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你什麼你?喜歡人家,就去提親,你這算怎麼回事?難不成咱們這邊連點彩禮都沒有辦法湊齊?」 修真之以弱制強 聖采月如同家長,充滿了威嚴。

龍魂呆住了,然後支支吾吾的說道:「我也想啊,可是,她是不是太小了點?」

「你也知道她還小啊?」聖采月揮手就是一巴掌,巨大的掌印落在了龍魂的背上,痛的他直叫。

「我錯了。」龍魂大哭,遇上這樣一個嫂子,他真的沒有脾氣。

小公主似乎有些明白了,攔著要走龍魂的小公主道:「采月姐姐不要打他,是我願意的。」

聖采月有些寵溺的摸著小公主的頭,道:「你年輕很小,可是有些事情,姐姐也不能多說,你可真的明白這是為何嗎?」

「恩恩。」小公主點頭,眼神柔和的看著龍魂道:「我對他,我明白。」

彷彿,這一刻她不再是那麼迷糊的小公主,而是一個真正長大的少女。

龍魂也被小公主這一系列的舉動震驚到了,臉上流出一絲複雜之色。

然後,猛然的跪在一旁,道:「此生不負卿。」

「決定了?」聖采月很平靜的看著龍魂和小公主。

「嗯。」兩人同時的點頭,目光看向了彼此,透露著一股柔情。

聖采月拍拍手,轉身離開,道:「準備準備吧,即日提親。」

「好。」龍魂回應。

這兩個月,整個神龍祖林可謂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個地界竟然擴大了一倍。

這種變化,引得無數的老祖出來查看,莫非這是上古遺迹封存之地?

不過,這種多出來的地界,對於神龍祖林而言,是好的。

而神龍祖林中,各大種族的高手,幾乎都取得了突破,是一大喜事。

在紫貂的行宮中,各族天才都在遭受碾壓式的修鍊與苦楚。

他們這兩個月,如同經歷了兩萬年之久,但是,每個人都有質的變化。

他們也終於等到了最後一天的到來,但不知為何,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絲不舍。

彷彿,已經習慣了這種慘無人道的修鍊,也適應了這種提升的感覺。

「你們走吧。」狻猊坐在上方,威嚴無比。

「老師。」所有各族天才,幾乎是同時躬身行禮。

狻猊搖頭道:「我並不是你們的老師。只不過是幫助紫貂一個忙而已。」

「不,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雖然我們是獸族,但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懂禮。」金岩很認真的說道,一身氣質很明顯的改變了不少。

其餘的人都點點頭,感激的看著狻猊。

他們對狻猊從剛開始的憎恨,變成了現在的不舍。

「別矯情,走吧。」狻猊也受不了這種氣氛,直接逃也似的離開了。

「唔——老師似乎也有弱點啊。」夏琳羽等人下意識的說道。

「啊呀——」點頭的幾個人莫名的被一道掌印拍在地上,動顫不得。

「哈哈——」其餘的人大笑道:「他這麼小氣,你們還敢說他,活該。」

一眾天才紛紛離開這裡,回到自己的家族中。

當然,也在這一日的時間中,凌天賜他也終於出關了,外界的信息終究還是傳開了。

「武夢帝國高手聯袂而來,企圖捉拿凌王?」很多獸族高手在談論。

「真是不知死活,且不說凌王如今已經今非昔比了。就是他如今的底蘊,武夢帝國怕也占不到便宜。」

「這次不一樣,不只是武夢帝國針對凌王,還有金印帝國以及伊蘭林帝國中的某些勢力。」

「怎會如此?」

「他們說凌王勾結獸族,給大陸帶來了生靈塗炭的局面,是大陸的罪人,必須以死謝罪。」

「如此可惡,宰了這些人。」

很多獸族的高手無比氣憤,他們雖然有的沒有見過凌天賜,但是凌天賜的聲望不弱於紫皇和龍皇。

「勾結獸族?這個帽子扣得很大。他們將我們獸族當成了什麼?」

一石激起千層浪,無數的獸族自然是不能容忍。

且不說凌天賜這幾個月來,對他們給出的利益以及實際行為,就算不顧忌這層,大陸的各大勢力如此針對他們獸族,他們豈會服氣?

