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平身。」古瑤兒頗為受用的笑道,聲音響徹天地。

「如今我要回歸家族。」古瑤兒笑道,「但在回去之前,想給諸位一個造化,一個一步登天的造化!」

「造化?」黒木眼前一亮,能讓古家之人稱得上造化的絕非等閑。

「造化!」數十萬修士的眼眸也是在這一瞬間,閃過了興奮的光芒。 「這造化么……」古瑤兒語氣一頓,看向了林浩。


「這造化便是林浩手中的令牌。」古瑤兒指著林浩手中的令牌說道,「此令牌乃我家族之人掌握令牌,若是能夠持有此令牌,來到我古家者,我可以承諾賜於持令者,靈石千萬,上古神通一部,還有……我古家外族人的身份!」

「天……天吶,千萬靈石,我沒有聽錯吧,那可是千萬靈石啊!!」

「上古神通啊,比起上古神通,千萬靈石算個屁?」

「這裡面最貴重的應該還是那古家外族人的身份,若是能夠獲得,那就代表著無限的可能啊,真是一步登天啊。」

眾人議論紛紛中,立刻望向林浩手中的令牌,頓時火熱起來。

與此同時,他們又心生疑惑,如今古瑤兒已經把令牌送給了林浩,卻又為何說給眾人一個造化,難道這令牌不是一枚?

「各位也許心中有疑惑。」古瑤兒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浩,大笑道,「那令牌只是暫時放在林浩身邊的,嘿嘿,大家可以任意搶奪,不管何種手段,我保證古家不會責問的,只要拿到令牌來到古家,我都將承認。」

轟!

整個演武場的修士沸騰了,任何手段,只要得到那枚令牌,無數道目光,帶著殺意,帶著貪婪,帶著肆無忌憚的瘋狂,齊齊掃向林浩。

林浩瞳孔立刻收縮,不可思議的看向古瑤兒,「好歹毒的女人。」

「恩,再讓我想想。」古瑤兒看到林浩那怒視的眼神時,眼珠子一轉,繼續說道,「為了使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我決定給予林浩三年,哦不,倆年的保管時間。倆年之內,大家不準出手搶奪,倆年之後隨意!」

「咯咯咯……我太聰明了。」輕脆的笑聲響起,古瑤兒似乎對自己的想法很是喜愛,她看向眼中要噴出火焰的林浩,笑道,「小子,這是你罵我的代價,要想來古家找雪瑤妹妹,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不要怪本小姐不給你機會哦……要保管好那枚令牌哦,若是你丟了,一輩子也不要想見到瑤兒妹妹。

而且倆年之內不準來古家找我,倆年之後的今天,你要從……嗯,從荒澤的絕情峰開始啟程,若是你不按照規矩,我立刻便知;若是你能夠按照遊戲的規則來,等你來古家,我一定將你的林雪瑤還給你!」

「你……是人是鬼!」林浩冷冷問道。

「混賬東西。」古瑤兒氣急跺腳。

林浩平復下心頭的怒氣,深吸一口氣問道,「你最後一句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有幾十萬修士見證!」古瑤兒戲謔道,「不敢了?」

「倆年之後,絕情峰,我如果沒死,一定會出現在那裡!」林浩平靜說道。

「哼,算你識相!」古瑤兒冷哼一聲,似乎對林浩的反應很是詫異,忍不住看了幾眼在沒有沒有和林浩爭吵,而是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天際。

「這下麻煩了,幸好有倆年時間。」林浩看了一眼下面目光火熱的眾人,反手將燙手的令牌收起來,轉身向地面落去,在天空中呆了如此長的時間,林浩體內的元力早已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啪」的一聲輕響,隨著林浩的落地,數十萬修士的目光投向過來,每一道目光都透著狂熱和貪婪,此刻彷彿看的不是林浩,而是在看堆成小山的千萬靈石,通天徹地的大神通,還有那走向世界巔峰的金光大道。

