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刀槍無眼,恕林鷹無禮了,請您諒解——」林鷹咬牙,深陷眼窩的鷹眸合上了,他舉起了手,道,「曉聽命,除了不能傷害雲唯臣外,其他人一律格殺!」

「是。」

這一戰,為左翼生死存亡而戰!

裡面是右翼,外面是曉,她安插的人可以在外面接應,那麼——

黑色風衣冷冷而立,洛晨揚起的手,重重落下。

「衝出去!」

圍城屠殺,正式拉開序幕!

……

嘭!

壽宴廳大戰爆發,頓時血肉模糊,飛濺開來。

啪!

不遠處的人瞪大眼睛倒了開來,死死地看著不遠處的男子。

洛晨修長的手指攥著槍,擊殺的速度比眨眼還快,前方一顆子彈驀地朝她射來,她一歪頭,便扯過身旁一個毫無防備的右翼人,為自己擋上那一槍,正中右翼人喉嚨。

右翼人就此死去,洛晨卻視若不見,一邊推著那個千殤百孔的右翼人,一邊逼向幽夙。

看到洛晨扯過右翼的人擋住飛來的子彈,雲傲越心頭一緊,偏偏被俸九纏住了。

俸九在他前方十米的地方,子彈不斷地打在他的前面,阻止他靠近洛晨。

雲傲越幽深的雙眸微冷,妖肆的血紅便染上了瞳仁,頎長的身姿驀地一動。

俸九詫異地看著似乎消失在原地的男人,他收了槍,準備尋找那人時,一股陌生的氣息迎面而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一雙如玉的大手便狠鷙地掐住了他的頸脖。

俸九隻覺得喉頭一痛,他被死死地吊在半空,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看到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眼,卻是男人淡漠至極,偏偏妖肆又猩紅的眼神。

像野獸般的殺謬,偏偏又是清雋又宛如青竹的淡冷。

這是魔鬼么?

俸九最後一個想法還沒完整,雲傲越長指猛地合緊,他便噎下了最後一口氣,不甘地閉上了眼。

……

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雲傲越一路穿過了血腥,靠近了洛晨。

「晨晨,幽夙交給我,別過去。」

膽戰心驚地攥住洛晨的手腕,扔開她手裡的男人,雲傲越把洛晨護到自己懷裡。

「我沒事。」

從魔紀 洛晨正要掙開他的保護,卻發現眼前一暗,男人單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而後,他把她整個人重重地壓進他的胸膛里,鼻腔里,似乎都充斥著男人身上的淡香。

雲傲越身子一側,頎長的身姿護在了洛晨面前,不遠處倒下的男人被其他人一槍爆頭,身體猶如仙女散花一樣鮮血四濺。

洛晨被那頎長的身姿擋得嚴嚴實實,黑色的風衣竟沒有染上一絲鮮血,但云傲越後背的白襯衣卻是染上了一大片鮮紅。

……

雲傲越低頭,仔細地端詳了一下懷裡的人,看到她的身上並沒有染上那骯髒的東西時,冷漠的俊臉才緩和了過來。

但一想到剛才她用人肉箭牌就逼近幽夙時,雲傲越第一次覺得心裡越發有股怒火,但偏偏對著洛晨,滿腔的怒意卻是發不出來。

餘光恰好見不知死活的人往洛晨襲來,雲傲越神色冰冷,一個轉身,把洛晨護到另一邊,便一把扭斷了前來偷襲的右翼人的手腕,迅速地奪過了他的槍,朝前射出。

仿若發泄怒火一般,射出的每一槍,便猶如長了眼睛一般,子彈可怕至極地恰好正中右翼人的心房!

不差分毫!

砰!

一槍射出,就倒一人!

正中右心房,一槍致命!

神槍手不可怕,最可怕是滿腔怒火無處釋放的神槍手!

……

砰!

壽宴廳緊閉的大門猛地被撞了開來,頓時訓練有素地衝進了無數穿著黑色西服,持著MK衝鋒槍的男人。

他們隊列整齊到可怕,一列10人,動作完全一致,持槍標準至極,像軍隊一樣闖了進來。

向上猛地對天開槍!

噼里啪啦——

天花板被嚇得粉碎性般地掉落下來,全部掉在了所有人的臉上。

眾人停住了槍殺,抬頭朝那一群黑壓壓的人看去。

這個,難道就是林爺的護衛隊?

一直聽說林爺的護衛隊強得可怕,原來傳聞不僅是傳聞!

但那又怎樣!

一定要把三少送出去!

