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徐卿生話到口邊,又咽了回去。

他還是不能告訴她真相!

他嘆口氣說:「你先跟我回去,我慢慢和你說!」

白詩音也看出,徐卿生對她隱瞞着一些事情,就堅決地說:「你就在這裏說!」

徐卿生蹙眉:「音音,我們回家說,好不好,別在大街上!」

白詩音有些遲疑,的確不應該在大街上說些隱秘的事。可是,她已經下定決心,不再和徐卿生有瓜葛了。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徐卿生彎腰,把她從輪椅上抱下來,轉身就往別墅里走,然後吩咐手下的人:「把太太的輪椅推進來!」

白詩音一陣驚呼,雙手捶打着徐卿生的胸口:「徐卿生,你這個混蛋,你放下我!」

徐卿生冷凝着她,大手在她的臀上,狠狠擰了一下:「不放,有本事你下地走!」

白詩音:……

她羞惱:「你混蛋!」

徐卿生徑直帶她去了卧室,把她壓在床上,狠狠地吻了上去:「既然你那麼喜歡我做混蛋,那我就做一次!」

他一邊親吻着她,一邊撕扯着她的衣服。

她剛換了一襯衫長褲,她的襯衫瞬間被徐卿生洞開,她的美好風光,瞬間就展現在徐卿生的面前。

徐卿生照顧了她三年,也生生忍耐了三年。現在,他不想忍耐了。他要讓她徹底變成他的,這樣,是不是,他就可以留住她?

他有些兇狠地在她奶白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個痕迹。

白詩音被他的瘋狂嚇壞了,她手抓腳蹬,甚至雙手薅住了他的頭髮,扯得徐卿生頭皮發炸。

「徐卿生,別讓我恨你!你放開我!」

她的眼淚激射出來,在臉上肆意流淌。

徐卿生一陣無力,他真想狠狠心,把她給就地正法了。可是他終究還是,捨不得傷害她。

他親吻着她的淚水,喃喃地呼喚着她的名字:「音音,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沒有殺害爸媽,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我永遠也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

他說完,就起身,扯過一邊的被子,把她的身體蓋好,轉身走出房間。

他沒有等她回答,似乎也明白,他得不到她的回答。

他也沒有回頭再看她一眼,就那麼走了。

白詩音劇烈地喘息著,望着他的背影,她堅硬的心,有了一絲絲的動搖。

是不是真的不是徐卿生做的?如果他真是事殺人兇手,他不會對她這麼手軟!

她剛才感覺到了,他剛才真的很兇狠,真的很想要了她,可是他卻離開了! 接下來的幾天,陸雲半步沒離開他的這個院子。甚至都沒離開這個澡盆。

餓了就隨便弄點東西回澡盆里吃,困了就在澡盆里睡,身體都快泡腫了……

可是他這邊是放心了,整個第九弟子村裏面其他的人可就沒那麼好了。

這沒辦法。

前面說過了,天地靈氣在空氣中的正常佔比是2%,這個是固定的。

也就是說,整個第九弟子村的天地靈氣的總量幾乎是固定的。

可是陸雲這邊一個人一個房間加澡盆,就吸進了無數多的天地靈氣,這就造成了一個很正常的現象——整個第九弟子村的其他位置的天地靈氣在不斷的減少……

尤其是他的鄰居們。

就比如隔壁的華武。

「奇了怪了,這兩天我怎麼吸收不到天地靈氣了呢?莫非我的境界退步了?」

華武盤膝坐在蒲團之上,按照正常修鍊方式打坐修鍊。

結果,這兩天也不知道怎麼了,莫名其妙的這天地靈氣就是吸收不到多少。

一開始他還以為只是沒進入狀態,但是這都已經四天了,明天就是靈力測試的日子,結果他這居然靈氣越吸收越少……

哦了個草,就算一切正常他最好也就是弄個留級察看,現在這高不好要直接被退學啊!

