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下知錯,只是沒想到黑煞如此難纏。」魯長老道。

看了一眼魯長老,端木淳便不在說話了,然後眼睛看向了皇甫,「多謝皇甫兄的仗義出手,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此事也怪我太過輕敵了,原以為憑藉我定然能穩住大局,所以也就沒有通知你們幾位了。」

「算下來此事的大功臣還的是新晉的弟子藍天,先前黑煞設了一道極其強大的陣法,將我們所有人困住了,若不是他捨命破陣,我們早已死掉了。」皇甫道。

「皇甫說的是,真是的感謝弟子藍天,若沒有他,我們早就死了。」

端木淳臉色一變,「究竟是何等陣法,能將皇甫兄也困住?」

「還是讓弟子藍天跟你說吧。」皇甫道。

話音落下,混元塔瞬間消失,隨之風天涯,鍾如煙,鄧爽三人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

「此陣法名為封天古陣,她是黑煞的義女,不過卻是被迫無奈,破陣之法就是她告訴我的,當然,我曾經也接觸著那陣法。」

「陣法名為封天古陣,是一道上古陣法,他有五個陣法中樞,但是這五個陣法中樞需要五種不同體質的人才能開啟,之前我已經殺掉了三人,以為這陣法破了,沒想到最後還是被黑煞施展了出來。」

「經過與黑煞對話,我才知道,這陣法要破,除非將身懷五個陣法中樞的人全部殺掉,不然五人可破。」

「陣法啟動,陣法之內的空間便會成為一種真空狀態,每個人都是失去控制自己身體的力量,而黑煞就是陣法的主導,在陣法內,他想殺誰那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這封天古陣真正可怕的不是這兒,而是將陣法全部啟動,如果陣法全部啟動,裡面便會有陣法攻擊,而那種攻擊就算是真神境圓滿的強者都未必能抵抗,然後,在由黑煞出手攻擊,他要想拿下中部地域也是彈指間的事情。」

「我現在唯一不明白的是,五個陣法中樞究竟需要何種體質的人才能開啟,所以這個問題一定要弄明白,不然若是黑煞將陣法弄成,所有人全都的死。」

「據我所知,要弄這陣法,最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所以,一年時間內中部地域還是安全的,在這一年中你們要不惜一切的找到黑煞,然後將他殺死,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風天涯說完,現場一片寂靜,五位掌舵者也是臉龐顯得極端難看了起來。 「你是何人,為何會對黑煞的封天古陣這麼了解?」微微一頓端木淳出聲問著風天涯。

「啟稟殿主,他是這次選拔的十名弟子之一。」風天涯還沒有開口,魯長老便率先回答,旋即附耳到端木淳耳邊小聲說起來。

魯長老說完,端木淳的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別有深意的盯著風天涯看了看,然後實現又在其他九名弟子身上看了看。

「好了,這次選拔賽結束了,你們都跟著回中部地域吧,回去以後在決定你們十人的歸屬。」

「四位仁兄,如這位弟子所言,黑煞我們不得不防,以我之見我們還是現在就去將黑煞這顆毒瘤除掉吧,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誰知道黑煞會去什麼地方?」然後端木淳對著北部地域的一些人說了起來。

「他現在逃走了,應該不會回黑煞堂,以我之見他極有可能會去玄域角,畢竟那裡魚龍混雜容易藏身。」鍾如煙邁出一步然後說道。

「你們幾位長老先帶著他們回中部地域,我們五人先去玄域角走一遭。」端木淳道。

說完之後,然後對著其他四位掌舵者點了點頭,便是率先一步踏出,向著遠方飛掠而去,其他四位掌舵者對視一眼后也是連忙跟上了。

「走!」

見著五位掌舵者走遠,魯長老大喊一聲,其他四位長老手中印法也是隨之一變,片刻間的功夫在天空中便出現一道虛幻之門,旋即一股極端強悍的吸引之力瀰漫而開,直接將所有人吸了進去。

所有人只感覺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有著無數的亂流在橫飛著,不過卻是沒有攻擊他們,只要他們經過,亂流便會自行開闢出一條通道來,那種感覺極端的奇妙。

如此大概持續了兩日的時間,一道道光芒傳入了所有人的眼前,片刻的時間后,所有人緩緩落在了地面之上。

中部地域!

