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隱瞞你什麼,有的事曾經告訴過你,但是你不信,我還能說什麼。」

安蘇晗把話題拉回正軌,以免他越跑越偏。

這樣聊下去,還是死胡同,有的話現在還不適合告訴她,慕景沛轉話題:「慕司令建議讓兒子去帝都上軍區特別學校,從小培養,你有沒有意見?」

安蘇晗側頭看看他,這麼冷靜,他應該很早就知道了吧。其實她不反對,畢竟帝都的軍區學校師資設備在全國算頂尖的,因為對入校孩子自身有多項考核,所以很多家長擠破頭都沒能把孩子送進去。

「帝都太遠,而且全託管式,邇凡太小了。我不忍心。」

「讓兒子進黑客組織你就忍心?」

安蘇晗不語,就算他說的在理,但她捨不得,鼻子有些發酸。

感到背上的人情緒不太對,他柔聲安撫:「帝都不遠,飛行兩個小時就到了。周末我陪你去看他,再說還有寒暑假。男孩子獨立些好,再捨不得,他總有翅膀硬了的一天。再說,留個小眼睛在旁邊,我們的事簡直不是秘密,你不覺得應該把他踹去帝都么?」

安蘇晗因他最後一個理由心情好了很多,嗯,這樣的兒砸,是該踹出去。

若是有一天慕邇凡知道是因這樣的理由被爹媽送去帝都,應該會抱著枕頭哭吧。

什麼都挑明了,回去路上也不用坐大巴,慕景沛的商務車寬敞又舒適。慕邇凡在後座上放了個電腦,噼里啪啦玩的很投入。安蘇晗的腳再次擦過藥酒后被某人握在手心裡也沒打算放下。

他不也嫌棄自己沾上藥酒的味道,安蘇晗也不好把腳收回來。

「休息一天再去公司。」

慕景沛聲音薄涼,沒有商量的成分。

「那怎麼行,現在關鍵時候,不能再耽擱了。」

她表明不接受他的建議。

「看樣子你的腳也不是傷得很嚴重。」不需要的他的關心,他可以收回。

安蘇晗不懂他這句話的意思,他恢復到往日的矜貴冷傲,在車上處理事情再也不搭理她。

愛情不是強制和佔有,有一天你會明白。安蘇晗靜望他一陣,拿出手機做自己的事。一時間,車內很安靜。 慕妍的父母早已認為女兒應該到了脫單的時候,但這小妮子事業心太重,總是說三哥給她的工作太多,無暇戀愛。

為此,慕妍的父親慕明聞親自致電魔王侄子,要求刪減女兒的工作量。哪知慕景沛工作時候嚴肅得很,聲稱在集團以及子公司上班的女員工多得去了,也沒見誰因為工作耽誤終身大事。

