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我在葯神山下,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們所在的地方,你能看到我嗎?」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你等下,我看看……」南風聞言有些激動的說道。

「九狸,我派人下去接你們……」過了三個呼吸的時間,南風驚喜的聲音傳來。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說完掛斷了傳音石。

過了一會兒,帝溟寒和墨九狸看到一朵雲緩緩落下,上面一個年輕的書童打扮的少年,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后微微行禮道:「是九狸師叔嗎?」 天剛亮的時候,江離讓我和林永夜去三清殿上柱清香。

江離認爲,此番前去酆都城,要速戰速決,不能待久了,不然一切就會有變數,林永夜的父親能救最好,救不了的話就一定要趕緊撤,畢竟陰司的人現在都在抓林永夜。

林永夜告訴江離,他心裏明白,會做好的。

因爲林永夜沒有去過陰司,所以江離讓我跟他講了好一陣陰司的事情,林永夜雖然聽的是雲裏霧裏,不過我看的出來,他心急火燎的想要去救他爹,已經顧不了陰司的可怕,只想奮力一搏,這也不禁讓我想起,江離曾經爲我下刀山的場景,只有足夠的信念,纔會這麼做吧。

“道門江離,焚香拜斗,太陰幽冥,速現光明,尊吾號令,速開鬼門,令!”這一次尤爲熟練,因爲我們纔去了一趟陰司回來,只不過這次我們帶上了林永夜。

江離牽着我們就往前面走,而第一次來陰司的林永夜顯得尤爲緊張,他回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盤坐在那,嚇的臉色大變,我告訴林永夜多來幾次就習慣了。

不過這一次因爲我的長相問題,江離讓我低着頭,別嚇着人,後來江離乾脆拿了一塊方布裹在我頭上,活像一個小村姑的感覺,我心裏別提有多彆扭了,本來被摔醜了,現在又打扮的怪氣,要是被我的小女朋友看到了,一定會笑話我的。

一路上我們穿過金雞嶺,這裏沒有日月星辰,沒有白天晝夜,天空是一片猩紅色着實讓林永夜有些手足無措,我見他這番緊張,一把牽着他的手,一臉認真的告訴他,“不要擔心,有我師父在,不會有事的。”我說完這句話,林永夜才稍微顯得沒有那麼害怕了。

這陰司路上,所有的鐵樹都盛開梨花,實在看上去不太符合常理,卻又不得不覺得好看極了,就連江離也時不時會朝那鐵樹看去。我們行路差不多半天,江離帶着我們走到一座數百米的山脈,這裏我有印象,之前杜海邀請我們來的時候,我們走過這條路。

酆都城分爲城內和城外,之前我和江離去的城外的大殿,因爲杜海只是十殿閻羅,並沒有資格入住城內。四周的山脈高聳入雲,直接將酆都城包裹在其中,這是斷魂崖,之前江離告訴過我,武成王與陰長生弟子廝殺的時候,故意設立的斷魂崖,爲了阻止武成王離開陰司。

因爲林永夜不清楚,我也裝作極其有學問的樣子跟他講述陰司的事情,林永夜一臉驚訝的合不攏嘴,興致極高。

眼下我們站在山脈上,看着酆都城裏裏外外也倒熱鬧,並沒有嚴肅緊張的勢態,來來往往的官員,川流不息,有說笑談論的,有秉公辦事的,七情六慾酸甜苦辣,好像和普通人並沒有什麼區別,由於陰司沒有陽光,所以酆都殿內皆是大紅燈籠,星星點火,看上去還挺漂亮的。

酆都城的構造比故宮還要複雜,縱橫交錯,裏裏外外的走廊大殿,這時江離突然拿了三張紙出來,分別給了我和林永夜一人一份,這紙上寫的路引,上面印着“酆都天子發給路引”、“普天之下必備此引,方能到酆都地府轉世昇天”,上方印有閻羅王的圖像,下方印有“酆都天子”、“酆都城隍”和“酆都縣府”三個大印。

我問江離,這是什麼。

江離告訴我們,人死之後只有憑這個路引才能去酆都城報道,一般的小鬼都是在各自地方城隍廟去,一般都是有來頭的人物才能憑路引進來酆都城,江離擔心我們被人發現,所以提早做了準備。

