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等的就是這句話,國王想讓三號和六號當眾舌吻!」

在場的男男女女聽到這個要求都有些激動,很快一號,四號,五號這些不相關的人紛紛亮出底牌。

賈樂害羞的紅著臉將三號卡片拿出來。

「哇,三號已經出現咯,是我們的大美女,也不知道誰的桃花運這麼好!」

陸司寒緩緩的亮出底牌,眾人還沒有開清,李媛媛就開始咋咋呼呼起來。

「陸先生你是六號,趕快接受國王甜蜜的懲罰吧。」

「不可以!」

姜南初咬著下嘴唇,就好像是雞媽媽保護小雞一樣擋在陸司寒的面前。

「姜南初,你這是在做什麼,想耍賴嗎?」

「總之這場遊戲不算數!」

「六號是陸先生,三號是賈樂,當事人都沒有說什麼,你有什麼資格站出來,你很多管閑事。」

李媛媛冷哼了一聲說。

「就憑我是他的未婚妻,我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和別的女人舌吻,這個理由夠了嗎?」

「呵,你不過就是他的……」

「等等,你說你是陸先生的未婚妻!」

李媛媛不敢置信的問。

「寶貝,你終於公開我的名分了。」

陸司寒從背後擁住她,下巴抵在姜南初的頭頂,寵溺的說。

不只是李媛媛,在場所有人都驚訝,大家都知道D.E集團的總裁陸司寒有一位十分寵愛的女朋友,可他們從來沒有聯想到姜南初的身上去。

「但是寶貝,玩遊戲必須要輸得起,不能耍賴」

陸司寒修長的手指夾著卡片給所有玩家看。

「我不知道是什麼造成你們的誤解,我並不是六,是九。」

「這怎麼可能!」

賈樂一把奪過陸司寒手中的卡片看起來,原來他一開始是倒著看的,所以才讓自己誤認為是六!

「樂樂,我是六。」

人群中傳到一道略微有些猥瑣的聲音。

賈樂光是聽到都想要吐,錢倪康從高中追著她到大學,她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的男人,今天居然要和他當著這麼多人面舌吻?

賈樂瘋狂的搖著頭,但是陸司寒冷冷一個眼神掃過來,讓人不敢輕舉妄動。

「沒有人敢在我入局的遊戲中出爾反爾。」

賈樂強忍著嘔吐的慾望在眾人的起鬨聲中被錢倪康吻住。

姜南初帶著看好戲的成分,結果被陸司寒用手捂住了雙眼,這一幕太沒有美感,簡直污眼睛。

一行人在別墅玩到下午四點才陸陸續續離開。

徐管家與張大廚開始打掃衛生,姜南初跟在他們身後幫忙。

等用過晚餐,陸司寒坐在沙發上看著新聞,姜南初小跑過來坐進他的懷裡。

「以後我們不搞這種派對了好不好?」

「我討厭那些人想要接近你的眼神。」

姜南初開始變得有些患得患失起來,她體會到了那天陸司寒的心情。

「好,本來我也不愛熱鬧。」

陸司寒直接應下,他要的是她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而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

一個小小的派對下來,姜南初感覺有些困,陸司寒正要抱她上樓,徐管家拿著禮盒進來。

「小姐,這是傅先生送過來的禮物,慶祝您這學期成績。」

姜南初原本沒有把傅自橫掛在心上,想到那天監獄姜桐兒說的話,最後還是接過徐叔手中的禮盒拆了開來。

禮盒內部擺放著一套精緻的筆墨紙硯,露出濃濃的古風氣息。

「人文縐縐的,想不到送的東西也是這樣不討女孩子喜歡,怪不得一大把年紀了,還沒有交過女朋友。」

姜南初小聲的嘟囔著。陸司寒忍不住輕笑。

「他倒是有心了,你這個不識貨的,這套筆墨紙硯粗略一看就知道是有些年頭的,說不定是某位國學大師遺留下來的,價值千萬。」

「這麼值錢?」

「那我一定要保管起來!」

姜南初立刻捧著大禮盒朝二樓走去,這別墅房間多,她特地選了一間專門放些稀奇古怪的珍寶。

翌日,姜南初結束考試徹底放鬆下來,去了公寓找謝半雨。

謝半雨的肚子已經開始微凸出來,姜南初的手此刻正小心的摸著呢。

「生命真是太神奇了,也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寶寶,你能夠聽到乾媽說話嗎?」 “對!是一個女的!披頭散髮,穿了一身白色大褂!”何偉誠惶誠恐的說道。