這麼說也在理,慕明聞夫婦也不好再說什麼。

慕家人做事向來雷厲風行。第二天一早,夫妻兩就帶上中意的未來女婿回國給女兒相親。

慕景沛給慕妍去了電話,「最近很忙?」

慕妍愣了愣,三哥會關心的她忙不忙,真是奇了,「團隊剛報名國際手游設計大賽,現在還好。要忙也是過一陣。」

「那就趁不忙的時候把男朋友落實,免得二叔擔心你變工作狂,慕家不收容老姑娘。」

慕妍剛要細問,電話里卻傳來一陣忙音。三哥提醒人的方式很特別,她已經習慣。

這些天,她真是一點也不忙。下班后不是健身就是打球,和白儲寧聯繫也不多。慕琪應該被他照顧得很好吧。白儲寧的冷只有她見過,大部分時候他都是一個溫暖的男人。

雖然照顧只是他工作里的一部分,但心裡就是不舒服,她尊重自己的內心。

慕明聞夫妻神速出現在老宅,讓慕妍小吃一驚。三哥的預防針有些作用,知道他們為自己脫單的事而來,她淡靜得很。

慕芷欣從機場把二老接回后,迅速消失不見。三十好幾的女人,對懷孕依然恐懼,就怕催生。

「爸媽,你這次回來住多久?」慕妍開口就問,也不管聽的人感受。慕明聞夫婦雖在L國定居,但慕明聞的工作還在美國,所以一年到頭也難得回老宅一次。

「你這孩子,我們剛回來就想我們走?不會是這裡有什麼不能讓我們知道的事吧。」金蓉比老公聰明很多,女兒這麼一問,她知道是在催他們離開的意思。

慕妍懶懶一笑:「我們老宅的傭人,工作十幾年也不願走的多得是。爺爺奶奶待他們不薄是一方面,您二位的小費也是他們不願走的理由呢。這裡還有你們不知道到的事才怪。」

金蓉嘆氣一聲:「你不願跟我在L國生活,平日里問問他們你的情況怎麼了,哪有不關心孩子的父母。」

慕妍不出聲,省得引起體內大小姐脾氣爆發。這兩年和白儲寧在一起收斂了些性子,主要是每次要撒潑的時候,就會被那誰抵在牆上一通狂吻,一直吻到她沒脾氣才罷休。

對於女兒的不犟嘴,金蓉很滿意。她女兒本就是美人胚子,如今性子收斂了些,更討人喜歡了。

「你喜歡,人家未必看得上。好不好,以後才知道。」慕明聞喜歡給妻子潑冷水。

「爸爸,以後知道什麼?」慕妍有些好奇。

金蓉白了老公一眼,對女兒說道:「乖,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就知道了。」

打發走慕妍,金蓉對慕明聞很不客氣說道:「陶彥那孩子不錯,我朋友的兒子,從小看著長大的。而且人家也說,若是妍妍喜歡在這邊,人家就在這裡置辦一套房產,留在這裡。保證不會和芷欣的婚姻一樣。」 芷欣的婚事是慕明聞心裡的梗,當初看起來老實巴交的學生,因為覺得德行不錯,就撮合給了大女兒。

慕芷欣從未有過反對或贊成的表態,結果婚後,學生十分固執的要留在美國發展事業,而女兒卻一心要留在國內做自己的事,於是兩個人就開啟了婚後偶聚的生活。

慕芷欣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覺得這個樣子也不錯,於是兩個人就一直不咸不淡的維持著。

有了在慕芷欣這裡的失敗,慕明聞更傾向讓慕妍自己尋找合適的另一半,但是慕妍對這事似乎很不上心。於是金蓉再也不顧他的反對,硬是帶了個小夥子來堒港市。

慕明聞回來,當晚自然是家宴。慕老太太猶豫著要不要把凌雅也叫上。慕老爺子當即指責她對凌雅太過偏心。

幕老太太執迷不悟,「凌雅那孩子只是太喜歡阿沛才會做糊塗事。她是我看著長大的,是個好孩子。」

慕老爺子卻不認同,「眼見為實的事也未必。況且那個孩子的身份還有待確認,即便是阿沛的,難道他媳婦就沒有表達看法的權利?」

說到不太中意的孫媳,慕老太太撇撇嘴,「他們只差一道手續而已。不過這麼久了,怎麼還沒下來,改天我得問問。」

慕老爺子搖頭看看她:「你覺得阿沛是傻子?這道手續下不來他不會過問?」

經慕老爺子這麼一指點,慕老太太恍然大悟,手續也是那小子故意卡住的吧。

「邇凡多久沒來老宅,你難道一點反省也沒有?連小孩子都知道你眼裡對凌雅已經到了親疏不分的地步。無功不受祿,你是拿人手軟。那些東西最好都還給她。你一個當家主母,要什麼沒有,何必貪些小便宜,以後會得不償失。」

平日里慕老爺子對凌雅給老太太的小恩小惠雖不聞不問,但心裡清楚得很。謀算半生的他又豈會猜不到凌雅的小心思。只不過風雨飄搖的凌家也確實可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慕老太太被數落得一聲不吭,都說孩子的心靈是不帶雜質的,難道她真的偏向凌雅太多了?得回房好好想想。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安蘇晗在接到要去老宅的微信後有些突然,直接用電話給慕景沛回了過去。

