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讓開……」

「你不讓開是不是?」歐陽澤冷聲問道。

「……今天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看著這些人繼續進去送死的!」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站在洞穴門口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堅決。

「好,很好!」

歐陽澤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你捨不得這些人進去送死,那你進去送死吧,你給我進去……」

「……」

歐陽玖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道:「歐陽澤,你說什麼?你竟然讓我進去送死?」

「反正……」

「好啦,不要鬧了!」

歐陽澤的下句話還沒有說出口,曹天嘯便直接打斷了歐陽澤的話,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讓我走在最前面吧!」

「師傅,您可不能走在最前面啊,這裡面都是暗器,很危險的!」

歐陽澤扭頭看向了曹天嘯的位置,表情激動的喊道。

「這些暗器還傷不了我,你們這些人就跟在我後面就行了!」

曹天嘯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山洞裡面走去。

歐陽澤等人猶豫了一下,隨即連忙跟上了曹天嘯的步伐。

陳天邁著步子走到了歐陽玖的身邊,伸手輕輕的摸了摸歐陽玖的小腦袋,面無表情的說道:「小九,人死不能復生!」

「歐陽澤這個人實在是太殘忍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呢?他怎麼可以眼睜睜看著這些人進去送死呢?」

歐陽玖此時已經泣不成聲,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緩緩流下。

「歐陽小姐,咱們也快點進去吧……」李一葉無奈勸道。

歐陽玖聽到這話以後扭頭看了一眼曹天嘯等人,伸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眼淚,咬著紅唇說道:「等我回家的,我一定要讓我爸好好的收拾一下這個歐陽澤,他實在是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說完這句話,歐陽玖起身邁著步子奔著山洞裡面走去。

陳天看著歐陽玖的背影輕輕搖了搖頭,此時的歐陽玖可能還不知道,一旦讓歐陽澤等人找到葯神谷,她可能連出陰山的機會都沒有了。

「陳公子,您打算什麼時候動手?」李一葉走到陳天的面前,輕聲問道。

「他們不動,他們若是想動,那我也不會客氣!」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邁著步子走進山洞之中。

……

山洞裡面還算是寬敞,差不多可以允許三個人並肩前行。

曹嘯天跟小虎兩人走在最前面,然後便是歐陽澤歐陽月兩人,保鏢們舉著手電筒走在中間,陳天歐陽玖李一葉三人則走在最後面。

也許是因為之前的那些保鏢已經觸發了山洞的第一層機關,所以眾人在前進了差不多五十多米的距離,並沒有碰到暗器。

眾人原本緊張的情緒也鬆緩了不少。

「這些好嚇人啊,怎麼一點光線都沒有呢?」

歐陽玖打量著山洞四周的牆壁,表情恐懼的沖著陳天說道。

「這個地方應該很長時間沒有人來過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曹師傅小心啊!」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澤突然大喊了一聲。

眾人連忙抬頭看向了曹天嘯的位置。

只見五根已經被削尖了的木頭直奔曹天嘯的位置飛了過去,速度非常驚人,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衝到了曹天嘯的面前。

「起!」

曹天嘯右腳輕輕一跺,低吼一聲。

只見一道白色的光芒出現在曹天嘯的身前,而那五根木頭在撞擊在白色光芒上面以後,竟然彷彿就像是撞在了牆壁上面一樣,發出了一聲巨響。

然後在距離曹天嘯不到五厘米的位置停了下來。

眾人看見這一奇特的景象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曹師傅好厲害啊,他身前的白色光芒是什麼東西?」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難以置信的感嘆道。

「沒想到這個曹天嘯的天賦還不錯,僅僅是脫凡境巔峰便可以將靈氣外放本事運用的如此熟練!難得!」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陳天看見這一幕以後,也在心中輕聲感嘆了一句。

「去!」

曹天嘯怒吼一聲。

五根木頭彷彿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力一般,竟然直接原路飛了回去,最後消失在山洞之中。

曹天嘯看見木頭飛回去以後,將自己身前的白色光芒收了起來,然後繼續向前面走去。

歐陽澤跟在曹天嘯的身後,臉上的表情異常激動。

「曹師傅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剛才原本以為那些木頭馬上就要砸在曹師傅的身上了,沒想到這都能被曹師傅擋住!」歐陽月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是啊,我以後要是能有我師父十分之一厲害我就滿意了!」

歐陽澤連忙跟著說道。

眾人跟隨曹天嘯繼續往前面走去,整個山洞差不多能有五六百米的距離,裡面沒有任何光線,而且基本上每五十米就會出現一種暗器!

