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水榮陽。」回答許保安的,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

水,水榮陽!?

許林的雙眼在這一瞬間瞪大了眼睛。

「原,原來是水首記啊,真的是,真的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許林有些緊張地說道。

是的,儘管許林現在已經是當今國內的最強戰神,但是對於這種兢兢業業的老前輩們都是保持着一顆尊敬的心。

「呵呵,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一個飯。」似乎是因為許林的情緒比較緊張,因此贏得了水榮陽的不少好感,他在電話的那一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出聲問道。

「請,請我吃飯?」許林大吃一驚,同時心情也是瞬間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沒有想到,水榮陽居然會請自己吃飯!?

無事不登三寶殿,這絕對是一個鴻門宴!

很顯然,他的電話號碼,肯定是方正元泄露給水榮陽的,他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水榮陽的注意,不然的話,就算方正元把號碼給水榮陽,水榮陽也不可能會打電話給自己,然後請自己吃飯的。

這一下子,讓許林瞬間感覺到了無比的頭疼。

。 半跪着雙手抱拳的士兵們不敢回答而是互相看了一眼,感覺不對勁的明宣府總兵立刻就抓起其中一個士兵胸前的布面甲問道「快說,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下士兵只好老實回答道「四處都是狼煙恐怕情況大有不妙!」話音剛落就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明宣府總兵直接起身拔出佩刀刺死兩個士兵?

剛拔出佩刀之時身邊眾將大驚失色!就連走過來的明萬全都指揮使:陳永慶,也是驚慌不已!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兩個人,就指著明宣府總兵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收回佩刀的明宣府總兵開口道「此二人乃是流寇姦細派來危言聳聽的,現以斬殺!不過末將懇請出戰去萬全左衛查看敵軍動向,請都指揮使大人批准。」

難得看到有將領如此忠誠,明萬全都指揮使很是感動,他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了還把宣府左衛、宣府右衛、宣府前衛這三支兵馬交託與他,並握住雙手說道「王總兵大人此去要多加小心啊!萬一遇到流寇人多勢眾切莫硬拼,保全性命要緊。」

見到都指揮使大人關心自己,這更加助長了他的野心,在喝過一杯酒之後就拜別明萬全都指揮使,但剛走出門外時卻碰見了明宣府監軍:杜勛,此人乃是皇帝陛下身邊的紅人能說會道,因此明宣府總兵有些害怕此人,便故意低下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下去。

誰知明宣府監軍卻上前攔住說道「不知王總兵大人這麼着急去哪啊?可否告知咱家?」

大堂內的明萬全都指揮使急忙解釋道「哦,王總兵大人這是率軍出征呢!」聽到要出征?便讓明宣府監軍感覺情況大有不妙!這恐怕是流寇要來的節奏?他小聲詢問道「巡撫大人可知此事?」

被驚嚇住的明宣府總兵控制住情緒回答道「正要去找他呢!這不監軍大人就來了。」

此刻內心開始盤算著利益關係的明宣府監軍決定跟他一塊去找巡撫大人要兵,明萬全都指揮使則很爽快的送他們去都司府內。

由於他倆帶有明萬全都指揮使的令牌,所以一路上士兵們不敢阻攔很快就進入都司府署衙大堂內,走在路上時明宣府監軍還故意提問了一句話?說道「敢問王總兵,你覺得假如流寇來襲咱們能夠守住萬全都司嗎?」

聽到監軍大人突然問這句話,他覺得定有蹊蹺?但也還是很委婉的回答道「這個本將不敢猜測!不過正常情況下我軍應該能夠守住萬全都司?」

感覺沒有太大把握的他,便假意說了一句「待會倘若巡撫大人同意出征,那本監軍可要與總兵大人一起前往不知可否啊?」被詢問的明宣府總兵很無奈的接受了這個條件。

隨後兩人一起進入大堂內,看到坐在堂上身穿常服,認真檢查賬簿的明宣府巡撫:朱之馮,使得他倆有些害怕,兩人異口同聲的行禮道「末將,參見巡撫大人,如今流寇逼近萬全都司,末將懇請巡撫大人能夠給予兵權讓末將出兵,以抵擋流寇保衛宣府鎮…。」