“還有!”蘇元慶接着說道:“還有,她的胳膊是綠色的!就和蟾蜍的皮一樣,皺皺巴巴!像是被水泡過似得!”,蘇元慶也是有些心慌的說道。

安然聽後,也是陷入了沉思…

“好了,都誰吧。”就在安然沉思之際,蹲在地上的田青站了起來,淡呼一聲,就頭也不回的回屋子了。

何偉、蘇元慶二人看着他的背影,對視了一眼,很是疑惑,並沒有多想。

而,安然則不然。他的第六感告訴她,田青心裏有事兒!至於是關於什麼的事兒,她就不清楚了。或許,是因爲宋老漢的死和小虎的遭難,也說不定。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想着,安然收了收心,看向了正滿臉疑惑的二人,“好了,不要多想了!看來,那個女鬼只能對一個人出手!只要三們三個待在一起,就不會有問題了!畢竟,這纔是你們的第一次任務。”,安然說完就走近帳篷裏去了。

二人聽後,仍舊是有些不解,但看安然進帳了,又擔心的快步的跟了上去。

帳篷內。

“唉?然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啊?你怎麼那麼確定,只要咱們三個人待在一起就沒事了呢?”,何偉躺在鋪上,翻身看向安然,臉色帶有期待的問。

“恩?”安然有些睡意朦朧的聞聲醒了過來,這幾天的事情,加上今晚的遭遇,安然實在是太累了,躺下沒多久就要睡着了。

“我是說,你怎麼確定,那女鬼只會對一個人下手,而不會對一羣人下手呢?”,何偉又問,蘇元慶聞聲也是來了興趣,“騰”的一聲坐了起來,看向了安然。

這次,安然則是聽清了,經他這一問,她也是想了起來,這一點她從不曾和他們提起過,她坐了起來,看了一眼他們二人,組織了一下語言,說了起來:“這一點,我並不是很確定!因爲,這是冷宇的猜測!據他觀察說,可能不光咱們有規則。那些任務中的鬼,好像也有規則!”

“你是說,這次鬼的規則就是隻可以對落單的人下手?”何偉忽然想到,回問。

安然聽後,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或許,並沒有這樣的規則。或許規則是別樣的!但從,蓮清爹和我身上看,好似是這樣的!”。

“那是不是說,只要我們三個人待在一起,接下來就沒有危險了是吧?”蘇元慶聽完,憨憨的插話道。

“啪!”何偉聽後,上去就是拍了蘇元慶的腦袋一巴掌。

“唉,你打我幹什麼呀?”蘇元慶有些委屈的說道。

何偉聽後,呲牙弄眉,“呲,你這不是廢話嘛?!然姐說了,那只是猜測!猜測懂不懂?!”,何偉故作兇樣的說道。

“哦…嘿嘿嘿…”蘇元慶撓了撓頭,一臉不好意思的笑了…

安然見狀,也是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苦苦的笑了笑,轉身睡了。

安然雖是不確定自己的想法,但是她肯定的是,他們三人在一起的時候,是沒有出過事的!而就在自己擅自出帳篷的時候,鬼來了。

這一點,不由得她不去懷疑。

一頭倦意襲來,安然眼睛一迷,就昏睡了過去…

這一夢,睡得很沉。不知爲何,她居然夢起了葉華!夢到了,葉華慘死在自己面前的樣子!血腥,痛苦,血液自他的肩膀處噴出,噴到了自己的臉上…

“呼啊~!”,安然猛地從夢中醒來,渾身滿是大汗,心砰砰直跳,還在爲先前夢到的東西而感到膽戰心驚。

暮然,此時他發現帳篷中只有她一人了。何偉和蘇元慶不見了!

安然心中一驚,心裏已經打起了最壞的打算。暮然,就在安然失神的時候,帳篷外隱隱約約傳來了一聲延綿不斷的哭聲!

“嗚嗚嗚~嗚嗚嗚~介可怎麼活呀~!嗚嗚嗚….”

安然聽後心裏大驚,這哭聲她太熟悉了,這幾天她已經聽到無數次了。是蓮清!是蓮清在哭!安然想着,猛地爬了起來,鞋子都沒穿就跑了出去。

房門大開着,聲音就是從那正屋裏面傳出來的!定睛遠遠看去,見何偉和蘇元慶二人正呆然的看着眼前的事物。好似在看着痛哭的蓮清!

安然不解,宋老漢已然歸西,蓮清早已止住了眼淚。難不成,是小虎又被那東西給纏上了?

安然向着,走了進去。

就在安然踏進房門的那一步,她就被眼前看到的這一幕給驚住了!何偉和蘇元慶亦是如此!全都瞪大着眼睛,驚恐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

那屋內深處,田青淡然的看着炕上的一切。見在那炕頭上,蓮清癱趴在那兒痛哭,在她身子底下的是那已然沒有了生機的“小虎”!

“嗚啊啊啊….”蓮清痛哭失魂,已經是顫音了…

見那小虎,渾身居然是一片青紫色!就和先前蓮清胳膊的顏色是一模一樣!而此時,小虎居然全身都是那顏色!