但是無論是出現什麼暗器,最後都能夠被曹天嘯輕鬆化解。

寶貝甜妻抱一抱 眾人緊緊的跟在曹天嘯的身後,似乎也不像是之前那麼緊張了。

今天如果不是因為曹天嘯的存在,歐陽家無論帶多少的保鏢可能都沒有辦法通過這個山洞,如果是普通人誤打誤撞的走進了這個山洞,估計也是九死一生的狀態。

普通人想要通過這個山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短短五百米的山洞,眾人用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才隱隱約約的看見了一絲光線。

「太好了,咱們馬上就可以出去了!」

歐陽澤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也不知道這個山洞後面是不是山藥谷!」歐陽月淡淡回了一句。

就在這個時候,曹天嘯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眯著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石頭,猶豫了兩秒鐘,隨即一拳頭直接奔著石頭上面打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擋在眾人前面的石頭直接被曹天嘯一拳轟成了粉末。

剎那間,刺眼的陽光照亮了整個洞穴。

也許是因為眾人在山洞裡面待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所以當陽光刺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本能的舉起手臂擋在了自己的眼睛前面。

唯獨陳天跟曹天嘯兩人目光直視山洞前方的景象。

在山洞的盡頭有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上面刻著三個蒼老有勁的漢字!

葯神谷!

再往後面看去,樹蔭成林,鳥語花香,宛如人間仙境一般,彷彿到處都充滿了生機,到處都充滿了希望,而且山谷之中還時不時會有一些小野獸走過,遍地都是各種各樣的藥材。

放眼望去,杜鵑響千山,萬壑樹參天。

山谷後面簡直就是一個世外桃源一般。

陳天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個山谷裡面的靈氣已經充盈到了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狀態,甚至要比之前陳天所在的修仙境還要濃郁幾分,而且陳天還能夠感覺到一些靈藥的存在。

「終於找到你了!」

陳天輕聲感嘆了一句。

就在這個時候,其他人也紛紛將自己手臂從眼睛前面挪開。

當眾人看見山洞後面的景象以後,全部都被徹徹底底的震撼到了!

畢竟在如今這個世界,到處都是高樓林立的大都市,想要找到一個這樣的世外桃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什麼地方啊?這也太美了吧?」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這裡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葯神谷了吧?」李一葉表情同樣非常激動的回了一句。

「這裡就是葯神谷?」

歐陽玖上前一步,美眸看著山谷裡面的一切,然後輕聲說道:「怪不得我父親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尋找葯神谷,這個地方實在是太美了!」

「太好了,太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澤忍不住大喊了一聲,然後快步走到曹天嘯的身邊,看著那滿地的藥材高聲喊道:「我終於找到葯神谷了,我要把這裡的所有藥材都運出去,太好了,這麼多的藥材,我得賣多少錢啊,哈哈哈哈!可算是找到了!」

「是啊,用了這麼長時間,我們終於找到葯神谷了,實在是不容易啊!」

歐陽月也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我曾經以為葯神谷並不存在,但是我萬萬沒想到原來葯神谷並不是一個傳說,這個地方隨隨便便一株藥材放在外面可能都是幾千萬的價格,如果能夠把這個葯神谷開採乾淨,那得是多少錢啊!」

一直都非常淡定的曹天嘯在看見葯神谷裡面的場景以後,眼神之中也閃過了一絲貪婪。

「師傅,這次能夠找到葯神谷多虧了您,我回去之後肯定要跟我父親說明情況,這葯神谷一半是我們歐陽家的,剩下一半全部都是您的!」歐陽澤情緒激動的沖著曹天嘯喊道。 向坤一個「差評」卻是讓風玫笑了。

