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龍崎。」

一道嚴肅的聲音傳來:「當日請你也注意觀察月的行為。」

「啊?」松田眼眸閃出疑惑L能讓陳天明來這搜查總部難道還在懷疑著他嗎?

「這請你對他保密。」那邊傳來L語重心長的聲音。

「是的,我明白了。」松田點點頭放下手機走至電梯口看著由11樓降至-1樓的紅光數字不住喃喃自語:「不是0%就還是要懷疑嗎?」

………

「月這麼晚啊。」媽媽走上前瞥了陳天明一眼嘴上這麼說著內心卻十分平靜自己的兒子習慣很好,就算是很晚回來也不用擔心是出去鬼混了一定是在哪輔導別人或者是自學其他東西。

我協助調查的事情好像應該要保密陳天明低下頭想著事情驀然抬眼看著媽媽微笑道:「因為在大學交了女朋友。」

什麼天明。。。月你交了女朋友?!!霧枝滿臉通紅地走來嘴上卻掛著微笑:「什麼哥哥交了女朋友嗎,厲害。」

陳天明還沒有注意到霧枝的內心邊拖鞋嘴中淡淡道:「我也是18歲的大學生啊,那樣很正常吧。」

「玲也努力點啊。」媽媽拍拍霧枝的肩膀霧枝小臉一紅:「那,那種事情我才不努力呢。」

……….

「月晚飯呢?」媽媽看著急沖衝上樓的陳天明問道。

「在酒店叫了飯上房間吃了。」

「哥哥酒店是什麼?」霧枝走來令陳天明一怔雖說穿梭要融合角色隱瞞自我可霧枝也做得太完美了。

甚是都沒有了一絲傲嬌的屬性了這完全是一個萌妹妹嘛!

「怎麼了怎麼了,這可是問題發言哦。」霧枝問著陳天明卻不理會地關上門屆時反扣霧枝的話,不用解釋也能清楚的吧自己現在已經是搜查總部一員,會到這麼晚完全是在搜查總部協助調查工作所造成的。

「那麼,流克。」

「我有事情想問你。」陳天明看著漆黑的一片淡淡道自己不需要尋找流克那黑烏烏的身軀在哪裡,總之一定是在這周邊附近沒錯。

「果然。」驀然,陳天明的身後傳來一道沉聲。

「能回答的話就回答我吧。」陳天明擺擺手示意客套話與廢話不要多說。

屆時,嘴中卻是問道:「在人間死神互相相遇了可以互相打招呼嗎?」陳天明拉開桌底的黑椅坐上眼眸不住看向窗外當然是為了防止還有什麼人在跟蹤自己,雖然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處在監視狀態了但防總比沒有好。

「怎樣呢。」流克瞥了陳天明的背影一眼淡淡回道:「我是認為在附上了人的身的時候,不經過那人的同意就這樣做是違反規則,倒也沒有那種規矩。」

「所以完全是憑著一性子,對方的死神也許會主動找我說話。」

「那麼假基拉的死神看到了流克的話也可能會告訴她我是基拉吧。」陳天明不住偏頭瞥了流克一眼。

「說了的。」流克白了陳天明一眼:「普通是不會這樣做的,但是那取決於性格。」

陳天明驀然微笑出聲:「那流克的性格就是如我所想那樣吧。」

「我是看到了有死神附身的人類也不會告訴月的。」流克想了想道。

「我認為流克是正確的。」陳天明回過神目視眼前開啟的電腦「啪啪」敲擊著鍵盤,「謝啦。」

「假基拉?!」陳天明點開一處密麻中的風景網站看著其上顯示的白紙黑字剎是一怔:「想到這一步了嗎?」

「怎麼了?」流克將腦袋湊至陳天明的臉側,不住眼眸閃出疑惑。

「青山很大的。」看著青山介紹陳天明解釋道:「我想如何互相找到而查了一下。」 「22日在青山的NOTEBLUE的酒吧有活動青山,藍色,還有筆記。」陳天明瞥了眼前電腦銀幕一眼感嘆出聲喃喃自語:「真是下了點功夫啊。」