作為天玄大陸最為神秘,且實力最為雄厚的一片地域,這片地域的繁華與龐大程度使得所有人都是驚呼不一,他們都是第一次到達中部地域,當看到眼前的一切時,都是變得非常激動了起來。

一眼望去,無數的山峰,在山峰的巔峰之處,有著如同繁星般的龐大建築,隱約間有著無比驚天動地的聲音響徹而起。

這片地域雖然勢力最多,但是都在五大宗派的統治之下,倒是顯得並不混亂,在他們行走不遠之後,便是出現了諸多前來圍觀的人群,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這些人的修為都是極其的不弱,看起來年齡只有一十二歲的小傢伙的修為竟然也都是在虛玄境的層次。

「今日諸位弟子請回到給你們安排好的地方居住吧,明日的時候,你們將要選擇自己心儀的宗派加入了,在這裡我提醒下各位,今日你們可以對我大宗派的勢力做一個初步了解,這樣有助於你們選擇適合自己的宗派加入。」

話音落下,中部地域安排好的人便帶著十名弟子離開了,直接去往了為他們安排好的居住之地。

「藍天兄弟,你準備加入哪個宗派?」在一座龐大的別院中,十道身影來回張望著,顯得極為興奮。

「還沒想好呢。」風天涯道。

「以我之見,你應該加入神風殿,魯長老挺看好你的,而且端木天鵬似乎也對你極為感興趣,我想你去了那裡定然會有著不小的地位。」一人說道。

風天涯看了說話之人一眼,沒有說任何話,視線凝聚到了鍾如煙身上。

「其實羅宗也不錯,羅宗人雖然最少,但是卻能排第二,想來羅宗的底蘊也不會差到哪兒,最主要的是羅宗的弟子都是極為厲害的。」

「…………」

眾人議論紛紛,都是在考慮著自己該加入哪個宗派當中,眨眼的時間天黑了,所有人都是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中,開始為第二日做起了準備來。

「今日是決定十位弟子歸屬的日子,現在我將規則跟大家說一下。」

「每個宗派只允許兩名弟子加入,而且其中五人是由我五大宗派的人親自挑選,剩餘的五人則是自行開始選擇加入宗派。」

「現在是我五大宗派選取的時間,鍾如煙,你可願意加入我神風殿?」魯長老大喊一聲,看向了鍾如煙。

「弟子願意。」鍾如煙道,她本來就是要加入神風殿的,現在魯長老親自邀請,她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鄧爽,你可願意加入我羅宗?」羅長老的話隨之響起,想來也是對鄧爽在弟子選拔賽上的表現極端滿意的。

鄧爽不語,保持沉默。

「弟子鐵青山願意加入羅宗,」見著鄧爽沉默,一名弟子大聲喊道。


「同意。」羅長老喊道。

緊接著天魔教、大日派,青雲門,都是將自己看重的弟子選了出來。然後等待其他五位弟子最後的選擇。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五大宗派並沒有主動去邀請風天涯,對於這一點也有著不少人能理解,畢竟風天涯的表現太過突出,像他這種人必然是自己主動提出來加入哪個宗派才是最為公平的,畢竟哪個宗派也想要風天涯,但是風天涯就是一個人而已。

其實,所有人心裡都是已經知道個差不多了,風天涯最後的選擇必然會是神風殿,與羅宗兩大宗派,所以其他三名弟子很快便選擇了他們的宗派,然後只剩下了鄧爽與風天涯二人,不過,鄧爽依舊是沒有開口,他在等風天涯的選擇。


此時,魯長老,羅長老二人都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風天涯,都希望風天涯能選擇他們宗派的加入。

「我選擇羅宗。」

許久的沉默之後,風天涯緩緩的吐出了幾個字兒,他本來就想選擇羅宗,尤其是在見到端木淳后,他的這種想法就更加堅定了,端木淳看他的那種眼神,讓他極為的心悸,那種眼神有著無盡的貪婪,想來也是懷疑風天涯身上藏有寶物。

風天涯話音落下,魯長老的面色也是變得難看起來,不過很快又恢復了正常,人各有志雖然他很喜歡風天涯,但是無奈風天涯似乎並不感冒。

「藍天,你選擇羅宗是你自己的意願,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若是你在羅宗得不到發展,我神風殿隨時歡迎你。」 「站住!」

跟雨宮的生命玉牌室有些相似的一處密室內,忽然傳來一聲驚雷般的暴喝之聲。

「大哥,少主人命在旦夕,你怎麼可以袖手旁觀?」粗曠深沉的質疑之聲陡然響徹而起。

這質疑之人一身黑色衣袍,身材壯碩,一雙虎目瞪的圓圓的,怒視著台階之上阻止他離開的男子。

「二弟,我知你對天涯視如己出,但天涯生來便不是平凡之人,他一生需要承擔的責任,經歷的苦難,不是你我能想象的,這一切,都是他的命,這一切,都是天意,難道你想逆天行事么?」台階之上的中年男子,話語中充斥濃濃的無奈。

