麼都聽你的。”

童言微微笑道:“那你還愣着做什麼?去吧!”

球球趕忙起身,搖着尾巴便向着觀外走去。

小黑盯着球球的背影看了看,接着向童言說道:“大哥,你這靈獸是從哪兒弄來的?爲何它給我感覺有點兒怪怪的呢?”

童言聽此,立刻答道:“它是從泰山陰曹跟我一起出來的,非要認我當主人,我也沒辦法就收下了它。你說它怪?哪裏怪?”

小黑想了想道:“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總覺得它沒有那麼簡單。而且……而且靠着它太近,我竟然有一點兒不安之感。”

“不安之感?怎麼會呢?你現在已經成龍了,還有什麼能讓你不安呢?”

小黑嘿嘿笑道:“誰知道呢,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其實小黑根本沒有想多,他的確成龍了,而正是因爲他成龍了,所以纔會對天敵極爲的敏感。事實上,不僅是他,連青冥也是如此。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爲鯤鵬在球球的身上做了手腳,而鯤鵬正是龍族的天敵。

又過了一會兒工夫,高矮兩個年輕道士都端着茶水走了出來。

童言和小黑喝了一杯茶,又與這兩個年輕道士閒聊了一會兒,這纔在他們的引領下,開始了拜神。

三清殿內供奉的就是三清祖師爺,這是道觀基本都供奉的三位大神。

除了這三清殿外,聖水觀還設立了文昌殿。文昌殿供奉的就是文昌帝君。可能有人不知道文昌帝君是哪位神靈,但他的別稱,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邪帝傾情:逆世預言師 文昌帝君又稱梓潼帝君、文曲星、文星,爲主宰功名、祿位之神。除此之外,他還上主三十三天仙籍,中主人間壽夭禍福,下主十八地獄輪迴,在神仙之中地位極高,僅次於三清祖師。

童言和小黑當然是先拜三清祖師,拜完之後,這才走入了文昌殿。

可也不知爲何,一入這文昌殿中,童言便生出了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這種感覺很奇怪,讓他十分溫暖,也十分安心。

幾番磕頭拜禮之後,兩個年輕道士便要帶童言和小黑離開。

豈料童言竟突然開口道:“你們先出去吧,我想多留一會兒。”

高個兒道士聽此,很是不解,不過矮個兒道士對此倒是極爲理解。

“師兄,這位施主是個作家,文昌帝君又是文星,他多留一會兒,也是正常的。”

高個兒道士一聽此言,立刻會意,趕忙說道:“既然如此,那施主你就多留片刻吧。我們就在院中,你出來之後,直接來找我們就行了。”

童言點頭笑道:“好,多謝兩位道長了。”

看着小黑和兩位年輕道士離開大殿之後,童言這才重新跪下,擡頭看向一臉慈祥的文昌帝君神像。

看了一會兒後,他稍稍猶豫了一下,隨即將那半卷天書取了出來。

文昌帝君是文星,搞不好這半卷天書本就是他所著。童言始終不能窺探這天書中的玄妙,倒不如亮出來,說不定文昌帝君顯靈,就爲他解答疑惑了。

有句話叫,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神靈又豈能輕易仙靈呢?

半卷天書被他放置身前好一會兒工夫,也沒有任何神奇的事情發生。童言有點兒無奈,決定收起天書,離開大殿。

他這邊剛要起身,殿外竟響起了高個道士的喊聲。“師父,你……你這是怎麼了?”

聽聞此言,童言立刻皺起了眉頭,看樣子,是那觀主回來了。

豈料他站起身來,正欲推門而出之際,他竟感覺額前一熱,緊接着,他眉心處的星辰印記竟然莫名的亮起了白光來。

與此同時,他剛剛收起的天書也突然從他的懷中飄了出來,上面的個個小字竟從金簡之中飛出,如同一顆顆星辰一般,直接瘋狂的涌入了他眉心處的星辰印記之中。

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的第六感果然沒錯,你果然知道小白龍。」

「沒錯,我確實知道這個貓。現在!!你問的問題也問了,我也回答了你的問題,你可以走了嗎?」沈飛下著逐客令了。

「我……」面對沈飛不耐煩的逐客令,楚洛洛焦急的望著沈飛表現得欲言又止。

沈飛嘆了一口氣:「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我,我,我可以向你提出一個請求嘛?」楚洛洛露出一分小心翼翼的表情,話語的語氣又透露出一股柔弱的哀求之意。

