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是等你好久了。」陳墨笑呵呵的說道。

是的。

今晚這個局,是陳墨故意設下的。

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陳沖自投羅網。

陳沖剛到臨江的時候,就已經被安全部門的人給發現了。

張凝雪立即就做出了計劃,要故意引陳衝上鉤。

讓陳沖自投羅網。

陳墨一開始還不太看好。

雖然智商高低跟修為沒有必然關係,但是陳沖好歹也曾經是五毒門的掌門,並且修為高深,見過不少大場面,應該不會這麼容易上當才對。

沒想到,今晚陳沖真的來了。 陳沖看向了旁邊的某一處。

「出來吧,不用藏,我能感應到你的真力。」

他看向的地方,正好是蘇薇隱身的位置所在。

沒想到,陳沖的感知能力,竟然這麼厲害,還能夠感應到隱身狀態中的蘇薇。

當然,陳沖也有感知不到的時候。

不然也不會到現在,才發現自己中計了,已經被陳墨等人包圍。

「你的感知能力倒是不錯,只可惜還差了點。」陳墨笑呵呵地說道。

他不介意跟陳沖聊聊天,說說廢話。

因為陳墨這邊早已確定,陳沖是一個人過來的,並沒有援手。

在這種情況下,陳沖已經是插翅難飛。

跟他多說兩句話,又妨礙什麼事呢?

陳墨也不是不知道「反派死於話多」這個梗,但他不是反派,陳沖才是反派。

更主要的是,張凝雪那邊正在做重火力部署,布下天羅地網。

力求百分百將陳沖給拿下。

三個化勁武者,再加上重火力的部署,陳沖想要逃脫,難如登天。

不對,應該說,是比登天還要難。

畢竟,人類征服天空,已經上百年了,甚至在幾十年前,就已經上過太空。

登天對於現在的科學技術來說,並不難。

陳沖想要逃。

不可能!

陳墨召出了自己的金屬巨人。

溫妮雙手微張,無數的絲線從她身上鑽出來,融入到了空氣當眾,隨時準備出手。

蘇薇則是隱身在暗處,而她的身外化身,則是現身出來,虎視眈眈的盯著陳沖。

沒辦法。

蘇薇的隱身能力,只能隱身自己,或者隱身自己的身外化身。

兩者不能同時使用。

這就導致,如果蘇薇想要隱身,那她的身外化身就沒法隱身。

而她的身外化身隱身,她自己就沒法隱身。

目前,蘇薇一般是選擇讓自己隱身。

本體躲在暗處,更加安全,也更加靈活。

而身外化身在明處,可以吸引敵方火力。

即便身外化身被打散了,只要她還在,就能夠用真力將身外化身給重新凝聚。

所以,蘇薇選擇自己隱身。

現在,三個化勁武者盯著陳沖,雙方劍拔弩張。

但陳墨這邊,卻沒有動手。

「陳沖,你如果舉雙手投降的話,我就留你性命。」這時候,陳墨主動開口說道。

「留我性命?」

陳沖彷彿聽到了一個超級好笑的笑話,忍不住大笑出聲,「我要是投降的話,還有命?」

「當然可以有。」陳墨指著身旁的溫妮,說道:「KT集團你應該知道吧?就是這陣子被安全部門接連剷除了數個據點的外國大勢力。她就是KT集團的十位A級武者之一。現在她就棄暗投明,加入了安全部門。等到贖完了罪,她就自由了。你看,她現在不就活得好好的?」

「那我寧願死。」

陳沖哼了一聲,身旁的祝融火神身形暴漲,化作了將近五米高的火焰巨人,周遭的空氣都被蒸干,非常燥熱。

「你真的想死?」

陳墨笑了,「雖然現在你一無所有,甚至還要寄人籬下,待在天殘門做副掌門。但是,只要你點頭,安全部門就可以為你留一個位置。雖然說,在自由方面會有一定的限制,但其他方面,我覺得還是可以接受的。陳沖,修鍊到化勁可不容易,你的年紀也不大,有很大的可能衝擊宗師境界,就這樣放棄,你甘心嗎?」

陳沖當然不甘心。

他今年才四十多歲。

這個年紀,這個修為,可以說是天賦異稟了。

不少武者,在修鍊到化勁修為的時候,已經垂垂老矣,折騰不了幾年。

可是,陳沖他現在正值壯年。

即便是以普通人的標準來看,四十多歲,也正是最有活力的階段。

更何況,武者的壽命比普通人更長,身體也比普通人更加強健。

四十多歲,其實也就相當於普通人三十多歲的樣子。

可以說是非常年輕。

這個年紀,就已經到了化勁。

未來會成長到什麼地步,誰也不知道。

陳沖對自己的修鍊天賦,還是很有信心的。

現在的他,已經是化勁將近中期的修為。

以後再突破,可是真的直奔大宗師去了。

如果到了宗師境界,那是不是可以長生不老?

