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趙敏奇怪的問。

她的手上還拿著微型攝像機,這樣的暴雨也算是一個不小的新聞了,後期製作一下也能當個節目。

「傻妞……馬上離開洞口。」

蛟褫突然提醒蘇紫萱。

蘇紫萱一愣。

她下意識地抬起頭,就看到一道閃光在頭頂劃過。

「轟轟轟……」

「回去!」

蘇紫萱大吼。

一道閃電居然直直的劈在洞口的上方,大塊的石頭都被劈碎了,從洞口嘩啦嘩啦的往下掉!

幾個女人嚇的臉色煞白,急急忙忙的往山洞的裡面沖。

「蛟褫!外面發生了什麼?」蘇紫萱和蛟褫交流。

「有人控制了這附近所有的氣機……是他!恐怖啊……」蛟褫說的話斷斷續續。

「誰?是樂天嗎?」蘇紫萱問。

蛟褫不斷地搖晃,既沒有說是,也沒有說不是,它彷彿也被嚇到了。

「三十六天罡地藏陣!成!」

樂天低喝一聲,陣法一成,他就可以對陣法進行控制了。

柳葉隨著樂天的手勢緩緩的變化,樂天發現他對三十六星天地藏陣的控制強悍了許多,他估計這和自己的靈魂力量不斷加強有很大的關係。 我帶着司馬靜回了住處,玲玲已經早早的睡下。家裏只有兩個房間,一個玲玲住的房間,一個是小二曾住過的房間,自從她離開後我就搬了進去。

我讓出了自己的房間讓司馬靜住,而她也沒有一點怕生的意思,當即倒在牀上就睡。我默默的抱着被子回到了沙發上,揣着懷裏今天剛轉到的錢,覺得心裏一陣安寧。

夜裏我睡得很沉,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開門關門的聲音,我沒有在在意。 鹹魚錦鯉的敗家日常 一大早上醒來,就見到司馬靜坐在沙發邊上,聚精會神的看着我,像是在看什麼稀奇的東西似的。

我一驚,被子蓋住了大半個頭。司馬靜卻將我的頭扳了出來,認真的看着我,我心裏莫名的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我以後可以繼續住在這裏嗎?我很喜歡這裏。”說完她就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不同意我就會成爲世界頭號大壞人。我腦門一陣黑線,有些後悔昨晚把她帶回來了。

“想住可以,不過要交房錢。”玲玲走出房門後,聽到司馬靜的話立馬的接了過來,我心裏暗暗的爲她點了個贊。

而玲玲卻是有些意味深長的看了司馬靜一眼,不知道爲什麼,小二還有司馬靜都是一個個的看上林晴的屋子,裏面到底有什麼好。

我原以爲司馬靜會哭喪着臉,或者至少讓我爲她的房租便宜一點,可她卻直接的從包裏拿出一沓毛爺爺,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和玲玲。夠了嗎?

我一把接過她的錢,口中不住的說夠了,心裏卻在暗暗地竊喜,有了這筆錢我們又可以好久不用自己錢交房租了。

那我以後就住那個房間好不好,我很喜歡的。司馬靜輕輕的搖晃着我的衣袖,也不知道她從哪裏學來的賣萌姿勢,偏偏我又特別的吃這一套,所以最後司馬靜高興的抱了我一下,順帶拉了我起牀。

“我想買些東西,你陪我好不好?我請你吃飯。”司馬靜看着我,我卻用眼神看着玲玲,總是感覺司馬靜好像不怎麼喜歡玲玲。

她看到我看向玲玲後,連忙走了過去,朝着玲玲笑了笑:“你好,我是司馬靜,以後你們就是我的房東了,我就是你們的房客,今晚房客想要請你們吃飯,你願意賞臉嗎?”

