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

韓妮妮小聲的回答。

蘇紫萱掛上了電話,她馬上給樂天打了過去。

「幹嘛老婆。」樂天的聲音傳出來。

「你給我老實說……你要去做什麼?」蘇紫萱緊張地問。

樂天一愣。

「這個小妮子……又去告狀了吧?」

「我趕緊和我說你要去做什麼?你別讓我著急……」蘇紫萱追問。

「沒事,我昨晚見到了巫門的那個師父……我們談了一會!我決定幫他進入北山大墓,然後看看能不能徹底破壞掉陰火熾局!」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電話。

「我和你一起去。」她說道。

「拜託……那些巫門的人哪個不比你厲害啊?你也幫不上忙,好好在家裡給我養胎,我明天一早估計就回來了。」樂天無語的說道。

「你保證不會出事嗎?」蘇紫萱擔心地問。

自從樂天丟了一次,她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這樣的承諾雖然沒用,但是她也想要。

「我保證!我還捨不得我的老婆和孩子呢。」樂天馬上回答。

蘇紫萱鬆了口氣。

「韓妮妮也成了你的女人了?小呆你打算什麼時候下手?」她問了一句。

「唔……到時候再說吧!」

樂天頗為尷尬的說道。

「你一碗水端不平……小呆會瞎想的,都這麼多了,也不在乎這一個!」蘇紫萱說道。

樂天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老婆……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我會變成這樣的人!我以前不想這些的。」他歉意的說道。

「我不是說這個!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我只是不想傷害到小呆,算了……等你回來,我會讓小呆來咱們家。」蘇紫萱拿出了大老婆的氣勢。

掛上了電話,蘇紫萱依舊非常擔心,她拿出了鍋蓋。

一寵成婚:萌妻乖乖入懷 「你們說……樂天不會有事吧?」她喃喃低語。

現在的工作太無聊了,蘇紫萱有很多的時間和這個靈獸交流。

「不會!」鍋蓋簡單的回答。

「天塌了你的男人也不會有事,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蛟褫的話就多了一些。

「真的嗎?可是我還是很擔心。」蘇紫萱吐了口氣。

「你的擔心純屬多餘,你現在唯一要擔心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其餘的什麼都不要想!等孩子出生……那可是個了不得的大事!」蛟褫絮叨著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蛟褫,她也不知道蛟褫說的是什麼大事。

不過聽到蛟褫說樂天肯定不會有事,她倒是安心了許多。 讓樂天驚訝的是,巫門的人居然有這麼多?

站在樂天面前的足足有十個人之多!

「很意外嗎?畢竟這樣的帝墓是需要很多人手的。」老頭看了樂天一眼。

樂天沒說話。

「可以走了嗎?」老頭繼續問了一句。

「我先說好……條件不變,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樂天看著他。

老頭大有深意的點點頭。

更讓樂天沒有想到的是,這些巫門進入這座北山大墓的位置居然是樂天不知道的一個入口,這個入口應該是在主墓道的正南方,屬於一個附屬的墓葬。

看來這北山大墓的規模遠遠不止樂天想象的那麼大。

樂天很想看看這座墓葬前殿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所以他也沒有開口,自己知道一個可以直接通往墓室後殿的通道。