若是他真的不滿意,就絕對不會是「差評」兩字了。

果然,只聽向坤接著道:「太不敬業了!怎麼突然就冒出一句『編不下去了』!你不來這一句,誰知道你是編的?!」

尹楽撇了撇嘴:「本來就編不下去了,還不讓人說了!」

「還頂嘴?」向坤瞪了尹楽一眼,一副要發火的樣子,開口卻是,「不過你那收放自如的情緒真不錯,那臉變得快的,我都驚呆了!」

「噗——」風玫沒忍住笑出聲來,「現在男主可能定了?」

向坤挑眉:「還用定嗎?這不是就站在這兒嘛!」

尹楽看看這個,又瞅瞅那個:「你們就不用問問我的意見嗎?」

萬一他不想接這個劇本呢?

風玫瞥了他一眼,笑而不語。

向坤大手一揮:「意見?不想演的話,你問問他們讓不讓你離開。」

順著向坤所指看著外面的保鏢,尹楽默默咽了咽口水,沉默。

「好了,現在男女主角定下來了,我們可以開始造勢了,我一會兒就發通知,你們自己回去也多打打廣告。我爭取在一周內將角色全部定下來,之後我去選景,你們多研究劇本,一個月後準時開拍,風雨無阻!」

風玫點頭,表示沒問題。

尹楽弱弱地開口:「那個……能不能先給我劇本看看,萬一……」

「沒有萬一!這劇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向坤直接拍板,「劇本回去找小寧要。」乾坤聽書網

尹楽傻眼,強盜啊!

怎麼著也是尹家太子爺,要有骨氣一些,尹楽想了想開口道:「你之前不還說我是正太臉,清純不做作的,演不了這邪魅的角色嗎?」

向坤左顧右盼:「你是誰?在哪兒?快出來!竟然說這話!忒不靠譜了!咱們小楽兒可清可妖,沒有什麼是駕馭不了的。」

風玫:「……」

尹楽:「……」

其實這才是真正的戲精吧?一個被埋沒的影帝啊!

不過小楽兒又是什麼鬼?他怎麼覺得雞皮疙瘩直起呢?尹楽忍不住退後一步縮到風玫的身後。

向坤左顧右盼著,見沒人配合自己,頓時覺得沒意思了。他再次看向尹楽,抬手摸著下巴:「不過說真的,你這張臉……正太的臉,妖魅的氣息卻從骨子裡散發出來,清與妖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集於一身,卻又意外的融合。說實話,甚至比我原本預想的最出色的男主形象還要好。」

風玫嗤笑:「難得啊,嚮導竟然還會如此不遺餘力的夸人。你就是怕他真的不接劇本跑了吧。」

向坤瞪了她一眼:「幹嘛戳穿我!」

風玫聳了聳肩:「就是愛說實話而已,沒辦法。」

尹楽原本是極為乖巧的當背景色的,可是聽著兩人的對話,他不由眯起了眼睛——

這兩人,態度未免過於熟稔了吧?

風玫與向坤誰都沒有注意到尹楽的心思變化,兩人胡侃了幾句,向坤又將話轉回到尹楽身上來:「我真懷疑你提前給他劇本了。」

「我給了啊,我不僅給了,我還把剛才那段讓他在家演練了許多遍了呢。」風玫勾唇淺笑,眉眼彎彎的模樣。

向坤笑:「別貧了,帶著你的男主,」他頓了下,繼續道,「或者說是小男友趕緊回去吧,不然等我發了通告,你們怕是就要走不掉了。」 「一半都是我的?」曹天嘯聽到這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若是沒有我曹天嘯你們怎麼可能找到這裡?」

「……」

歐陽澤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輕聲沖著曹天嘯問道:「那師傅,您覺得如何分配合適?」

「這裡面藥材賣的錢,我要百分之八十,剩下百分之二十給你們歐陽家!」曹天嘯十分霸氣的回了一句。

「百分之二十是不是有些太少了師傅?」歐陽澤皺著眉頭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