玲玲一向是摳門的,對於能夠免費的蹭到一頓飯,她十分的在意。而我見玲玲都贊同了以後,我才勉爲其難的點頭。

司馬靜見我點頭後,高興的拉着我出了門,直到被她塞進一個又一個商店後,我才反應過來,這貨是讓我答應陪她出來逛街?

當我拿着大包小包的東西從店裏出來,我才深深地痛恨自己爲什麼少長了兩條腿。一旁的司馬靜卻像是沒事人似的,還拉着我看着遠處的店,我嘴角抽了抽,都快給她跪下了。

“大不了一會兒送你一套衣服,你陪我嘛。”司馬靜依舊是撒嬌賣萌的看着我,明知道我這個人最受不了這個,答應了她以後,又繼續把我往商場裏拽。 「報告,檢測到北山區域內有狂暴的雷擊暴雨情況!」

山海市氣象局局長看著手上的氣象報告。

「可以估計是什麼情況引起的嗎?」他問。

「無法預估,因為我們無法靠近那片區域,直升機也不行!」手下彙報。

局長微微皺眉,難道又是那種無理由的天氣異象?今年這種天氣異象也太多了吧?

「有沒有可能將雨雲引導到山海市上空?」他問。

最近山海市的水源問題居然成了民生的第一大問題了,因為大半年沒有降雨了,飲用水的儲備嚴重不足,幾大備用水庫的水源都呈現急劇下降趨勢!

「這個……需要專家來衡定!」氣象局的工作人員回答。

「馬上讓幾位氣象專家過來。」局長點點頭。

幾位氣象專家來了。

「幾位,現在距離我們山海市不遠的北山區域有大範圍的降雨情況,你們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將雨雲引過來。」局長看著面前的幾個人。

「局長……不瞞您說,在第一天檢測到這個情況我們就做了實驗,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不具備可以將雨雲引導過來的機會,因為雨雲沒有任何向我們山海市擴張的跡象,它彷彿在北山位置就被擋住了。」氣象專家皺眉回答。

「沒有任何辦法?」局長又問了一句。

「沒有!」氣象專家點點頭。

局長沉默了許久,他再次抬起頭。

「現在山海市的缺水情況已經非常嚴重了,幾位有什麼主意?」他問。

幾位氣象專家面面相覷,齊齊的搖搖頭。

「局長……現在我們山海市不具備任何下雨的前提條件,如果有一些雨雲經過,我們可以人工降雨,這樣雖然花費大一些,但是可以臨時解決一些問題,現在的關鍵是,沒有任何這樣的雨雲!」一位氣象專家說道。

「是的,今天的氣象非常奇怪,一般情況下在夏季北山不會成為阻擋雨水的原因,因為雨雲大部分都是來自於南方,可是今天不同,來自南方的雨雲倒是不少,但是在臨市西海市就已經散了!即使市西海市今年的降雨都減少了百分之十!」

另一位氣象專家也憂心忡忡的說道。

「局長,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再次啟動南水北調……我估計我們山海市的水源還可以使用半年左右,如果半年後依舊沒有大規模的降雨……那問題可真的大了。」

