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要給他們搬走,誰讓他們的人這麼壞!」夜雲澈想起妖王的作為,恨恨的說道。

然後就開始將這裡面他喜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塞進自己的空間中。

雪羽也沒有閑著,幫忙一起拿。

有這麼多的寶貝,他們兩個卻是用手一點一點拿。

要是將這裡搬空,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而用不了多久時間,夜雲澈和雪羽兩個就氣喘吁吁的累趴下了。

「不好了,桃花爺爺,這裡的東西太多了,我好累,搬不動了。」

龍星天一直在旁邊寵溺的看著他們一大一小動作,沒有插手,此刻見他們累的跑不動了,他才動手。

雙手一揮,直接將這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自動飛進了夜雲澈的空間戒指當中。

隨後,夜雲澈就驚訝的看到一件一件的東西朝自己懷裡來,然後嗖一下收進了他的空間中,他頓時覺得驚奇極了。

心中暗暗發誓,以後他也要好好修鍊,和桃花爺爺一樣做個強大的人。

於是這一夜天還沒有亮,妖王就在自己的寢宮收到了藏寶閣被盜的消息,他大為驚訝的披上衣衫,來到這裡之後,一看,看到眼前的一片狼藉。

別說一件寶貝了,就是連棵草都看不到!

妖王氣得臉色直發綠!

「快點說,是誰幹的?」妖王怒火中燒,雙眼充滿了血紅色,這是他搜羅了多年的寶貝,然而一夜之間,就這麼全部不翼而飛了,這叫誰也不能接受。

「回王的話,我們也不知道何故,全身都不能動,那個賊人背著我們,但是我們卻可以聽到聲音,那應該是兩個人。」

「對對,我們也聽到了,是兩個腳步聲。」幾人跪下,不敢抬頭,將自己所知道的說出來。

希望王能留他們一條命。

西長老突然在旁邊撿起了一束流蘇,這上面,還藏著一個陌生的氣息。

「拿來給我看看。」妖王眯了眯眼,冷喝一聲,捏著手中的流蘇,這流蘇看起來還是孩子所佩戴的。

冷喝道,「你們給我招集所有的人,全來一個一個的盤查。」

「是,王!」西長老立即點頭頜首,「屬下一定會將這個賊人給逮到。」因為他覺得,這個賊人有可能就是和之前傷害唐明的那個差不多是一個人。

他對那個賊人深痛惡絕。

隨即,妖王憤怒的轉身離去,留在藏寶閣的其他人也走了出去。

唯有西長老一個人在這裡沉思。

突然他的背後閃過一抹涼意,旋即不動聲色的倒了下去。

藏寶閣被盜,這件事情對九幽弟子們有不小的打擊。

究竟是誰居然如此厲害?

能夠到藏寶閣,他們當真拿他沒辦法了嗎?

那麼這個人該有多麼的強大!

豈不是他想要殺他們的話,他們根本沒有命可活?

於是乎,這些人變得更加警惕了起來。 霓虹燈閃爍的街區上,紫櫻花拍賣行的大樓在周圍一片的高樓大廈間分外惹眼。蓋因爲別家的大樓都是燈火透亮,而偏偏他家的大樓是下半截漆黑一片。

第十二層樓的信息處理中心裏,看着電腦屏幕上顯示的刺眼紅色警告標識,亞裔男迅速從傻眼狀態裏回神,然後雙手放在鍵盤上,十指噼裏啪啦就是一番忙碌。

奈何就算是把十根手指頭都幾乎快打出了一片殘影,那電腦屏幕上顯示的紅色警告標識,依舊是那樣的刺眼。一圈冷汗,悄然掛在了他的額頭。

徐徐轉頭,亞裔男看着身旁的兩個同伴一臉澀然的說道:“毒氣……毒氣已經擴散下去了。”

金髮女神情一凜,飛快回到自己的電腦前,同樣十指翻飛在鍵盤上噼裏啪啦飛快敲擊不已。過了一會兒,當她啪的一下按下了確認鍵後,電腦屏幕上的刺眼紅色,總算是退去。

見此,亞裔男大大鬆了一口氣之餘,臉上不無好奇的問道:“你是怎麼處理的?”