楚洛洛的表情不似做作,沈飛原本還堅決的內心在這瞬間也不由的為之一軟:「你說吧,什麼請求?」

楚洛洛的眼神猛然一亮,顯然沈飛的答應讓他喜出望外:「我,我想,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讓小白龍回來看看我嗎?我……,我真的很想它!」楚洛洛一說完,不自覺的低下了眼眸。沈飛早已將一切看得真切,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楚洛洛的目光瞬間便濕潤了。

小白龍對於楚洛洛到底意味著什麼,沈飛不得而知,但當楚洛洛說出那句『我真的很想它』時,沈飛的心中卻是的的確確的被她觸動了。畢竟自己也曾化身為白貓與她生活過一段時間的,聽見她真情的流露,沈飛還是有些感動的。

「我可以將你的訴求告訴那隻白貓,但是我不能保證白貓就一定會來見你的。」

冷麪夫君惹不得 之所以這麼說,那是因為沈飛對自己的變身能力還沒有了解透徹,這就是一個不穩定的能力,所以她也沒辦法保證之後會成功的變成貓去見楚洛洛。

面對這樣的結果,楚洛洛雖然有一些小小的失落,但她還是一掃之前心情上的陰霾,用力點頭道:「謝謝你!」

沈飛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來到了大門出,正準備打開大門,忽然他又想起了什麼轉回頭來一臉嚴肅的看著楚洛洛:「對了!你肯定也知道,那隻白貓不是一隻普通的貓,如果你想要再次見到它,我希望你也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你說,我一定答應!」

沈飛咋舌,自己變成白貓的時候,到底給她下了什麼魔咒,怎麼就對它這麼念念不忘呢?

「那就是關於白貓的一切,我希望除了你我知道外,絕不允許第三個人知道!你……,懂我的意思?」

「我發誓,我絕對會將這個秘密埋藏在心底的,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楚洛洛斬釘截鐵舉手發誓。

沈飛滿意的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就算再變成白貓去和她接觸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沈飛拉開了大門,頓時一股清涼的微風從門外吹進了房間內:「既然沒問題了,那你就快回自己的家吧,我們兩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也實為不妥。」

楚洛洛拂了拂被微風吹凌亂了的秀髮,將其中一縷鬢絲別在了耳後:「今天真的給你添麻煩了,還害得你被帶進了派出所,對不起了。」楚洛洛說完還正式的給沈飛鞠了一個躬,以表歉意。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別說,沈飛還真的在心中耿耿於懷。可現在楚洛洛給自己道歉了,而且態度十分誠懇,這讓沈飛憋在心中的火氣也降下得差不多了。順帶的,沈飛在看門前楚洛洛的時候,發現她也不是那麼讓人討厭了。

「反正事情都發生了,沒事的。只是希望你下次不要再那麼任性而為了!」既然楚洛洛都道歉了,那麼沈飛自己也應該表現得大度一些,拿出自己的男子氣概來。

不過,沈飛說完,發現楚洛洛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也不知道她聽進去了沒有,於是沈飛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再次用力強調到:「誒誒,你聽見沒有!」

楚洛洛恍惚回過神來,低下頭用力點了一下:「嗯!」

「我說你下次不可以再這麼任性了。」

「嗯。」

「還有,脾氣也不要那麼暴躁,別動不動就摔東西!」

「嗯。」

「遇到什麼事情,也要想開一點,不要鑽牛角尖。」

「嗯。」

「……」

這傢伙就一直低著頭,嗯嗯嗯的,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沈飛無奈。

「那好,你就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反正我們隔得也不算遠。」

「嗯。」

「……」

這是復讀機么……

沈飛也懶得理會這麼怪異的楚洛洛,他向著旁邊挪動了一步,將整個大門,都讓了出來,意思不言而喻了。

沈飛從門口讓開,使得原本被沈飛擋住的光線都全部照射在了楚洛洛的身上。忽然變得強烈的光線,使得楚洛洛忍不住的眯了一下眼,可這些突然出現的光亮,似乎也一下子衝散了她心中的陰暗,使她的心情莫名的變得爽朗起來。