左翼眾人咬緊牙關,正要舉槍擊殺,和外面左翼敢死隊匯合,卻驀地聽到了黑衣領頭人短促有力地喊道,「十三堂護衛隊到!」

「十三堂敢死隊到!」

「十四堂護衛隊到!」

「十四堂敢死隊到!」

「十五堂護衛隊到!」

「十五堂敢死隊到!」

左翼和右翼合起來總共才十二堂,哪裡來的十三堂,十四堂等?

地府我開的 果然是林爺的人!

……

整整12個隊列!

120人的精英隊!

訓練有素,設備精良!

第一次看到林爺的護衛隊,幽夙紅唇忍不住勾起,這些人,只要她繼承了曉,那麼一切都會屬於她的了!

到時,她便可以屠盡所有她厭惡的人了!

正當幽夙站出來之際,卻看到一人出列,頷首道,「不夜城一樓,三樓,四樓,七樓,八樓,布置的曉和右翼餘黨已全部殲滅!」

這些人,都是左翼的人?

怎麼?

怎麼可能?

左翼怎麼可能還有這麼精銳的隊伍?

幽夙臉色一冷,卻看到一個男人從後面走了上前,對著洛三微一鞠躬,道,「請三少查看,帶上來!」

男人揮手,後面一個個穿黑衣西服的男人便單肩扛著一具具沒有任何聲息的人甩在地上。

一個個熟悉的面孔,竟是安排在外面接應的曉和右翼!

竟被一個不留!

林爺的護衛隊完了,曉完了!

這個想法一出,幽夙面具般的臉第一次出現了破裂。

她巡視著全場,俸九,容十已死,那精銳的宛如部隊的黑衣人和洛三,雲唯臣一路絞殺,右翼剩下的人只是在垂死掙扎而已!

大勢已去!

這一戰,右翼必輸了!

她卻不能死!

想到這裡,幽夙把目光放在了洛晨身上,他和雲唯臣配合得天衣無縫,幾乎是百發百中,幽夙臉色一白,而後她轉向了那腰桿微婁的老人。

矯健的身影一躍而上,黑壓壓的洞口便驀地抵住了老人。

林鷹怒喝,「幽大,你在做什麼?」

……

這一巨大的變故,讓全場安靜了下來。

左翼,右翼,曉,黑衣人都放下了槍,錯愕地看著台上得變故,

幽夙平靜地看著所有人,紅唇動了動,「放我走,不然,我會讓林爺給我陪葬!」

洛晨走上前,笑不及眼底,「幽大,你怎麼會認為,我會為了一個安排殺害小六的人放過你?」

「洛三,難道你一點都不念當初在死亡森林,林爺護著你的恩情?」

洛晨抬眉,「恩情?抱歉,我沒有!」

「你這個白眼狼!」幽夙怒道。

「當小六死了,林爺想把我們圍殺在這裡時,我和曉便再無瓜葛!」

說著,洛晨的槍徑直對準了兩人,笑容幽幽猶如綻開的曇花,「再見了,林爺,再見了,幽大——」

林鷹鷹眸苦笑地闔上了。

原來,他老了。

也不再是以前雲家的林鷹了!

玫瑰戰爭 只可惜,沒來得及和那人說聲再見。

看著站在台上的老人,陸御眼裡閃過一絲錯愕,但很快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

那如果沒認錯,這人不就是林躍的父親——

林鷹林大管家?

這一個毒瘤一般的強大的地下組織,怎麼會是由林管家創立的?

洛晨即將按下扳機,卻被一雙如玉的大手包住了。

「晨晨,我有一件事想了解——」

洛晨轉過頭,卻見雲傲越神色微凝,淡淡地看著台上的兩人。

「林鷹,Tiffany是誰遺失的?」

聽到少爺的問題,林鷹淡淡地笑了,似乎看破了生死。

少爺從小便是雲家唯一的驕傲。

現在,依然是。

相信少爺已經猜到差不多了!

這樣的天賦,這樣的能力,雲家必更加興旺。

既然這樣,他只能用他的命,來埋藏這個真相。

「少爺,林鷹負了您,今天,林鷹將以死來謝罪!」

說著,林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幽夙握槍的手,猛地用力,按下了扳機。

砰!

鮮血綻開了花。

洛晨抬手射出,一個子彈正中幽夙心房。

她睜著錯愕的大眼,緩緩地和老人一起,啪的一聲全數倒下了。

大小姐死了!

大小姐被三少殺了!

三少,贏了!

鐺——

一個右翼人扔下了槍,緊接著,一個接一個右翼人紛紛把槍扔了下來,跪在了地上。

左翼人先是不敢置信,而後嘩的一聲歡呼起來。

他們贏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