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平常不可以打擾我,如果讓人知道我們住一塊兒,你就完蛋了,知道嗎?」

聽著易小芊小孩子一樣威脅的話,李紅陽笑著點點頭,只要能住下,什麼條件都可以。

兩個人就這樣開始了同居生活,為了不被人發現,每次出門都要相隔二十分鐘,回來的時候還要故意去別的地方走一下才回家,和特工沒什麼區別。

千葉紅芙蓉 五個月的時候,易小芊的肚子已經能看出來了,醫生說沒什麼問題,通知雙方家長的事情也就提上了日程。

「媳婦兒,我今天寫東西,感覺這眼皮跳的厲害,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你要是有這能力,就應該去天橋算卦,我就說別太長時間面對電腦,保護眼睛,多大年齡了,以為自己是年輕人呢?我買的眼藥水,緩解疲勞的,先用上。」

「還是媳婦兒對我好。」

兩個人還在家鬥嘴呢,卻不知道此時事情已經來了。

「你說我爸能不能打我?」

易小芊是真害怕了,她比誰都清楚爸爸對規矩的看重,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結婚不能做那方面的事情,現在自己直接一步到位,孩子都有了,回家不知道怎麼解釋。

「你爸不一定,你媽有可能。」

李紅陽知道,易小芊家裡女人都是習武的,男人都是走文化路線,整個就是顛倒的那種,不過想一想,自己好像也算是文化人……

「爸媽,我回來了。」

易陽正做飯呢,做飯的時候想起來個事情,為什麼要做到之前收拾,現在好,做完飯還要收拾一遍,他和媳婦兒說了,結果換來一句「吃完飯你收拾」,此時此刻正在鬱悶呢。

「回來就回來,喊啥啊,一點兒不像個女孩子。」

易小芊突然就覺得自己沒有愛了,爸爸竟然罵自己,委屈,以前都是媽媽罵的。

「你和我媽又培養感情了?心情不是很美麗啊。」

「我和她培養感情?你媽就把我當掃地機器人用。」

說著話菜也好了,易陽端出來,看見李紅陽也在。

「紅陽來了,你看,易小芊,來客人了不知道說一下?」

易小芊懂,爸爸這是覺得丟臉了了,不好意思了。

「下回,下回我肯定提前告訴您,我去喊我媽吃飯。」

「用你喊,她愛吃不吃,那個我有點兒冷,上樓取件衣服。」

看著沙發上的衣服,易小芊選擇閉嘴,易陽上了樓,樓下兩個人隱隱約約聽見樓上溫柔的說話:

「媳婦兒,飯做好了,吃飯。」

「看見沒,我爸這輩子就是折我媽手裡了,你可自己注意點,發現假戲真做的想法,要不然比我爸還慘。」

對於易小芊的威脅,李紅陽根本不當回事兒,只要做的對,誰說了算他沒意見。

「紅陽來了,小芊帶客人回來怎麼不提前說一下,讓你爸做點兒好吃的。」

「媽,又不是什麼重要客人,快吃飯吧,我都餓了。」

易小芊決定吃完飯在宣布消息,要不然她怕爸媽沒有了吃飯的心情。

「來,紅陽,吃菜,叔叔這手藝,你阿姨知道,那是相當不錯的。」

「你別說,你叔叔別的不提,就這做菜的本事啊,真就不如大千,我兒子做飯那絕對好吃。」

易陽還等著誇獎呢,結果別說誇了,直接踩了。

「女兒最近好像胖了不少,是不是總吃垃圾食品?我告訴你,那些東西可不能經常吃,都有激素。」

「知道了。」

一頓飯吃的還是其樂融融的,然而放下筷子的時候,易陽夫妻二人臉上的表情變化了。

「爸媽,反正就是這麼回事兒,我真是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對我,你們知道的,我是傻白甜。」

