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知道前方將士保家衛國,於是奉家父之命,前來送補給。」坐在馬車裡的蘇慕蓮,不慌不忙的回到道。

官兵一聽,兩眼發光,強忍住笑容:「小姐您也知道戰事吃緊,咱們安昌鎮處於邊界,日子也不好過,想要進去,就必須……」

蘇慕蓮自然懂得他的話中之意,並未生氣,而是輕聲一笑,說道:「林軒,將後面的一箱金銀珠寶給他。」

林軒不懂,但還是照辦,官兵得到珠寶后,自然笑著合不攏嘴,將他們放進了城。

馬車行駛在車上,蘇慕蓮掀起帘子,看著街上,街上的人雖然少,可也有擺攤逛街的,與城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公主,我們已經進城了,接下來該怎麼辦?」林軒在窗外低聲詢問。

蘇慕蓮只想快點兒見到重傷的程傲然,這兒的知縣可以回頭再來收拾,榆樹說著:「直接去往軍營。」

可是沒走一會兒,蘇慕蓮的馬車便被官兵重重圍住。

蘇慕蓮走出車廂,望著眼前氣高智昂的官兵,看著他的樣子,應該是帶頭人,榆樹笑問道:「不知這位大人怎麼了?」

「聽說你們要去邊界?」那人不屑的笑問道。

蘇慕蓮點點頭,柔聲回答:「正是!」

「去邊界做什麼?」那人厲聲怒問道。

蘇慕蓮淡淡一笑:「在進城們的時候,便將緣由告訴了值守的大人,並且給了一箱珠寶,還望大人放行才是!」

那人聽了,緊皺起眉頭,冷笑一聲:「你們要去邊界也行,給我也留一箱!」

「……」蘇慕蓮聽后,臉上的笑容立馬淡去,自然心中生氣,沒想到這個地方這麼黑,收了一箱,竟然還來一箱。

「喂!你們莫要過分了!」以冬看不下去,低聲怒斥道。

這句話倒是讓那人笑得更加猖狂:「那打仗的人,自然有朝廷的軍餉,而我們安昌鎮卻不一樣了,若想過去,就必須留下東西!」

「若是不留呢?」蘇慕蓮冷聲說道。

此時此刻,周圍已經圍了不少百姓。

「這位姑娘,您還是給了吧,免得引火上身。」一位中年婦女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看得出來她的無奈。

一旁的老人也附和道:「姑娘,你雖穿的普通,可我看得出來,你是大戶人家,這安昌與旁的地不同,留下銀子,也好保命。」

蘇慕蓮看著這些百姓,非常心寒,這些貪官就是被這些人給慣出來的。

帶頭的人見百姓這麼說,更是目中無人,得意的仰著頭,笑著說道:「這位小姐,你聽到了吧?還不快留下東西,我立馬放了你們,若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威脅的蘇慕蓮,若是再沉得住氣,她都要鄙視自己了,之前家裡窮,遇到這些權貴,自然沒有辦法,可如今也是有身份之人。

蘇慕蓮虛眯著眼睛,無所畏懼的看著他,厲聲說道。

「本想著去了邊界再來找趙鵬飛,眼下看來,便是不必了……」 蘇慕蓮一行人被帶進衙門大堂,等了兩刻鐘,才看見身材略胖,身穿官府的趙鵬飛,邊伸著懶腰打哈著哈欠坐在大堂上,一副倦容,虛眯著眼睛看著堂下的人。

「堂下何人啊!」斜坐在椅子上的趙鵬飛,不耐煩的微蹙眉頭,問道。

蘇慕蓮還未說話,便瞧著抓他們而來的帶頭人,連忙稟告著:「回大人,這群人在群裡面囂張得緊,奴才招呼不聽,便抓來了。」

趙鵬飛上下打量了一番蘇慕蓮,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淡笑,輕聲問道:「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他們說是給軍營送東西的普通人家。」那人又趕緊說道,絲毫不給蘇慕蓮說話的機會。

趙鵬飛臉上微揚,露出一抹邪笑,慢悠悠的說道:「前方正在打仗,你一個姑娘家去多危險啊,不如就留在此處,伺候本官吧?」

「大人,你這是要私吞我的東西嗎?」蘇慕蓮並未生氣,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意味深長的說道。

趙鵬飛並不傻,故作為難的蹙起眉頭,說道:「姑娘,你也知道本官身處邊界,城外那麼多百姓沒有飯吃,本官這麼做,只是想讓災民們過得好一些。」

蘇慕蓮眾人聽到他冠冕堂皇的話,有人生氣,有人嘲笑,他的話中之意,便是吃定了這些東西,這讓蘇慕蓮想到了一句古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姑娘,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你那些東西就當是孝敬我們家大人的。」隨從苦口婆心的解釋道。

趙鵬飛得意的看著她,好像要讓她知道,權貴是什麼!