話還沒說完明宣府巡撫就爽快的答應下來,授予兵符命他即刻帶兵出征並要求把流寇趕出萬全都司,為防萬一明宣府巡撫還派人聯繫了龍門衛、龍門守御千戶所、保安州、美峪守御千戶所、長安守御千戶所、延慶州、鎮邊城守御千戶所等地駐軍加強戒備,必要時派出機動部隊配合作戰。

得到兵符的明宣府總兵顯然高興不起來!因為他身邊有個跟屁蟲(杜勛)監督著,身後又有巡撫大人調動的兵馬攔著,故此他很是無奈,唯一讓他高興的只是除了都司府外,宣府鎮內的兵馬全都是他的親信,現在他也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沿着澤河領兵前往萬全左衛。

本以為附近一帶多少還有些兵力抵抗的?可誰知一路上都是見到有許多百姓們拿着包袱推著車逃跑,有些百姓居然還趁機搶劫糧食!看得明宣府總兵很是尷尬,一位老者見到有大明軍隊過來,便上前訴苦道「這位軍官呀!您終於來了請替我們做主啊!流寇攻入我們的村莊,雖說不搶糧食但是徵兵、要人啊!老朽的長子被他們拉去當兵結果當晚就被明軍射殺了,次子又被他們拉去運糧結果活活被鞭打而死?其餘鄉親們也有不少良家婦女被流寇任意霸佔,咱們這是受不了了才跑出來的,請軍爺替我等做主啊!」

看着老者帶頭訴苦,逃跑的百姓們也都跪下來祈求明軍打退流寇,這讓明宣府總兵感覺壓力很大,他問道「不知流寇這次來了多少軍隊?」

幾個年輕的後生回答道「大約有數萬之眾?」但旁邊一些婦女卻說「不止!那錦旗到處都是,應該不低於十萬人?」

聽到人數不斷的變化着實嚇得明宣府總兵不輕,隨行的明宣府監軍則上前說道「鄉親們不要緊張,快沿着河流過去都司府吧!流寇方面由我們在定能消滅的不必擔心。」

在勸退百姓之後明宣府監軍就安慰了一下明宣府總兵,並下令就地紮營,不過為了摸清流寇士兵的底細?明宣府監軍還是打算趁夜晚在悄悄靠近附近流寇軍隊了解情況,眼下只是派遣了探馬去萬全右衛、萬全左衛、懷安衛三處探探口風。

另外南方的勤王之師明福建總兵與明福建行都指揮使以及浙江承宣布政司寧波衛、台州府等地的駐軍也都陸續到達了南直隸應天府芳山附近,走在這片山清水秀的地方,明將們開始議論道「這次北上我等可要干出一番大作為啊!行都指揮使大人你覺得流寇軍隊戰鬥力如何?」

向來看不起流寇士兵的他,用輕視的眼神瞟了一眼說道「小小流寇不足為患。」身後的明寧波衛指揮使:韋振輝、明台州參將:呂治林、明紹興總兵:郭定寧,等將領也附聲大笑起來。

這時行進的前隊士兵們突然雀躍歡呼的大叫了起來?讓後面的士兵們感覺有些奇怪?騎着馬的明福建總兵低下頭順手抓起一個士兵說道「快去看看怎麼回事?」

士兵急忙跑過去前面看看情況,他發現眾人都指著遠處的小山坡處驚訝著?他就順着小山坡走過去之後,在朝前面望去就見到遠處高掛的一塊牌子?

