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少奶奶可不是以前孤苦無依的人,她掌握了慕家絕大部分財產,又有選拔下一任繼承人的權利,只要她想,她隨時可以顛覆整個慕家。」

「還有上次少爺遇難,誰不知道那件事是因為少奶奶而起的?說不定,有些人就是故意謀害少爺呢,打從這位少奶奶嫁進慕家,有多少事是跟她有關係的?這次少爺回來,跟你一點都不親近了,甚至一開口,就說出把全部財產和調訓繼承人的權利交給少奶奶,太太,我能強迫少奶奶,跟這些事情扯上關係嗎?」

「別說了,別說了……我現在只想讓洛琛好起來,其他的我什麼都管不著。」

章子芩雙手捧住腦袋,心慌意亂。

劉嫂按住她的肩膀說,「太太,現在少爺八成是不行了,可你還有婉如小姐啊,婉如小姐她也是你的孩子,一心向著你,你總要為她多考慮些。真的等到少爺走了,少爺的資產,只能落到少奶奶手上了。以少奶奶跟婉如小姐的糾葛,她肯定不會再照顧小姐,到時候,小姐怎麼辦?」

章子芩的心瞬間提起來。

是啊……

現在她已經一無所有,婉如又被慣壞了,一向喜歡大手大腳。

若是洛琛不在了,慕家的財政大權就全部掌握在了葉簡汐手裡,葉簡汐那麼恨婉如,又怎麼會照顧婉如,只怕婉如最後落個自生自滅都是好的。

最壞的是,葉簡汐有可能針對婉如。

章子芩有些動搖了。

「太太,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你要振作起來,為這個家作打算。」

「劉嫂,你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嗯,太太你好好想想,我去給你打盆水,洗洗臉。」

章子芩神色恍惚的上了床躺著。

劉嫂走出房間,卻沒有去打水,而是拐到一處僻靜的地方,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壓低了聲音對那邊說:「安小姐,事情已經辦妥了,這幾天太太估計會有動靜。」

「嗯,好,等下我就把錢打到你的賬戶上,餘下的五百萬,會在事成之後,再給你。」

「謝謝安小姐。」

劉嫂感激的對電話那邊說。

另一邊。

葉簡汐像遊魂一樣,推開病房的門。

病房裡,慕洛琛眼睛緊緊地閉著,臉色帶著蒼白,那麼安靜……

安靜的讓她有種生死離別的錯覺。

葉簡汐一步步的走上前,握住慕洛琛的手,一點點的攥緊。

視線茫然的落在空氣里,心裡亂成了一團麻。

——心臟。

阿琛需要一顆心臟,而凌南晟有。

她不想跟凌南晟在一起。

可……

只要答應跟他在一起三個月,阿琛餘生就能好好的了。

這個提議,對她的吸引力太大了。

她沒辦法拒絕。

明明看到了希望,可她此刻渾身像是浸在了冰水裡,徹骨的冷不停地滲透入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葉簡汐冷的牙齒咯咯的打顫。

阿琛,阿琛……

心底每默念他的名字一遍,就像是有刀子在上面割著一樣。

「咚咚。」

敲門聲響起,葉簡汐沒有任何反應。

過了幾秒,門從外面打開,查理的身影隨著門的打開而緩緩地露了出來。

他走到離她兩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簡汐……我聽說慕洛琛病了,所以過來看看。」

葉簡汐滿臉疲憊的抬眸看著查理說,「謝謝你的好意,查理,你上次不是跟我說,要介紹幾個專家嗎?現在可以請他們過來看看嗎?」

「他們已經在醫院裡了,隨時可以過來看。」

「嗯,那就現在吧。」

葉簡汐回答。

查理靜默的看著她一會兒,轉身出了病房,沒多會兒,他又帶著幾個醫生進來,一同來的還有梁醫生。

專家認真的給慕洛琛做檢查,不時的跟梁醫生交換意見。

葉簡汐在一旁耐心的等著。

等了很久……

檢查終於結束,葉簡汐小心翼翼的問梁醫生,「怎麼樣?梁醫生,他們怎麼說?」

梁醫生看著葉簡汐,於心不忍的搖了搖頭。

這個動作,誰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慕太太,對不起,慕先生的病,除非換心臟,否則沒辦法的……」