走出了大門,當她抬起了頭時,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的嘴角流露出了一抹隱隱的笑容。

沈飛正打算關門,忽然門被拉住,沈飛一看,正是楚洛洛:「怎麼了?」

「我想問一下,那隻白貓它有名字嗎?」

這個問題,沈飛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於是索性含糊帶過:「額,這個我也不知道。」

然而,沈飛的含糊其辭,不僅沒令楚洛洛失落,這反而讓她變得有些興奮起來:「那……,那我可不可以就叫他小白龍?」

「小白龍……」沈飛喃喃的低語,說實話,他對這個昵稱並不反感,相反他還挺喜歡小白龍三個字:「隨便你吧,你愛叫什麼就叫什麼吧。」

楚洛洛臉上的喜悅之情,表露無遺,看她的樣子,就差興奮的叫了起來了。不就是一個名字嗎,有這麼在意么。

「那,我走了,謝謝你。」得到了自己滿意的回答,楚洛洛可以開開心的離開了。

沈飛轉身準備拉上門了,就在這時,楚洛洛又去而復返了:「等一下。」

楚洛洛一隻手拉住門沿阻止了沈飛關上房門。沈飛不解。不知楚洛洛為何又回來了:「怎麼了?還有什麼事。」

打開大門,楚洛洛伸出一隻手遞向了沈飛的面前:「這個手機,我已經將我的指紋全部刪除了,你可以放心使用了。」

沒有急著接過手機,沈飛反而只是一臉審視的看著她。

「其實你不用想太多的,我送你手機就是想感謝一下你至少救了我,我沒有別的意思的。你就收下吧。」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既然楚洛洛都這麼說了,那如果自己還端著一個態度,那就有些惺惺作態了,倒還不如大方的接受。

見沈飛接過了手機,楚洛洛也總算鬆了一口氣,開心的沖著沈飛笑了笑,再次告別之後就離開了。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童言只覺得腦子有些發沉,“撲通”一聲便直接暈倒在地。 不過這次昏迷的時間很短,大概也就是十幾分鐘的樣子。

南雅 等他自己睜開雙眼之時,除了腦袋有點兒發沉之外,好像身體並沒有任何不適。

他摸了摸額頭,然後直接坐了起來。“呼……這是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暈倒了呢?咦?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難道天書上的那些字真的都流入了我的腦中?”

他有些驚訝的看着落於地上的天書,趕忙將它拿起來仔細的瞧了瞧。

天書本就是金簡,原本上面刻着很多認不出的字,但是現在,天書上的字跡竟然全部消失了。童言依稀記得,自己昏迷之前天書上的金字都飛了出來,然後全部向他的額頭飛來,好像是都被星辰印記給吸收了。

“星辰印記怎麼會吸收天書上的字呢?難道這天書與星辰有關?”

他在腦中暗自思量着,竟將聖水觀觀主回來的事兒都給忘記了。

不過就在這時,殿外響起了小黑的呼喊聲,“大哥,你還在拜神嗎?觀主回來了,你是不是見見他?”

一聽此言,童言這才反應了過來,趕忙開口應道:“小黑,我馬上就出來!”

說着,他立刻站起身來,就要離開文昌殿。

可剛剛走到殿門口,他又忽然想到了什麼,然後轉身面向文昌帝君的神像,深深的鞠了一躬。他也不知道天書上的字爲何會被星辰印記所吸收,但既然是在文昌殿內發生的,搞不好與文昌帝君有關。

不管星辰印記吸收天書上的金字是對是錯,可既然發生了,總要樂觀一些,索性就當成是文昌帝君的賜福吧。

鞠完躬後,他又看了一眼慈祥的文昌帝君神像,這才轉身推門走了出去。

推門而出,明媚的陽光立刻射落在他的身上,他深呼了一口氣,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聖水觀的觀主肯定知道很多事情,既然他現在已經返回,一切的疑問,說不定就能得到解答了。

九天仙緣 小黑一看童言出來,趕忙上前道:“大哥,你怎麼待了那麼久?沒什麼事兒吧?”

童言微微一笑道:“當然沒事兒,拜神還能有什麼事兒呢?那觀主呢?他在哪兒?”

“他回房了,好像身體有些不適。我看他臉色蒼白,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童言輕哦了一聲,然後說道:“走吧,我們去會會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