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辦事不利,請師尊處罰!」葉落塵愧疚道。

「此事不能怪你,只能說對手太過狡猾隱蔽,不過只要多加防備,應該無礙,我天雲宗屹立千年,雄霸一方,絕不會因為一些暗中的手段而有所動搖,你放心去做就是了!」老者神情平淡,但氣勢卻令人心驚。

「弟子明白!」葉落塵恭敬道。

老者點點頭,飄然離去,來到一個風景秀麗的小湖,猶豫片刻,輕輕敲響了矗立在湖邊銀鈴……「弟子觀雲峰楊辰,見過邱長老!」看著邱少陽的步伐似乎又要跟上皇甫長陽,楊天連忙走上前去。

「哦,你有何事?!」邱少陽有些不耐煩,他與天雲宗幾位長老約好論道,急於前往。

「劉長風劉執事讓弟子來參加三宗戰台賽,只是讓弟子見見世面,弟子也知道自己實力不足,願在觀戰台上為諸位師兄師弟吶喊助威,還請長老成全!」楊天說完,從空靈戒中取出一株紫金藤,恭敬地遞給了過去。

見楊天如此識趣,邱少陽微皺的眉頭舒展開來,揮手收起紫金藤,點點頭,算是答應下來,然後跨步離開。

看著邱少陽的背影,楊天收斂笑容,取出飛禽傀儡,衝天而起,等臨近天雲城的時候,瞬間改變面貌,進入一個破落的院落中。

自從得知戰台賽乃是宗門多方勢力角逐所在,楊天就不打算真的參加,那些既得利益的宗門的高層都不重視,他一個小小的靈海境初期的弟子又何必掙扎!

至於宗門榮譽,還不如復仇計劃重要!

「參見少主!」一直守候在院落中的血影,見楊天到來,連忙從陰影中現身,單膝跪拜。

「虎團長何在?讓他來見我!」楊天坐在大廳主位,開口道。

三個月前,楊天就定下計劃,先由楊虎帶著血影小隊進駐天雲城,打探消息,而他則進入天雲宗內部,兩人相互扶持印證,以確保安全和消息準確!

至於血影小隊,整個獵靈團傾注了大量的心血,一年前就制定了訓練的計劃。

與其他孤兒不同,血影小隊不僅要進行艱苦的修鍊,磨練武技,同時也要進行各種刺殺、偽裝等訓練!


不多時,已經改換面貌的楊虎悄然來到院落,看著端坐在主位上的楊天,神情激動道:「少主!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但我感覺,那位趙青雲很可能就是五叔!」

「何以見得?」楊天眉頭一挑,神情不變道。

「我意外得知,趙青雲有一個女兒,名為趙夢玲,而且與五長老陳傲雲的外孫女凌雪走的很近!」

楊天深吸一口氣,強壓心中激動,沉聲道:「那趙青雲最近有什麼活動?還會露面嗎?」


八年前,楊天從未離開過盤龍鎮,而這八年中,大多數的時間都在拚命修鍊,即便創建了蒼狼獵靈團,但由於根基薄弱,根本沒有能力大規模的偵查各個地方的消息。

因此,對天雲宗內部的事情知之甚少,在這陌生的天雲城內,猶如夜行者,只能默默潛行,不敢稍露風聲,以免引來仇敵的注意!

「我買通了一個四海商會的小廝,從他那裡得知,趙青雲今天晚上會參加四海商會的拍賣會,四十號包廂!」楊虎道。

楊天點點頭,取出一枚令牌,開口道:「這是四海商會的貴賓令牌,你拿此令牌,將四十一號包廂包下,暗中觀察!」

楊虎點點頭,留下一百萬靈石后,立刻前往四海商會進行安排。

楊天詢問了一下血影關於獵靈團的各種情況,並對血影小隊以後的訓練,做了一些安排。

雖然血影小隊的人不多,但無一例外,均有著莫大的潛力,假以時日,定會成為獵靈團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會成為他留在獵靈團的眼睛!

夜幕降下,大地被黑暗籠罩,但天雲城卻是華燈璀璨,閣樓商鋪,花船金鱗,雕樑畫棟,將喧鬧與精美結合在一起!

楊天走在街上,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由得想起了盤龍鎮的熱鬧,雖然無法與天雲城相比,但在他的記憶中,卻固執的把它想象成同樣的繁華。

進入四海商會後,楊天找到了一個管事,將貴賓令牌拿出,開口笑道:「我有一批黃階上品的寶器和靈藥,想要賣給貴商會,不知管事有沒有時間?」

管事微微皺眉,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事情繁雜,一些黃階寶器寶器還輪不到他親自進行交易,於是喊來一個少年小廝,開口道:「這位公子是我們商會的貴賓,好生招待!」然後轉身離去。

楊天見此,也不生氣,來到一間密室,揮手取出一百多把各種黃階上品寶器,抿了一口靈茶,等著那位小廝進行估價!