可是蘇慕蓮素來恨權貴,而且像趙鵬飛這模樣的貪官,若是不懲治一番,還真當人人都可以欺負她?

「如果,我偏不呢?」蘇慕蓮語氣堅定,嘴角微微上揚,微揚起下巴,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微眯著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

趙鵬飛見她的反應,顯然動怒,想必沒有人對他這般無禮過,拿起驚堂木在桌上敲了敲,露出他的狐假虎威,怒說道:「把她們給本官抓起來!」

林軒眾人連忙拔刀而出。

「大膽,竟在公堂上攜帶兇器!你們這是要謀害本官不成!」趙鵬飛看了這架勢,忍不住身子直發抖,聲音有些顫巍,怒吼道,「把她們抓起來,沒收財產,除了女人,全部處死!」

「誰敢!」蘇慕蓮環視一圈,圓目怒瞪,看了一圈周遭,低吼道。

面對蘇慕蓮突然的氣勢,這讓趙鵬飛更加一哆嗦,顯然是欺軟怕硬之人,可他又是知縣,又會吃虧多少呢?

趙鵬飛連忙端坐在椅子上,理了理衣裳,強做鎮定的呵斥道:「大膽刁民,衙門鬧事,不把本官放在眼中,不把朝廷放在眼中,本官就算殺了你們,也不為過!」

蘇慕蓮並未說話,而是嘲諷的笑了笑,這個時候,以冬拿出梁廣出宮時給的御牌,舉了起來。

趙鵬飛一看,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往椅子裡面移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望著蘇慕蓮。

「此乃昭華公主,你有幾條狗命,可以對之無禮?」 重生妃狂,御寵成凰 ,厲聲喝道。

趙鵬飛面容慘白,旁邊的隨從依然如此,連忙低頭提醒道:「大人,她不會是冒充的吧?」

此話剛落,藏於蘇慕蓮袖中的長鞭立馬揮了過去,打在那人的手上,讓沒有防備的他,連忙後腿兩步,上手也留下了一道紅印。

「放肆!竟敢懷疑本公主的身份!」蘇慕蓮上前怒吼道,眼神轉移到趙鵬飛的身上。

此時此刻的趙鵬飛,因為蘇慕蓮方才的那一鞭,被嚇得身子直哆嗦,兇狠的雙眼也充滿害怕,小心翼翼的咽了咽口水。

收好御牌的以冬,低聲怒斥:「還不敢拜見公主!」

得到提醒的趙鵬飛,在下人的攙扶下,連忙走到蘇慕蓮面前,堂上的所有人都撲通跪在地上。

「下官參見昭華公主。」趙鵬飛聲音直哆嗦的行禮請安,頭埋得非常低,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蘇慕蓮輕聲冷笑,打趣道:「趙知縣可真回欺軟怕硬啊。」

「下官不敢!」趙鵬飛連忙回答道。

「本公主瞧你敢!」蘇慕蓮帶著幾分笑說道,然後轉過身看向林軒,吩咐道,「立馬派兩個人把東西送到軍營。」隨後又轉過身望向趙鵬飛,「趙大人,還需要向你上供嗎?」

趙鵬飛知道蘇慕蓮這是秋後算賬,整個人都趴在地上,低聲說道:「昭華公主,您這是哪兒的話,下官方才是在跟您開玩笑,公主可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

蘇慕蓮並未回答她,而是走到他的位置上坐下,不屑的看著他,臉上已經沒了笑容,厲聲說道:「可是本公主已然當真了。」

趙鵬飛瞧著模樣,便知道蘇慕蓮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主。

「下官沒把下人管教好,得罪了公主,還望公主大人有大量,下官日後定當好生管教。」趙鵬飛低聲下氣的說著。

蘇慕蓮冷冷的望著堂下的人,心中並未半分的憐憫,說道:「本公主不過是一個女子,胸懷本就不大,恐怕要讓趙大人失望了。」

站在一旁的林軒,看著蘇慕蓮教訓起人的樣子,有模有樣,還真有嫡公主的風範。

趙鵬飛聽后,意料之中的大驚,面色比方才更加蒼白,他心中暗嘆,今日是不好過了。

「若奴婢記得沒錯,趙大人是想讓昭華公主伺候你吧?」這一路來的所聞所見,也讓以冬成長了不少,有時候能幫得上蘇慕蓮的忙,見此人囂張跋扈,她心中也氣憤。

「下官不敢!」趙鵬飛面容難看,甚至想哭,似乎體會到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整個身子都伏在地上,大聲求饒,「一定是公主聽錯了,是下官伺候公主!」