林永夜好奇江離爲什麼有陰司的東西。

江離只是笑了笑,“今時不同往日,有錢能

使鬼推磨。”

江離說現在的酆都城內,雖然看似極其嚴酷,裏面的制度也極其嚴厲,可是酆都城內形形色色的官員越發多了起來,而武成王一心復活周武王,根本沒有注意到酆都城內,這些官員已經在陽間販賣路引,爲有錢的達官貴人鋪路。

而酆都城內的官員都是官官相護,只要出示這個路引,基本上不會有人攔,誰也不願得罪人賺錢的買賣,各路陰差也都通了氣,知道什麼人該攔,什麼人不該攔。

聽到江離說了這番話,我心裏不禁有些瞧不起陰司做事,實在不堪入目。竟然把買賣做到陽間了,一想到之前點頭哈腰的城隍爺,本以爲只有地方官才這樣勢力,沒想到就連酆都城內也如此糜爛。

看似霸道主義的陰司,也不過還是做了讓人唾棄的事情。

而這酆都城也分行政區和生活區,我們從山脈上俯視看下去,倒也看的清清楚楚。行政辦公的地方正殿以前都是秉公執法,所以陰差也相對於集中,後面就是他們生活的休息之地。江離告訴我們,他在這山脈上等我們,因爲他道法之氣太強,一旦進去很容易被發現,這樣就不利於我們後面的行動,讓我和林永夜冒充達官貴人的遊魂進去,拿着引路,潛入進去。

江離在這山脈上,可以看清楚酆都城內外的所有情況,一旦有危險,他就會來救我們,所以讓我們放心的進去。

江離也再三叮囑我們,第一,不可以衝動,發現不對勁立即撤退,第二,遇到十殿閻羅以上的官員儘量躲避不要正面接觸,第三,不要與武成王見面。

林永夜一直搓着手心,我知道他是緊張,我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訴他,“不要怕,我來陰司很多次了,我有經驗。”

林永夜擡頭看了我一眼,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別盯着我說話,太嚇人了,我有點反胃。”

我尷尬的笑了笑,這個時候這麼嚴肅的情況之下,林永夜竟然還來打趣我這張腫成豬頭的臉。我一臉無奈的看着江離,“師父,我長得真的有這麼磕磣嗎?”

江離搖搖頭,“你本來長的挺好,就是不應該把臉摔在地上,我的藥丸雖然給你吃了,不過消腫的時間沒那麼快,所以你現在看起來,確實……”江離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頗有興趣的看着我的表情。

我哼了哼鼻子,拍了拍胸脯說,“我陳蕭今天讓你們見識見識,豬頭怪是怎麼救人的!”

不過說完我就立即後悔了,這裏是酆都城,我當然也害怕啊!

我和林永夜率先朝酆都城內走去,一靠近大門就有陰差立即攔住我們,“什麼人!”陰差大哥聲音極其冰冷,我和林永夜此時就像是做了虧心事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整個人一臉緊繃,我倆唯唯諾諾的舉起‘引路’遞給陰差,陰差橫眉冷眼的接過它,仔細看了幾遍,空氣都顯得極爲凝重和壓抑,我側眼一看,林永夜那小子雙腿打顫哆嗦的厲害。

陰差大哥看完後又把引路遞給了我們,面無表情的擺了一下頭,示意讓我們進去。

我和林永夜面面相覷,心裏不禁一陣欣喜,趕緊朝酆都城內走去。

一塔進門檻,四周熱鬧無比,比我想象中的酆都城更爲有趣,雖說我們是帶着目標而來,可眼前的景色也不得讓我們驚歎,所有的樓宇巧奪天工般絢麗好看,甚至對於我們來說,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見識這麼奇妙的景色。

來來往往的官員們,穿着陰間特有的官服,官服的顏色倒也不是暗色,反而一些絢麗耀眼的顏色穿在身上,大紅,大黃色尤爲明顯。這些陰司官員們,手

裏拿着各種書籍,卷軸,有的是爲了辦公事,有的是要呈交情報給上頭過目,彷彿置身在古代朝廷一般。

我原本以爲這陰司裏的人,應該都是面目猙獰,冷麪冰霜。事實上我所看見的他們都是一副和我們村子裏人的表情差不多,喜怒哀樂,有的着急滿頭大汗,急急匆匆的趕去一方。而有的官員一臉樂呵呵的跟身邊其他的人交談,跟陽間裏的人沒有什麼區別。

