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沈謀長嘆,「就是因為我們三個老傢伙還在,沈家也還在,可萬一我們三個走了呢?」

「爺爺,可不要說這種話。」

沈謀笑笑,「丫頭,爺爺也是修行人,可不會相信什麼長生之類的話語。」

「與周家結盟是家族對不起你。」

沈謀最後說完這句話,自己端著棋盤離開了,留着沈淑衣一人。

兩行清淚滑落,最傷人的不是冷言冷語,而是直觸心靈的言語。

……

夜半時分虎頭峰外,十數人懸空而立,他們穿着同樣的黑衣,顯然來自同一家族。

周道對歸墟界碑很看重,他看到了周家成為江南霸主的機會。連沈家都不敢自稱江南霸主,第一世家和霸主之間的差別還是很大的。

當周道剛到虎頭峰時,便釋放出氣息,絲毫不怕有人逃走,他帶領着十餘名聚星境的高手包圍虎頭峰,如若還有人能夠離開,恐怕他這周家家主也不用做了。

「還不出來?」周道呵斥道。

聲音不大卻在靈力的加持下傳遍整個虎頭峰,如今虎頭峰原來的霸主雲紋虎正蹲在某個角落裏發抖。

「虎爺是招誰惹誰了,幾天前來了個少年被揍了一頓,如今又來了個更恐怖的。」

林虞赤裸著上半身,紫金瞳已經看見了虎頭峰外懸空四散的黑衣人。十幾個聚星境的高手,為首的中年人更加看不出深淺。

既然看不出,那邊是比他更強。

「糟糕。」林虞低聲說道。

夏青染也聽到了聲音,她自己還是無法動用靈力,心裏焦急卻又無能為力。

「誰來了?」

「追兵,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林虞罵道。

說着林虞背起夏青染。

「外面至少十個聚星境,帶頭的人修為只高不低,說實話,我打不過他們。」林虞語速很快,也絲毫沒有因為打不過而覺得丟人的表現。

「你現在傷勢還沒好,但是我絕不會丟下你的。」

林虞信誓旦旦的言語讓夏青染有些許感動。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逃不出去,死了還有美女作陪也是挺好。」

夏青染一聽,面紗下臉色微紅,在林虞腰間狠狠地捏了一下,疼得林虞齜牙咧嘴。

「還開玩笑。」夏青染罵道,依舊是冷冰冰的態度。

至少十個聚星境,夏青染沒有這樣的概念,但是她明白此行艱難。

在東海之濱聚星境極少,在江南一帶聚星境的修行者也能夠小有名氣,然後十個聚星境同時進行圍困,她第一次遇見。

要知道在東海之濱,聚星境可是稀缺物種。

夏青染沒有在意此刻在林虞背上,雙手摟着他的脖子。九死一生之路,林虞依舊沒把她留下。

「若是你自己能夠離開,就不要管我了。」夏青染在林虞耳邊說道。

「我手上沒有界碑,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

林虞沒有回答,他們兩人都知道這是一句廢話,那群黑衣人會放了虎頭峰上唯一的人類嗎?

林虞穿梭在深山密林中,他只能夠不斷的地往虎頭峰深處跑去,虎頭峰后連綿的山脈才是林虞真正步入逃亡的開始。

周道的神念不斷的入侵虎頭峰,當然,他的修為不足以讓他的神念佈滿整個虎頭峰,否則林虞插翅難逃。

「進山。」

周道一聲令下,十餘名黑衣人竄入虎頭峰中,山中略有靈性的妖獸知曉來人實力強悍,紛紛躲避。

「老三聞到什麼了?」

被稱作老三的黑衣人的嗅覺似乎極為靈敏,瞬間指出了林虞的逃離方向。

「人的氣味,西南方向。」

黑衣人紛紛一笑,朝着西南方向追擊。

「老三的鼻子就是好使。」

「虎頭峰這麼大,如果真要跑遍遲早得累死。」

「多謝三哥。」

「哈哈哈哈哈」

……

林虞雙眸依舊泛著金光,他不敢露出自己的氣息,否則很容易就被追兵尋到,沒有了氣息的威懾,妖獸自然出來搗亂。

林虞只能依靠着紫金瞳,躲避夜晚出來覓食的妖獸。

林虞的速度極快,虎頭峰偏僻,但是虎頭峰后百裏外的山脈才是更加偏僻的地方,臨近東海,綿延萬里,被稱為落日山脈。

兩人只能朝着落日山脈逃去。

黑衣人窮追不捨的身影落在林虞的紫金瞳里,他只能再一次加快速度。

林虞雙眸望向前方,視線穿越了一片片密林,看見了虎頭峰的景象。

「虎頭峰和落日山脈間有約百里的距離,沒有任何遮掩這一片地方我們就是活靶子。」林虞一臉苦笑地說道。但語氣平靜地離奇,沒有一絲焦急。

「你打算怎麼辦?」夏青染同樣平靜,短短几日經歷兩次生死還有什麼不淡定的。 「當然,不過,應該不是高珉的徒弟吧?你的實力不允許呀。」喬安夏毫不客氣的說。

男子惱羞成怒,「你別得意的太早,丫頭,有本事跟我師父比,他一定能贏你!」

喬安夏冷笑幾聲,「你師父?別逞能了,高珉不是你師父,你的路數和他完全不一樣,但我知道是他讓你來的。」

男子一臉錯愕,這丫頭怎麼知道的?連這都看的出來?