一行人依次進入了這座附屬墓葬。

這個墓葬和樂天上次進入的那個巫師墓相差無幾,不過這個墓葬被歲月破壞的程度更高一些。

裡面幾乎沒有有用的東西了。

一行人也沒有做過多停留,徑直進入了墓葬下面的通道中。

一直來到了主墓道,樂天抬頭看了看,望天石就在頭頂。

「前面的一半機關都被我們破解了,但是達到中殿以後,就是陰火熾局的範圍了。」老頭開口說道。

樂天點點頭。

所有人繼續前進,樂天的目光落到巫門僅剩下來的兩大弟子的身上,這兩個人一個是使用降術的高手,另一個使用痋術的高手。

兩個人的目光時不時的落在樂天的身上,讓樂天不得不提高謹慎。

至於其他的那些徒弟,樂天自信自己一個人可以對付一百個。

「你居然能活到現在,命可真大。」大弟子陰冷的哼了一聲。

「這個問題我也很好奇……不過很明顯,我活的應該比你的時間要長。」樂天回答。

大弟子的眼中射出了陰毒的光芒,他的手指微微一動。

「啪!」

樂天的手指突然伸出,捏死了一隻長相奇怪的痋蟲。

「我勸你……不要逼我先對你動手。」他看著這個傢伙。

他使用了金身,並不怕這個痋的怨毒。

老頭髮現了這邊的動靜,但是他卻沒有阻止,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拿到自己的東西,至於其他的……他都無所謂。

這一次樂天無比順利的通過了會移動的石板,來到了煉丹地,樂天看著面前這個巨大的煉丹爐,裡面那個東西依舊在。

「繼續吧。」老頭哼了一聲。

其餘的弟子繼續往前走,反倒是他落到了後面。

樂天看了這個老頭一眼。

他們兩個人走在最後,走進了上次那個黑暗的通道中。

沒有人點燃火把,但是每個人彷彿都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

「這些人居然都開了陰眼……」樂天驚訝的問道。

「如果不開陰眼,這裡根本寸步難行,任何火焰都會引動陰火……」老頭淡淡的說道。

「你們已經發現了什麼?」樂天問。

「你覺得我們會發現什麼?表面上來看這是一座帝墓,其實這就是一座永世存在的牢籠,它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人安息的,而是為了讓人永世不得安寧……」老頭看著前方。

樂天看著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這雙眼睛非常的另類。

這個老頭不是人……

根據他的說法,這座帝墓裡面應該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有的只是一些陰毒的機關之類。

「那你怎麼肯定你要的東西在這裡?」樂天問。

「那個東西……應該是被留在這裡的,當初那些陸族的皇族應該是沒有突破那位篡位將軍的墓室的,將軍的墓室外面必然有一些常人難以想象的手段,所以皇族的人才在墓室的周圍設置了陰火熾局這樣的絕戶陣!」老頭肯定的說道。

「也就說是……我們突破了陰火熾局也是沒用的?還需要突破別的東西?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樂天皺眉。

老頭搖搖頭。

「所以我才準備了這些犧牲品。」他淡淡的說道。

樂天沒說話,他的眼睛其實是閉著的,他開了天眼,用正常的眼睛是看不見任何東西的。

「呼……」

全封閉的古墓中突然傳來了風聲,同時也出現了一些光亮,一些幽蘭的火光漂浮在空中。

總裁,別玩了 這是一處帝墓的中殿位置,已經近乎看不出牆壁的顏色了,所有的壁畫全部被陰火灼燒的一乾二淨,只剩下了一些造型詭異的岩石。

「不能前進了……這裡我布下了一個七陰魂,擋住了這些陰火!」老頭開口。

其餘的幾個人都站在這裡,看著前方。

樂天睜開眼,藉助幽蘭的火光他放眼望去,整個中殿大概有兩個足球場的規模,許多巨大的石柱豎立在中殿內。

石柱上隱約了已經一些時刻的痕迹。

「一、二、三……」

樂天數了數這些石柱。

「這些石柱就是陰火熾局的六個陣眼!想要破壞陰火熾局就必須將這六根石柱破壞!」他說道。

「這是不可能的!」

巫門老者看著樂天。

樂天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別說根本無法靠近石柱,就算是用炸藥,這些石柱能不能被炸毀也說不定,萬一這裡塌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了。