李紅陽越聽越不對,怎麼好像自己是壞人呢,這回也淡定不下去了,剛要解釋,就被易陽制止了。

「你不用說話,我不想聽。」

「叔叔我……」

「我爸讓你別說話,你就別說話不行啊?」

李紅陽只好閉嘴了。

「易小芊,你覺得我了解你嗎?」

「那肯定的啊,爸爸和我最好了。」

「咳。」

「媽媽和我也好。」

差點兒沒挖坑把自己埋了。

「那你覺得我會相信他有能力強迫你,別看他長得比你高,看起來比你壯,真打起來他打不過你吧,你要說是你強迫的他我還信。」

易小芊:……

她現在非常恨這該死的默契,爸爸這猜的也太准了。

她是不知道,易陽可不是靠猜的,純粹是血的教訓,那時候他已經結婚了,然後媳婦兒出去聚會,回到家帶了閨蜜回來,幾個人喝了兩次,直接就醉了,易陽把媳婦兒好不容易弄到樓上,剛要換衣服,結果被一個反手就壓制了,最後結果就是鼻青臉腫,對於這件事,周子怡的解釋是剛結婚,不太熟。

「那個叔叔,真是我強迫她的,不對,我們是情投意合的。」

李紅陽想要反駁一下,不過強迫還想不太好,情投意合比較好聽些,他後來回憶起了一些事情好像自己是掙扎過的,但是沒成功……

「爸,都已經這樣了,我們想辦婚禮,你們怎麼想的。」

易小芊破罐子破摔了,她倒是不想承認,可惜記憶告訴她,就是她主動的。

易陽其實沒有想象中的憤怒,雖然他兩輩子都是很保守的人,但是也沒有真到婚前發生一些事情,就要把人打死的地步。

他就是覺得,不管男孩子女孩子,如果到了那一步就代表真正的成了大人,就要對對方負責,如果沒能力對人家負責,最好就不要發生那些事情,另一個世界他來的時候已經二十一世紀了,什麼沒見過,沒聽過,只不過一想到女兒也要成家了,而且還要當媽媽了,又高興,又心酸。 林宏傷的很重,這一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要散架了,但出奇的她沒有喊叫,也沒有那種驚慌失措,在救人的那一刻,他甚至是沒有任何的思索,就這麼急忙而上,完全沒有考慮過後果的那種。

此刻躺在地上,哪怕是林楠將巨大的管道掀翻,但他依舊無法動彈,身上骨頭估計被砸斷了幾根,最嚴重的還是腿部,血都是從那裡流出的,聽到林楠略帶調笑的問話,林宏只能以眼神交流,無法開口。

「你還廢什麼話啊,趕緊幫忙送上救護車。」徐曉雯也來到一旁,直接開始準備工作檢查情況,兩名護士也緊隨其後,察覺到了林宏此刻的危險情況,不敢耽擱。

不過才準備動,卻被林楠給攔了下來。

「你忘記我的手段了,在一旁看著就行了!」林楠淡笑說道。

此言一出,徐曉雯當即一愣,隨即立刻反應了過來,先前著急要救人,差點被林楠這個神醫給忘記了,連自己大哥那種情況都很快救治好了,更不要說這種情況了。

有神醫在這裡,自己還擔心什麼?

當即,徐曉雯停了下來,沒有再動手,她倒要看看林楠這位神醫到底是如何救人的,以前她沒有見識過,而今正好看看。

徐曉雯懂了,但其他人卻不懂,只是看到醫生要救人,但卻被阻止了,一時間反倒是讓很多人疑惑,若非看到林楠說的這般輕巧自信,當真是要開口了。

即便是林宏自己這一刻若是能開口,也肯定要開口,疼的是他自己,這個時候自然是要讓醫生檢查救治了,但林楠不僅把醫生阻止了,相反還蹲下來若無其事的和林宏閑聊起來。

當然實則並非如此,自打林楠蹲下的瞬間,便已然聯繫了小小醫館,並且開啟了高級通天眼,請求小小醫館進行診斷。

「說實話,這次你還真讓我又吃驚了,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林楠蹲在林宏身邊,帶著淡笑之意。

其他人雖然暗自著急,但也不敢多嘴,不知道林楠這是打的什麼主意,一直到一兩分鐘之後,小小醫館那邊才傳來消息,介紹林宏此刻的傷勢,需要三瓶神秘小葯,同時還需要一瓶靈藥膏塗抹,在林宏大腿位置,幾根骨頭斷裂,需要靈藥膏輔助。