「晚上的事又和邇凡有關?如果沒有,我應該不用去吧。」顯然,她想參與。

慕景沛當然由不得她:「這是家宴,你必須出席,之前我們講好的,如果你單方面違背口頭約定,那麼我也可以違背承諾。」

「可是……」

「邇凡放暑假,我讓飛霜先帶他去玩會兒。」

不給她在說話的機會,安蘇晗只得到一陣忙音。

當天下午,慕妍在金蓉的要求下提前一個小時下班回到老宅。

還沒進門就聽到小魔王的聲音。熱鬧客廳里,除了熟悉的家人,還坐著一個白皙清秀的年輕人。

金蓉見她回來,立刻起身喚道:「妍妍,快來。」

而那位年輕人也站了起來。慕妍心裡打鼓,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她指著對面斯斯文文的年輕人介紹說:「這是媽媽朋友的孩子,陶彥。看看,你們名字的讀音都是一樣的,多有緣分。」 慕妍嘿嘿一笑:「媽,萬一哪天我養了一隻小狗,取名叫小小顏,那不是一樣有緣分。」

金蓉見女兒一點也沒有淑女的樣子,本要責備幾句,沒想陶彥卻開心的說道:「真是心有靈犀。我給你準備了禮物,大家竟然想到一處了,你等等。」

說完,便去了花園裡。

慕邇凡好奇的張望,居然有禮物,他來了這麼久也沒見到。

只見陶彥提來一個小籠子,裡面一隻白色的比熊犬巴巴往外瞧著。

慕妍對狗沒有喜歡也沒有厭惡,只是對他這份別緻的禮物有些意外,一時間也沒有伸手去接。

慕邇凡大方的替她連籠子一起拿了過來,仔細觀察一番后,對慕妍笑道:「妍姑姑,你們臉型很像。」

慕妍拍拍他的小腦袋:「你們性情合拍。」

「壞姑姑。」慕邇凡拎著籠子,沒有要給慕妍的意思,而慕妍也沒有伸手要這份禮物。

「我自己三餐都不能定時,還讓我養只狗,也不怕餓死它。還有,我這麼忙,哪來時間給它洗澡?」慕妍故意這麼說,暗示陶彥大家不合適走不到一處去。

金蓉見不得第一次上門的陶彥尷尬,立刻接過話:「老宅有的是傭人,你也別在外面住了,搬回老宅,養狗養什麼都可以。」

慕妍斜睨了一眼籠子里非常想出來的小東西:「你知道我大大咧咧慣了,連花花草草也不喜歡養,怎麼會養它呢。」

反正不管金蓉怎麼說,慕妍就是不接狗。

慕老太太見重孫挺喜歡的,讓小傢伙端到花園去玩。慕邇凡便興高采烈的拎著狗跑了出去。

陶彥僵硬的笑臉下,一抹不悅微微劃過。小屁孩就這麼把他準備的禮物給拿走了,他討厭這個孩子。

但當著慕家長輩們的面,也不好發做,大家呼呼哈哈算是緩解了尷尬。

慕妍借口換衣服回了房,留下他一個人應付四位長輩。平日里他最煩這些嘮嘮叨叨的老人,估計回酒店后,他的臉會因假笑太多而抽搐吧。

快到開飯時,安蘇晗才一瘸一拐的和慕景沛出現在門口。

慕邇凡正在客廳門口逗狗,看見親爹媽,自覺招呼了一聲。誰知剛收下的兄弟小小顏更是活潑,撲騰撲騰地就往來人方向跑了去。

安蘇晗因秦青青而怕狗,不管大狗小狗都怕。原本下車要堅持走路逞能的她,見到小白糰子往這邊衝來,想也沒想,一把抓住慕景沛昂貴的襯衫,人也跟著跳了上去。

慕景沛穩穩噹噹一個公主抱把她接了起來。兩人動作如行雲流水配合默契。

原本陪著慕邇凡一起玩耍修復親情的慕老太太也呆了。

慕景沛護著老婆,責備兒子:「什麼玩厭都撿,不會到後院去玩?」

幕老太太皺皺眉,老三這架勢已經直奔護妻狂魔而去了。

慕邇凡努努嘴:「妍姑姑不要的,我就玩一會兒。小小顏這麼萌,你老婆也怕,不能怪我。」

慕老太太站重孫一邊,催促他們趕緊走:「進去吧,都來了。」 慕景沛把老婆抱進屋,也沒看客廳里的人,先吩咐傭人:「把這東西攔在外面。誰放進來,誰走人。」

路過漫威的騎士 一邊說一邊小心翼翼的放下安蘇晗。