這個沒人知道。

大宗師只是傳說中的境界。

即便陳沖創建了五毒門,弟子頗多,消息靈通,也不知道大宗師到底存不存在。

如果能到大宗師,那絕對能夠睥睨天下。

陳沖當然是有野望的。

只不過……今天栽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陳沖就不禁在心裡扼腕嘆息。

天妒英才,真的是天妒英才啊!

他這麼好的天賦,這麼高的修為,這麼光明的前途,竟然被設計陷害,落入了絕境。

至於加入安全部門。

陳沖沒想。

不是他有骨氣,有氣節,而是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投降,那等待他的,絕對會是無盡的審問。

審問完畢,安全部門肯定不會就這麼放過他。

或者監禁,或者勞改,或者讓他當工具人,去執行各種各樣危險的任務。

你說陳沖為什麼知道的這麼多?

因為他當五毒門掌門的時候,就抓到過不少潛進五毒門的敵方勢力探子。

然後他就是那麼對待那些探子的。

要麼將那些探子給監禁起來。

要麼把他們丟到後勤部幹活。

要麼給他們下毒,讓他們反水,潛入敵方勢力。

這些門道,陳沖再清楚不過了。

所以他也不想投降,成為別人的工具人。

「看來你都想好了。」

陳墨看陳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想投降。所以也沒有勉強。

既然不能為我所用,那隻能殺掉了。

留著也是個禍害。

這是張凝雪的意見。

當然,陳墨也是主張殺掉。

一個作惡多端,還不願意束手就擒的化勁武者怎麼處置?

毫無疑問是殺掉。

最好在殺掉之前,能夠從對方的嘴裡問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這樣一來,也能夠讓安全部門對天殘門掌握多一點的訊息。

「來吧。我就是死,也要拉一個墊背。」陳沖狀若瘋狂,他已經想好了。

既然不能夠避免,那就死戰到底。

他要讓對方瞧瞧,將一個化勁武者逼到絕境,到底要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話音還沒落下,周遭就響起了咻咻咻的破空聲。

一顆顆手臂大小的炮彈,落到了陳沖頭上。

而陳墨等人,則都是瞬間後退了數十米。

在撤退的同時,陳墨三人還出手,封住了陳沖的退路。

比如陳墨和蘇薇,就召出自己的身外化身,牢牢的擋住了陳沖的去處,並牽制住了陳沖的身外化身。

而溫妮,則是釋放了無數的無形絲線,將陳沖和他的身外化身,以及陳墨和蘇薇的身外化身,給牢牢綁在了一起,接受重火力的洗禮。

至於張凝雪等人,早就待在守護陣法裡面,遠程操控了。

化勁武者的戰鬥,真不是其他級別的武者能夠參與的。

但是,重火力能夠很大程度,對武者造成損傷。

即便是化勁武者也不例外。

這不,數十枚炮彈轟過來,直接將整個廢棄工廠給夷為平地。

不對,可不僅僅是夷為平地,而是直接炸出了一個深坑,有滾滾煙塵和熊熊火焰燃燒。

張凝雪當然不指望數十枚炮彈就能夠炸死一個化勁武者。

但是,絕對能讓化勁武者受到傷害。

這個問題已經驗證過了。

溫妮就是親身體驗者。

被這麼多的炮彈給正面擊中,即便是化勁武者也要脫層皮。

張凝雪雖然不是化勁武者,但也知道,一個化勁武者如果被逼到絕境,會爆發出怎樣的破壞力。

正如陳沖剛剛說的,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張凝雪可不希望陳墨或者蘇薇,被陳沖給拉去做墊背。

至於溫妮……真要被拉去做墊背,也沒有辦法。

只要能夠把陳沖給換掉,那就不虧。

溫妮不知道張凝雪的想法。

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會覺得委屈。

她現在可以說是棄暗投明,每天兢兢業業的做任務,也非常配合。

做任務的時候,陳墨給她解除了身上的真力封印。

然後完成任務的時候,陳墨又會重新在她身上施加真力封印。

這個過程,可是非常痛苦的。

而且對武者本身,也有一定的損傷。

黑,色交易,總裁只婚不愛 但溫妮還是很配合的做了。

就是想要好好乾,以期望能夠在安全部門獲得更多的自由。

當然,也想將自己以前的「罪孽」給贖乾淨,恢復自由身。

這個就任重而道遠了。

誰知道她以前干過多少破事?

或許一輩子都贖不清自己的罪孽。

這個張凝雪也不是很清楚。

因為溫妮做過的事,連她自己本人都記不住。

就好像迪奧.布蘭度說的,「你會記住自己吃過多少片麵包嗎?」

溫妮記不住了。

張凝雪當然也不清楚,只能一件件的去查,然後記在小本本上面,將溫妮的罪孽給細算清楚。

什麼時候溫妮用功勞將自己的過錯給彌補完,什麼時候就能夠獲得自由身。

話題說遠了。

數十枚炮彈的威力,無疑是巨大的。

陳墨和蘇薇的身外化身,不能倖免,都被轟成了渣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