金髮女臉上滿是肅然,衝着亞裔男搖了搖頭後,伸手按住耳邊的通訊器急聲說道:“各小隊注意,牙巢毒氣外泄,整棟大樓已經被封鎖,一級戒備,展開c級計劃,完畢!”

“你把整棟大樓都封鎖了?”亞裔男眉間皺紋很深。金髮女點了點頭:“全封了。若是讓毒氣泄露到外面去,恐怕整個世界的目光都會被吸引到這裏。那樣的後果,別說是我們毒牙大隊了,即使是公司總部,都不可能輕易承受得下來。”

一旁非裔男湊過來張嘴說道:“喂喂,我說你們……”

“你閉嘴!”“菲利普閉嘴!”亞裔男和金髮女紛紛開口喝止了他的說話。非裔男不死心,依舊上下嘴皮子一掀說道:“我想說的是,其實……”

“不管你想說什麼,目前來說都不重要。”金髮女衝他翻了一個白眼。

邪王寵妃:腹黑二小姐 非裔男三番兩次被同伴叫閉嘴,也是怒了,伸手扒拉開金髮女,單手五根手指頭在鍵盤上啪啪敲擊了好幾下後,按下回車鍵後,指着電腦屏幕眼白一翻叭叭說道:“遭到損毀的只是第二層到第十層,我剛纔看了,毒氣只是剛好擴散到了第十一層……”

雙手抱臂,他斜睨了兩人一眼繼續說道:“我們只需要把十一層往上的樓層給封鎖就可以了,完全沒有必要整棟樓都封。這樣的話,造成的影響也不是很大,要不然的話,我想待會兒要是這位大江先生醒來的話,一定會先把我們給殺了,然後他再跳樓回家去自殺!”

亞裔男和金髮女愣愣的看着非裔男,片刻後,亞裔男首先伸出右手握拳砸了他胸口一下:“好吧,菲利普,我承認我們兩個剛纔的行爲有點過分,在毒氣擴散這件事情上,你比我們兩個無疑處理的更好。但是,你最後的那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對。”金髮女臉上帶着笑的走過去輕輕擁抱了非裔男一下,“你最後說的那個笑話,一點都不符合現實邏輯。”

“切!”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笑容的非裔男,難得的只是用一個單詞表達了自己的情緒。

位於第十一層樓的樓梯口,陳志凡眼見着從牆壁兩側忽然冒出來的上下一對鋼板,把通往樓下的空間給擋了個嚴嚴實實,聳肩之餘,心念一動喚出了鬼撲滿。

看着小傢伙依舊一臉臭臭的扭頭不理自己,他好笑的伸手捏了捏它的小耳朵,正準備開口讓它把金雀給放出來,忽地心頭一動,隨即放出了一點神念探向了樓上。

“靠!”低呼了一聲後,某青年臉上閃過一抹慶幸的表情。因爲神念已經探知到,從樓上的空氣裏,有一絲絲常人看不到的劇毒氣體正一路飛快的擴散了下來。

這要是金雀剛一放出來,就被毒氣包圍的話,那豈不是生生害了她。

捏着鬼撲滿的耳朵,他一個念頭就甩進了它的腦子裏。小傢伙斜着頭瞪了一眼後,小嘴一張,就把之前因爲換衣服而吞進肚裏的手機給吐了出來,然後它頭一擺,尾巴一晃,招呼都不打一聲,就嗖的一下不見了。

“靠,脾氣真是越來越大了。”吐槽了一下後,陳志凡拿起手機打開了界面,結果往屏幕上方掃了一眼後,他又擰着眉頭放下了手機。信號連半格都不到,又怎麼上得了網。奇怪了,之前都還可以的。