這是所有氣象專家的意見。

局長微微點頭,氣象專家也不是神仙,也不是龍王,他們只能分析,對於老天爺下不下雨……他們還真沒什麼辦法。

北山內,樂天的面前插著銅匕首,他的身邊圍繞著三十六片柳葉,他雙目緊閉,緩緩的調整這三十六片柳葉的位置。

山海市內的一家高級酒店,羅剎突然抬起頭,他看著北方。

「恩?有人想將雨雲直接逼進山海市?是誰有這麼大的手段?」他嘟囔了一句。

之後他的人就消失在了房間內。

北山內的雷電瘋狂的四下舞動,如此恐怖的雷擊將山洞中的幾個女人嚇的魂都要出來了。

因為有一些球形閃電居然跑進了山洞裡面。

要不是幾個女人躲在山洞的最深處,會出什麼事就不可預料了。

「樂天……你去哪了?」小助理忍不住凄厲的大喊。

在她的心裡,能保護自己的人,只有樂天。

蘇紫萱看了看小助理,她有一句話很想問一問這妹子。

北山上空的雨雲緩緩地形成了一個超級漩渦,這個旋渦在慢慢的改變整個雨雲的走勢。

雨雲在向山海市逼近過去。

如果是散落的雨雲,它們在還沒有靠近山海市的時候,就已經被陰火熾局給逼散了,可是這一片雨雲完全不同。

這是一片無比恐怖龐大的積雨雲,陰火熾局就算在強大,想要徹底將這片積雨雲消滅也需要時間。

羅剎出現在陰火熾局的面前,他抬頭看著背面的天空。

「既然有高手出了大力氣,我不幫一把好像也說不過去,罷了……」

他哼了一聲。

從他的身上居然湧出了大片的黑霧,這些黑霧慢慢的籠罩了陰火熾局,將陰火熾局的龐大力量暫時控制了下來。

樂天突然發現積雨雲的消耗變得少了許多,那種一直抵抗自己控制積雨雲的力量陡然弱了近乎十倍!

「去!」

他大吼一聲。

積雨雲快速地靠近山海市。

「局長……從北山湧來大片積雨雲!」有氣象觀測員跑到局長辦公室進行彙報。

「有多大的降雨概率?」 蒸汽狂潮 局長馬山問。

「百分之九十!」

觀測員回答。

「馬上通知各部分,做好收集雨水的工作!」局長下令。

「嘩嘩……」

山海市突然下雨了,所有人奇怪的抬著頭,不少人都有些驚訝,今天的氣象預報好像沒有雨啊?

「多久沒下雨了?」有人問。

「有一年了吧?」旁邊的人不確定的回答。

雨勢很大,山海市各大蓄水水庫的水位在緩慢的增長。

「咚!」

樂天一腦袋栽倒在地,他暈了。

一道青黑色的光芒從他的身上閃過,樂天的眼睛再次睜開,他坐起身。

「哼!幼稚……一個凡人還想控制天相變化?」

樂天的口中出現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聲音。

他的眼睛變得黝黑無比,眼睛看著天上的積雨雲。

「三十六天星地藏陣?」

他看著自己身邊的柳葉,這樣的陣法威力是極其龐大的。

樂天突然伸出手,他居然一掌就抓碎了這三十六片柳葉。

「八天!你們給我等著……」

他突然仰天大吼。

天上的積雨雲突然散開了,毫無蹤跡的消失不見,太陽出現了,藍色的天空出現了。

羅剎看了一眼,他渾身一震,收攏了所有的霧氣,陰火熾局的威力再次出現。

「雨停了。」

氣象局局長看著天空,這一場暴雨只下了兩個多小時,雖然不是很長,但是也極大地緩解了山海市的乾旱壓力。

「局長……所有的蓄水水庫水位增長了接近三十厘米。」有工作人員過來彙報。 我和司馬靜回到住處的時候,身上的袋子幾乎都可以將整個人壓垮,倒是司馬靜一路哼着歌回到了住處,而我是苦着臉。

等到司馬靜將東西全部都塞進屋裏後,我便躺在沙發上一直觀察着她在裏面的動靜。我好像對司馬靜一無所知,而她一直自來熟的和我黏在一起。

我將拿在手心轉了個圈,腦中有些舉棋不定。我將的通訊錄翻了個遍,最終手指停在了安如觀的名字前。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聯繫我了,整個人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難道他還會像十年前一樣,不告而別嗎?