蘇慕蓮看著畏強欺弱的趙鵬飛,就氣憤不已,心中想到,一定要好好地懲治這個貪官,免得害苦百姓。

「本公主東西丟了……」 蘇慕蓮進城的時候,可給了一箱東西給值守之人,想到此處,便心中不悅,懶洋洋的看著趙鵬飛。



「大人,公主進城的時候,郭凱復收了一箱東西!」有人低聲說道。

趙鵬飛聽后,五官已經皺得不行,連忙跺腳怒聲吩咐道:「還不趕快把他帶回來!」隨後又笑臉相迎蘇慕蓮,「公主,下官這就給你泡茶。」

過了一會兒,只見那個叫郭凱復的人被架了進來,身後還有兩人提著箱子,這正是收了蘇慕蓮箱子的人。

「郭凱復,還不趕快磕頭認罪!」趙鵬飛厲聲低喝。

郭凱復在來的路上已經知道發生何事,撲通跪在地上求饒:「奴才不知是昭華公主大駕光臨,奴才有眼無珠,得罪公主,還望您高抬貴手!」

「欺軟怕硬的東西!」蘇慕蓮低罵道,臉上並無一絲笑意,凌厲的目光瞪著他,「拖出去杖斃!」

此話一出,更是讓衙門的人恐慌起來,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同伴被拖出去,哪怕是聽到他的求饒聲,也是無能為力,不敢求情。

林軒知道,昭華公主這是要在這裡立威!

趙鵬飛知曉蘇慕蓮生氣,嚇得兩腿直哆嗦,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言語,生怕哪一句說錯了,引來殺身之禍。

「你知道本公主為何要殺他嗎?」蘇慕蓮直勾勾的看著趙鵬飛,低聲問道。

趙鵬飛挽著腰,低聲下氣的回到道:「他膽大妄為,收取財物!」

蘇慕蓮不過是打他的臉,冷淡一笑:「上樑不正下樑歪,趙大人你這個作為,可是一個肥差啊!」

趙鵬飛聽后,撲通跪在地上,甚至眼含淚水,求饒道:「還請公主饒命!」

「方才不是很囂張嗎?」蘇慕蓮面色嚴肅,低聲怒吼,「趙鵬飛,你乃安昌鎮的父母官,竟落井下石,私飽中囊,對本公主不敬,還允許手下肆意妄為,你是想造反嗎?」

趙鵬飛這麼一聽,更是大氣不敢出,這樁樁件件都是死罪啊!貪財之人必然貪生怕死,蘇慕蓮見他的反應,心中非常得意,很好,這是她想要的效果!


「下官不敢!還請公主明察!」趙鵬飛泣聲說道。

想著眼下可能小命不保。

蘇慕蓮站起來,走到趙鵬飛面前,拿起長鞭往他身上揮了幾下,疼得他不敢大叫,只能強行忍住。

「你既然坐了這位置,就好好地坐!」蘇慕蓮厲聲警告著,「本公主奉父皇之名,微服邊界,便是想看看有人是否陽奉陰違的辦事!」

「是是是!」趙鵬飛連忙回答,「下官知錯。」

林軒眉頭輕挑,這女子可真有意思,在不經意之間,便為梁廣拉攏民心。

「若本公主上報此事,哪怕你有九條命也不夠死!」蘇慕蓮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本公主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多謝昭華公主!」趙鵬飛感激涕零,算是從閻王殿裡面走了一遭回來了。

蘇慕蓮直勾勾的望著他,厲聲質問:「那城外的災民,你管嗎?」

說話之間,還拔了拔鞭子。

趙鵬飛害怕這鞭子突然落在他的身上,連忙點頭:「管管管!自然是要管的,而且這是下官的本分!」

蘇慕蓮對於他的反應,非常滿意的點點頭,回答道:「很好!本公主去趟軍營,還會回來,還望趙大人能安排一住所。」

趙鵬飛連忙點頭:「下官遵命!」

蘇慕蓮微微一笑,淡淡的看了趙鵬飛一眼,便離開了,林軒對她更是刮目相看,在她的身上,多了幾分英氣。

走出衙門的時候,只見外面圍了一群老百姓,他們見蘇慕蓮出來了,連忙下跪:「草民參見昭華公主。」

「謝謝昭華公主的救恩之命,您可真是安昌鎮的活菩薩。」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