起心想幹脆一路打穿樓層,讓毒氣擴散下去,讓他們嚐嚐自己放毒自己吸的滋味吧,又擔心會害了無辜的旁人。

就算是整棟樓裏只剩下了那些僱傭兵,他們算是自作自受,但是毒壞了花花草草也是一種罪過嘛。

●тт kǎn ●℃O

最後想來想去,陳志凡決定還是上樓去,看那三個人要怎麼給自己一個交代。大江錦川那傢伙,還沒好好教訓過呢。

不過對於已經擴散到了眼前的什麼vy毒氣,他也沒敢掉以輕心,心念一動鼓動起體內精純屍氣排出體外縈繞全身後,化作一團人形灰雲就往樓上飄去。

深夜時分,秋山家的別墅大廳裏,面對情緒激動的衆人,臉上神情異常難看的秋山原緊握雙拳踏前一步厲聲喝道:“你們這些傢伙,口口聲聲的說爲了自由,簡直是放*******瞳深處絲絲綠光閃爍的他,逐一掃過眼前的這些人,臉上滿是不屑的說道:“哼,自由?難道你們之前就沒有自由了嗎?說來說去,還不是爲了滿足你們自私、貪婪的慾望,呸,離了幼龍社,你們算是什麼東西!”

“大膽!”臉上陰沉一片的秋山家主看着他怒聲喝道,“秋山原,你這是什麼態度!嗯,你忘了你身上流淌的是我秋山家的血了嗎?”

“如果秋山家的先祖地下有知,看到現在秋山家的子弟妄圖背叛主家的話……”秋山原一臉鄙視的沉聲說道,“他們一定會氣得跑上來生生打死你們!”

“簡直是……簡直是混蛋!”秋山家主被氣得渾身一陣顫動,喘氣良久後,他狠狠瞪着秋山原冷聲說道:“竟然敢褻瀆先祖!哼,從現在開始,你再也不是我秋山家的人了,你,不配享有秋山這個偉大的姓!”

秋山原傲然冷視秋山家主,語帶十二分不屑的說道:“哼,一羣自私自利的小人,背棄了先祖的榮光,你們纔不配享有先祖的姓。” 得到寶貝的夜雲澈,回到了小院之中,也並沒有睡得著,畢竟得到了這麼多好東西,他一個一個挑著玩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想睡覺呢?

等他剛有點困意時,就被人通知要去見王。

夜雲澈跟著這些人來到金色的大殿之中,發現大殿之中,已經堆滿了人。

大概20多個青年。

他們從小到13歲的模樣,大到20歲,有的是九幽內門的弟子,有些是剛入的。

大殿異常的安靜,誰也不敢造次,讓人心生敬畏。

夜雲澈也不免有些緊張,小手緊握。

不過還好,沒多久,他就在門口發現了桃花爺爺。

心中立即鬆了口氣,有桃花爺爺在,他就什麼都不怕了。

不過,他進入了大殿堂之中,又發現了一道強烈的視線在緊緊的盯著他,可是當他跟隨著那條視線究查時,卻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人在看著他。

夜雲澈只當是林老師在悄悄打量著他。

畢竟這些人當中,他認識的也就只有林老師了。

「王駕到!」伴隨著一道高喊,本來就靜謐的大殿就更加安靜了。

一個個都俯首稱臣,恭敬的迎接男人的駕到。

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從外面威風凜凜的走了過來。

他的衣袍無風自動,渾身都帶著一股喧囂的強大氣息,讓人心生敬畏。

「參見王的到來。」在黑衣男子大步踏上寶座,坐下的時候,所有人都齊聲對他恭敬的高喊著。

而妖王只是淡淡的瞥了眾人一眼,道:「所有人都到了嗎?」他的目光所落之處,所有人都不敢接受到他那尖銳的目光,都低下頭去,不敢和他直接對視。

因為夜雲澈身份最低的緣故,所以站在最後面,並沒有人發現他。

一夜沒睡覺,夜雲澈很快便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眼睛四處飄搖。

很快,他又突然再次察覺到一道視線打量在他的身上。

這一次,夜雲澈飛速的轉過頭,尋找那道眼神,目光和那人對上,眨了眨眼,疑惑道,這個人是誰?他為什麼總是盯著我看呢?

夜雲澈的心中很是不解,和那人對視,紅唇微嘟,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那個陌生的男子對他微微一笑,竟然讓夜雲澈覺得很是安心。

於是他就更加疑惑了,但是出於禮貌,還是對那人微微一笑。

這時,妖王突然下命令,讓西長老拿著昨天的那個流蘇,一個一個勘察他們身上的氣息。

夜雲澈聽到了眾人的話,才知道,原來他就是西長老。

不過他並不認識他,他為什麼會這麼看著自己呢?夜雲澈總覺得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樣。

同時心裡也很疑惑,為什麼妖王要他們一個個這樣做呢,難道是因為昨天他們偷藏寶閣留下了什麼蛛絲馬跡,讓他們查到了自己的身上嗎?