少年小廝看到一堆寶器和靈藥,先是一驚,然後深吸一口氣,仔細地進行分類評估,專註認真。

「共有黃階上品寶器一百一十三件,黃階上品靈藥三十二株,黃階極品靈藥二十五株,玄階下品靈藥……初步估價為二十三萬六千下品靈石!不知您對這個價格是否滿意?」少年小廝有些拘謹和忐忑道。

「憑什麼!我就要四十一號包廂,你們快點把那人的靈石退了!」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前台傳來,緊接著,一個大約十三四歲,相貌清秀的少女,一臉跋扈的闖進密室,冷哼一聲道:「你就是霸佔我四十一號包廂的人嗎?!我給你半刻鐘的時間,立馬將包廂退掉,讓給我!」

一直伴隨左右的楊虎立刻閃到楊天面前,手中長劍緊握,目光緊緊地盯住少女!

「你敢瞪我!」從未有人忤逆過的少女頓時大怒,光華一閃,寶劍握在手中,一股靈元境後期的元力波動散發看來,一劍刺向楊虎的眼睛!

楊天目光微凜,這少女小小年紀,卻心腸如此狠辣,冷哼一聲,一道劍氣從指中迸發,與少女的長劍碰撞在一起!

「叮!」少女手中的玄階極品寶劍瞬間被劍指震開,少女也悶哼一聲,後退數步,臉色微白。

「小小年紀,心腸卻如此狠辣,性格跋扈,以後還是收斂一些的好!」楊天冷聲道。

「雪兒如何!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在此大放厥詞!」

楊天的話剛落音,一個冰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只見一個面色清冷的清麗少女,在一群青年的簇擁下款款走來,眼中充滿冷漠。

楊天感覺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止了,目光有些獃滯,並不是因為女子的美貌,而是這容顏,曾經多次出現在自己的夢中!

「真的是夢玲嗎?!」楊天眼神有些獃滯,喃喃道。 雖然八年的時間已經讓容顏改變了許多,但那種從小烙印在心中的熟悉,又怎能出錯!

「夢玲姐姐,你終於來了,他們不僅搶佔了我們的包廂,還將我打傷,你要替我做主呀!」少女見夢玲到來,泫然欲泣道!

看著目光依舊獃滯的楊天,夢玲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厭惡,而她身後的青年男女,也面露不善!

凌雪乃是五長老唯一的親人,在天雲宗地位特殊,宗門弟子幾乎沒有人願意忤逆她,否則一旦激起脾氣暴躁的陳傲雲,必將生不如死!

「哼!竟敢對趙師姐無禮!」一個身穿華服的青年見此,心中大怒,猛地向前一步,抬手拍來!

楊虎見此,遲疑了片刻,但見對方出手狠戾,也向前一步,靈海境中期的修為爆發出來,渾身煞氣瀰漫,同樣拍出一掌!

「嘭!」華服青年雖然只有靈海境初期的修為,但畢竟是宗門驕子,實力非凡,即便楊虎同樣實力不弱,並經過無數廝殺,但依舊被對方的掌勁震退一步!

「來者是客,但莫要動手傷了和氣!」

兩人剛站穩身體,一股強大的神魂之力迅速籠罩而來,緊接著,滄桑而充滿威嚴的聲音在幾人心中響起。

「前輩息怒,我等知錯了!」華服青年意外的看了楊虎一眼,見商會的前輩警告,立刻收手,回到原來的位置。

話音剛落,令人心悸的神魂之力迅速消失無影,眾人心有餘悸的相互看了一眼,收起了各自身上的威壓。

「實力倒還不錯,不過在此挑釁我天雲宗,你不怕走不出這拍賣場嗎?」華服青年神情淡漠,但眼神中卻閃爍著殺機!

看著有些陌生的凌雪和趙夢玲,楊天強壓心中的狂喜,走上前去,輕聲道:「本少天辰,落日城蒼狼獵靈團團長,四十一號是我早就預訂下來的!這位小姑娘想要爭奪,所以才發生了一些不快,如果夢玲小姐不介意的話,可否進包廂一談!」

從沒想到,闊別八年的重逢竟然來的如此突然,只可惜雪兒的容貌變化太大,以至於第一眼沒能認出,否則也不會起這樣的爭端了!

夢玲瞥了楊天一眼,沒有說話,但眼中的不屑和鄙夷更濃。

在所有的勢力中,獵靈團因為組織散亂,良莠不齊,有些甚至墮落成劫匪,因此地位和名聲最低!

因此,哪怕楊天為一團之長,在這些宗門精英眼中,也不過是不入流的角色!

自己乃是天風國第一宗門的核心弟子,並且深受宗門器重,已經被五長老破例收為親傳弟子,更何況自己還有一個令整個宗門都為之呵護,精心培養的姐姐,如此尊崇的地位,豈是一個小小獵靈團的團長可以邀請的!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這裡是天雲城,識相的最好賠禮道歉,讓出包廂,否則讓你生死兩難!」華服青年見楊天竟然大獻殷勤,立刻怒道。

夢玲乃是趙執事的女兒,修為高深,已經進入靈海境圓滿之境,再加上美貌容顏,讓眾多天雲宗弟子覬覦不已,如今看道一個外人也想橫插一腳,如何能忍!