「可能比我所想得到要更聰明那樣的話,我也必須要更小心現在有賭在這NOTEBLUE看看的價值。」

流克一怔:「但是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是基拉吧。」

陳天明微眯一雙眼眸看向夜空也許吧。

………

東京,偏學校的廣場,人流涌動,

「月,這到底是。。。」

「我大學的同學。」陳天明瞥了身旁七人一眼目光停留在松田身上笑道。

「大家好。」陳天明攤開一隻手心指向松田:「我的表哥太郎是第一次來東京說想在青山和六本木開心的度過一天大家請多多關照。」

「還有他說正在尋找女朋友有沒誰能考慮一下?」陳天明眼眸劃過一絲戲謔。

「月啊。」松田一怔。

……….

不愧是月,大概誰也不會認為這年輕人群中有警察松田走在路上看著身前的陳天明八人,陳天明卻是面色陰沉不可能是來協助我,L派松田來監視我了有這麼多人的話,就算流克被看到了也不知道是跟著誰。

不愧是月空中的流克煽動者黑翼嘴角泛過一絲笑容俯視人群中站立甚是好似特意遠離中央的陳天明。

也可以作為L的監視器的人牆作為搜查方法也不錯陳天明面色回復常態自己眼下就是偽裝,除了偽裝,再者就是去看另外一個死神的存在,然後找到那個傻瓜。

之後只要看看NOTEBLUE的入口附近就可以了「唰——」

一道殷紅色的雙眼,驀然在陳天明的身側展開找到了。一個手托著藍色鏡框的黑髮女子嘴角抹過一絲笑意,以死神之眼注視陳天明的頭頂夜神。。。月嗎,有點想法嘛可只有一個人看不見壽命哦,他就是基拉。

冷帝殺手妃:朕的廢后誰敢動 我還沒想過能這麼簡單就遇到。

目視陳天明的背影在自己視野中化作小黑點漸漸消失,女子彎起了那抹嘴邊可愛的小月牙。「來吧,萊姆回去吧。」

「好不容易才見到就這樣回去嗎?」萊姆一怔。

「在那麼人面前說基拉先生能見到您我好開心。」

「這樣不行吧?」萊姆瞥了黑髮眼睛女一眼問道。

「反正知道了名字。」黑髮眼鏡女擺擺手嘴中喃喃自語:「之後能輕鬆的查出來吧,還是個怪名字。」

死亡筆錄11:死亡筆記對出生未滿780天的人類無效。

死亡筆錄12:腦里想著同一張臉卻4次在筆記上寫錯名字的話筆記對那人失效。

「寫作月卻讀作LIGHT嗎。」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黑髮女子摘去假髮以及藍色眼鏡框敲擊著鍵盤另一手點擊著滑鼠嘴中感嘆出聲:「真是太帥了還真是厲害啊夜神月。」海砂金色的發梢兩側紮起的馬尾抖動著眼眸卻是閃出認真初中2年,3年生的時候網路全國冠軍,今年作為東大開學典禮新生代表發言。

海砂撲倒上床雙手撐起自己的小腦袋「雖然沒有照片但是這名字肯定沒別人。」海砂微合眼眸身後小白腿出奇地這次沒有穿粉色或是森黑的絲襪在床鋪上「啪啪」敲打。「沒想到基拉是那麼年輕又帥。」海砂睜開眼眸:「什麼都超越了我的想象呢。」

「有人一臉不知情的賣名單這世界真是太瘋狂了連住處都知道了。」

………

「結果現在。。。」

「22號青山,24號涉谷,哪裡都沒有發生了什麼的跡象。」相澤手心拿捏著日記左瞟右瞟:「剩下只有30號的球場了,NOTEBLUE里也沒有出現像是的人,難道真的要在球場。。。」

「滋——」

「龍崎,第二基拉給櫻花電視台寄去了信息。」瓦塔利眯著眼走來,手心拖著一個翻開的筆記本在L的身前停下提示道:「發信日是23號。」

「我找到基拉了電視台的朋友們警察的朋友們,謝謝你們了。」銀幕,發出一道顯然經變音器修改的沉聲。

不,不會吧陳天明的臉徹底黑下,在哪裡青山嗎?

是他的死神找到了流克然後告訴了他嗎?

