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唐語嫣大吼了一聲,飛快地往一片山崖下面跑去,一邊往山坡上開槍盲射。

後面兩輛車的特工也快速下車,就近找到了掩體,躲起來,有的開槍盲射,有的用夜視裝備搜索目標,準備用狙擊步槍擊殺。

夏雷也躲到了一塊岩石後面,他的腦袋裡嗡嗡之響,手也微微地顫抖著。身邊不斷傳來槍聲和爆炸聲,還有嗖嗖飛過頭頂的子彈,但他的腦海里卻是一片空白,無法思考。這就是戰場,每一顆子彈都是無情的,每一秒鐘都是難熬的!

他雖然有過用狙擊步槍與三個殺手對決的經歷,可那根本不是戰場,甚至算不得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因為對方根本就無法靠近他的遠達三千二百米的狙擊範圍,一靠近,他一顆子彈就能解決對方!而這一次完全不同,這是真正的戰場,而且僅憑對方的槍聲便可以判斷出,絕對不低於二十人。二十支槍,還有火箭彈,這絕對是槍林彈雨!

唐語嫣發現了夏雷的異常狀況,她咬了一下下唇,提著手中的步槍,貓腰衝到了夏雷的身邊。

夏雷木然地看著她,什麼反應都沒有。

「你怎麼了?」唐語嫣抓住夏雷的肩頭使勁地搖晃了一下,「你振作起來!」

轟隆!又一枚火箭彈炸開,一個特工被活生生地炸斷了雙腿。岩石的碎片噗噗地扎進他的身體,鮮血跟噴泉似的噴個不停。這樣的傷就算是馬上上手術台都沒法救,更別說是在這片荒山野嶺之中了。

卻也是這一次爆炸把夏雷驚醒了,他使勁地搖晃了一下腦袋,努力起驅散心中的恐懼與第一次上戰場的種種不適。

「你還能開槍嗎?不能的話讓我來!」唐語嫣從夏雷吼道。

「我能!」夏雷在岩石後面調整身姿,然後將狙擊步槍從岩石的表面上探了出去。他的身體緊貼著岩石內側,慢慢地將頭往上探。不過他沒有完全探出岩石,而是喚醒左眼的能力穿透岩石的頂部,搜尋那個火箭筒操作手。

那個火箭筒操作手是最大的威脅,他必須被幹掉。

左眼的視線悄無聲息地穿透岩石的最上面的那一部分,對面山坡的情況一覽無遺。不下三十個武裝人員正快速往山路這邊推進。他們的身上穿著迷彩戰鬥服,帶著護具和戰術頭盔,裝備精良到了極致。這些武裝人員前排火力掩護,後排利用地形快速推進,然後又換位火力掩護和推進,戰鬥素養之高,根本就不是聖伊塔的武裝人員所能比擬的,也不是阿富汗的國防軍所能比擬的!

夏雷一搜索,很快就發現了那個扛著RPG火箭筒的武裝人員,他正借著隊友的火力掩護,悄悄地探身,將瞄準器上發射出來的一線紅外線光束對準了一塊岩石。那塊岩石的後面躲著兩個華國特工,他們被對方強大的火力壓製得無法抬頭。

在夏雷的左眼裡,他甚至能看到那個扛著RPG火箭筒的戰士的嘴角的冷笑。

「你這傢伙,你的膽子去哪了?把狙擊步槍給我!」唐語嫣發怒了。

夏雷用背擋住了她的視線,然後扣動了扳機。改裝過的狙擊步槍發出一聲悶響,一顆子彈呼嘯而出,正中那個扛著RPG火箭筒的武裝人員的眉心。那個武裝人員的半邊腦袋都被掀飛了,從火箭筒中發射的火箭彈也因為他的死亡而飛向天空。

等到唐語嫣調整好視線,夏雷已經完成了狙殺,而狙殺的過程她一點都沒看見。

這也是夏雷用背擋住她的視線的原因,他不想讓唐語嫣發現他狙殺那個RPG火箭筒操作手的時候頭還躲在岩石下面的。

「我已經幹掉了那個火箭筒操作手。」夏雷說道。此刻的他已經進入了狀態,也漸漸適應了戰場的氣氛。

「你……怎麼做到的?」唐語嫣驚訝地看著夏雷,不敢相信的眼神,因為太快了,換作是她,她現在恐怕還在尋找那個火箭筒操作手,然後還要尋找合適的狙擊的機會,可夏雷卻只用了三秒鐘不到的時間就幹掉了目標!