我們沒走幾步,眼前就看到一個極其長的迴廊,硃砂色的柱子走廊,顯得格外好看,四周還掛着大紅燈籠,整個回型走廊被燈火裝點的猶如廟會一般好看。

這個迴廊就是江離之前告訴我們的,可以通往三個不同的方向,左邊去大殿,也就是東嶽大帝秉公辦事的行政大廳,中間是去官員的行政區,右邊可以通往生活區,聽說裏面還有專門的給陰差泡澡的地方,熱鬧的很,還有歌舞表演,特別有意思,因爲酆都城猶如禁錮一般,也不常與外界接觸,所以他們的沿襲傳統,也並沒有要更改的意思。

陰間是仿照的陽間古代的行政區劃制度,陰司現在分化爲七十二州,由陰間七十二司掌管,各州之下又有城隍等人員掌控。陰間採取的也是中央集權制度,七十二州雖然由七十二司分化掌管,但是陰間真正的中央權力卻在酆都城。十大陰帥掌管陰間兵力,十殿閻王掌管陰間大小事務,四大判官掌管刑罰以及十八重地獄,陰間最高權力,掌控在陰間的五方鬼帝手中。

而現在的東嶽大帝,就是武成王,也是周武王的人,江離再三叮囑的事情,就是讓我們遠離武成王。

“這個人是……”林永夜指着前面走路的人輕聲說了一句,又連忙拿起江離事先給我們畫好的各方官員畫像,拿出來對照一比。

“他是判官。”林永夜一臉驚訝的看着那個人。

我這才反應過來,這個人穿着打扮和畫像上的人一模一樣,一身紅色的綢制官衣,袖口是呈金黃色,鑲着青邊。腰間是藍白相間,一副鬼面形象的布匹搭載腰下,左手持一隻大毛筆,右手拿着一本厚重的書。

這是標準的判官行頭。

“跟上!”我輕聲令下。

我和林永夜趕緊跟在這個人的身後,這個人並沒有去左邊迴廊,也沒有去中間的,而是直接朝右邊的出口走去。

這是要回府休息的樣子,他的腳步平穩,應該不是人有三急的樣子,早就聽江離說過,酆都城內的生活休閒之處不輸陽間的熱鬧,更是弄的我心裏極其癢癢。

緊接着,跟着他穿過幾個亭子迴廊,又穿過花園草叢。

最後來到一個門匾刻着“冥泉湯”的地方,還沒有進去,就聽到裏面熱熱鬧鬧的,嬉戲打鬧的聲音。

我們作爲亡魂,是不能進官員的休息地方,亡魂應該是直接去報到等待發配,如果就這樣冒然進去,肯定被當場抓住,這可把我和林永夜給難住了。

我靈機一動,環顧四周,發現這裏四四方方,雖然看上去嚴密,對陰間官員的隱私起到了很好的保密作用,但實際上,湯池這種地方,必須透氣,不可能密封,加上四周也有高牆環繞,我們可以翻圍牆進去。

我拉着林永夜就朝旁邊的牆壁拉去,小聲的告訴他,“這地方是洗浴的,他們的衣服肯定在外面,我們偷兩件鬼童子的衣服混進去。”

在陰司工作的人,除了成人模樣,也有孩童,這些孩童一般都是在陰司有一定能力的亡魂,或者是酆都城哪個官員推薦的,就可以通過關係進來成爲陰間工作的一員,所以孩子、女人在這裏都很平常。

(本章完) 「是。」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師叔,你們請跟我來!」少年有禮的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走上雲朵,對著少年一起來到峰巔,接著少年將兩人直接帶到了內院,墨九狸只是掃了一眼峰巔,就無比感嘆這裡簡直就是人間仙境啊,就連帝溟寒都覺得這地方是極美的,一點都不比剩餘的神主府差多少……