不。。。應該無法判斷是跟著誰的。。。我也特別留意了有沒被跟蹤。

L眼眸閃出認真如果這是真的話,從23號就發信來看,符合的只有23號去青山這本部里去了青山的只有松田和夜神月,果然夜神月是基拉嗎?

但是沒有證明是在青山。

「說找到了麻煩了。」朝天中野眼眸閃出不甘,瞥了L一眼現在只能依靠L了自己沒有別的想法能挽救利空局面。

「基拉和第二基拉已經聯手了。」局長低下頭,雙手合在一起叨念的同時眼眸閃出難以置信。

「還不能說已經聯手了。」L攪動著融化的咖啡頓了頓道:「第二基拉只是說他找到了但。。。」L驀然抬起頭眼眸閃出正色:「可能還沒有接觸。」

「到了這一步的話。」L端起茶托放在嘴邊淺淺飲上一口看著眾人投來的疑惑目光不住出聲:「接下來只有警察去呼籲一下第二基拉。」

「呼籲?」四人一怔。

「是的。」L點點頭:「由警察出面向基拉呼籲他說出基拉的身份。」

「這豈不是最壞的情況嗎?」流克伸手拍上陳天明的肩膀屆時問道。

糟糕了那假基拉會如何行動陳天明沉著張臉,驀然合上眼眸但是沒有辦法阻止這呼籲。

………

「如果你還沒被基拉知道身份的話還來得及單因為興趣而接近基拉是絕對不行的。」電視一道正裝女子沉聲出聲好似能從屏幕里鑽空子出來似的眼眸閃出肅穆面向觀眾。

陳天明與流克、霧枝就這麼看著電視新聞一言不發霧枝臉色凝重。

「要是和基拉接觸的話你肯定會被殺的。」

「你只是會被利用的。」

「…….」

…….

「你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好好思考人命的貴重靠告訴我們基拉的情況來補償你的罪過,把世界上的人從基拉的恐怖中解救出來。」

「嘎吱——」

「去哪?」

身後,一道紅翼骷髏跟上海砂的步伐,在夜空中皎潔的月光照射下顯得有些奇怪。

「去見基拉。」海砂三步跨兩步地來到陳天明的房子面前,毫不猶豫地按上門鈴。

「是這裡啊。」萊姆一怔:「你對基拉還真是了解啊。」

是爸爸嗎屆時擦著桌角的媽媽眼眸閃出疑惑。 「是爸爸嗎?」媽媽一怔。

「來啦。」霧枝走上前推開門不住眼眸微微閃爍門外站立一席低胸裝黑衣的金髮女子。

「噫你是?」

「晚上好我叫彌海砂。」

海砂瞥了霧枝一眼:「我給月送他忘在大學的重要筆記來了。」

「請。。。請等等。」霧枝忙不迭地跑上樓在陳天明房門面前停下伸手「啪啪」敲著房門嘴中叫道:「哥哥。」

「筆記?難道是。。。」

「霧枝讓我來。」陳天明沉著張臉示意霧枝別慌張,一步步踏出來到房門面前注視金髮女子,屆時走出門外「嘎吱」一聲關上房門。

「初次見面我叫彌海砂。」海砂彎下腰朝陳天明鞠上一躬:「我想你看了電視是不是正在擔心無法忍耐下去。。。看看這本筆記。」海砂抬眼瞥了陳天明一眼,手心拿捏一本黑色小冊遞至陳天明的手心。

