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家都如釋重負。

最厲害的魔法師都幹掉了。還擔心什麽呢。大家都知道,自己隊伍的魔法師是最厲害的,都僅次於王朝凌雲學院那些老師。那些老師都是功勛魔法師,都是在商軍歷次戰爭中立下戰功的。

張千宋萬是學院佼佼者,魯義更是大師兄那樣的角色。夢兒冰兒他們幾個,都是很優秀的。倩兒是東南夷年輕一代魔法師佼佼者。所以這支隊伍比很多國家魔法師都強大。堪稱豪華陣容。

東南夷軍隊已經朝盤龍山追了上去。許風早就召喚過飛鷹部隊,因為這樣特殊地形里,飛鷹起的作用會很大。

「走,我們上去!」許風說道。

其實他們已經東南夷軍隊後面了。但是他們知道如何走。在這樣的複雜地形下,熟悉是最重要的。

他們來到了商軍隊伍里。黃兵已經帶著軍隊做好了對敵人的包圍。那是一個山谷,山谷里其實沒有那些岩漿,正好作為戰場。商軍埋伏在那個山谷頂上的巨大石頭旁,那些誘敵深入的士兵也上來了。

大家做好了一切準備。在這個山谷上面山坡上,還有一些滾燙沒有凝固的岩漿。那些岩漿此刻都被一些石頭阻擋。

在昨日大家都做好了準備,他們挖動了那些大石頭底部。只需要輕輕一撬動,大石頭就會落下去。不但會落下那個山谷中,殺傷那些敵人,還可以讓那些岩漿落下去,毀滅敵人。

這一切設計是如此巧妙,幾乎沒有任何錯誤。許風看著這些機關,他嘆息一聲,他可以想象東南夷士兵的慘狀。但是他知道,這也是無奈之舉。

那些東南夷士兵來了,他們都穿著青銅盔甲,手裡拿著鋒利青銅武器。他們目的就是消滅這些商軍,對他們來說,這些都是敵人。

只是命運早就註定。很多時候,命運是作弄人的,它只是給強者機會。這個世間,誰最強,誰就可以操弄其他人的生死。

當東南夷人走到了那個山谷之下。許風冷靜看著他們到來。他的手一揮!

「放!」黃兵一聲令下。

那些士兵迅速將巨石最後的阻力去除。無數巨石紛紛落了下去。山谷里一片的慘叫。那些巨石砸中了敵人,很多東南夷士兵都失去了生命。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隨著巨石落下,那些山谷山峰上的阻礙消失了。那些還沒有凝固的岩漿,繼續滑落下去,那巨大的熱量,讓那些士兵紛紛慘叫起來。

他們已經大亂。商軍紛紛射出了弓箭。許風知道,這些士兵已無法活出這裡。

「停!」他知道,商軍需要保留自己的弓箭。

那些東南夷士兵已不會有戰鬥力了,許風看著他們這個樣子,不需要浪費弓箭。

「走吧,撤,我們沿著小路撤下去!」許風說道。

這條路是他們已經選好的道路,他們幾千人從這裡撤了下去。

許風最後回頭,東南夷士兵那邊已經是如人間地獄。在岩漿中,士兵瞬間就無法動彈。雖然此刻溫度沒有那日地火爆發時熱烈,但是還是足矣讓士兵們死去。

即使沒有沾到岩漿的士兵,此刻也沒有路走,他們擠成一團,也造成了一些人被擠進了岩漿里,到處都是慘叫。

上面山峰的岩漿還在涌下來,許風知道,最終這個山谷都會被岩漿覆蓋。這些士兵都不復存在。

許風心裡一陣慘然。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同情敵人,死的就會死自己。這點許風是知道的。

許風他們沿著早就找好的路撤離了現場來到了山下。

!!寒風吹拂在灰原誠的臉上。但灰原誠並沒有感受一絲寒顫,甚至感覺這風甚是清爽。讓人精神煥發。

現在已經到了中午的休息時間,此時的他獨自一人前往心跳文學社社團的小路上。至於霧島姐弟並沒有跟著灰原誠一起來。畢竟他們也已經來到這個學校三天時間。也交到了一些可以一起交流的朋友。

作為一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三十一章不失禮的要求土曜日(星期六)天氣晴

也不知是否是因為全球二氧化碳濃度上升造成的全球變暖的原因、即使是在冬天,九點二十分出門的灰原誠感受到了強烈的陽光。

灰原誠前往了橫泗車站。在前兩天的決鬥之中,因為獲勝所引得的條件,他用來邀請桂言葉和霞之丘詩羽一起在周末去遊玩。

做為失敗者的桂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三十二章遊樂園 商軍前方,緊張的激戰正在進行。