於此同時,小白這時也醒來,嗖的一聲竄入林浩的懷中。

「這……」林浩嘴角苦澀,在心裡把古瑤兒罵個半死後,硬著頭皮對著黒木城主拱手一拜說道,「黒木城主,不知這仙緣戰的結果如何?」

「啊?」黒木城主被林浩這麼一問才回過神來,環顧四周揚聲說道,「如今仙緣大戰雖然出了一點變故,但結果大家有目共睹。現在我宣布,仙緣大戰的冠軍乃是林浩小友,最後出來的八人,哦不,七人並列亞軍,其餘的眾多修士,按照從蜃境中出來的順序排列。」

黒木說到此處,微微一頓,看向身後的三宗五派的掌門,說道,「排名前八的天才少年可以可以任由選擇勢力仙門加入,而排名往後的修士,則由眾多掌門宗主自行選擇。」

「在這裡,我也厚顏為龍衛拉下人,我們龍衛的威名自然不消多說,乃是大秦帝國最強大的勢力,若是加入了龍衛,修鍊資源幾乎不缺,更是有了飛黃騰達的機會。武陽城的龍衛,歡迎你們的加入。」

「那麼現在,先由仙緣戰的冠軍林浩選擇,林浩小友,我代表武陽城的龍衛大隊歡迎你的加入。」黒木微笑看向林浩,只是目中卻是有一抹陰寒一閃而過。

「呵呵,黒木城主,選擇哪個勢力是林浩小友的權利,你可不能獨攬人才啊。」御劍宗的宗主微微一笑,「小友的劍法很是了得,來我御劍宗再好不過。」

「非也非也,林浩小友天生神力,來我猛虎宗才是最好。」猛虎宗的宗主也是上前一步,極為熱切的說道。

「哼,你們三宗雖然強大,但各自為營,我五嶽劍派同氣連枝,我代表五嶽劍派歡迎你的加入。」突然,華岳派的掌門也向前邁出一步,冷哼一聲說道。

……

望著所有想要招募自己的勢力,林浩卻沒有絲毫喜悅,因為古瑤兒的計謀,恐怕所有的勢力都想得到自己手中的令牌,如此……

林浩目中寒芒一閃而過,微笑的看向黒木城主,「黒木大人……」

黒木見林浩走過來,臉上頓時樂開了花,並且哈哈大笑起來,「林浩小友,這絕對是你最明智……」

「不,不,黒木城主你誤會了。」林浩微笑說道,「我要向你告罪,我想選五嶽派的華岳派。」

「什麼,小友千萬不要聽那華岳派的冷月老兒胡說,那五嶽派內部也是爭鬥不休的。」

「是啊,華岳派在白雲山脈連一流勢力也算不上,你去華岳派絕對會被埋沒的。」

……

各種質疑聲接連響起,在林浩耳邊縈繞,但林浩神色卻始終沒有變化,只是微笑的看向華岳派的掌門,冷月。

冷月在確認了林浩的選擇后,頓時大喜,連忙說道,「我代表華岳派歡迎林浩小友的加入。」

「晚輩林浩拜見掌門大人。」得到冷月的答覆,林浩拱手一拜。


「好好!起來,起來。」看到如此懂事的林浩,冷月連忙上前把林浩扶起來,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幾分。

只是在聽到這個選擇之後,林家眾人都是眉頭微皺,因為他們都知道,林傲山當年就是被華岳派選中,最後因為某些事故,被廢掉根基放回了林家。

對於林浩來說,對華岳派的感情絕對不算好的,那麼他到底想做什麼?

黒木城主幹咳幾聲,有些不悅道,「既然林浩小友已經做出選擇了,那接下來七位少年,你們各自選擇自己喜歡的勢力吧。」

黒木城主的話音落下,其餘七人都向前一步,頓時躊躇起來,林青陽赫然在列。

然而沒等其他人做出選擇,林青陽卻帶著笑容,徑直走向林浩。

隨著林青陽走動,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這林青陽的表現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實力很強,在所有參賽的修士中,絕對能夠排到前五之列。

「咦,他的方向……是,華岳派,又是華岳派!」

冷月看到林青陽向自己走來,他臉上頓時容光煥發,連忙上前走到林青陽的面前,激動道,「林青陽,你要選擇華岳派嗎?若是你選擇華岳派我親自引薦你到太上長老那裡,傳你神通秘法。」

