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秦逸這樣的弟子,一定會被創始者斬殺吧!要是院長沒有閉關,一定也會把他殺掉。」

「這可不一定,秦逸的表現,可以說是絕頂天才,就連項知秋大師兄,都沒有做過這麼離經叛道的大事,說不定院長和創始者們,還會獎賞秦逸呢!」

「是呀,再過不久,就是仙道大會了,到時候以秦逸的實力,一定可以為學院作出大貢獻,光是憑著這一點,院長就不會處罰秦逸,反而會好好栽培他!」

整個學院裡面,此刻對於秦逸該賞還是該罰的討論,出現了涇渭分明的兩派。

學院中許多長老和弟子,不少此刻都隱匿在黑暗中,咬牙切齒地望著秦逸。

他們得了從步逸塵那裡,得到了皇無極不知道多少好處。

現在秦逸截斷了他們的財路,他們恨不得聯手,將秦逸碎屍萬段。

但是他們也明白,秦逸現在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們,整個學院中,現在能夠鎮壓秦逸的人,幾乎都在閉關,或是在宇宙各處提升自己,暫時根本沒有人能把他怎麼樣。

於是一時間,他們也就只能腦子裡幻想一下,將秦逸踩在腳下的種種快丨感。

秦逸將逍遙峰裡面,步逸塵藏著的丹藥和無數珍貴材料,全部收進了千幻世界珠,正要轉身離開,突然整個天聖學院,地脈發出一陣轟鳴。

無數山峰,都在輕輕搖晃,發出陣陣共鳴。

一股威嚴、浩大、莊重的氣勢,從地下噴薄,涌動上來,給人一種朝陽躍上地平線,剎那光芒萬丈的恢宏感覺。

數不盡的金光,霧靄,光暈,吞吐起伏,如同雲浪海濤,浩大無邊。

「是大師兄!」

「大師兄出關了!」

「項知秋終於出關了!」

陣陣驚呼,讓幾乎整個天聖學院中的弟子長老們,心臟一下子提了起來。

項知秋出關的時間,正好是在秦逸斬殺了無數弟子和長老之後,這就耐人尋味了。

「大師兄突破到了炎王境界,一巴掌就能把秦逸拍死,秦逸這下子完了,大師兄出關,一定就是為了懲戒他。」

「這也不好說,我們靜觀其變吧,你別忘了,當時地動榜排位賽上,大師兄可是和秦逸一起,對抗過皇無極的。」

秦逸此刻懸停在半空,將逍遙峰中,最後一枚丹藥吸進了千幻世界珠。

「大師兄出關了。」感覺到天聖學院深邃的群山中,光明、熱血、浩大的氣息,噴薄而來,秦逸轉身,遙遙望了過去。

呼啦!

天空猛然一晃,撕裂開來,無數道交織的時空通道,出現在了秦逸頭頂。

一條時空通道,直接抵達了秦逸面前。

項知秋的聲音,溫和卻又帶著威嚴,響徹整個天聖學院。

「秦逸師弟,請來一下大乾坤境。」

PS:到家,下一更可能會有點晚,明天恢復+陸續補章節,下周爆發 秦逸面前的時空通道,光怪陸離,走馬光華,無數光影,五彩繽紛,透出陣陣神秘的味道。

秦逸沒有猶豫,一腳跨入進去,下一刻,眼前光芒一閃,已經到了一片鳥語花香、草長鶯飛的山谷里。

四周呼吸一口,吸進去的,都是瓊漿玉液,腳踝被一層淡淡霧靄籠罩,腳踩上面,綿軟輕盈,讓人感覺如踩雲端。

一座雷霆大陣,藍光碧影,懸浮在距離秦逸不遠的地方。

大陣中無數閃電,緩緩旋轉,寫出一個個複雜的符籙,透出陣陣蒼老、太古的味道。

大陣正下方,項知秋盤膝坐在中央,正對著秦逸微笑。

之前秦逸見到的,只是項知秋的一個分身,模糊不清,並且還被金光籠罩,讓人無法看清他的面容。

此刻項知秋一襲青色長袍,看上去像是一個二十上下的讀書人,眉目帶笑,溫文和煦,讓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產生親近感,但是眼眸之中,又蘊含著不怒自威的氣勢,讓人不敢對他小視。