一想到這裏,我就耐不住性子的打了電話過去。聲音響了很久,可就是不見安如觀來接,我的心裏有些慌,想要去找他。可腳還還沒有走兩步就停了下來,自從安如觀的突然出現,還有一直幫我的事情一直在我腦海裏旋轉,可是我好像一點也不瞭解他,就連他住在哪裏都不知道。

司馬靜一出來就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有了新衣服該有的表情。她走到我旁邊,輕聲的問我怎麼了。

我擡了頭,看着司馬靜:“沒事,我沒事的。”我錯開司馬靜的眼睛,微微的偏了身子。

而她卻沒有就此放棄,反而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樣式古老的盒子,裏面放了幾個古樸的同樣,放在耳邊輕輕的晃了幾下,口中唸唸有詞。我被她的樣子勾起了好奇心,一時之間都忘了去想安如觀的事情。

很快就見她將幾枚銅錢倒在手心上,觀察着。不一會兒,她的嘴角就勾起了一起勝券在握的笑意,我被她看得有些心慌,忍不住的低下頭。

“你在想一個男人,並且在擔心着他,卻又對他的情況並不怎麼清楚。”司馬靜擲地有聲的聲音落在我的耳間,猶如炸雷一般的轟開。

我有些呆滯的看着司馬靜,她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目光忽的落在她手心裏的幾個銅板上。我從她手裏拿過一杯,前前後後反覆的看了個遍,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

目光忽然落在電視理正在放封神榜裏的西伯候正在爲紂王算卦,而西伯候和司馬靜剛剛拿出來的東西有些相像。唯一不同的是,司馬靜手中的更爲精緻小巧一些。

“你會算卦?”我看着司馬靜,不肯放過她的一舉一動。

她忽的朝我笑了笑,笑容裏涵蓋着一絲我看不懂的含義。如果不是我算過卦,我怎麼敢這麼輕而易舉的跟你走?像我這種人一般很怕被壞人盯上,可是看到你之後,我就知道自己一定不會有事的。

司馬靜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像你們人有許多心眼,我不得不防着一點。我之所以在你面前展露我會的技能,是因爲我打算幫你。幫你找到他!

司馬靜忽然指着銅板,說出了最後一句,我看着她許久,最終點了點頭。

“你……”

“不要問我身世什麼的,我不會告訴你。我只能告訴你,我家是隱士家族,我是偷跑出來的,現在跟你是朋友就行了。”司馬靜衝着我笑了笑,拿回了我手中的銅板,回了房。 局長鬆了口氣,這一場雨給山海市的人又多了一口喘息的時間。

「頒發文件下去,從這個月起,市民的用水開始增加限制,三方水以內按照原來的水價收費,超過三方水,每多用一方,按照臨時水費價格收費,這個價格你們研究一下,然後將這個報告提交上來!」他說道。

必須要限制水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手段。

「沒有閃電了,雨停了?」

蘇紫萱第一個發現這種情況,她快速地走到洞口看了看,雨確實停了,不過地上的水流依舊很急,空氣涼涼的,吸上一口舒服得很。

「樂天呢?」韓妮妮問。

「出去找找……」蘇紫萱看著外面。

她第一個沖了出去,幾個女人看了看都跟了出去。

「樂天……」

「樂天你在哪?」

幾個女人呼喊著,四處都是水流聲,幾個人的衣服鞋子很快都濕了。

「樂天!樂天在這!」

王楚楚居然是第一個發現樂天的,樂天居然直挺挺的坐在泥水中,一動不動。

「樂天?」

頂流影后 王楚楚奇怪的靠近樂天。

樂天突然抬起頭,他看了王楚楚一眼。

「啊!」

王楚楚驚叫一聲,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居然一屁股坐到了泥水裡面。

蘇紫萱跑過來了,她看到坐在地上的王楚楚愣了一下。

樂天又是一頭栽到,小助理和韓妮妮急忙跑過去將樂天扶了起來。

「暈了!」

蛟褫說道。

昭和貴妃 韓妮妮也仔細的看了看樂天。

「應該是暈了,沒什麼大事……先將樂天抬回去。」她說道。

趙敏扶起了地上的王楚楚。

「楚楚你怎麼了?」她奇怪的問。

「我……我剛剛看到樂天的眼神非常可怕,像是要吃了我似的。」王楚楚的身上還在打哆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