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邵雲剛雖然有些疑惑,但車子還是停了下來。

後面的麵包車和小貨車同樣緩緩停下,還以為前面遇到了什麼情況。

此刻寧初正閉著眼睛。

「前面有大批喪屍在靠近,趕緊調頭。」

「好。」

對於他的話,邵雲剛深信不疑。

他拿起對講機,飛快下達命令。

三輛車原地掉頭,貨車在前,越野車殿後,向著煙雨村的方向疾馳。

不多時,後面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喪屍大軍。

邵雲剛心有餘悸的收回目光,剛要鬆一口氣,突然發現寧初的臉色有些凝重。

「怎麼了?」

「我懷疑,梨河鎮的墮落者要對我們出手了。」

話落,寧初睜開眼睛,眸中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邵雲剛渾身一震。

他取出手機,連發了幾條語音:

「黑子,馬上聯繫護衛隊,在村頭集合。」

「李叔、老村長,先別管五甲村和小嶺村了,趕緊帶著村民和倖存者回煙雨村。」

「常山去牆頭把加特林架起來,喪屍要來了……」 江山穿過人群,忍着怒氣,來到了蘇婉兒和萌萌的面前。

目光在胖女人身上掃過,嚇得胖女人不自覺的一顫。

「這個小雜種撞掉了我兒子的薯條,還弄髒了我兒子的衣服,賠兩百塊錢,這件事就算了。」

胖女人故作鎮定,對江山要價。

江山把蘇婉兒扶了起來,看着蘇婉兒臉上的手掌印,很是心疼。

「怎麼回事?」,江山輕柔的問道。

蘇婉兒委屈的抹着眼淚,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和江山說了一遍。

得知了前因後果,江山臉上的怒氣更甚。

轉過頭來看着胖女人。

「要錢是吧?」

「好,我給你!」

一秒記住https://m.net

江山說着,從兜里掏出一千塊扔到了地上。

胖女人沒有多想,奸計得逞一般,內心欣喜的彎腰去撿。

數了一下,不對呀,不是兩百塊錢嗎,這怎麼是一千?

「你給我一千塊幹嘛?」,胖女人有些不解。

「這一千塊,兩百是賠給你的,另外八百,是揍你的!」,江山冷冷的說道。

「啊?」

啪!

江山重重的就是一耳光抽了過去,把胖女人的牙齒都打斷了兩顆。

啪!

啪!

啪!

接着又是重重的三耳光,抽得胖女人眼冒金星,臉腫成了豬頭。

「你……你敢打我!」

「你給我等著,能讓你活着走出商場,我跟你姓!」

胖女人捂著臉,滿臉憤恨的瞪着江山。

說完,帶着小男孩就小跑着離開了肯德基,明顯是去搬救兵去了。

「你不應該動手打她的,大不了賠她點錢,把事情處理掉就好了,你這樣搞,只會讓事情變得越來越麻煩的」,蘇婉兒小聲說着,還有些埋怨江山的意思。

「她打我媳婦,還罵我女兒是小雜種,要是這樣我都不給她點顏色看看,那我還算是個男人嗎!」

「咱們家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咱們不欺負人,但也不能讓人隨便欺負!」

對於蘇婉兒埋怨的微詞,江山本來是想生氣的,但轉念一想,蘇婉兒之所以這樣怕事,如履薄冰,還不都是自己害的嗎。

以前的那個敗家子,在外面吃喝嫖賭,整個家都被搞得他支離破碎,經不得一點風雨。

也正是因為長期生活在那樣的條件下,所以蘇婉兒才會慢慢變成這樣,那怕自己多受點委屈也無所謂,只要不惹下麻煩就好。

一時間,江山既愧疚又心疼。

從肯德基出來,江山打算去買點藥膏,幫蘇婉兒擦擦臉。

被扇了一巴掌后,蘇婉兒的臉都有些紅腫了。

這時。

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堂弟啊,你可一定要為堂姐我做主啊。」

「且不論誰對誰錯,那個王八蛋當着那麼多人打了我,簡直就是不把咱王家人放在眼裏啊!」

伴隨着胖女人的哭訴聲,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周圍的人見狀,趕忙散開,不敢擋路。

「就是他!」

「剛才就是這個王八蛋打的我!」

在胖女人的指認下,一群人迅速圍了上來,將江山一家三口團團圍住。

為首的不是別人,正是江山目前的頭號敵人——王建豪。

看到是江山,王建豪臉色一僵,隨後陰笑了起來。

「我說是誰那麼大膽,敢打我堂姐呢,原來是你啊!」

王建豪帶着墨鏡,手腕上帶着塊金錶,前呼後擁,帶了近二十個保鏢。

每個保鏢的手上都大包小包的拎着東西,今天是專程陪他來商場逛街的,但很顯然,用出來炫富形容他,才更貼切一些。

倒賣賺了錢,把劉黑子留在格倫斯基堡盯着生意,王建豪回國開始享受生活了。

渾身上下都是穿的名牌服飾,身旁還左擁右抱着兩個身材火辣的金髮外國美女,無比的張揚。

「咱們的個人恩怨先放到一邊,你今天打了我表姐,這事兒怎麼算?」

王建豪陰沉着臉,看着江山說道。

胖女人是王建豪的堂姐,兩家關係密切。

王建豪賺了錢之後,出手很闊綽,給了他家這些親近的親戚不少好處。

今天還結伴一起來商場購物,所有消費由王建豪買單。

其他親戚都買完東西回去了,只剩下王建豪和胖女人還在商場買買買,結果就碰上了這檔子事。

「為了兩百塊錢,她打了我老婆一耳光,我給了她一千塊錢,打了她四耳光,公平交易,有什麼不對嗎?」,江山絲毫不示弱。

王建豪不屑的笑了笑,「你說的,聽起來很有道理。」

「但她是我堂姐,你打了她,就等同於打了我的臉,我可不會跟你扯這些有的沒的!」

王建豪擺明了就是要趁這個機會收拾江山,和江山講道理?他可沒那麼傻。

「有什麼事,你沖着我來,讓我老婆孩子走!」

江山不懼王建豪,可一旦發生衝突,對方人多勢眾,蘇婉兒和萌萌的安全得不到保證。

王建豪輕蔑的笑了。

「我知道你很能打,不過你今天最好老實點兒,我收拾不了你,但要對付你老婆孩子,還是很容易的。」

王建豪說着,滿臉挑釁的走到江山身邊,一腳把萌萌踹倒在地,踢出去兩米多遠,絲毫不留情。

萌萌摔在地上,委屈的掉眼淚哭了起來,「媽媽!」

蘇婉兒連忙跑過去把萌萌抱起,雖是心疼,但也只能隱忍,一句話都不敢說。

王建豪此舉,是在故意挑釁江山,也是在向江山表明,現場的局勢,由他掌控。

他說了算!

他有近二十個保鏢,而江山孤家寡人,還帶着兩個拖油瓶。

拿什麼和他斗?

江山忍着怒火咬着牙,「你到底想怎麼樣?」

王建豪攤攤手,「我給你兩個選擇。」

「要麼,你讓我堂姐扇四十個耳光,十倍奉還!」

「要麼,你跪下來給我磕頭認錯,我要是心情好,也可以考慮放過你們一家三口。」

江山怒視着王建豪。

兩個選擇他都不想選,如果可以的話,他更想暴揍王建豪一頓。

「你最好快點選擇,要不然,我可就要先拿你老婆孩子開刀了!」

王建豪笑着,然後朝着蘇婉兒和萌萌走了過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