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上午的面診已經結束了——師兄?」

沒錯!

站在門口的不是別人。

是沈皓丞。

他身上還穿着病號服,臉色有點白,笑容溫和:

「忙了一上午?」

顧兮兮點點頭。

突然想到了那天沈媽媽的警告,她臉上欣喜的表情褪去:

「師兄,你怎麼不躺着,還跑到這裏來了?」

沈皓丞笑道:「躺了這麼多天,總要下來走動走動。剛好到飯點了,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個飯?」

顧兮兮琢磨著,怎麼說人家也冒着生命危險救了自己,道謝是一定要的。

「好呀!」

幾分鐘之後。

沈皓丞支著下巴,看着對面狼吞虎咽的顧兮兮:

「兮兮,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天我媽她動手打了你……」

顧兮兮被哽了一下。

她擺擺手,滿不在乎:「你為了救我差點丟了一條命,我都還沒來得及給你道謝呢!沈阿姨那也是因為太擔心你了,所以才會一時情緒失控。你放心,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沈皓丞就知道顧兮兮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

一口氣剛剛送下來,就聽到顧兮兮自己為了救她差點丟了一條命。

他心中莫名的有點心虛。

那天,他的確是想去救顧兮兮的。

可是火勢實在是太大了。

他走到門口,就再也進不去了。

要說真正救了她的那個人……

「兮兮,你那天在倉庫裏面,除了那幾個綁匪之外,還有沒有看到其他人?」

沈皓丞試探性的開口詢問。

顧兮兮覺得很奇怪:「你們怎麼都問這個問題呀?」

「還有誰問了?」

「哦,就是負責我這個案子的警察,我出院那天他也問了這個問題。」

一聽這話,沈皓丞心裏咯噔一沉:「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顧兮兮一笑:

「還能是什麼回答啊?你救我的時候,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經暈過去了。師兄,我以前還真不知道你那麼能打……那天,真的很感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出現,我恐怕——」

那天的場景實在是太恐怖,太噁心了。

顧兮兮實在是不願意去回憶了。

「總而言之,以後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做的,我一定會百死不辭。」

沈皓丞看着顧兮兮那雙亮晶晶的眼睛,一時間心中懊悔不已。

為什麼?

為什麼當初他沒有早一點接到她的求救電話?

這樣,他也可以早一步找到她,救下她。

而不是被別的男人搶了功勞!

顧兮兮那個時候,一定是遇到了非常殘忍的事情,否則也可能說出「百死不辭」的話來!

沈皓丞竟突然開始嫉妒起了那個男人來。

他後來也去詢問過做筆錄的警察。

警察表示在場並沒有發現第六個人。

也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死了,還是失蹤了……

沈皓丞看向顧兮兮,不想撒謊:「兮兮,其實我有件事要跟你坦白——」

顧兮兮一愣:「幹嘛這麼嚴肅啊?連坦白都用上了。」

「其實那天在廢棄的倉庫里,救你的人……」

叮鈴鈴,叮鈴鈴!

沈皓丞的話還沒說完,顧兮兮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掃了一眼屏幕。

赫然發現,上面跳動閃爍著的,竟然是墨錦城的名字!

「師兄,這位可是醫院的大客戶,你稍等我一下,我先接個電話。」

沈皓丞將要說的話咽了下去。

餘光不經意的掃過手機屏幕。

墨錦城?

這個名字,怎麼那麼熟悉?

。 「黃金?」王管家弱弱的問。

「黃金。」傅容博忍著痛。

「傅王出手果然大氣。」葉文茵對傅容博做了個飛吻,屁顛屁顛的想跑去領黃金。

「慢著。」傅容博叫住葉文茵,「管家會給你送去的。」

葉文茵愣了愣,剛想說你這個摳門鬼又想幹什麼,但想到自己一百兩黃金還是忍住了忙討好的說:「傅王要不要來我主院,我給傅王燒燒我做的菜。」

葉文茵瞪著大眼睛,滿是期待,剛好給你推銷一下我的產品。

這是葉文茵第一次邀請傅容博來她主院,有事要求剛好順水推舟:「王妃請。」

「夫人,葉文茵就是個狐狸精,不知道撒泡尿照照她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玲瓏看著滿臉怒氣的吳幽,頭也不敢抬。

吳幽一把手推掉了準備了一晚上的飯菜,手上的包白燙了。

葉文茵給冰鑒填了點冰,拿出清瑤提前準備好的水果:「傅王嘗嘗,這是冰鑒冰出來的冰水果。」

傅容博點點頭,嘗了一口,瞬間冰冰涼涼的感覺襲來。

傅容博滿意點點頭,葉文茵見狀說:「還有很多,傅王慢慢吃,我去燒幾個菜,讓傅王嘗嘗我的手藝。」

傅容博說:「燒菜這種事就讓下人去做好了,我還有事要跟你說。」

傅容博本不想久留,晚上還要工作沒有做完,況且兩個人的關係還是尷尬期。

「那怎麼行,說好我燒菜的,丈夫嘗妻子燒的菜不是理所應當?」葉文茵隨口說出這句話,突然覺得不妥,看向傅容博也楞在那。

「那啥,我先去了。」葉文茵逃也似得離開。

來到廚房長舒一口氣,開始燒菜。

雖然自己第一天過來吃的飯菜不可口,但這不是報復的時候,先生有求於人。

葉文茵從空間拿出泉水熬了一鍋肉玉米排骨湯,不知是古代的食物美味,還是泉水燒出的東西美味,做出來的東西格外好吃。

葉文茵最終忙活了半個時辰,從小和奶奶相依為命,做菜簡直輕而易舉。

葉文茵端來四菜一湯,西紅柿炒雞蛋,嫩豆腐,兩個葷菜和一個玉。米排骨湯。

傅容博還在想著剛剛葉文茵的花,看到葉文茵端來飯菜,忙起身。

「坐著。」葉文茵把飯菜放到桌子上,滿臉期待,「好久做飯了,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嘗一嘗。」