小兗已正式接過了前鋒位置,原來前鋒調到商軍中軍另有任用。當小兗手裡有五千兵馬時候,他更加得意了。

因為他的戰績,加上費正的一些指使,原本跟在小兗附近那些商軍都紛紛聽從小兗調遣。當然,這些都是私下的,宗成是不知道的。

留在前線當時有五萬商軍,他們是從東南夷襲擊中劫後餘生的軍隊。其實這支軍隊比宗成手裡五萬軍隊更加會打仗。

宗成後來調動的五萬軍隊一大半都是在全國臨時徵召和訓練的。他們中很多都是一些世家子弟,還有很多是奴隸。這都是商朝後備兵源了。很多富家都把自己家裡奴隸送到前線,頂替自己子弟。當然,那些有戰功的朝廷將領後人,他們不是這樣,他們紛紛把自己的子弟送到軍隊。

因為這是一個傳統。那些子弟都是做從小預備當將領的。還有一些地上諸侯國軍隊,新兵中一半以上都是來自諸侯國。

前線這五萬軍隊原本也是這樣組成,只是經歷那些慘烈戰爭,他們雖然心裡厭戰,但是作戰經驗豐富。人生,沒有辦法的事情必須要去接受。

他們在費正安排下,都紛紛以小兗為馬首。他們尾隨小兗前進,很配合小兗。這是為公,也是為私。所以小兗一路很順,宗成也擔心小兗孤軍突進出問題,他也命令在小兗身後軍隊迅速跟上小兗。

當然,宗成還是不忘記所有軍隊首尾相連,相互必須有照應。

只是他們不知道,前面一個艱苦考驗在等著他們。那就是一座高山。那個山叫做斷崖山。

當小兗勢如破竹前進中,江海一路後退。一路上他也想伏擊,可總是被小兗突然進攻打斷。江海鬱悶不已。

他知道,自己和這個小兗硬拼也沒意義。因為很明顯,宗成大軍在小兗身後。如果自己和小兗黏住拼殺,宗成大軍會迅速趕到包圍住了自己。

自己人雖然也不少,可是商軍更多,不能和商軍打對攻。江海知道,商軍就是想打一場大決戰,如果自己輸了,全軍覆滅,東南夷基本算滅亡。

自己不會和他們打對戰的。所以他一直在退,一直在尋找戰機。

當他退到了斷崖山的時候,他決定不退了。因為他已經贏得一些阻止反攻的時間。

早在幾天前,他往斷崖山撤退的時候,就想到了一個計謀。

斷崖山,傳說中的斷崖之地,那裡有深谷,如羊腸一般。抬頭望天,如一線之細。那裡溶洞密布,便於隱藏軍隊。

江海決定在斷崖山打一場阻擊戰。因為這樣退下去,都城就不遠了。不能讓商軍打到都城,只是江海的信念。

這個斷崖山連綿山脈之中,只有那一條深谷可以走。除此之外,沒路同行。這樣地形,是天生的伏擊戰場。而且,最妙的是,山上溶洞很多,可以藏人。

江海策劃在這裡伏擊小兗。他做了周密的準備,就等著小兗。

當小兗帶著前鋒營五千來到這裡的時候,他看到了這裡的地形。

「這裡如此險要,有很大危險,大家停下來!「小兗說道。

「是,將軍!「手下說道。

小兗看著這裡,他在判斷敵人的行蹤。他敏銳感覺到了敵人會在這裡埋伏。因為山間很多跡象顯示那裡是有人的。

只是敵人躲在那些地方,如果硬拼的話,自己勝算不大。

小兗皺緊了眉頭。難道自己不走了?就待在這裡?這不是小兗的性格,小兗在沉思著。

他的軍隊在他身後,他手裡拿著長刀。

「將軍,我們如何辦,走不走!」副將問道。

「貿然通過肯定不行,如果要清理完山上的敵人,也夠嗆。只是!」小兗突然想到了什麽。


「你們看,這些山峰上,敵人肯定會埋伏。我總是有預感,敵人不會這樣永遠逃跑,他們一定會想法阻擊我們!」小兗說道。

「那將軍,我們如何辦?」副將問道。

「我想,他們既然決定鑽洞,就讓他們鑽個夠!來人啊!集合我們隊伍,通知大家,全部砍柴,然後按我說的做!大家先派出探子,探明山坡兩岸那些山洞的位置。大家仔細找。在山洞外做好戰鬥準備,再放火扇濃煙進洞!」小兗說道。

這個方法來自童年抓老鼠,小兗記得自己童年的時候,和小夥伴在田裡抓田鼠。大家找到了田鼠洞口,然後找了很多稻草在外面燒。把濃煙扇進去,那些田鼠就受不了,在裡面吱吱叫,然後竄出來,被自己和小夥伴殺死了。