就在這時,一顆子彈突然擊中兩人賴以藏身的岩石,巨大的衝擊力讓岩石也顫動了一下,被崩飛的岩石碎片嗖一下貼著兩人的頭頂飛了過去。

那是對方的狙擊手。

「掩護我,這裡地勢太低了,我需要找一個高處的狙擊點。」夏雷說道。

唐語嫣點了一下頭,然後對著通訊器下了命令,「所有人,火力壓制!」說完,她將手中的步槍從岩石的側面探了出去,對著山坡的方向就是一通亂射。

噠噠噠,噠噠噠……

砰砰砰,砰砰砰……

所有的槍支都在發射,子彈在夜空中劃出一道道閃亮的軌跡。

夏雷趁著對方的陣腳被打亂的瞬間,突然從岩石後面沖了出去,然後往另一側的山坡上奔跑衝刺。他也不是悶著頭筆直地跑,每跑幾步就改變方向,不讓對方的狙擊手有鎖定他的機會。

山坡眨眼就到了跟前,一塊三米高的岩石擋住了去路。飛奔中的夏雷根本沒有停止的跡象,雙腳在地上一蹬,身體頓時拔地而起,嗖一下躍到了岩石的上端。就在他躍上岩石的時候,一顆狙擊步槍的子彈擊中了腳下的岩石,濺起一蓬火星和岩石碎片。

對方的狙擊手顯然是判斷他會攀爬那塊岩石並開了槍,卻沒想到他直接飛躍了那塊岩石! 咔嚓!一棵碗口粗細的灌木被狙擊步槍的子彈活生生地撕開,斷裂。但在這顆子彈擊中灌木之前的一秒鐘,夏雷已經繞過灌木,奔向了更高的地方。

「那傢伙還是人嗎?他在山坡上奔跑的速度與我在平地上的一樣快,這怎麼可能?」對面山坡上的狙擊手忍不住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他緊張地觀察著在山坡上東跳西躥的夏雷,他能看見夏雷,但無法鎖定他。隨著距離的拉長,僅是子彈的飛行時間都需要差不多一點五秒至兩秒鐘的時間,而在這一點時間裡,夏雷起碼已經跑出十幾米的距離了。

就在這時,夏雷突然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無論他怎麼搜索都看不見了。

「那傢伙……不會是逃了吧?」潛伏在高處狙擊點的狙擊手這樣猜測到,可他卻不敢放棄搜索夏雷的蹤跡,也不敢貿然狙殺別的目標,因為他害怕一旦他更換目標,他自己就成了夏雷的目標!

就這樣僵持了一分鐘之後,狙擊手放棄了,他慢慢爬出狙擊點,往別的地方爬去。

山坡下交戰更加激烈了,雙方不知道互射了多少顆子彈,也不知道打空了多少彈夾。可無論是華國的特工還是在這裡伏擊的武裝人員都很難擊退對方,也難以擴大戰果。一時間雙方處在了焦灼的狀態下。

在並不奇怪,即便是全世界最強大的美軍也許要二十五萬顆子彈才能幹掉一個聖伊塔武裝人員。而且,這是真實的數據。

山坡上,夏雷手腳並用爬到了一片亂石堆中。他的左眼死死地鎖定著對面山坡,那個狙擊手雖然身披著偽裝,幾乎與山地融為一體,但在他的左眼裡,那個狙擊手卻像一個拿著一隻手電筒在黑夜裡行走的人,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

夏雷將狙擊步槍的槍管從兩塊石頭的縫隙之中伸了出去,瞄準了那個狙擊步槍的腦袋,然後扣動了扳機。

砰!一聲悶響,一顆子彈噴射而出,一點五秒鐘之後擊中了那個狙擊手的背部。那個狙擊手雖然穿著避彈衣,可現在的避彈衣根本就無法防禦狙擊步槍的子彈攻擊,更何況夏雷的狙擊步槍是經過特殊改造的,無論是射速還是威力都非常強大!

那個狙擊手的後背被掀掉了一大塊血肉,肺也被衝擊力撕碎,沒有再活的可能。

確定那個狙擊手已經被幹掉之後夏雷才鬆了一口氣,他對著通訊器說道:「敵人的狙擊手已經被幹掉,你們不要衝出去,繼續開槍,我來清除他們。」

「幹得漂亮!」唐語嫣的聲音,充滿了激動的意味。

砰!又是一聲槍響,一個武裝人員被轟碎了胸膛。

砰!又一個武裝人員倒在了地上。

砰!一個剛剛從岩石後面探出頭的武裝人員被一槍轟碎了腦袋……

幹掉了對方的RPG火箭筒操作手,幹掉了對方的狙擊手,夏雷可以毫無顧忌地尋找目標並狙殺掉。而且,他處在對方的射程之外,根本不用擔心有子彈威脅到他!