眼神下意識的朝外面看去,想要尋找桃花爺爺的身影,但是這次,夜雲澈卻沒有看到桃花爺爺的身影。

心中立即微微驚訝,糟了,桃花爺爺去哪裡了?沒有桃花爺爺,夜雲澈的心中瞬間不淡定了,但儘管如此,他表面上沒有露出一絲慌張的神色。 而這時,他的背後突然有人推了他一把,「趕緊的,現在輪到你了。」

夜雲澈卻沒有動,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桃花爺爺不在,萬一要查出來是他,該怎麼辦呢?

正因為他的遲疑,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他看過去,就連那高高座位上的王,也朝著他的目光看過來。

不過,就在王的視線將要落到夜雲澈的身上時,突然有一抹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夜雲澈的身前,將他遮了個結結實實。

「昨天那個賊人去了藏寶閣,雖然沒有人看到他的樣子,但是他卻留下了一件東西,我現在要在你們的身上做對比,如果發現你們身上的氣息相同,那麼你們就是那個賊人,若是沒有,那麼就不是你們。

現在,你們每一個人,都要來核實一下,誰要是不敢上來,那便是做賊心虛。」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夜雲澈的耳邊響起,夜雲澈微微抬起腦袋,隨即又是一愣。

怎麼又是這個西長老,剛才他就看到西長老了對著自己笑,現在他又主動來到他的身邊。

不過這一次離的近了,夜雲澈莫名發現西長老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感覺。

他是誰呢?他明明不認識他。

很快,夜雲澈就瞥到了西長老手中拿的那棵流蘇,認出了是自己身上玉佩帶的。

夜雲澈暗道不好,這下該怎麼辦。

要是被認出來了,桃花爺爺不在,他該怎麼辦呢?

正在夜雲澈心中忐忑不安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鑽進了他的腦海中。

「小澈兒乖,不要驚慌,有爹爹在這裡,你現在只需要按照爹爹吩咐的做就好。」

夜雲澈的眼睛豁然的睜大,對上眼前之人的眼睛,隨即嘴角扯出一抹彎彎的弧度,原來他是爹爹,怪不得他覺得這位『西長老』會如此熟悉呢。

夜雲澈心中瞬間安定了,比看到桃花爺爺還要安定,什麼也不想,便照著帝玄胤吩咐的做了。

帝玄胤望著眼前的小傢伙,眼中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很快,便轉身越過他,又在其他的少年身上驗證。

當然,有他的作弊,這些氣息與夜雲澈的自然完全不相同。

很快人群中發出一道道驚呼,「是他!他是賊人!」

當然,這個人,只不過是一個替罪羔羊罷了。

「不,不是我,絕對不是我,你們一定搞錯了!」那位少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賊人的名頭居然落到了他身上。

可是他根本沒有做過賊人呀。

很快就有人上前將他架住。

少年慌忙的在人群中叫道,「爺爺!真的不是我。」

眾人也看向少年的爺爺,他是九幽之地的萬長老。

萬長老看到這一幕也是一驚,隨即立即走上前,護住自己的孫子,跪下道,「王,這其中肯定有誤會!」

「那他身上的氣息,又是如何來的?」 八零甜妻乖一點 妖王冷冷的說道。

這下倒是把萬長老給一噎。

他也看到了確實和自己孫子身上的一樣。

眾人看著萬長老,說實在的,他們也不願意相信是萬長老和他的孫子做了這種事情。 畢竟萬長老的身份,在九幽之地除了西長老,就是最大的了。

高位上,妖王眯了眯眼睛,剛看著眾人的神色。

大殿之中,有萬長老孫子的驚嚇哭喊聲,也有眾人的議論紛紛聲。

而夜雲澈看著這一幕,一雙大眼睛閃亮亮,轉過頭看向西長老,心中得意道,不用說,這些一定是他爹爹乾的好事。

而正在這個時候,『西長老』開口說話了。

「王,屬下認為,此事或者並不是萬長老做的,和萬長老無關。」隨後又說出了自己的見解,「因為,畢竟萬長老在我們九幽,已經是高地位,難道還在乎一些銀子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