臉色煞白,緊閉着眼,皮膚顯粉白之色。見那波瀾不動的胸膛,已經是沒有了呼吸。

安然驚住了….

小虎死了!而且死法離奇!

蓮清痛哭,而田青則是面無表情,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或許是在暗暗發笑,或許是在心疼蓮清,但見此時的他是臉色鐵青,面色凝蹙恐怖,心頭像是窩了一團火,隨時會爆發出來一般!

安然見狀,有些擔心。邁動那雙晶嫩細足,走了過去。

“咚咚咚!開門仂!”

安然剛要說話,只聽見背後那院門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安然忽感不對,這急促的敲門聲還有那叫門的語氣,都無不在告訴着她,出事兒了…

田青見有人敲門,繞過了安然,走到了院門口,“吱~”的一聲,拉開了門。

安然並未阻止,在她印象中事到如今,那些個村民應該不會再來找他們麻煩了纔對。然而,這次她猜錯了…

只見門外,自田青拉開門的那一刻,門外的一羣人就蜂擁而至。烏央烏央,一大羣人,沒過多久,院內已然是無處下腳了。看樣子,好似全村的人都來了!全都怒目瞪着屋內的安然一行人。

安然心驚,這陣勢,是衝他們來的!

何偉、蘇元慶二人見勢不好,率先一步,走出屋門,有意無意的一齊擋在了安然身前。安然也是察覺到了二人的心意,心覺有事兒,便擡腳走了出去。

氣定神閒,端莊典雅,輕輕邁動,那雙細嫩的小腳吸引了不少院裏村民的目光。然而,大多數人盯着的依舊是他們的臉。

“恁們,償命仂!”

安然一行人還未說話,只見那院中一個人已經站了出來,指着他們的鼻子,破口大罵。

田青走在底下院中,左擁右擠,走了上去,同安然三人站在了一起。

“是仂!是仂!恁們三個,償命仂!”其中又有一個女人站了出來,指着他們三人,揚聲附和。

“償命仂!”

“殺人就得償命仂!”

….

經這兩人的引導,底下已然是一片燥雜,全都在指着安然三人,不停的謾罵。

“你們說什麼呢?!”田青聽到那人的話,瞬間急了,大吼一聲,朝着他們怒目而視。

見這時,最先前站出來的那個男人,又進一步走了出來,已然站到了田青的眼皮底下,擡着眼皮,滿是兇狠的瞪着田青,“田青,這事兒跟你無關!滾!”,那人大吼一聲,就要推搡田青。

田青見勢,不但沒有躲閃,反而搶先一步伸出手來,一把揪住了來人的衣領,面色猙獰的看着眼前這個人,“田小壯!我要是不滾呢?!”,田青惡狠狠地迴應,臉上一聲一片滾熱通紅,顆顆汗珠往下流淌,拳頭已然是攥的鐵青無色。

安然聞聲心驚,田小壯?小虎的生父叫田大壯,見那來人年齡和田青相當,難不成這田小壯是大壯的弟弟不成?想着,眼神飄向了身後。心想,難不成這是因小虎來的?

見這時,那領頭的人見到田青這副樣子,已是愕然。隨即哽咽了一聲,又故作有底氣的說道:“你,你想幹什麼?!你想給他們出頭是不是?!”田小壯,顫音說着,說到最後聲音幾乎是用喊的了。

優等丈夫 安然一行人都看得出,田小壯已然被田青這反常的樣子嚇到了,之所以那麼說,這是在招應臺下衆人。欲要尋求幫助。

民風淳樸,經田小壯這麼一喊,果然有用。那些憨實的村民,見田小壯被外鄉人欺負了,連忙擁簇了上來。

何偉見狀不好,連忙抵到了前方,攔下了衆人,“哎哎哎!你們幹什麼?!”,何偉擡手呼道,衆人也是止住了腳步。

安然見狀,已然明瞭。村民的動作已然告訴了她一切!肯定是出事兒了,但是好像並非是什麼大事!亦或者,村民也是不確定那事兒的真實性!否則,何偉這愣頭愣腦的阻擋,肯定不會管用!

屆時,安然走上了前,眼神掃視了那羣村民一眼,揚聲高喊,“誰能告訴我們一聲,到底出什麼事了?!”

… 第336章段景霽,她男人

謝半雨戳了戳姜南初的頭示意她起身。

「現在估計才剛剛成型,耳朵還沒有發育呢。」

「南初,既然你這麼喜歡孩子,怎麼不早點和陸先生要一個呢?」

「我想依照你們兩個人的顏值結合在一起,孩子一定特別好看。」

提到這件事情,姜南初搖了搖頭。

「什麼都沒有做,哪來的寶寶。」

「怎麼會,你們兩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而且感情又這麼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