安蘇晗看看有些委屈的小狗和更加惶恐的傭人:「我,我還好的,可以盡量不怕它。」

慕景沛沁涼一笑:「那你跳上來幹什麼,找借口上我身?」

安蘇晗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瞬間臉紅:「誰找借口了?」

「嗯~,也對,不需要找借口,想要可以直說。」

安蘇晗好想撞死的靠枕上……

慕景沛似笑非笑的眸底一抹暗昧掠過。

耳語的兩人沒有在意到別人目光。此時陶彥早已無比尷尬,以為買只純種比熊犬會博得美人芳心,沒想到落到小屁孩手裡不說,還被各種嫌棄。

慕妍摸了摸鼻子,忍住笑向他介紹:「我三哥三嫂。」

見到如雷貫耳的慕景沛,陶彥肅然起身打招呼,對安蘇晗也是彬彬有禮。

安蘇晗叫了一聲:「慕爺爺。」然後非常見外的招呼了另外兩位長輩。對於他們的事慕明聞和金蓉也有所耳聞,有外人在,有些話也不好多說,都只點點頭。

陶彥目光敏銳捕捉到這一細節,突然覺得自己剛才對安蘇晗的客氣簡直好笑。生了孩子也得不到家人認可的女人,他陶彥何時會把這種人放在眼裡。

慕妍輕聲提醒慕景沛:「哥,你的襯衫皺了。」

向來注重衣著品味的潔癖男人人,只動手把褶皺的地方拉拉平,繼續坐在安蘇晗身邊沒有去換衣服的意思。

慕妍暗自驚訝,小白說她哥已經成了昏君,在她看來,昏庸已過,用忘我的程度形容最貼切。

晚餐的主角自然是慕妍和陶彥。慕邇凡這個時候偏要和陶彥坐在一起,弄得想把他拉到身邊的慕老太太也沒辦法,只是順著他。

慕明聞向來沉悶,金蓉卻性格外向,不時說說慕妍小時候的事,惹得大家忍俊不禁。安蘇晗無意和陶彥目光交錯時,陶彥流露出只有她才懂的鄙夷之色,迅速移開狐眸。

安蘇晗愣了愣,也沒明白自己哪裡得罪他。不過她拿出手機,拍下一張以一桌子美食為主角,相親男為藏匿背景的照片發朋友圈。並附上文字:相親宴,這頓飯我是吃不飽了。

慕邇凡因為玩了人家狗,覺得不好意思,特意用公筷加了一塊藕盒給陶彥,視為有來有往。

陶彥看看碗里,濃眉微微蹙了蹙,沒有動。

金蓉提議讓慕妍明天抽空帶陶彥在堒港市轉轉。

慕妍很客氣的告訴金蓉:「媽,我明天要上班。」

金蓉受不了她這般成熟的樣子:「別裝大忙人,你老闆在這裡。他肯定給你假。」

慕景沛無心參與母女間的哈哈,躺槍后也一臉與我無關的樣子給安蘇晗夾菜。

「媽,你讓三哥放我假也沒有用,我們參加的是國際比賽,很重要,不能請假。」

明末黑太子 慕妍話語堅定,金蓉也沒了折。

慕邇凡看看陶彥碗里的藕盒,糯糯出聲:「陶叔叔,你是不是不喜歡小孩?」 話落,所有人的眼睛看向了陶彥,尤其是金蓉,那十分關注的申請反覆在告訴他:你的回答很重要。

陶彥不自在的左右看了看,他是不喜歡小孩,特別是向慕邇凡這種一眼能看穿他心思的小孩,但是這道題得好好回答。

陶家也不算小門小戶,但是能和慕家聯姻更有助於家族在E國發展勢力。所以來前家裡給他下了軍令狀,追不到單身的妍小姐,以後就沒零花錢了。

這般要命的威脅才能讓他在一個下午的時間,妥協了又妥協。

「還好吧。小孩子挺活潑挺可愛的,我也是孩子性格。」

言下之意,他是能接受孩子的。

金蓉鬆了一口氣,喜歡就好,不能再有第二個慕芷欣了。

慕明聞在桌下碰碰她的腳,提醒她別把心思在臉上寫得太明顯。

但金蓉太過開心,藏都藏不住。

陶彥見未來岳母對他的回答還算滿意,心裡石頭落地。

最終,慕妍還是答應明晚和陶彥單獨吃頓飯,算是和父母交代,她也有機會把兩人之間的事說清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