林青陽微微一笑,張口欲答,可就在此瞬間,林浩突然越眾而出,來到林青陽面前傳音道,「青陽,你不必管我,我選擇華岳派自然有我的原因。如今雪瑤……我的未來沒有定數,若是有什麼意外,整個林家都靠你了,你不可莽撞。」

「臭小子,你選擇華岳派有你的理由,我選擇華岳派自然也有我的理由,莫要多管閑事哈。」林青陽哈哈一笑,對著冷月拱手一拜,「晚輩林青陽拜見掌門大人。」

「好好好!」冷月連說三個好字,連忙將林青陽扶起來,仰起頭環顧四周,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哼。」其餘三宗之人看到冷月的樣子,齊齊冷哼一聲,看向還未選擇的六人。

在林青陽選擇之後,六人不再猶豫,頓時走向自己心儀的門派。

片刻之後,六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其中龍衛收穫倆人,御劍宗收穫倆人,猛虎宗,白雲宗收穫一人,而五嶽派的其餘門派竟無一人選擇,可見五嶽派的勢力在白雲山脈,比起三宗一城還是有所不如的。

看到收到麾下的倆人,黒木的臉色好看不少,「那麼接下來其餘少年修士出列,由各大勢力勢力自行選擇。」

黒木話音剛落,沒等其餘人有何動作,他便越眾而出,走到一名黑衣少年面前攀談起來,眾人看到黒木的動作,也不遲疑,頓時衝出,為門派物色優秀的人才去了。

年輕一輩是一個門派存活的根源,誰也不會馬虎。

一時間,場面有些火爆起來,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掌門宗主出動,到最後,就連跟隨而來的長老,護法都一同走出,向著自己事先看好的少年走去。

望著如此火爆的畫面,林浩的心卻漸漸沉了下來。 半日過後,武陽仙緣戰幾經變故之後,終於結束了。

只是眾人的心,卻遠遠沒有因為仙緣戰的結束而平靜下來,反而變的越發火熱,無數關於仙緣戰的信息從武陽城中傳出,迅速向整個白雲山脈,乃至整個大秦帝國傳遞。

這一屆的仙緣戰因倆個人而變的極為特別,一個是來自大秦帝國,昊陽古家的大小姐古瑤兒,一個是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代表著一個天大造化的男人林浩。

仙緣戰結束后,貪婪驅使著所有的勢力都迅速有了反應,雖然林浩跟古瑤兒的話他們都聽在耳中但各大勢力依舊不放心,都派出眼線,將林浩的一舉一動監控起來。

此時在距離武陽城百裡外的山路上,一行人徐徐前行,從他們的服飾上可以看出,他們正是五嶽派的修士,林浩和林青陽赫然在列。

「師父,我們後面那些老鼠真討厭。」華岳派掌門冷月身旁的一名道童,盯著身後明目張胆的探子,不滿的嘀咕道。

「呵呵,這個為師早已想到了,讓他們跟著就是。」冷月隨意說著,只是眼睛隱晦的向林浩的方向看去,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當初答應這林浩進入華岳派,總想著那一場造化,但如今看來,這哪是一場造化,分明是燙手的山芋啊。

林浩注意到冷月的注視,卻臉色平靜的走著,肩膀上趴著一頭白色靈狐,正跟身旁的林青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那赤角龍獸林龍並沒有跟隨林浩他們前往華岳派,林浩在拜別長輩后,便讓林龍跟隨父親林傲山返回了林家,讓他保護父母的安全。

如今的秦之大界,暗流涌動,動蕩不堪,唯一讓林浩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家人,赤角龍獸林龍已經是先天巔峰,隨時可以突破元丹境,成為真正的元丹大妖,這對於林家可算是一件利器了。