葉簡汐身體站的筆直,眼睛瞪到了極限。

「嗯,我知道了。」

梁醫生帶著那些專家和護士,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病房。

葉簡汐走到病床前,身體一歪,無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她看著那些人離開,心底只剩下無限的悲涼,說到底還是不行,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

「簡汐,我會聯絡瑞典的醫院,尋找合適的心臟。」

查理走到她跟前說。

葉簡汐雙目空洞的抬著眸子看著他說,「嗯,好。」

其實他們都知道……

再去尋找已經來不及了……

查理看著這樣的她,心裡越發的難受。

兩人在房間里靜默無言,郭嫂走進來對葉簡汐說:「少奶奶,剛才妞妞摔倒了,現在在找你。」

「嗯,我去看看。」

葉簡汐緩慢的起身往外走。

在她離開之後,查理也沒停留多久,就準備離開。

可他剛轉身,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道嘶啞疲憊的聲音。

國民老公寵寵欲睡 「查理先生,稍等一下。」

查理回過頭,看向身後,不期然對上慕洛琛那雙幽深的眸子,頓止釘住了腳步,「你醒了?」

「嗯。」慕洛琛淡淡地應聲,「可以過來一些嗎?我有些事情,想拜託你。」

查理踱步到床前,望著慕洛琛趨近蒼白的臉色,腦海里不由得想起以前見到他時的場景,那時的慕洛琛自信強大,哪怕作為情敵,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有讓人臣服的魅力。

他想過跟他一較高下,爭取簡汐。

但從沒想過,讓慕洛琛出事。

「慕洛琛,你有事情就說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會竭盡全力,幫你實現。」

慕洛琛定定的看著他,沒有立刻開口。

查理也沒有催促他,只是耐心的等著。

過了很久……

慕洛琛沙啞著聲音說,「Mr.Charley,你喜歡簡汐對不對?」

查理聞言愣住,過了幾秒,才回過神來。

他扯了扯唇角,「為什麼會這麼問?」

「你不否認,那就是承認了吧,查理先生,既然你還喜歡著簡汐,那麼……等我走之後,餘生能不能幫我照顧她?」

慕洛琛鄭重的把話說出來,面色緊繃到極點。

查理安靜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你……想把簡汐託付給我?」

「是。」

慕洛琛沒有任何遲疑的承認。

查理抓了抓頭髮,「慕洛琛,你是不是瘋了?簡汐她不會答應的。」

「我沒有瘋,我時間不多了,我陪不了她多久時間……簡汐這個人最重感情,一旦我走了,又沒人陪在她身邊,她會崩潰的。所以,我想找個人,陪在她身邊,想了想,只有你會對簡汐好。查理先生,她或許開始不會接受,但時間會磨平一切傷痛,最終她都會遺忘我。」

「至於簡汐答不答應的問題,我會解決,查理先生只要考慮,答應或者不答應。」

慕洛琛聲音又遲又緩,像是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在他腹中千迴百轉,最後鄭重的說出來。

查理看著他,莫名的覺得悲涼。 第701章我向菩薩祈求,願傾盡所有,換你餘生無憂

葉簡汐哄完妞妞回到病房,查理已經不在了。

慕洛琛瞌著眼睛,面色平靜而安詳,夕陽的餘暉灑在他的臉上,暈染了些許的淡金色。

葉簡汐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他忽然輕咳嗽了下,幽幽的睜開了眼睛。

「阿琛,你醒了,有沒有感覺到哪裡不舒服?」

葉簡汐走上前,微微的抬起他的頭,讓他側躺著,方便咳嗽。

慕洛琛搖了搖頭,「沒有。」

他的聲音有些嘶啞,葉簡汐目光落在他乾裂的唇瓣上,轉身倒了些水在杯子里,然後用勺子舀了一些,湊到他的唇邊,替他浸潤唇瓣。

慕洛琛深深的望著她的面容,一點點的喝下水。

水喝完了,葉簡汐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慕洛琛躺在床上,視線一動也不動。

葉簡汐摸了摸他的臉說,「今天我去了爸爸那裡,路過香山寺的時候,我看到山上的櫻花開了,很是漂亮。阿琛,等哪天你病好了,我們一起去看看吧,你還沒陪著我去看過櫻花呢。」