「你可以開啟透視眼看看他的腿部,哪怕是神秘小葯和靈藥膏也需要休息一日,這期間不能下床行走。」小小醫館介紹完病情之後又給林楠補充了一句。

一開始林楠還沒有反應過來,小小醫館竟然這麼說,肯定錯不了就行,然而剎那間之後,他突然間意識到了小小醫館自眼中的三個字。

「透視眼?」林楠疑惑反問,自己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個東西。

小小醫館對於林楠的疑問顯得有些不解,不過還是耐心介紹,告訴林楠通天店鋪有個輔助工具里有著這麼一個特殊的功能,具有透視功能,使用一次需要五百靈氣值,具有透視功能。

像此刻林宏的傷勢,動用透視眼,輕而易舉的就能看到。

這個提醒,頓時讓林楠心中大為驚奇,沒想到還有這種特殊的功能,自己自然要見識一下,據說透視這種手段極其不凡,以前林楠看賭神電影的時候不止一次的設想過透視眼的情況,能夠看穿萬物,沒想到還真有。

毫不遲疑的,林楠先是直接下單買下三瓶神秘小葯,少卿后三瓶神秘小葯便收到,林楠一翻手直接拿了出來。

「把這東西喝下去。」林楠開口,不容置疑之態,並且直接準備給林宏喂服。

星光璀璨:慕少寵妻太深情 這一幕,同樣是讓很多人驚愕,也包括徐曉雯。

這就是林楠的救人之法,在她看來簡直是什麼都沒有看,就這般翻手間從口袋裡取出來藥品,早已準備好的?能夠未卜先知不成?

「林楠,這是什麼東西,他都傷勢這麼重了,還是趕緊送衛生院讓醫生救助吧。」楊國軍開口,很是擔心,覺得林楠看起來不怎麼靠譜,這麼重的傷勢,哪能如此耽擱!

「就是林楠,這東西能救他媽?」徐曉雯也開口詢問,有些不解。

即便是林宏也是一副質疑之意,自己都這般情況了,可禁不起折騰,若是能開口,他肯定要去醫院,不想在林楠手中被擺弄,有種一笑小白鼠的感覺。

「放心,這是一種祖傳的靈藥,喝下后保證藥到病除!」林楠輕笑,讓楊國軍等人微楞之後眉頭皺的更緊了,即便是林宏也是一副苦瓜臉。

見鬼的祖傳靈藥,一個村的,甚至他們往上係數四輩,本就是一個先祖,上哪的祖傳靈藥,他怎麼不知道。

「還是送醫院吧,妥當!」楊國軍再度開口。

林楠無奈搖頭,只能看向林宏。

「放心吧,我還等著你好好乾呢,不會害你,老老實實喝下,你的傷勢很快就能恢復了,否則你出事,村長也不會放過我的。」

聽著這話,林宏也沒有辦法,眼下林楠就在這裡,醫生看起來也和林楠認識,並且一直保持沉默,林宏也只能認命了,在林楠的喂服下,接連將三瓶神秘小葯喝下。

當即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林宏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同,身上的劇烈疼痛消散了不少,體內有著一種暖流,原本重傷昏昏欲睡之感也消失了,讓他提升了不少的精神。

一旁,徐曉雯等人一直注視著,她對林楠的救人手段充滿了好奇,既然林楠如此自信,她也沒有阻止,但沒想到竟然如此簡單,在林宏喝下林楠的祖傳靈藥之後,她作為一名醫生能夠明顯的看到他臉色的變化,明顯在好轉,這頓時讓她暗自稱奇。

而與此同時林楠也沒有閑著,那瓶靈藥膏也到了,需要在斷骨位置塗抹靈藥膏,林楠按照小小醫館的介紹,果不其然的找到了一個特殊的功能。

透視!

毫不遲疑的,帶著新奇的態度,林楠開啟,通天店鋪內那道機械般的聲音給林楠提醒了一句,扣除了五百靈氣值,並且介紹著透視眼的情況。

然而就在下一刻,林楠還沒有完全搞清楚透視眼的功效之際,猛然間一個抬頭,一副讓林楠噴血的一幕直接出現在自己眼前! 對於李紅陽這個人易陽是滿意的,要不然他也不能之前權女兒接受他,只不過沒想到夢想成真靠的是這個方法。