死亡筆記陳天明怔怔地看著筆記,手心觸碰上黑色小冊的邊緣。

「嘩——」

宛若什麼東西被觸發,一道似石落水中產生的漣漪散開散發一道白色光華。

「唰——」

死神陳天明抬眼見到一個與流克相差無幾的骷髏站在海砂的身後,不住低下頭眼眸驟冷是假基拉。

「上來吧。」陳天明淡淡道。

「可以嗎真高興。」

「媽媽人家專門給我送來了,沏點茶來吧。」

「是。。。是啊。」媽媽瞥了陳天明一眼目光停留在跟在他身後的女人身上,因為走了神,才注意到陳天明已走至自己的面前。

「之前說過了吧。」陳天明不以為然地回道。

「啊?」霧枝、媽媽一怔互看一眼眼眸閃出驚奇。

「打擾了。」在霧枝、媽媽愣神屆時海砂也來到她們的面前,接是一陣鞠躬。

………

「坐。」

「謝謝。」

陳天明深吸口氣坐上床鋪,眼眸子透出的一絲冷淡瞥向眼前在自己黑椅上坐下的海砂:「為什麼知道了?」

「果然你沒有交換眼睛呢。」

「啊?」陳天明一怔。

「有了死神的眼睛就能看到人類的名字和壽命,但是有了筆記的人的壽命是看不見的。」海砂看著陳天明解釋道。

「什麼——」陳天明微微轉頭看向流克果然誰都不能相信流克根本就不會幫助自己任何東西,有的只是之間的利益關係什麼人際關係全部是假的。

「我不知道那麼詳細。」 黑心蓮被神級大佬寵入骨 流克回道。

「那我就知道了。」陳天明眼眸閃出一絲憤然掃向海砂:「如果你被警察抓到了的話基拉的秘密就暴露了。」

「沒事的我還沒被抓到。」海砂端著兩隻白晢地小手像一隻聽話的貓一般小心翼翼地抬眼瞥了陳天明一眼:「而且從今只要按照您的要求去做就不會被抓對吧,而且我來看L的名字。」

「唰——」

海砂眼眸睜大泛過一絲櫻紅:「我來做您的眼睛吧所以。。。」屆時海砂低下頭不敢看陳天明她的臉頰泛過一絲羞澀。

「所以。。。」陳天明看著海砂眼眸閃出莫名其妙:「你在說什麼?」

「請讓我做你的女朋友吧。」海砂臉頰顫動著終是抓緊裙口閉著眼喊出聲。

「女朋友?」

「是的。」 紅樓名偵探 海砂點點頭。

陳天明不由陷入了沉思這傢伙如果隨便對付的話可能會被殺但是。。。「不行,那一天青山設置了三倍的監視器如果那天去了青山的話,你肯定會被拍下來我也是。」陳天明淡淡道:「而那兩人之後如果接觸了的話。。。」

「就算現在在這裡這樣也很糟糕你明白那意味著什麼吧。」

「你在做什麼?」陳天明一怔屆時抬眼看著海砂在內衣兜里拿捏著什麼東西不住內心微怒她沒有在認真聽自己講話嗎,看來她一點不知道問題的嚴肅性這不是什麼鬥氣靈氣世界是一個法制社會,被抓住露出的馬腳就要被判死刑走上死刑台再也不能存活下去的那種。

「唰——」

海砂將兩張照片遞至陳天明的眼前照片上顯示一個黑髮戴著一副藍色眼鏡框的女生,「這,是我去青山的時候的照片。」

好厲害陳天明拿捏起照片不住看向海砂的目光不同了這就是所謂的易容術?

「這樣的話確實不知道啊完全不像哈哈哈。」流克看著陳天明手心拿捏的照片哈哈怪笑著。

「那指紋呢?」陳天明沉著張臉問道:「你送去電視台的錄像帶全部有同一個指紋。」

「那不是我的指紋。」海砂張著可愛小小的微塗口紅紅紅的嘴唇:「我也是有認真思考後行動的。」

面對陳天明的一再質疑海砂終是不住沒好氣道:「直到最近我一直在關西,那裡有個喜歡神秘東西的朋友我說要把我做的心靈影像的惡作劇寄去各種節目,她就來勁了我讓她複製了10盒錄像帶,在不留下我指紋的情況下在其中偷換了一盒為基拉的錄像帶偷偷放進去的。」

「那朋友現在如何?」陳天明板著張臉問道。

「如果你說要殺她的話我現在就殺。」海砂氣憤地叫出聲。

二人就這麼怔怔地注視良久陷入沉默,互相看著七八息終是在海砂的一句話中打破沉寂。

「如果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我的話。」海砂臉露正經將手心黑色小冊遞至陳天明的面前:「這本筆記就交給你保管了。」

「如果只是由你保管的話,所有權還在我這眼睛的能力還會保留是吧萊姆。」海砂偏頭瞥了身側的紅翼骷髏一眼。

「的確。」萊姆回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