「坐。」項知秋微笑著,朝秦逸做了個請的姿勢。

「謝謝師兄。」秦逸面對項知秋,席地而坐。

「在四獸大陸的時候,還要謝謝師弟的幫助了。」項知秋道:「不然的話,我和皇無極之間的戰鬥,恐怕還要持續很久一段時間,最壞的情況,甚至可能導致仙道大會的時候,我都沒法順利出關。」

「嗯?」 蠢萌娘子難調教 ,「師兄你的意思是……你和皇無極之間的戰鬥,耗費了太多的力量?」

項知秋在地動榜排位賽上,出手救下秦逸,又在所有人面臨危機的時候,獨自對抗皇無極,將責任扛在肩上,所以秦逸對項知秋,是發自心底的尊敬,講話時的語氣,也比對別人,要客氣許多。

「是的。」項知秋很坦蕩地道:「皇無極當時分身,恐怕還沒有他全部力量的十分之一,但是我卻是已經幾乎將一半的力量,化作分身,去和他對抗。

皇無極擁有讓人覺得恐怖的氣運,所擁有的奇遇、仙緣,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竟然才是十分之一的力量。」回憶起皇無極降臨時候,那叫人窒息的恐怖感覺,秦逸眼中,閃過道道精芒,幾乎化作刀鋒般的實質,破開蒼穹,切碎皇無極的分身。

見到秦逸神色變化,項知秋擺了擺手,道:「我說這段話,並不是在漲他人士氣,墮自己的威風。

皇無極的命數、氣運,比御風大陸上任何一個人,都要遠遠高出一大截。現在他更是打通了連接高等位面的通道,汲取來自高等位面的仙靈氣息。

到時候他打破皇城歸墟的禁制,回到御風大陸的時候,實力只會更加恐怖。

而且在我看來,他有野心,有氣運,將來極有可能是能夠突破炎魂境界,飛升更高位面的恐怖人物。」

聽到項知秋的話,秦逸心念一動。

在四獸大陸的時候,秦逸就聽說過,七煞殿的主人七煞尊者,成功突破炎魂大境界,從而飛升到了更高等的位面。

秦逸由此可以推斷出,炎魂大境界以上,還有更高的境界。

「師兄,我想問你……」

秦逸話還沒有講完,項知秋就像早有預料一般,含笑擺手道:「今天我之所以見你,就是因為剛剛不久前,我得到了來自院長的信息,院長有些話要告訴你。」

「院長?」秦逸眼中,神光一閃。

自從他進入天聖學院的時候,就聽說院長早已閉關多年,在宇宙深處的某個神秘異域空間,參悟晉陞炎仙境界的大道。

天聖學院的院長,可以說在整個御風大陸,都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如果他順利突破,皇無極再囂張跋扈,在院長手中,也不過是隨意揉捏的麵糰。

「院長已經突破到炎仙境界了嗎?」秦逸問道。

「是的,院長今天傳來的訊息,告訴我他已經成功突破到了炎仙境界。」項知秋點點頭道:「不過院長現在依舊在宇宙深處,因為那裡太過險惡,每完成一次空間跳躍,都要消耗極大的能量。

就算院長達到了炎仙境界,每跳躍一次,都還要良久時間,積蓄能量,所以院長回到學院,還需要很久一段時間。」

「原來是這樣。」

「院長雖然人不在學院,但是學院中發生的事情,他都了如指掌。」項知秋積蓄道:「他這次傳達訊息給我,要我告訴你,如果仙道大會的時候,我們不能阻止皇無極,讓他積蓄汲取來自高等位面的仙靈氣息,可能要不了百年時間,他就能突破炎魂大境界的最高境界——炎聖境界,一舉踏入更高的層次:仙人境!」

「仙人境?」秦逸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詞。

「是的。」項知秋耐心地解釋道:「一旦達到仙人境,能夠掌握的天地力量,就不再局限於火焰。」

秦逸明白,現在所有施展的神通,都是以火為載體。

整個御風大陸的圖騰,甚至就是火焰。

「只要步入仙人境,哪怕就是仙人境第一層境界,就可以掌控水火土氣風雷等等元素的力量,揮掌之間,大雨暴雷,地水火風,齊齊噴涌,威力比起炎魂大境界,大了何止百倍!」

「我明白了。」秦逸目光炯炯,「聯通高等位面后,皇無極的野心,果然不僅僅局限於御風大陸,甚至不止四獸大陸,他還想要在更高等的位面上,成就霸業。

而且以他的性格,一旦得勢,像我這種得罪過他的人,他一定會斬殺。

到時候他想要斬殺我,恐怕不會簡單地將我殺掉就了事,他會在所有人面前,將我殺死,以儆效尤。」

秦逸冷笑連連:「不過我不會讓他得逞的,將學院里他安排的乾坤宮滅掉,是我的第一步計劃,我會在他回來的時候,大吃一驚地發現,他辛苦百年布下的局,已經被我全部破壞。」

「秦逸師弟,院長讓我將這些話轉告給你,就是想讓你知道,你的實力,已經得到了院長的認可。」項知秋看著秦逸,微笑道:「天聖學院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向你這樣的天才了。」