幾分鐘之後,對方承受不住了,他們放棄了進攻,狼狽地往山坡的另一側逃走。夏雷卻沒有放棄狙殺,趁著對方逃走的時候又幹掉了好幾個。三十個武裝人員,能活著離開戰場的不到十五個!

這一次,夏雷沒有殺人之後的噁心的感覺。龍冰說的似乎是對的,殺人這種事情確實很噁心,可習慣了就沒事了。加上之前幹掉的兩個職業殺手,再加上今晚所狙殺的人,夏雷殺的人已經是兩位數了。

沒有噁心的感覺卻並不代表好受,戰鬥結束之後,緊繃的神經和殺人的慾望得到放鬆之後,夏雷的腦子又一片空白了,空洞得可怕。

」結束了,雷,你快下來,我們得離開這裡。」唐語嫣的聲音又從通訊器里傳了出來。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應了一聲,然後抱著狙擊步槍往山坡下走去。戰鬥的時候他憋著一口氣往上沖,渾身的神經都繃緊了,感覺就像是在鬼門關外遊走,現在徹底放鬆下來,他發現他居然有些腿顫。

「我要想成為龍冰和唐語嫣那樣的人,恐怕還有一段這樣的路要走吧?」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

山坡下101局的特工已經在清理戰場了。101局這邊戰死了三個人,但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嚮導卡拉姆被炸死了。

不明武裝那邊死了死了十七個,其中有十二個是被夏雷幹掉的。僅此一戰,101局的特工便對這個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顧問」刮目相看了。在此之前,這些特工還當夏雷是一個純粹的技術人員,比如電腦黑客,語言專家什麼的,卻沒想到他是一個如此強悍的狙擊手!

101局的特工將敵方的屍體搜索了一遍,沒有搜到任何身份信息,但屍體之上的一些物品卻也提供了一些線索。

一大堆零碎物品堆在地上,有口香糖,有巧克力,還有花花公子雜誌以及幾張照片。這幾張照片中有一張的背.景是紐約中央公園,還有一張是哈佛大學的校門。這兩張照片都是男女合照,很親密的樣子。

唐語嫣指著地上的東西,「口香糖、巧克力還有花花公子雜誌,這些人是什麼身份,你怎麼看?」

夏雷說道:「這幾張照片不是已經給出了必要的信息了嗎?他們來自什麼地方,你心裡應該比我還清楚。」

這些人都是美國人,唐語嫣心裡很清楚,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她心裡其實早就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那就是這些人是美國的特種兵,不是CIA的特工。因為CIA不可能讓這麼多特工聚集在一次行動之中執行任務,所以這些特種兵應該只有一兩個CIA的特工在指揮,但他們並不在屍體之中。

沉默了一下,唐語嫣才說道:「雷,你說……這些人是不是沖著你來的?」

夏雷的神色微微地變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你的意思是說因為我和龍冰上次在德國執行的任務嗎?有可能,但我更傾向於寧靜和別的專家。你不是說過嗎,上次的營救行動也失敗了,傷亡慘重,說不一定也是這夥人乾的。」

說是這樣說,可夏雷的心裡卻想到了那個向他吐口香糖的女人,還有父親夏長河在紙條上所寫的內容。事實上,他的心裡更傾向於這些人是針對他來的。

唐語嫣說道:「你說的也許是對的,這夥人肯定會捲土重來,下一次一定要抓一個活的,我親自來審問。」

夏雷說道:「我們的嚮導死了,現在怎麼辦?」

「沒有嚮導也要繼續前進。」唐語嫣然後下了命令,「把我們的人葬了,整理武器裝備,檢查車輛情況,半個小時后出發。」

101局的特工行動了起來,有的挖坑掩埋戰友的屍體,有的清點武器裝備,有的檢查和修理受損的車輛。至於那些武裝人員的屍體,他們被扔進了一處懸崖下。他們將成為烏鴉和細菌的食物,最終會變成一具具白骨。

這也是無奈之舉,尤其是犧牲的那三個101局的特工,他們的遺體應該被運送回國,可任務得繼續執行,沒人將他們的遺體送回去。他們將長眠於這片荒寂的土地上,家人連祭奠的機會都沒有。