慕洛琛的心臟不可避免的疼痛了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沒怎麼好好的陪著她。

如今他想陪著她,也沒有時間了。

慕洛琛黑眸半斂,眼眸的深處隱藏著比絕望還要深刻的無力感。

慕洛琛許久沒有回答,葉簡汐的眼睛漸漸的變得模糊,他不能再牽著她的手走下去,更別說去香山寺看櫻花了。

她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現實殘忍的撕碎了所有自欺欺人的謊言,把真相赤裸裸的擺在面前。

眼淚快要湧出來的時候,葉簡汐別過了臉,抬手偷偷地抹去眼角的淚水。

慕洛琛抬眸恰好看到她眼角的淚光,他的手一點點的攥緊,直至關節泛白,發出咯咯的響聲。

他狠狠地閉上眼睛。

不再看她。

葉簡汐擦乾了眼淚,再回過頭來的時候,眼裡已經沒了淚水。

「阿琛,你不想去的話,那我下次去的時候,給你折幾支櫻花回來吧。」

葉簡汐笑了笑說。

「好。」

慕洛琛這次沒再拒絕。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一些。

翌日。

葉簡汐五點多便起來,一個人去香山寺。

香山寺在A市的郊區,有兩樣東西最有名,一是漫山遍野的櫻花樹,每到春天,櫻花樹盛開,整座山遠遠的看去像是被紅雲繚繞了一般;二是香山寺的觀音像,據說有人看到香山寺的觀音像在夜裡發出金光,後來很多香客前去求香拜佛,不少人說得償所願,於是香山寺名氣越來越大。

葉簡汐起得來早,但到了山下,已經有不少的遊客和香客來了。

一個人往山上走,葉簡汐折了幾支櫻花,小心的抱在懷裡。

「聽說香山寺昨晚菩薩顯靈啦,今天不少人都去拜了。」

「是啊,我們家鄰居那個老婆婆,查出癌症了,醫院都說救不好了,可她從山腳一步三叩的拜到山頂,病就好啦。」

「我也聽說了,這香山寺的菩薩真靈……」

兩個香客路過的時候,說話的聲音湧入耳中。

葉簡汐抬眸望向半山腰處裊裊的香火,又頓住了腳步。

菩薩真的有那麼靈驗嗎?

如果她三叩九拜,菩薩是不是也能把洛琛救了呢?

葉簡汐把花束放在地上,雙手合十後下跪,腦袋虔誠的碰在石階。

每向前一步,便三叩九拜。

……

膝蓋跪在細小、粗厲的石子上,額頭碰觸到磚面,越往後身體越發的疼痛,可她一點也不在乎,只是專註的向前。

從早上,一直到中午。

等她終於到了香山寺的大殿時,額頭上已經滲出了血,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被打濕了。

葉簡汐抬眸看著大點中央,碩大的佛像,面目慈祥,眉眼半斂,彷彿在憐憫著眾生。

葉簡汐恭敬地跪下,向菩薩拜了三拜,張開乾涸的唇瓣,低聲許願。

「菩薩,我求求你,我願意用我的所有,來換取阿琛的健康,無論壽命,還是我的幸福……只要我有的,你都可以拿去,我只要他餘生健健康康,哪怕我們後半生再不相見,我亦甘之如飴……」

葉簡汐說完,再次重重的俯身叩拜。

淚水順著眼角落下,濺落在地板上,葉簡汐身體顫抖不止。

她要阿琛安然無恙。

哪怕……

傾盡所有,亦在所不惜。

從香山寺下來,香客越發的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