項知秋的話語雖然沒有明說,但是秦逸明白,今天自己斬殺了那麼多天聖學院的叛徒,院長和項知秋,都不會追究自己的責任。

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表明了他的潛力!

「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項知秋接著道:「你過會兒出去之後,有些事情,我向整個學院宣布一下。」

PS:每次埋一個大伏筆的時候,都會有些忐忑,希望能夠再度完成一個提升。細碎的事情之後,接下來又是一段大情節 秦逸知道,項知秋的力量,在和皇無極拚鬥后,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也不再打擾對方,又向對方打聽了一下,關於幾天後除魔任務的事情,便告辭離開。

秦逸從大乾坤境毫髮無傷回來的消息,迅速就傳遍了整個天聖學院。

那些原本還指望,項知秋能夠斬殺秦逸的弟子和長老,一時間面如死灰。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項知秋和院長,都站在了秦逸那一邊。

那些被秦逸斬殺的弟子和長老,現在看來,只能說他們是咎由自取,沒有人會可憐他們。


秦逸回到巨鹿峰上,見到吳鵬等人全都盤膝坐在扶桑神木下,靜靜修鍊。

他們的氣息,在扶桑神木的幫助下,和四周自然,漸漸融合,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少爺,你回來啦!」盛雪見到秦逸歸來,立刻雀躍著跳了過來。


吳鵬、趙景勝等人,也都睜開眼睛,見到秦逸,臉上露出驚喜笑容。

「大師兄沒有為難你吧?」

「之前看到逍遙峰被你轟塌了,乾坤宮這下子在學院,徹底沒有地位了!」

吳鵬他們,哈哈大笑,想到之前受到乾坤宮種種刁難,每日如履薄冰的日子,此刻都有種揚眉吐氣的味道。

「我這次已經向大師兄問清楚了,關於過幾天除魔任務詳細信息。」秦逸擺擺手,示意眾人聽他講話,「雖然乾坤宮暫時氣焰被我打壓下去了,但是學院裡面,一定還有皇無極安排的其他黨派。

我們在明,他們在暗,我們要多加小心。

並且不僅是我們天聖學院,在其他學院、宗門,也一定有皇無極的勢力,太乙道那邊,更可以說深不可測。

這一次去完成除魔任務的時候,這些皇無極的手下,一定會對我們痛下殺手。」

聽到秦逸的話,吳鵬等人,從之前得意的情緒里,回過神來,細細一想,頓時感覺背後浮起一層冷汗。

「秦逸說的沒錯,完成除魔任務的時候,皇無極的那些手下,將我們斬殺了,到時候將責任朝那些惡魔、修羅身上一推,根本就是死無對證。」許強衛點點頭道。

「是的,當務之急,我們應該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秦逸道:「除魔任務在過去幾屆,或許可以說是一門獎賞,讓地動榜排位賽上,獲得優異名次的弟子,去擊殺惡魔修羅,換取功勞點,或是撞一撞仙緣,碰一碰奇遇。

但是這一屆,情況要複雜太多。

我們現在已經成了太乙道、皇無極那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到時候他們一定會做什麼手腳。」吳鵬細細思索,分析道:「會派遣一些實力較強的弟子,甚至有長老凝練出分身,前往任務地點,要截殺我們。」

「是的。」曾玄皺著眉頭,「如果是我,也會這麼做。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用來除掉對手。我估計不僅是要對付我們,各大宗門之間,也會互相競爭,彼此敵視。」

聽到眾人的話,秦逸冷冷一笑:「對他們來說,是天賜良機,對我來說,這個機會也不錯。我現在想要提升境界,需要數量極為龐大的真氣。我正巴不得他們多派一些實力強悍的長老過來,幫我順利進階。」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趙景勝望向秦逸。

「距離任務開始的時間,還有五天,這五天內,我會召集大家來到巨鹿峰。這裡靈氣的濃郁程度,甚至比學院最頂尖的洞天福地——大乾坤境,都差不了多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