「不是吧?」

華武瞬間滿腦門的冷汗:「這我要是境界越練越回去了,豈不是徹底完了?那可是要被攆回老家種地去的!」

想他剛進飛雲宗的時候,那也是意氣風發的。

同村的小夥伴們對他那叫一個羨慕,堪稱他們小望村最靚的仔。

結果到了這宗門裏面,那就不一樣了。

他的天賦,老實說可以說是這批外門弟子之中比較拉胯的那一部分,不說全村墊底,也是後面的存在。

比他弱的全算上也就是那麼五六十個。

其中就包括隔壁的陸雲。

所以他能夠找到幾個不如他的,平時才這麼開心。

正所謂我不求身在金字塔頂層,只要不在最底層就行了……

他就是這個想法。

跟前面的那些天才肯定比不了,但是也不是最差的不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總歸還可以接受。

可是如今,他居然退步了!

連天地靈氣都吸不到了!

這不完犢子了嗎?

「怎麼辦?」華武越想越是心驚:「這要是被踢出宗門回村種地,這輩子我都抬不起頭!更遑論長生之道?」

渾身上下都被冷汗濕透,華武越發的坐不住了。

都這種時候哪還有心情修鍊啊?

「不行,得趕緊去問問!」

想到這裏,華武當即起身出門。

他得旁敲側擊的問問別人修鍊進度如何。

看看到底是他自己這樣還是大家都這樣。

要是大家都這樣,那很可能就是這裏的靈氣枯竭,對他這吊車尾的一批人反而還有好處,至少有個說法理由不是?

要是只有他自己這樣……

那就徹底完蛋。

華武出門,第一個最近的就是陸雲的院子。

不過華武看了看緊緊關閉的院門,果斷搖頭。

陸雲這傢伙還不如他呢,平時就吸不到啥天地靈氣,這個時候問他,有什麼用處?

「你最近修鍊進展咋樣?」

「還是平時那樣。」

你看看,這算是好還是壞……

所以華武非常乾脆的往村子裏面走。

他得找一個天才級別的弟子詢問。

陌無雙他是不敢去打攪的。

但是其他的那些,大家再怎麼說也還是同門,問幾句話的面子還是有的。

很快,華武走到一個院子前。

第十二街24號。

住在這裏的是他們這一批外門弟子中的天才之一。

高默賢。

比不得陌無雙那種妖孽,但是本身在這群弟子之中排個前二十沒有任何問題。

「咚咚咚——」

華武敲門。

很快,院門被打開,穿着一身藍袍的師兄高默賢看着眼前的華武,疑惑道:「你好,請問你是……」

平日大家都在修鍊,極少見面,所以很多人來這裏三年至今,同門的名字都叫不出來。

到底華武是個消息靈通的,平時就喜歡八卦,對於這些弟子的了解比起其他人強了不少,他知道眼前這人天賦極高,態度跟面對陸雲簡直不可同日而語,點頭哈腰的說道:「高師兄請了,我叫華武,是您的同門。師弟我這兩日修鍊有些不大正常,所以想請師兄指點一番。」

「哦,原來是這樣,」聽華武說的客氣,高默賢讓開半步,把陸雲讓到院子裏面,兩人在院子裏的涼亭內坐好,高默賢微笑道:「華師弟遇到何事,我要是知道的,願為師弟解惑。」

說起來,雖然這批弟子們內部算是競爭關係,高低總會有個排名,但是互相之間並不算敵對。

畢竟宗門考察的不是排名,而是境界。

所以對方高低對自己影響不大,這樣一來也就沒那麼藏私。

華武趕緊說道:「我最近修鍊,發現吸收不到多少天地靈氣了,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還請高師兄能夠幫師弟查探一下。」

要是按照正常,高默賢應該就是使用靈氣查看華武的經脈是不是出現了閉塞,結果卻不想,聽了華武的話,高默賢居然一愣:「咦?我還道只有我自己最近感應不到天地靈氣,師弟你居然也是如此?」

華武:「啊?!」

倆人面面相覷,一起懵逼。

華武一開始是以為他自己是這樣,但是又不能確定。

結果現在高默賢這位天才師兄也是這樣,華武瞬間就愣住了!

這個問題,可就大了!

他自己這樣還可能是天賦不夠境界倒退。

但是高默賢高師兄那可是村裏排名前二十的天才,他也這樣,那說明什麼?只能說明這裏的天地靈氣,確實稀薄了!

「走,咱們去問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