這就是戰爭,人類最邪惡的行為,沒有之一。

半個小時后,三輛福特猛禽在此上路,往著大山的深處駛去。

這一次開車的換作了夏雷,唐語嫣在副駕駛座上使用衛星電話和暗語向情報站傳遞情報。這裡所發生的事情會經過情報站送回101局總部。

唐語嫣的暗語非常特殊,是古詩詞,而且還是文言文,就算有人截獲了她與情報站的通訊那也沒用。華國的文言文是世界上最難的文字和語言,要想破譯難如登天。

等到唐語嫣結束衛星通話,夏雷才出聲說道:「上面是怎麼說的?」

「繼續執行任務,上面會再派一個人來接應我們。他會帶領我們穿越部落武裝控制的區域。」唐語嫣說道。

「他在什麼地方?」

「明天早晨我們會經過白石部落的領地,我估計新的嚮導會在那之前與我們碰面。」唐語嫣說道。

「我們要去的巴米揚山谷,那裡又是什麼部落在控制?」夏雷想要了解更多的情況。

唐語嫣卻苦笑了一下,「阿富汗有幾百個部落,我只知道十幾個,而且都是比較有名的大部落。一些小部落就像是我們那邊的小鎮子小寨子,它們在深山之中,誰知道啊。這也是我們需要嚮導的原因,沒有嚮導的帶領和交涉,我們很容易被視為敵人並與部落武裝交火。」

「你說的這個白石部落是大部落還是小部落?」

「不大不小,如果你想問他們有多少武裝人員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他們有一千多個武裝人員。」唐語嫣說道:「所以,穿越白石部落控制的區域的時候我們千萬要小心,不能與他們起衝突,不然的話我們會有大麻煩的。」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其實我們應該用飛機執行這個任務,地面太複雜了。」

唐語嫣說道:「老兄,這是阿富汗,是山國,除了直升機還有什麼飛機能送我們進去?直升機飛得太慢了,會成為肩扛式防空導彈的活靶子。更重要的是,阿富汗的領空已經被美國和它的盟軍管制了,我們沒法避開美軍的雷達,一旦我們選用飛機來執行這個任務,還沒等我們的飛機飛到目的地,他們的戰機就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了。」

「原來是這樣,算了,我們還是談點別的吧,這麼危險的任務,沒準我們會犧牲在這裡,你能不能跟我談談你們唐門的暗器絕技?」

「呵呵,我就知道你這傢伙不會死心,想偷學我們唐門的絕技,我要說多少次你才能死心?我們唐門的暗器絕技不傳外人的,除非你是唐家人。」

「我也說過啊,你爸還收乾兒子嗎?」

「去你的。」

「小氣……」

就這樣說著聊著,一座座大山被甩在了身後。 黎明的曙光碟機散了黑暗,天空和大地都亮堂了起來。前方是一個山谷,老遠就能看見一個村莊,簡陋而古樸。一個老人驅趕著一群山羊往這邊走來,夏雷停下了車等山羊過去。副駕駛座上,唐語嫣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手槍,隨時應對突然的情況。

「這裡是白石部落的前站,這裡太安靜了,不正常。」唐語嫣有些緊張地道。

夏雷舉目遠眺,視線掃過左右兩側的山坡。很快就發現了隱藏在左側山坡上的武裝人員,那些武裝人員都纏著頭巾,武器也多是老舊的AK47,也有RPG火箭筒,人數大約在二十個左右。

雖然已經確定了情況,但夏雷還是假裝拿起望遠鏡看了一下,然後將望遠鏡遞給了唐語嫣,「山坡上有人,你看看,是不是白石部落的武裝人員。」

唐語嫣用望遠鏡看了一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是白石部落的武裝人員,人數不多,應該是一個前哨。該死的,那個嚮導怎麼還不來?」

夏雷往山坡上看了一眼,他發現那些部落武裝人員正悄悄地往這邊潛行過來。這個發現讓他也緊張了起來。如果發生交火,幹掉這二十多個部落武裝人員倒不是什麼問題,他們畢竟不是昨晚的那些特種兵,戰鬥素養要低一大截,可這裡是人家的地盤,一旦交火那就等於是與上千個白石部落的武裝人員為敵了。

驅趕山羊的老人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跟著離開了大路,趕著他的山羊往右側山坡去了。

就在這時,一個騎馬的男人進入了視線。

馬背上的男人纏著頭巾,身上穿著黑色的阿富汗風格的傳統長袍。他胯下的馬匹是一匹白色的大馬,很健壯的樣子,奔跑的速度很快。夏雷的視線移到了馬背上的男子的臉上,他發現對方的眼角有很多皺紋,皮膚也粗糙得很。這是一個飽經風霜的男子,年齡差不多有五十歲了。