少年直接將墨九狸和帝溟寒帶到了內院,一個清雅的小院門口,對著墨九狸說道:「師叔,師祖在裡面,你們進去吧!」

墨九狸點點頭,帶著墨九狸走了進去……

裡面是一間十分寬敞的內室,此刻裡面南風和南雨緊張的守在一張大床邊,而在不遠處還跪著三個身穿白衣的老者,一個個也是渾身帶著悲憫的氣息……

就連帝溟寒和墨九狸進來,都沒有人抬起頭看他們一眼,墨九狸有些疑惑的直接來到南風和南雨身邊喊道:「師父,你們這是?」

「九狸,你來了,沒有親自下去接你,為師實在是……」南雨看到墨九狸急忙說道。

「沒關係,師父你們這是?他是?」墨九狸看了眼床上的老者疑惑的問道。

「他是我們的師尊葯神,現在卻是……」南風皺眉的說道。

「他中毒了?」墨九狸問道。

「九狸,你看出來了?」南風聞言震驚的問道。

「嗯!」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九狸,那你可知道我師父他中的什麼毒?師父我竟然不知道是什麼毒,我試過了無數辦法,都沒能解開師尊體內的毒,眼看著他就要……」南風十分自責的說道。

「師父,師公的毒能解,不過有些藥材我身上沒有,也不知道神界能不能找到!」墨九狸看到南風和南雨著急的模樣,還有兩人憔悴的樣子,想來已經熬了幾年了,於是開口說道。

「九狸,真的能解?你說的是真的嗎?」南雨激動的問道。

「師父,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師父,她是什麼人?」這時跪在地上的三個老者,抬起頭看著墨九狸問道。

「她是你們的師妹,是我和雨在遊歷時收的弟子!」南風聞言說道。

「師父,雖然師妹是兩位師父收的弟子,可是我們看師妹的修為,不會是剛從下界飛升上來的吧,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有能力給師公解毒呢?我看師父還是不要輕信她的話為好!」其中一名老者看著墨九狸語氣不善的說道。

聞言,帝溟寒眼神冷冷的射向老者,讓老者渾身一顫,卻強裝著沒事一樣的,繼續看著南風和南雨!

「此事,我們自由打算,你們都下去吧,跪在這裡也是於事無補,退下吧!」南雨皺眉不悅的說道。

「師父,我們想留在這裡陪著師公!」三人同時說道。

「不用了,這裡有我們就行了,都退下吧!」南風一起一冷的說道。

「師父,那我們帶師妹下去休息!」那名老者不死心的說道。

謝謝寶貝們關心,今天總算不那麼痛了,每個月都有幾天痛的想死啊啊啊啊!所以寶貝們要多喝熱水,主意保暖,不要像我似的就難受了!

謝謝一直支持鼓勵的寶寶們,晚安! 我和林永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圍牆翻了進去,一進去就是一股熱氣騰騰的感覺,而這裏的湯池是褐色,一共分了外湯池和內湯池,外湯池露天,一些有地位的陰童子就可以在外湯泡澡,而內湯池只有級別高的官員纔可以進去。

我和林永夜一人偷了一件陰童子的衣服穿在身上,看上去還真有點像各路官員身邊的鬼神童子。

童子的衣服與我們的身材相差不多,這讓我們倆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的,我們直接大搖大擺的就朝內湯池走去。

內湯池進去也有一個陰差守在外面,我和林永夜擡頭挺胸裝作看不見他的樣子,直接朝裏面走了進去。

“站住。”突然一聲呵斥,嚇得我肩膀抖了好幾下。

那陰差鐵面冷眼的看着我,仔細打量了一番,“你們不能進去,回內湯去。”

我輕吐一口氣,還好沒有被發現,這陰差大哥也只是把我們當成了鬼童子。

林永夜對着陰差行了個禮,“大哥,我們大人在裏面,需要我們進去陪同。”林永夜說着,就朝衣服跨間上的錢包裏拿出了一疊陰陽錢,遞給了陰差大哥。

那陰差大哥面無表情的接過陰陽錢,看了我們一眼,“去吧。”

我和林永夜不慌不亂的走了進去,我問林永夜,“你怎麼隨身帶着錢?”