「道歉!賠禮!讓出包廂!」夢玲冷哼一聲,眼中全是漠然。

楊天心中凄然,沒想到八年不見,曾經婉約的小女孩竟然變得如此飛揚跋扈,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堅決,絲毫不給自己單獨解釋的機會!

但周圍閑雜之人太多,自己的身份敏感,不可能當眾說出,苦笑一聲,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此時,邱少陽和陳傲雲聯袂而來,面色不善的看著楊天。

「外公!他們不僅霸佔了我的包廂,還將我打傷,你要為我雪兒做主呀!」凌雪見陳傲雲到來,委屈道。

凌雪的母親是陳傲雲的獨女,自從凌雪的母親死後,凌雪便成為的陳傲雲的逆鱗,觸之必死!


也正是這種溺愛,加上宗門弟子的刻意討好,才養成了她這種跋扈的性格!

「是你們打傷我的雪兒嗎?!」陳傲雲聲音冰寒,臉色陰沉,屬於神玄境中期的強大威壓壓迫而來!

楊虎臉色微白,看著一臉冷漠的夢玲,雙眸變得有些血紅,作為一個憨厚的人,心裡的情感往往更加真摯簡單,因此,眼前的一幕令他難以接受!

楊天沉喝一聲,氣勢節節攀升,一股靈海境初期的氣勢夾雜著凌厲的劍勢爆發開來,向前一步,將兩人護在身後,拱手道:「在下天辰,見過兩位前輩,還請前輩息怒!」

陳傲雲有些吃驚,沒想到對方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有靈海境的修為,並且領悟了劍勢,想必是一些世家的弟子,於是收斂威壓,冷哼一聲道:「趁老夫沒有動怒之前,滾!」

「外公!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們了嗎?!」凌雪十分不滿,在她看來,至少也應該將幾人打成殘廢,方能消除心中委屈!

「雪兒乖,殺了他們只會髒了手,還是趕緊去包廂吧!」陳傲雲一臉慈祥道。

楊天看著眼中竟然充滿殺機的凌雪,心中一緊,苦澀與悲涼瞬間充滿整個胸膛,雙拳不禁緊握,指間發白!

他如何也沒想到,曾經乖巧可愛的凌雪,竟然會變得如此陌生跋扈,動不動就要取人性命!

本來還想辯論一番,爭取一些機會,但沒想到,自己在他們的眼中不過是可以隨時滅殺的螻蟻!

難道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一直期盼找到的親人嗎?

「真是不自量力!也不看看這是哪裡,就敢如此放肆!」

「就是!這裡可是天雲城!不是一些阿貓阿狗可以撒野的地方!」

「還敢覬覦夢玲師姐的美貌!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家族罹難,剩餘幾人生死不知,天南相隔,一次次從夢中醒來,淚斷愁腸!

而如今,至親就在眼前,卻無法相認,只能擦肩而過,形同陌路,甚至怨恨升起!

這一切,讓曾經的期待,顯得有些可笑!

看著面帶譏笑甚至滿含殺氣的眾人,楊天沒有說話,讓楊虎背著已經昏厥的血影,跨步離開。

「少主!你沒事吧?」楊虎看著臉色慘白的楊天,十分擔心。

楊天苦笑一聲,搖搖頭,並不作聲,慢慢的向偏僻的院落走去。

楊虎嘆息一聲,也不知該說什麼話安慰,雖然他只是楊家收養的孤兒,但也知道夢玲等人在楊天心中的地位!

一路沉默,剛剛進入院落,一直壓抑在胸口的鮮血噴出,兩行淚水留下,楊天看著漫天的繁星,心中有股說不出的失落!

多少次夢中牽挂,多少次幻想重逢,然而,冒險前來,曾經的人卻已經如此陌生,冷漠的神情讓人看不到一絲熟悉的身影!

當初那個善良可愛的雪兒不見了,只剩下一個蠻橫跋扈,心狠手辣的少女!

當初那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夢玲也不見了,只剩一個心若寒冰的女子!

一切,物是人非!

魂牽夢繞,苦苦等待尋覓,滿懷期待而來,卻不曾想得到的竟是這樣一個有些無奈無語的結果!

雖然當時表明身份,夢玲也許還會念及曾經的手足之情,凌雪也可能保留那曾經的一份感激,但現在尚未有自保的能力,稍有不慎,不僅會將自己置於險地,還會將處於安穩中的夢玲等人暴露出來!

他敢冒這個險,但卻不想讓夢玲等人也置身於險境!

從夢玲的表現來看,五叔等人的處境必然十分優越,惡劣的處境,還養不出跋扈的性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