「看來事情終於爆發了。」虎族聖地,魔戰緩緩的睜開了眼眸,整個人如同一個凡人。

「族長,老祖宗請您過去議事。」一個虎族的人走過來說道,他驚駭的發現這位年輕的族長似乎修為又進步了。

「好。」魔戰跟著離開……

同一時間,各大王族中,幾乎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主要是這次引發的波瀾太大了。

神龍祖林進入一個輝煌的時期,他們不可能讓這個局面結束。

那麼,所有人的目標就一致了,誰敢阻攔這種盛世到來,那麼誰就得死! 天色微亮,紫貂的行宮周圍,卻是有著不尋常的波動。

凌天賜和聖采月靜坐在那裡,看著遠處那有些微光的東方。

「看來,所有人都知道了。」聖采月靠在凌天賜的肩頭,充滿了憂愁說道。

凌天賜輕柔的撫摸著她的柔發,道:「放心吧,今時不同往日了。」

聖采月點點頭,並沒有將心中的那絲擔憂釋放,反而更緊張。

十一年前的那一幕,彷彿是在昨天,她如何不能擔憂?

「唰唰!」

聲音響起,凌天賜和聖采月同時抬頭望去,有著腳步聲傳來。

「各大種族的高手,幾乎都出現在行宮外。」 強寵108夜:總統,請節制 龍魂神色凝重,看著凌天賜和聖采月說道。

「何事?」凌天賜詢問,很是平靜。

「事關外界針對你的事情。」龍魂走過來,臉上浮現一絲怒氣。

凌天賜示意他繼續說,龍魂道:「任何人都不能打破這種環境。那怕是大陸第一強國也不行。」

聖采月聽到此言,還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龍魂,她心中平靜了幾分。

「走吧。」凌天賜起身,接下來就是他們迎接武夢帝國等人的襲擊了。

神龍祖林中,凡是和紫貂這一邊有過接觸的,幾乎都派遣了高手來到這裡。

整個行宮之外,皆是各族的高手,他們臉色凝重,但目標一致。

紫貂讓所有各族的高手前來就坐,凌天賜和龍魂隨即出現。

「拜見紫皇、龍皇和凌王。」眾族高手紛紛恭賀。

「諸位不必如此。」紫貂示意眾人再次就坐,凌天賜和龍魂坐在一旁。

「凌王,外界傳言紛紛,皆是針對你的舉措。不知道您有何打算?」熊族的人第一個站出來問道。

凌天賜沉著道:「這次來多少人,我都要他們有來無回。」

平靜的臉色,卻是有著一抹堅毅。

凡是見過凌天賜發威的人,都明白他這句話不是說說。

熊族高手恭聲說道:「如有需要,我熊族全力以赴。」

「多謝。」凌天賜抱拳道:「實不相瞞,這一次我們所有的力量,必然會傾巢而出。」

「諸位也都知道,準確來說,在十一年前,我與武夢帝國等勢力結下的仇怨,今日是時候討回來了。」

隨著凌天賜的話語落下,所有人都見到了凌天賜那周身冒出來的一股驚人煞氣。

凌天賜的事迹,在大陸上,幾乎是廣為流傳。

他的帝聖宗也成為了別人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誰能夠想到凌天賜的勢力已經如此之強?