「小子,你的小情人差點殺了我,這筆賬怎麼算?」趴在林浩肩膀的小白突然想到什麼,極為突兀的露出了鋒利的牙齒,狠狠咬在了林浩的肩膀上。

「哎吆,你屬小狗的嗎?」林浩驚叫一聲,狠狠瞪了一眼肩膀上的小白,「那是古瑤兒打的你,又不是我的好妹妹林雪瑤打的,關我什麼事。」

「哼,狡辯,那林雪瑤就是古瑤兒,古瑤兒就是林雪瑤,她們倆個是一個人。」小白不滿的說道。

「對了,小白我還沒謝謝你呢。」林浩眼珠子一轉,頓時岔開話題說道,「那孔雀明王印還真神奇,乃是了不得的觀想之法啊,你是怎麼搞到的。」

「哼,那還用說,那可是……」小白仰起頭自傲說著,話到一半卻是突然沉默起來。

「可是什麼?」

「不告訴你!」小白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的重新趴下,「你那小情人給你留下個天大的麻煩,你準備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走一步算一步唄。」林浩聳聳肩,「反正還有倆年時間,到時候打不過把令牌交給他們就是。」

「切,心口不一的傢伙。」小白翻個白眼,「你能交出來才怪。」

「呵呵……」被看穿心事,林浩撓了撓頭,頓時感覺好沒面子。

「耗子,你的狐狸不錯啊。」林青陽難得抬起頭,從手中的寶刀上移開目光,咧嘴一笑看向小白說道。

「小綿羊,那是當然,也不看看她是誰的那個……啥,呵呵」林浩毫不客氣的回敬道。

耗子和小綿羊是林浩跟林青陽給對方起的外號,對於林青陽拜入華岳派的事情,林浩一直心存疑惑,不由小心的傳音道,「小綿羊,你告訴老哥,你為什麼加入華岳派啊。」

「老哥你一臉啊,沒大沒小的傢伙。」林青陽瞪了一眼林浩,怒道,「准許你加入就不許我加入了?我林青陽到哪裡都會平步青雲的,區區華岳派不是我的終點!」

「哦?這麼牛,小綿羊很有信心嘍?」林浩神秘一笑,「要不打一架?」

聽到林浩的建議,林青陽雙目一亮,立刻來了興緻,「好,你去跟掌門說。」

林浩投給林青陽一個放心的眼神,來到冷月面前,微微拱手說道,「掌門大人,我們倆個有些內急,想要去一旁方便一下,您看……」

「內急?」冷月嘴角抽搐,踏入先天的修士早已能夠辟穀,哪還有內急一說,可冷月哪裡還不明白林浩的貓膩,猶豫片刻便皺眉說道,「快一點,莫要耽擱了時辰。」

「多謝掌門了。」林浩一拜,對著林青陽擠擠眼睛,倆人一躍頓時消失在幽林之中。

「冷月你怎麼讓那倆個小子走了,如果跑了你能擔當的起嗎?」嵩岳派的掌門左莫看到林浩二人遁入密林,一個閃身連忙來到冷月面前焦急喝道。

隨著左莫的發問,五嶽派眾人立刻將目光投了過來,都是等待著冷月的回答,臉上露出極為關心的神色,因為林浩的身份太過敏感了。

感受到周圍的注視,冷月神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喝道,「左莫你管得太多了,莫說如今林浩是我華岳派的弟子,就算不是,也輪不到你左莫來管。」

「冷月老匹夫,你……你……」左莫頓時暴怒,想要怒斥左月,卻發現無言駁斥,身上氣勢猛地爆發開來,恐怖的威勢瞬間瀰漫全場。


「怎麼,想打架?我奉陪!」冷月冷哼一聲,「不過那林浩,倆年之內沒有人敢動他,若是惹惱了他,人跑了你能負責?還有那林青陽天資卓絕,我華岳派是要定了,若是他因此事離開了華岳派,我冷月發誓,定將你嵩山削地三尺!哼……」

聽到冷月的話,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對啊,如今林浩二人並不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他們宰割的囚徒,他們有自己的自由。眾人若有所思,沉默中開始重新考慮如何對待林浩二人了。

隨著眾人陷入沉默,不遠處卻是傳出了轟隆之聲,眾人一驚,隔得老遠就能夠看到一把巨大的光劍和赤色大刀轟然相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