「他就是那個嚮導嗎?」夏雷問道。

唐語嫣說道:「應該是他,我們下去吧。」然後他又對著通訊器說道:「其餘的人留在車裡,如果對方沒有攻擊行為,你們不能開火。」

夏雷跟著唐語嫣下了車,那個騎馬的男子也勒停了白馬,並從馬背上跳了下來。

「你們是幹什麼的?」阿富汗男子出聲問道。

唐語嫣用普什圖語說道:」我們丟失了幾隻羊羔,我們要找回。我們在這裡等我們的領路人。」

阿富汗男子往唐語嫣和夏雷這邊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笑容,一邊用普什圖語說道:「我就是你們的領路人,我叫穆罕默德卡布德,你們叫我卡布德就行了。」

唐語嫣與卡布德握了一下手,「幸好你來了,如果你再遲一些時候,情況可能會變得很糟糕。」

「你說的是我的人嗎?不會,是他們發現了你們,然後才通知我的。」卡布德對著左側的山坡學了一聲狼叫。

在山坡上潛行的部落武裝人員隨即站起了身體,用正常的步態向這邊走來。他們也都將槍背在了背上。

布拉德說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們還真是倒霉,居然遇到了美國人的伏擊。不過你們的戰鬥力真是恐怖,我的人很敬佩你們。」

唐語嫣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美國人在這裡並不討好。美國人在這裡強行推銷他們的自由價值觀,而這種價值觀是部落長老們最反感的。不同的土地孕育著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文化,在一片宗教至上的土地上推銷自由價值觀,那會是什麼結果,其實用腳趾頭都能想象得到。

夏雷也徹底放鬆了下來,他也與卡布德握了一下手。

卡布德說道:「我和我的人會送你們穿過我們的領地,而我會親自帶著你們去巴米揚山谷,不過……你們會給我什麼回報呢?」

唐語嫣說道:「你開價吧,你知道我們的風格,我們不會虧待任何朋友。」

卡布德笑了笑,「你們華人真是痛快,好吧,一百萬美金。」

唐語嫣頓時愣了一下,「一百萬美金……」

卡布德說道:「沒有現金的話,轉賬也行。」

唐語嫣想了一下,說道:「你等等,我先和我的朋友商量一下。」

夏雷雖然就在旁邊,卡布德和唐語嫣的對話他一字不漏都有聽見,可是兩人用的都是普什圖語,他才剛接觸普什圖語,學會的東西很少,根本就聽不懂。就在他好奇兩人在交談些什麼的時候,唐語嫣便拉著他的手將他帶到了旁邊。

「你們在談什麼?」夏雷問道。

「我正要跟你商量這件事。」唐語嫣說道:「他要一百萬美金,我身上沒有那麼多錢。聯繫總部的話會非常麻煩,這麼多錢也需要經過幾層審批,批下來之後還得去情報站去取……我們沒時間耽誤,你有錢嗎?」

確實,沒人會帶著一百萬美金的現金去執行營救人質的任務,但夏雷卻是一座移動的金庫,上次贏了古定山和何家英十億之後申屠天音為他開辦了海外的離岸賬戶,他也有瑞士銀行的金卡在身,隨時可以支付這筆錢。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有,不過我要想問清楚,你們還嗎?」

「你這是什麼話?」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這不是我向你借錢,這是特殊情況,回去以後釋老總會還你錢的。真是的,小家子氣。」

夏雷無語地看著唐語嫣。隨隨便便,開口就借一百萬美金,這還是小家子氣?

唐語嫣回到了布拉德的跟前,說道:「成交,不過我們先支付一半,剩下的一半等我們回來再支付。」

「沒問題。」布拉德說道:「你們先跟我去村子吧,你們可以在那裡付錢,你們也可以休息一下,以及補充物資。」

唐語嫣和夏雷上了車,然後開著車子往山谷間的村莊駛去。布拉德重新騎上了他的白馬,帶著他的人跟在後面。

「語嫣,這傢伙不是我們的人嗎?為什麼還要給他錢?」夏雷不解地道。

唐語嫣說道:「他並不是我們的人,只是一個有過交易的熟人而已,是一個迫不得已的備用選項。每一個行動都有好幾個方案,用來應對各種情況。這個布拉德是白石部落之中一個很有威望的人,他能保證我們順利通過白石部落的領地,但代價也不菲。」

「這不是變相的索要買路錢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