「他的生死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我作為他的父親,對他的感情難道會比你少么?」

很顯然,這二人便是風天涯的父親風起,以及他坐下赫赫有名的風影衛之首影宙。

「我不管,我只知道,他是我影宙最疼愛的少主人,此番他若遭遇不測,我便讓整個天辰大陸的人為之陪葬。」影宙嘶喊道,雙拳狠狠握住言語顫抖不已。

「放肆!」

風起大喝一聲,眉頭瞬間緊緊皺在一起,這影宙的脾氣,他在了解不過了,剛才所說的話,他真的能幹的出來,哪怕他陪上自己的性命。

想當年,風起年輕之時遭到仇家追殺,最後神秘失蹤,而在他失蹤后,影宙如同發了瘋一般,憑藉一己之力將那追殺風起的門派,以及與這門派稍有一些關係的其他勢力,不分男女老幼盡數滅殺,成為了世人眼中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那段時候,一聽影宙之名,所有大陸之人皆是聞風喪膽,最後影宙更是因此淪為整個天辰大陸各大門派的公敵……

想起年輕之時的一幕幕,風起臉龐上的怒火漸漸的開始消散起來。

「二弟,自從天涯離開,他的生命玉牌的氣息曾經不止一次出現過這種情況,最後還不是憑藉他自己的力量,又恢復如初么?」這時,風起的話語也是緩和了不少。

「大哥,這次不一樣,他生命玉牌的氣息,我幾乎要感覺不到了,他定然是遇到了天大的危機,不然,生命玉牌的氣息絕不可能如此微弱,我一定要去救他。」影宙祈求道。

「嗯?」

「涯兒的生命氣息在增強!」風起一喜,旋即抬頭看了看影宙,但是看影宙的表情依舊一如既往的難看,明顯是沒有感應到這股正在增強的氣息。

「現在生命氣息在增強,這第一波大劫應該算度過了吧,此時讓二弟前去,應當不算違天命吧?」風起暗自思量著。

「哎!也罷。」

片刻思量后,風起對著影宙擺了擺手,旋即,便轉身向著台階上的一處通道轉身行去。

明知自己兒子性命危在旦夕卻不能前去解救,作為父親,此刻,風起的心刺痛無比。

「多謝大哥!」

見著自己大哥終於同意,影宙激動萬分,當即手臂猛然一抖,壯碩的身形便開始變的模糊起來,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玉牌室內。

…………

「神秘人,所有的一切……我都是按照您當初所說的去做,您一定要讓涯兒平安無事才是啊。」風起低聲輕喃著,旋即眼神開始迷離進入了一片回憶當中。

…………

「這是那裡?怎麼這般詭異?為何我感受不到丁點神力波動?」一處詭異的空間內,風起四處張望眼瞳充斥著濃濃的疑惑。

「不用看你只需用心記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一道滄桑而古老的聲音陡然響起。

「你最小的兒子即將出生,他一生將要經歷三波生死大劫,若能平安度過這三波生死大劫,那麼他將來必然會成為天地之主宰。」

「他的身體里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切記八歲之前,勿要讓他接觸修鍊之道,十六歲之前萬不可離府一步,不然他必將死於非命。」

「十六歲之後,任其獨自離開歷練,期間你切不要干涉他在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生死,不然他便無法安全度過第一波生死大劫……」

「嘀嗒。」

一滴淚珠順著風起的臉頰滴落在潔白的地面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涯兒,你不要怪為父,天命不可違父親都是為了你……」

…………

天透亮,刺眼的陽光灑落在大地,一處破碎不堪的山峰之顛人潮擁擠,他們每個人臉上皆是湧出一副震驚與不可思議。

「這裡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場面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是啊,什麼樣恐怖的戰鬥能把那座山峰削為平川……」

陣陣竊語之聲響起,卻是沒有一人敢向前邁進一步。

在山顛的中央處,躺著一具著讓人作嘔的屍體,屍體周圍不遠處,散落著兩條粗壯的手臂與半隻依舊緊握的拳頭。

而四處的樹木,以及花草,盡數被一片焦黑所替代,在焦黑之處更是有著無數道金色的痕迹若隱若現。

最為駭人的是地面那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以及數米之深足足有成人般大小的深坑,在深坑中更是有著還未乾透猩紅無比的血跡。

這些人之所以不敢上前,乃是因為在中央之處有著一名藍衣女子在四處若有所思的走動著。

藍衣女子面色冰寒,來回走動間一股股讓人窒息的恐怖氣息,如同颶風般自她身體周圍瀰漫而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