然後大家就吃著烤田鼠,美滋滋的。

現在面臨一樣情況,小兗看著那些山峰中隱約可見的山洞,嘴角一笑。

他在笑,敵人為何這樣愚蠢,難道以為自己一路前進就是不顧後果的人?自己孤軍突進的時候,那是判斷清楚了他們的狀態,覺得沒有危險才這樣做的。

「現在,敵人就想這樣伏擊我?簡直是自尋滅亡。」小兗嘴角一癟,輕蔑地說道。

商軍紛紛上山,他們按照各自戰鬥隊形,來到那些溶洞前,他們在周圍砍柴火,然後生火。

他們剛剛上山的時候,東南夷指揮這場戰役將軍韓東不知道他們想做啥。韓東很多部隊都分佈在那些山洞裡。當商軍在燒柴火的時候,他明白了,商軍是要將自己軍隊熏死在裡面。



韓東有五千軍隊,這是一支善於打仗的部隊,來自東南夷西部全山之中。所以他們習慣了鑽洞。這樣的功夫在以前和東南夷朝廷對抗中,屢次勝利。後來他們雖然臣服東南夷,但是他們這個戰術保留了下來。

韓東通過在指揮瞭望口,看到了商軍的行動。如何辦,是殺出去還是躲在洞里?韓東在思考著。

想到自己接受這個任務的時候,江海將軍對自己的話。


「韓東,你記住,你的任務是潛伏在那些山洞中,敵人通過的時候,你們殺出來,堵住他們的退路。我們前面會有將軍堵住前面的路,然後我們在這個山谷中,將敵人這支前鋒部隊消滅!」江海說道。「pendaqiu」

一塊香滑的雞肉就這樣從霞之丘詩羽還發著抖的雙手給掉了下來。

霞之丘看著這一塊雞肉心裡難過極了,那是她最喜歡的燉雞肉雞蛋蓋澆飯,即使在目木美食界也是排的上號的。

灰原誠和言葉看著顯得有些委屈瞪著美目不甘看著那塊雞肉的霞之丘詩羽。都不禁笑了起來。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三十三章 「韓東,你記住,你的任務是潛伏在那些山洞中,敵人通過的時候,你們殺出來,堵住他們退路。前面會有將軍堵住路,然後我們在這個山谷中,將敵人這支前鋒部隊消滅!」江海說道。

「是,將軍,我一定完成任務,潛伏在山洞,等敵人通過時,堵住他們!」韓東說道。

韓東記得,自己帶著軍隊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在研究。萬一分散開了,敵人發現了,豈不是很好消滅自己。

「我們不能分散,我們得找一個大洞,全部進去,而且這山洞必須洞口被堵住時能逃脫出去!」韓東說道。

「是,將軍!」手下說道。


韓東記得,大家很快找到一個很大的山洞,那裡有幾條支路通往更隱秘地方。韓東把全部主力大軍隱蔽在了這裡。

韓東此刻看著後面,後面有個支路,幽深的通往一個地縫,那裡也是林木密布。自己這裡是不會有煙霧的。

「我們不要露出半點信息,讓商軍以為我們原先想伏擊他們,可是後來逃走了!」韓東說道。

「好,將軍!」手下說道。

在那些山洞裡,都有一些士兵,可那些山洞都另外有出口的,所以他們才敢進去。那些山洞的士兵不多,都是小分隊。他們遇到了商軍放火,其實都逃走了。

那些洞就是空洞。當小兗開始燒洞的時候,商軍都充滿了成功的感覺。他們覺得敵人就這樣被自己消滅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敵人已經不在了,他們已全部彙集到韓東的大山洞裡。那個山洞洞口是故意隱蔽住了的。商軍找不到。

小兗也不明白這些端倪,他只是讓士兵放火燒。

他們燒了很久。看不到結果。

「也許敵人都被熏死了!」小兗手下說道。

小兗有些懷疑,但他還是點點頭。裡面煙霧瀰漫,現在也無法進去。小兗看著前面那個山谷。

「敵人想襲擊我們,可被我們堵在山峰上。我們現在大部隊可以進山谷里吧!將軍」手下說道。

「前面去探路的回來沒,山谷安全不?」小兗問道。

「探馬回來說,裡面安靜得很!估計敵人就是想躲在山洞裡,等我們到了山谷就襲擊!」手下說道。

小兗點點頭,「那好,我們分批次通過,先五百人強力通過,通過後把手住前面山口。然後再通過兩千人,最後再通過一千人。這裡的山上留著一千人。確定大家都安全了,他們也快速通過!」小兗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