「你有膽子和我走進去嗎?」樂天看著這個老頭。

「呵呵,你想試探?你不知道我其實已經獨自進去好多次了吧?」巫門老者微微一笑。

樂天突然抖手扔出了幾枚天寶古錢,這些天寶古錢很奇怪,一個個都是豎起來的,隨著樂天的走動而前後移動。

巫門老者眯了眯眼。

「好厲害的氣機牽引,但是沒用……在陰火熾局內,一切氣機都會被斬斷。」他說道。

他一揮手,一道人皮出現在他的身邊。

「魙孽!」

樂天嚇了一跳,這玩意的恐怖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個巫門老者卻將這張人皮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樂天這才發現,這隻魙孽是無意識的,換句話來說……這還不算是魙孽,充其量只是有了一些魙孽的鬼氣罷了。

不過這也讓樂天很驚詫了。

原本他以為巫門的人培養一支魙孽的目的是為了害人,沒想到他們確是為了走進這陰火熾局。

「進!」

巫門老者哼了一聲。

以他的實力也不能一直將這魙孽的人皮穿在身上,如果穿的久了,會脫不下來了的,到時候這魙孽可真的恐怖了。 我感覺整個人瞬間失去了重力,好像被捲進了龍捲風一樣,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被力量拉扯着,打着轉向深不見底的黑洞飛去。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我終於感覺到了落實的地面,我站在了地上,但是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轉,根本站不穩,一下子又翻在了地上。

我趴在地上緩了半天才回緩勁來,趁這功夫,我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這個世界跟我們那個世界不一樣,四周都是灰濛濛的,顯得非常陰暗,一點光都看不到,天上也沒有月亮,只有一個黑呼呼的圓球掛在天際,不知道那是不是地獄的太陽。

親愛的愛情 很快知秋道士和壞罪和尚他們也出現在了我旁邊。但他們不是掉下來的,而是憑空出現的。好像穿越時空來的一樣,我估計我也是這麼來到這裏的吧。

我看了看懷裏的知音,她雙眼緊閉,嘴脣發青,一點生息都沒有了。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看到這裏我忍不住又一次落淚了,已經有太多的親人離我而去,我不能讓知音就這樣走了,我一定要救她。

知秋道士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看了看我懷裏的知音,什麼話也沒有說,嘆息一句就把頭轉向了一邊。

“我們快走。”青寧打量了一下四周說,“你們好幾個大活人,陽氣太重,很輕易被其他的鬼魂感應到,如果招來地獄軍隊,那就麻煩了。”

說着青寧就快步向前走去。我們一看也連忙跟上。

走了沒幾步,四周忽然間陰風怒吼,陣陣黑霧瀰漫,一大片陰森鬼氣瞬間圍繞了過來,發出各種淒厲的嘶鳴和慘叫,聽的我只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知秋道士眼神一變,然後連忙左手捏訣,右手金劍一震,長劍之上頓時金光大盛,大片鬼氣瞬間被金劍之上的神聖之氣震散。緊接着露出了後面黑壓壓的陰兵。

看着這黑壓壓的一大片陰兵,我們所有人臉都綠了,剛纔青寧還說呢,沒想到剛到地獄就真的遇上了這麼一大隊陰兵,這地獄的陰兵也太稱職了吧?

知秋道士連忙橫劍在胸前,警惕的說,“大家小心點,這些陰兵渾身陰煞之氣濃重,想必死前都是沾染不少人命的主,死後煞氣凝聚,厲氣罩頂。恐怕不好對付。”

“你們先別激動,我上去問一下看他們是哪裏的陰兵。”斤餘長弟。

說着青寧就走了上去,然後跟那些陰兵裏面一個身穿黑色盔甲,持着長刀的鬼將交涉。

也不知道青寧說了什麼,那鬼將眼睛滴溜溜直轉,一直在我和知秋道士幾人身上掃視。

看了一會,那鬼將一揮手,然後就帶着所有陰兵撤離了,我們只看到一大片黑霧颳着陰風呼嘯而過,然後所有的陰兵就走了個乾乾淨淨。

青寧回過身來說,“我們快走,這些都是藍月城的陰兵,所以我說話管用,如果讓其他城的陰兵發現。那就不好辦了。”