由於離得太遠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靠近幾十步時才發現上面掛着的是(設宴上元縣、招待勤王師)看到此字樣,士兵很是高興連忙跑回去報告情況。

在了解到有人設宴的字樣之後,明福建行都指揮使立馬下令軍隊加速前進,而明福建總兵就開始猜想;能在此設宴的必定是有權有勢之人,能夠招待勤王軍隊的人屈指可數,不是南直隸兵部尚書史大人?就是南直隸總督楊大人?又或者是后軍都督府與中軍都督府的軍官們設宴?但是轉念一想覺得也不對勁啊!他們都有自己的軍隊要養,而且俸祿也沒有多餘的怎麼可能設宴?越想越好奇的他決定進入上元縣去一探究竟。

同時護送明福親王、明潞閔親王、明崇隱親王世子、明泰安縣主南下的明潼關衛總兵與吳俊振等人剛剛過了揚州府儀真縣來到了碼頭附近。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停泊在碼頭上的船隻,有水師用的、有客商過江用的,馬維非常好奇的東走走西看看,其中有一艘船樣子比較奇特兩頭尖翹?使得馬維忍不住對碼頭上的士兵詢問道「哎!這位兄弟,請問這是什麼船?」

士兵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此乃是〈鷹船〉比較輕型機動性強,我軍常用於水上訓練,曾在抗倭期間用來偷襲躲在島嶼上的敵軍。」

馬車上的明福親王剛剛被士兵攙扶著下來,旁邊的明潼關衛總兵便彙報道「啟稟福親王殿下,我軍要想急渡長江恐怕得捨棄一些物資,而且我們這麼多人恐怕也不能完全承載過江,估計還得分批。」

一聽到這話明福親王就問道「隨行人員有多少?」

明潼關衛總兵答道「除了三輛車架人員六十人之外,還有我軍士兵一千人、福王府儀衛司二千人、潞王府家丁五十八人、崇王府儀衛司五百人、丫鬟下人數十人。」

本以為明福親王會下令向地方知縣徵收船隻的?誰成想他卻下令道「除了你部士兵與孤王府中儀衛隊之外,其餘下人和丫鬟一律拋棄不得有誤,重物資一律丟棄包括糧食,等到了應天府孤王自然少不了你們的。」

見到藩王無情!明潼關衛總兵只好照辦,他很無奈地下令拋棄丫鬟與下人在碼頭邊,其餘士兵則負責收集船隻,但儘管如此船隻依舊不夠。

只得按人數劃分船隻來乘坐,被丟下的人只得眼睜睜的看着別人乘船離開,為此許多丫鬟和下人們開始跪地哭泣,聲傳四方時不時還去抱登船之人的腳企圖跟隨一起,卻被踢下船來!

這個舉動很快就引起了朱攸蘭、吳俊振等人的注意,他們在乘船之時也有一批丫鬟跑過來抱住腿,不過朱攸蘭、吳俊振、劉瑞林三人覺得很奇怪?為何會有人來抱腿呢?

唯獨馬維與姚秋月很不耐煩的一腳踢開了,不過丫鬟和下人們還是繼續抱住腿說道「帶我們走吧!」

深感不對勁的朱攸蘭就說道「你們沒有船隻可以坐?難道褔王叔沒有安排嗎?」

面對縣主殿下的詢問,下人與丫鬟們就回答道「回縣主殿下的話,高總兵以下令丟失我們,只給有身份地位的人乘坐,還說我們是累贅!」

聽到他們的訴狀朱攸蘭感覺很是生氣,她鼓起勇氣說道「大家不用怕!本縣主這就去讓福王叔帶上你們。」說完她大義凜然的朝準備出發的主船甲板上走去,吳俊振怕出什麼事就一同跟着去。

。 第二十五章(上)

那天的對話最終還是以一種無疾而終的形式收場的……

雖然知道自己提的問題許莫白多半是不願意回答的,但許染終歸半執拗半認真地問了出口,沒有得到答案反倒算個情理之中的了,只是這心裡難免還是會有些悶著氣堵得慌罷了,膈應倒也是沒有的。

其實除那個問題以外,旁的那天也談了不少,可是許染卻是哪個都沒記住,盡記得那個有頭無尾的去了……也挺納悶!還有臨了那個許莫白披了衣服,吹著寒風,衣襟鼓起的大鼓包也記得尤外清楚。