「李紅陽的父母知道了嗎?」

「我和家裡說了,我爸媽本來要過來,當面道歉,小芊沒讓,他們挺生氣的,不過不是對小芊,是對我,覺得我不負責任。」

李紅陽家裡比易陽更傳統,他爺爺是老師,父母是老師,對於做人的要求上就比別人高,聽到他說這個事兒,氣的他爸那苕帚打了他好幾下,身上都有印子了,他來的時候家裡說了,不管提什麼條件都答應,即使不同意,也要做出補償,不過家裡也知道他一直在追求易小芊,當然希望兩個人能在一起,而且還有即將出世的下一代,除了憤怒還有一點高興的。

「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們如果考慮好了,就辦吧,不過婚禮要在生完孩子之後辦,結婚證先領了,你們兩個也開始休息,都到家裡住,你告訴你爸媽別多想,生完孩子辦完婚禮就去你們家住,我們家條件好,各方面條件比你家更適合養胎,相信你們家會理解的。」

易陽說了就代表不容置疑,這個時候他可不會為了面子讓女兒去對方家裡,萬一哪兒沒照顧好,不後悔一輩子,他也說的是實話,雖然李紅陽家裡條件也可以,但是和他家比肯定是天上地下,再一個,女兒在家裡媽媽照顧怎麼樣都行,要是婆婆照顧肯定不能太隨意。

「我回去和我爸媽說,他們會理解的。」

「行,你回去商量一下,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咱們兩家坐在一起聊一聊,明天我們去帶小芊體檢,你要有時間就過來,沒時間……」

「有時間,有時間,我工作都推了,現在全心全意陪小芊養胎。」

對於李紅陽的表態,易陽和媳婦兒還是比較滿意的。

周子怡一直沒怎麼說話,大事情她一般都讓易陽做主,而且兩個人這麼多年,都有默契,處理事情的風格都差不多。

「那就休息吧,今天也別走了,你們兩個是……」

周子怡意思是問他們住一起還是分開住。

「住一起。」

「分開住。」

住一起是易小芊說的,分開住是李紅陽說的,不過他也沒想到今天怎麼回事兒,他以為易小芊肯定會說分開住。

「我家太大,隔音好,有事兒喊你怕聽不到。」

易小芊就是想在父母面前裝一下兩個人感情很好,沒想到還有個不配合的。

「那就這樣吧,咱們上樓,紅陽幫我鋪床,讓你爸在底下收拾。」

易陽正摳牙呢,聽到這話,牙籤兒都斷了,發生了這麼大事兒,還沒忘打掃衛生,還以為咋的也能留一個,結果一個也沒留住。

打掃完易陽想到還沒通知易大千呢,別看兩個孩子看起來不和睦,要是真有什麼事情比誰都關心對方,就是他和媳婦都比不上。

「十點多了,估計睡了,明天再打吧。」

掏出來手機又放下了,沒想到幾個人一說就說了這麼長時間,癱在沙發上,易陽就帶著笑睡著了。

易大千聽到妹妹懷孕了,實驗都不做了,直接領著媳婦兒回家了。

「爸,誰幹的,是不是被強迫的,人在哪呢?」

易陽電話里就簡單的說了一下,強迫也就是隨口一提,沒想到兒子這麼激動。

「你妹妹強迫的人家,喊什麼,不嫌丟人啊。」

「啊?爸,到底怎麼回事兒啊。」

易陽又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易大千聽完覺得,還真是妹妹強迫的人家,幸好,自己找媳婦兒沒被家裡兩個女人影響,再找個強悍的女兒,家裡就是全武行了。

「你回來正好,一會兒帶你妹妹檢查,你們兩個一起,不是我說,小涵都有孩子了,你們兩個合法的怎麼還沒動靜呢,不會是實驗那些東西對身體有影響吧?」

易陽其實都問過了,專業人士告訴他影響微乎其微,讓他不用擔心,因為有影響的東西目前他們還碰觸不到,都是年齡大到頭髮花白的專家在操作,易陽這才放心,要不然實驗早就讓他們停了。

「爸,沒什麼影響,我們不是說好了嗎,順其自然,有就要,沒有不強求,你就別問了。」

畢竟兒媳婦兒也在,易陽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要是易大千自己,他肯定要施壓。

「不問,像我願意管你們一樣,快點兒看看車來了嗎,來了趕緊走,你豐大爺在醫院等著呢。」

一家人整整齊齊了去了醫院,易小芊第一次覺得自己還挺被重視,以前她都覺得自己是撿來的,幸好,爸爸時常安慰她,說她不是,因為撿來的不能長這麼好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