我跟知秋道士幾人一聽連忙點了點頭,然後跟着青寧就向前走去。

路上青寧跟我們說了一下,她說因爲她們噬魂殿就在藍月城,而且噬魂殿的力量不弱,所以藍月城的陰兵見了他們噬魂殿的人,都會給幾分面子,這也是爲什麼那些陰兵破例沒有抓我們幾個的原因。

在我以前的印象中,地獄其實是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地方,但現在,沒想到我就這樣真實的來到了地獄,雖然關於地獄的傳說我聽過很多,但對於我來說,它還是一個非常陌生的領域,不過好在有青寧,她本來就是地獄的存在,所以只要跟着她就行。

路上青寧跟我們大概說了一下地獄的情況,這地獄跟人間其實差不多,有很多城,每一座城都有很多陰兵鬼將,當然還有一個管理這座城池的鬼王,而所有的城池,又都歸屬於冥王管。

這冥王就相當於人間以前的皇帝一樣,居住在地獄最中心的冥王殿,冥王殿就相當於現在一個國家的首都吧。

當然地獄並不是所有的鬼都是陰兵,大部分也是普通的鬼,每天過着地獄的日子,這些都是我從青寧那裏瞭解到的。

很快我們一行人來到了藍月城,門口守衛的陰兵也沒有阻攔,直接就放我們進城了。

青寧帶着我們一路進了藍月城,我看到大街兩邊跟人間一樣,各種店鋪鱗次櫛比,各種叫賣聲不絕於耳,只不過把人換成了鬼而已。

這是一種生物生存的循環秩序,似乎在任何地方都適用,只不過以前人們把地獄醜化了,其實這裏就是一個存在於人間另一面的世界,它同樣充滿了生命力。

很快我們一行人來到了噬魂殿,這個我聽過不止一次的地方,曾經我也在腦海中幻想過。

光聽字面的意思,我覺得這是一個相當陰森,甚至可能是冰冷陰暗的地方,但來到這裏之後,我發現它跟我想象的不一樣。

噬魂殿很大,到底有多大,我一眼望不到邊,幾乎一小半的城池都是連在一起的高大威嚴的殿宇,但走進去之後,裏面異常空曠,甚至可以用冷清來形容。

我想噬魂殿這麼幫我,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從種種跡象表明,我和噬魂殿的人,是同類,當然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可以稱之爲人。

上一次在名流山莊噬魂殿的人來救我的時候,我感覺他們人很多,可是現在放在這麼一片連綿起伏的大殿裏面,那就真的少的可憐了,同時我也知道了原來上次來救我的時候,噬魂殿是傾巢出動。

進了不知道第幾重大殿,我終於見到了上次的法老,他看到我的時候,樣子看起來很激動,身體都有些顫抖。

“孩子,你終於來了。”法老說着就迎了上來,看到我懷裏的知音,他的神色忽然變了變,然後問我,“她怎麼了?”

“她死了,您能救她是嗎?”我有些激動的問了法老一句。

獨家萌寵:蜜愛追擊令 法老忽然沉默了,不過最後他還是點了點頭,說,“能救,你跟我來吧,她的屍體要放在一個特殊的地方。”

“爺爺。”聽完這句話青寧似乎有點不樂意,叫了法老一句。

“沒事的,放心吧。”法老拍了拍青寧的肩膀,然後就帶着我進了大殿最深處。

我從剛纔一系列的事情裏面,看出來了不尋常的地方,但我想不出來原因,我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想,直接就跟着法老進去了。

穿過這一重大殿之後,法老帶着我進入了一個密室一樣的地方,這裏面異常昏暗,而且主要是很冷,冷得我進來之後不由自主的打顫。

法老讓我把知音放在了一塊石臺上,然後他點了三盞青燈,擺在了知音的頭頂,隨即招手讓我出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