這頭許染兀自困惑,那頭許莫白也並不輕鬆。本以為那天昌黎和日本人臉怎麼也算是徹底撕破了,依他們瑕疵必報的德行,不消說第二天吧,就是當天也斷不會放昌黎一個安寧。

由著這想法,許莫白自是萬分不敢大意,囑咐陳明俊喊上十幾個能打的護衛日夜看守昌黎不算,要不是礙於三姨娘的「威迫」,自己恨不得早拾掇拾掇直接入住茶場了,也省去了天天對著徐小姐相看兩厭來得好不是?哦,大體是說的不太對的!大概只有許莫白一人作厭吧!笑話,真要是他不整天躲著,肯正眼瞧瞧這八抬大轎娶來的嬌妻了,徐瑩瑩恐怕只剩那歡喜了,哪還來「厭惡」一說呢?

卻是誰也沒成想,戲檯子都給人搭好了,日本人又不來唱了!

「呸!這算個什麼事啊,陳叔你說這幫孬種腦子天見兒的是不是有啥問題啊?……莫不會憋啥大招吧!」臨面對上陳明俊被煙熏得發了黃的牙齒,看著眼下安靜如雞的茶場,許莫白越想越覺得這或許也是個可能,遂依舊不敢掉以輕心,每天仍舊去茶場三班倒的守著,等著……有這勁頭,倒別怪別人看不出許莫白其實並不姓「許」!

這樣的平靜持續了幾天,許莫白見沒了事,又開始恢復了原來的日子––去婉薇家……

不過說是與平時無甚差別,第二天許莫白還是派了二狗出去打探消息。二狗自出院后就懶散在家,現下好容易有了一單活當然樂得開心,何況還是素來對燕子好的三少爺的活兒,自是忙不迭就應承下來。應該隔不上幾天,那「腌臢貨」的來歷就能知個七七八八了吧!

這點,許莫白對二狗無比放心。

從憶起這茬開始,許莫白就沒少在心底埋怨自己:早知道還不如在婉薇家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叫二狗哥去查了呢,不準還能防患於未然……

「主要還是沒想到徐良玉這麼不是東西!」不過,到不了多久,許莫白又會這樣自我安慰。

說是不管著,但還是多少知道點徐縣長的病怕真的不好了,熬不熬得過今年當真兩說了……不過這說來說去的,許莫白天天不著家,還能這麼了解,功勞還不得大半歸功於三姨太。

三姨娘在促進倆夫妻感情上確實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說「功不可沒」的確當的,半分徇私舞弊的嫌疑都沒有!

可再大的功勞也架不住兒子不領情啊!聽到了不知道安慰安慰媳婦也就罷了,還我行我素的一天到晚不著家,簡直視徐瑩瑩如無物!

得虧她還不知道兒子沒空著家卻有空往「老師」家跑,還當是昌黎這次真的遇到了棘手的事,不然不定要這麼鬧呢!

沒錯!許染是不知道許莫白想做什麼,但「意外和明天到底哪個會先到許家呢?」這個問題,她倒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

「腥風血雨」馬上要開始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緊跟著就是清明節了,這樣好的春光記得出去走走,才不辜負這難得的韶光……