林永夜指了指這件衣服,得意的告訴我,“那鬼童子有點來頭,身上踹了大把的錢,就係在這衣服的腰帶上。”

我忍不住笑了笑,沒想到,偷人衣服,還偷用人家的錢這種缺德事情,林永夜身爲鎮長的兒子也能做的出來,實在是好玩。

不過這些官員沒了衣服後,泡在池子裏,都認不出誰是誰了,剛纔一路跟蹤那判官也是因爲認得他所穿的衣服,這下澡堂裏的人感覺都長得差不多,一時之間,竟然不清楚。

林永夜這下可急了眼,問我該怎麼辦。

我搖搖頭,心裏想着這能靜觀其變了。

我們幾乎在裏面待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看見有個人穿着判官的衣服準備走出去,我和林永夜趕緊跟上,生怕跟丟了。

這判官一路從泡湯池的地方走到判官府邸。

“你們打算跟着我進去嗎?”那判官突然停下腳步,聲音極其寒冷。

他緩緩轉過身來,一臉嚴肅的看着我們,他濃眉大眼,眼神極其嚴厲,沒想到我們一路跟着他已經被他發現了。

林永夜突然噗通一聲,跪在判官面前,“判官老爺,求求你秉公辦事,不要顛倒是非,隨意勾人魂魄,奪人的生死薄,雖然你們一筆在手,想讓誰活,就讓誰活,可是不能不講理啊!”

我沒想到看上去如此膽小的林永

夜,此時竟然可以直接說出這些話來,雖然他聲音哆嗦,我卻對他另眼相看。

判官冷眼看了一眼林永夜,輕聲說了句,“跟我來。”

我和林永夜面面相覷,心裏不禁有些奇怪,這判官也不問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直接讓我們跟着他進去,難不成要對我實施酷刑。

這個判官直接將我們帶到了另外一個處,臺高一丈,鏡大十圍,向東懸掛,上橫七字,“孽鏡臺前無好人。”

這應該就是江離之前所說的孽鏡臺。

孽鏡臺,這是天地靈之氣所潔淨而成這臺,凡是人魂魄來到這裏,即可以照亮的本身面目。絲毫也不能隱藏。 冰山美人太囂張:總裁,請簽字 事實是這並不是孽鏡臺的利弊。只因世人從年輕到老,一生罪孽重重。但人也爲靈魂性的東西。所做的事,自己清楚。正所謂心知肚明。將自己一生的罪孽都攝於心。心中有數.手足行動。離不開心的指揮,人死後靈魂到孽鏡臺,本因罪孽鏡陰陽成,碰到魂魄二氣,可以將人的一生罪孽映照出。 兩世人 佛經有說“萬法由心生!”,就是這個道理。

不管是什麼人,只有站在鏡子前,無論善惡一眼就能分明清楚。

這個判官突然開口,“你們若是站在孽鏡臺前,讓它分清楚你們的善惡,如果是善,我察查司一定會秉公辦案,爲你們伸冤,如果是惡,你們冒充童子罪大惡極,就去十八層地獄接受錘鍊。”

原來此人是四大判官之中的察查司,並不是我們在找的罰惡司,不過他雖看上去鐵面無私冷眼的模樣,卻並沒有要害我們的感覺。

林永夜問他,可這孽障臺上寫的是,“孽鏡臺前無好人。”

“心中有明鏡,還怕這孽鏡臺嗎?”判官只是丟下這句話,示意讓我們上前去。

我心裏忐忑不安,雖然我一生並沒作惡,可也殺過幾只小鬼,要是隻有殺生就算惡的話,那我肯定是逃脫不了下地獄的命運。

林永夜二話不說,直接衝上孽鏡臺前。

孽鏡臺猶如一團漩渦,忽然運轉起來,轟隆作響,突然鏡子裏緩緩顯示出來一團青煙。

而這青煙透着一股清幽,宛如仙氣,突然鏡子裏變成一股清澈的水流,潺潺流水,寧靜安詳。

我本以爲這個鏡子就這樣了,沒想到那鏡子竟然自己開口說話,“陸判官,這人看不到心中的惡,實在奇怪,像一股清澈的水池一般。”

陸判官一臉深沉的看着林永夜,沉默了一會,點點頭,又看向我,示意我上去。

我心裏是七上八下,我殺過小鬼,酆都城的人肯定不會放過我,要是這樣上去了,萬一看到我的罪孽,我心裏越想越怕。

陸判官見我無動於衷,說了句,“你要是不上這孽

鏡臺前,我直接帶你去十八層地獄。”

我聽了一哆嗦,趕緊朝孽鏡臺前走去。

那孽鏡臺中的鏡子,凝成一股漩渦,越來越猛烈,越來越兇狠,隔了許久,鏡子竟然透着一股閃電,轟隆作響,極其嚇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