傅容博點點頭,拿起筷子嘗了一口嫩豆腐:「香酥可口,入口即化。」

葉文茵滿意一笑,一天的忙碌臉上的妝也已經掉得差不多了。

不過明顯能看到那抹乾凈。

「京城這邊基本上都是麻婆豆腐,用的都是老豆腐。」傅容博回憶著,這個味道像極了當初嘗的那道菜。

「你一個大小姐怎麼會做菜。」傅容博問。

「我也不是從小大小姐,以前住在紅山鎮,經常會幫忙幹活。」葉文茵不經意的說出自己是紅山鎮的。

「你是紅山鎮的?」傅容博明顯一震。

「對啊,」葉文茵繼續一臉什麼都不知情的說,「我小時候住在那裡,十歲時候才被接走,我小時候特別喜歡吃嫩豆腐,所以只會這一道菜。」《第一精靈訓練家》上架啦!

希望大家對小雞的這本書支持一天,動動你們的手指推薦收藏走一波。

小雞是一個嘴巴比較笨的人,寫作水平也一般,所以感謝大家在評論區提出的意見,多龍巴魯托那個部分就是一個讀者提的意見,我就加進去了。

雖然評論區評論少,小雞在這裏還是謝謝大家了,還是希望大家多多提出意見在評論里,因為一句話說的好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還有一點:劇場版不會寫到收費章節,大家如果喜歡的也可以去看看免費的劇場版喲,但是一星期更一次劇場版。

就謝謝大家了,如果。 誰也不知道這隻鬼擁有什麼樣的能力,即便是蘇遠也是如此。

楚人美也好,甚至是俊雄包括伽椰子,三者都不曾具備有預知的靈異能力,所以無從得知厲鬼所掌握的靈異是什麼。

而鬼的類型的很多,按照郵局的規律,它可是會特意對看信的人進行針對,假如說看看信的人是一個馭鬼者,那麼被郵局的詛咒所吸引而來的厲鬼就將會是對馭鬼者本身造成一定的剋制。

比如說打破馭鬼者本身的平衡。

就像原著中楊間第一次查看郵局的信件並將其撕毀的時候,郵局的詛咒所引來的厲鬼就具備了能夠入侵人的靈異。

假如楊間當時被那隻鬼襲擊了,很有可能會被那隻鬼順勢入侵,從而打破鬼影,鬼眼和鬼手三者的平衡,導致靈異失控,就此死去。

故而生性多疑的他發覺了這一點后,選擇了放任幾個信使離開,因為其中一個人已經被鬼入侵了身體,若是當時選擇將其限制,很有可能會導致引火燒身,被鬼襲擊。

所以蘇遠也很好奇,自己這次強行搶奪信件,郵局的詛咒會派出怎樣的厲鬼來針對自己。

按照尋常馭鬼者的做法,想要試探出厲鬼所具備的靈異,不自身去對抗的話,那就只有用普通人的性命去堆了。

這種事情蘇遠做不出來,讓他用無辜之人的性命試探厲鬼的殺人規律,蘇遠還沒有人性喪失到那種地步。

不過換成是兩個信使的性命,他倒覺得無所謂,雖然成為信使去送信也並非是他們自身情願,但是他們送信成功之後所引發的後果卻是危害極大。

甚至這兩人都還不是第一次送信的信使。

蘇遠可以理解他們渴望活著的心態,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

但是卻不能容忍他們的行為,每一次成功的送信,都意味著有更多的人被捲入靈異事件之中。

故而讓兩人去試探厲鬼的殺人規律,蘇遠可以說是心安理得,就當是兩人將功補過了。

「等鬼襲擊人的時候,我再行動,鬼此刻顯現出來的是嚴紅的樣子,這很有可能是它殺人規律的顯露,說明它盯上的是嚴紅,我第一次被襲擊的概率並不高,所以可以大膽一點。」

蘇遠心中暗道。

房間里雖然遭受了靈異力量的影響,但是還影響不了鬼眼的視線,所以蘇遠此刻沒有選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開始走動起來,在周圍遊盪,確認周圍的情況,同時也在靠近兩個信使。

不過,他才剛剛行動的時候。

嚴紅和陳東平那邊,鬼已經站在了他們的身後,距離他們只有半米左右的位置,而且已經伸出了手。

最兇險的事情發生了。

從鏡子里可以看到,厲鬼的一條胳膊伸了出來,那條胳膊上的白色孝衣泛黃,還沾染了一些莫名的污垢,帶著一股腥臭味,還未觸碰,一股異常的味道就已經瀰漫過來了。

此時此刻,嚴紅渾身緊繃,緊張到了極點,她無法在這種有鬼出沒的昏暗環境之中保持足夠的鎮定,僅僅只是過去了片刻的時間,身上就已經被冷汗浸透了,顯露出凹凸妙曼的身材,雖然似乎有了些年齡,但更顯得風味猶存。

然而不知道是過於緊張還是恐懼,她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著。

忽然。

她彷彿覺像是察到了什麼,又或者在這種精神高度緊繃的情況之下有點過於敏感,她聞到了身邊忽然多久了一股莫名且充斥陰冷的屍臭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