「師兄,我們走。」喬安夏站起身,又說了句,「師兄,把這些籌碼拿去換成錢,這可是一百萬!」回頭沖著那男子說了聲,「謝了。」

男子氣沖沖的走了,去了高珉那兒,「那丫頭跟我交過手了,我不是她的對手,而且,她說只用了兩成的功力,看來,是深藏不露啊。」

高珉沒見過喬安夏的賭術,不過剛剛榮成跟喬安夏賭的畫面他看過了,喬安夏沉著冷靜,沒有絲毫的慌亂,每一步都穩打穩紮,很有金域的風格,「她訛你吧,這麼好的賭術了還藏了什麼?不過,再怎麼樣,她也不如金域,我連金域都不怕,會怕她?」

榮成冷聲道,「你別太輕敵,那丫頭厲害著,三兩下就讓我無法招架,她醫術很高,聰明伶俐,是難得的奇才,要想在賭術上贏她,你還得下點苦工,她不來找你,你先別去惹她,等一個月後再說,我敢說這丫頭身上肯定藏著很大的能量,甚至比金域更厲害。」

高珉不以為然,「她才學多久,你別太長他人志氣了,我有分寸,放心吧,我肯定能贏她。」

「最好是這樣,上頭追的緊,讓你儘快處理掉喬安夏。」

張燁把喬安夏送回龍家。

龍夜擎剛回來,過來扶著她,「研究到這麼晚才回來?」

喬安夏把高珉打電話和晚上在樂柏門的事講了講。

龍夜擎一聽就急了,「你怎麼又跑樂柏門去了?不是說了別去那兒的嗎?又不聽話了是吧?」

喬安夏說道,「不是,其實今晚收穫挺大的,你知道嗎,我幾乎可以很輕易的就贏那個人,我覺得,師父的絕學我都已經掌握了,要不,我明天就把高珉約出來,跟他來一場對決!」

龍夜擎說道,「別這麼心急,跟高珉那一戰遲早會來,但必須生下孩子后,也許他就是在訛你呢,你放心,他不敢離開帝都,就算離開,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他揪出來,再說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急什麼。」

「我不是君子,我只想儘快把高珉解決掉,我必須為師父討回公道!」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為我和睿睿想想,你要是有什麼事,你讓我們怎麼辦?」

喬安夏嘆了口氣,「現在的問題是,不是想逃避就能逃避的了,龍夜擎,這是我需要去完成的使命,我不能辜負了師父的一番教誨。」

龍夜擎感覺自己攔不住她,「可你現在……」

「我沒事,正好現在肚子還不是特別大,還能跟他來一場對決,等肚子再大起來,會更辛苦。」喬安夏有些迫不及待了,晚上在樂柏門試了下手,覺得自己應該不會比高珉差。

「要不這樣,我把高珉控制起來。」

「別,他一心要破壞師父的名譽,我只能用賭術來贏他,好讓他心服口服,不然,我對不住我師父!」

「好吧,既然你一定要這麼做,我只能安排人保護你,這回,你要跟高珉賭什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啊!」

「卧槽!」

兩道聲音幾乎同時想起,一道令人擔憂,一道是髒話……

系統:【……】看看!看看

這就是他家宿主和別的女孩的區別。

別的女孩子人美心善,他家宿主……

這差別太大了…………

祁月道也沒說什麼

那個女孩反倒,一臉正氣凜然的模樣,反到過來教訓祁月

「你眼瞎嗎?走路就不知道看著點?撞到我還好,要是撞到別人了怎麼辦?撞的輕了還好要是…………」

陸鹿好像打開話匣子一樣,嘮叨個不停:「你以為你是誰?撞到我還好撞到別人怎麼辦?你賠得起嗎?」

祁月想了想說道,面無表情的說道:「陪的起,但是誰敢讓我賠?讓我賠錢的恐怕都掛了」嗯,不能說出我窮,賠不起錢,才把他們掛樹上的。

「你這是仗勢欺人!」

祁月低頭沉默:「……」

嘖嘖嘖,女主是真的人(喪)美(心)心(病)善(狂)啊

聖母啊~

這時候祁月還不忘諷刺七七

祁月用神識和七七交流著:「看看,看看,人、美、心、善?

臉疼不?煞筆玩意」

七七:【我瞎!】對不起,是我瞎了……

而夜諾見祁月半天不說話,皺了皺眉:「哥哥?你沒事吧?」

夜諾的視角——

祁月被撞懵了,還被碰瓷了一臉無辜,懵逼。

眼淚汪汪的,此時他只感覺他的哥哥好……可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