這次清明就不放番外了,因為清明的梗大多很憂傷,不想破壞大家心情,而且這樣的日子比較適合一個人靜靜的懷念……

。 聞言,秦楓點點頭,心中瞭然。

天地間有着九大元素,便有着九種靈修,同一種靈修容易聚集一處,大羅天上不乏這種宗門,而其中一些背後有着源神王的支持,如雷元宗、炎天宗,都擁有着強大實力。

大羅天亦或說九重天上,最頂尖的勢力自然是太初宗、天地門、時空洞與混沌宗,皆以神尊為名,且當世有活着的神王坐鎮。

僅次於它們的被稱作頂級勢力,有活着的神王作為依仗,如四方門、雷元宗、炎天宗、姬族等。

然後是一流勢力,當世有着高級靈神存在,或是有着靈神坐鎮且曾出過神王,如金鱗山、玄陽宗、季族、甄族、姜族等。

之後是二流勢力,當世有着靈神存在,如洛銀霄所在的洛族。

再接着是三流勢力,當世有着高級靈聖存在,如海妖門、火德門、聆風門等。

除此之外,其他小宗門小家族則算作末流勢力,亦或者說是不入流。

太極門如今便屬於這一類,畢竟還未存在高級靈聖,且剛剛成立。

呂青墟等人與薛無雙有私仇,但與雷元宗無關,畢竟以他們的實力,無法撼動雷元宗分毫,青鈞門在其面前太過渺小。

呂青墟天賦不凡,畢竟曾是靈界頂尖強者,靈體蘊含四種元素之力,善於速度與防禦,雖然修為不如對方,卻是毫不遜色。

薛無雙對於雷之一道感悟極深,不管是破壞力還是速度,都極為恐怖,更是擁有着強悍的肉體之力,使得攻擊更強,極為難纏。

二人激戰一個多時辰,難分高下。

薛無雙迅猛無比,卻始終攻不破呂青墟的防禦,而後者又難以反擊,此戰不分生死,故而以平局收場。

「哈,薛無雙,老夫任你攻擊都無用。老夫修為突破在即,待達到高級靈聖,你便不是老夫的對手了。」呂青墟吹噓道。

「哼,不服就再來過!」薛無雙冷哼一聲,似乎先前的激戰沒有令其消耗多少力量,尤可一戰。

「二位皆為神族精英,此次只是比武切磋,就此罷手吧。」夏煜出聲道。

有着她開口,薛無雙自然不好再出手,怒哼一聲,下了高台。

呂青墟訕訕一笑,也下了台。

七場比武結束,太極門可謂大獲全勝,戰績不錯,彰顯了宗門實力。

廣場之上,各大勢力人馬對太極門暗中議論,皆看出其潛力不小。

未出場的秦楓顯然有着高級靈聖實力,僅次於他的瞿鈞是真的突破在即,說不定不久之後,太極門便會出現兩位高級靈聖。

另外,還有天賦逆天的春旻,此次未出手,但對於其天賦與實力眾人都頗為認可,其進展神速,突破到高級靈聖也只是時間問題。

太極門目前或許實力一般,只能稱作末流,但不久便會晉陞,甚至一飛衝天。

比武結束,開山大典也便宣告結束,各方勢力紛紛離去,只留下少數與太極門親近的勢力,秦楓將與他們商談同盟事宜。

。 彭城:

《百家講堂》雜誌在彭城商店中出售,好多讀書人、儒生等人紛紛掏錢購買。

范增、項羽也收到手下人送來的《百家講堂》。

《百家講堂》經過幾個月銷售,影響力越來越大,在帝國各地引起轟動,已成為讀書人、儒生必看之物。

各地儒生、讀書人了解秦中央政權各種方針政策、政治制度的重要渠道。

書本的價格可不便宜,一兩白銀一本。

不過呢?

現在的讀書人、儒生,基本是有錢人家、大戶、土豪劣紳的弟子,一般人不識字。

從這些人手中搶錢,胡亥一點不介意,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什麼寒士、百姓子弟那有能力讀書,讀書是有錢人家、大戶、土豪劣紳的專利。

針對《百家講堂》上介紹的事,項羽把旗下將軍全叫來,好好商量下。

「諸位,秦軍在黃河一帶,殲滅了匈奴鐵騎70萬騎,取得巨大的戰績。

胡亥也回到咸陽城,下一步秦軍很有可能對我們出兵來討伐,情況很麻煩。」

項羽道。

「將軍,這個消息的真實性有多少?秦軍一共也不過數萬兵馬,如何殲滅70萬匈奴鐵騎,

就算是阻擋都非常困難。這個消息卑職持懷疑態度。」

季佈道。

「是啊!《百家講堂》上說,秦軍只出動8萬步騎,怎麼可能打得過70萬匈奴鐵騎。

匈奴人戰鬥力大家心裡清楚,不是那麼容易擊敗的,末將覺得是煙幕彈。」

鍾離昧道。

「卑職也持懷疑。秦軍在這個時候釋放出這一幕,為了給我們義軍壓力。

想一下,匈奴鐵騎70萬騎,秦軍只有區區8萬步騎。說匈奴人只逃出數千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