如今,有著妖魔獸之皇站在他的身後,他的實力更是達到了巔峰。

「我金獅一族領了凌王你的恩,接下來是時候報恩了。」金獅一族的高手代表說道。

「只要出征,算我金翅大鵬一族一個。」金翅大鵬的高手也站出來。

青丘狐一族沒有說話,直接的站出來,表示自己的立場。

隨即,這裡的數百上千個種族的高手,紛紛揚言,追隨雙王凌王的腳步。

凌天賜從他們眼神中看到了真誠,看到了熱血,也看到了戰意。

「如此,天賜在這裡謝過了。」凌天賜站起來,很是認真的感謝。

紫貂也站起來,右手一揮,一尊紫陽出現道:「傳本皇號令,凡是這次出戰者,於明日午時在這裡集合。」

龍魂嘆息了一聲,也同時揮手,道:「傳本皇號令,本皇宮殿所有藏品,全部散出去,只為我大哥的這一戰。」

「戰!」

這股聲浪,差點將紫貂的行宮都掀飛。

整個神龍祖林瞬間被這兩道皇令所攪動,也在同一時間,真箇神龍祖林都卡是行動起來。

虎族大本營。

魔戰站在虎族的陣營之前,整個人意氣風發,一身虎勢也達到了頂點。

「諸位,紫皇、凌王待我有恩。這一戰,我必須出去。」魔戰的目光掃視著黑壓壓一群的高手。

「我們虎族作為紫皇最先達成的戰略夥伴,此刻不出力說不過去。」虎族老祖宗走出來。

魔戰很感激的看了一眼,然後看向了一個中年男子,道:「魔林叔,家族這段時間由你掌控,拜託了。」

魔林在魔戰當上家主之前,就是黑魔虎一族的族長。

「好。」魔林不矯情,既然魔戰這個家主要出戰,這裡就必須有人坐鎮。

「咱們虎族出戰兩萬。」虎族老祖宗一揮手道:「戰兒,咱們爺孫幾人可以一同戰鬥了。」

「是。」魔戰欣喜道,他知道大陸上真正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凌天賜這一邊,只有兩位超級武聖,如果加上老祖,那勝算更大一份。

而虎族三傑中的老大魔天絕也閉關而出,這個人異常可怕,戰意不可阻擋,魔戰與他一戰,也是不敵。

而今,虎族三傑已經變成了虎族四傑,分別是老大魔天絕、老二魔戰、老三魔雲和老四魔鍾。

整個虎族大軍,在整合之後,立即朝著紫貂行宮所在的方向過去。

青丘狐一族的高手不是很多,也出動了足足八千人,算是極限了。

至於熊族,在族長熊蒯羽的帶領下,包括家族中的老祖宗,唯一的一位超級武聖,也出戰了。

自從是熊原這傢伙當上了紫貂的親衛之後,整個熊族得到的資源好上了很多。

這也讓熊族老祖毅然決然的將所有希望,都壓在了紫貂的身上。

如今,大戰在即,他們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出力。熊族出戰一萬,全部都是精銳。

整個神龍祖林其餘各族都在進行著相同的舉措,目標都是紫貂行宮。

而神龍祖林外圍,有著無數道身影縱橫閃爍,他們都是斥候。

如今,神龍祖林外,的確是有著不少的人都相繼出現了。

「又有一些人鬼鬼祟祟的在祖境外徘徊。快去稟告。」不少的獸族發現了情況,告知各大種族。

各大種族,幾乎是將所有的高手都召集起來。

在紫貂的行宮之外,此刻黑壓壓的一大片身影,已經足足是蔓延數十里的範圍了。

加上原本紫貂他們帶進來的高手,除了少部分在這裡鎮守之外,其餘的全部出去作戰。

如此算來,也足足是有五萬之多,這是極為可怕的數量。

「這一刻終於是到來了。」凌天賜周身戰意澎湃,看著無盡的高手,心中那股怨氣在慢慢的釋放。 「你說大哥這次會不會將武夢帝國一鍋端?」龍魂很興奮,他知道凌天賜這次的布局有多大。

聖采月嘆息道:「誰說的清楚呢?」

縱然有著萬般的布局,依舊是危險重重,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