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

又折騰了二天之後。全都喪氣收兵了。而唐府被一片悲愴掩蓋著,五天後,唐春的靈牌在老夫人梅蘭那削瘦的身子骨抱著下安放在了後堂。

唐信一臉悲愴。看著兒子的靈牌久久貯立著。胖子李北等人那眼圈居然腫得像銅鈴。

靈堂,來拜祭的人最多的就是聖羅書院的學子們。他們是來瞻仰英雄的,可惜的是那幅棺材里卻只是一個假人罷了。

靠山王府,順天王府,索蘭王府都有派人過來拜祭。虞皇也派出了特使過來走了過場。

「唉,想不到一代英才居然如此狀況殞落,下邊怎麼辦?難道海天盛會真要花落別院了嗎?」曹大師一臉沮喪。

「抓緊重新挑選補足人選,不過,這次估計希望不大了。唐春殞落,旦兵如此狀況,真是老天要亡我聖羅書院是不是?」曹一跳一巴掌下去,那個昂貴的紫檀木桌咔嚓一聲,立即可以搬進廚房當柴火燒了。

「呵呵呵,聖羅書院,完啦。」甘十一臉笑眯眯的。

「這種大喜的結果來得真是快啊。」巫尊感嘆了一聲。

「那個歐三生真是厲害,巫尊,你覺得此人有多少實力?」甘十問道。

「不好說,不過,我感覺,至少跟我平起平坐,甚至,略強。想不到永定王府居然供奉著如此厲害人物,以前還真是小看他們了。」巫尊感嘆道。

「聖羅書院不用考慮了。」青蓮的飛雲釣月一臉沉穩,說。

「少了一個強敵也好,不然,此子在的話還真不好對付。」柳言釣月大師說道,「只不過,本院還是很欣賞此子的文才的。可惜英年早去了。」

「這叫天妒奇才。」飛雲釣月說道。

「唐春……回來……回來……回來……」唐春感覺有道沙啞的聲音在聲撕力竭的喊著自己,貌似跟前世時神棍們玩的跳大梁招魂把戲差不多狀況。

這貨微微睜開了眼,頓時一驚,發現居然是鄭一錢這老傢伙。此刻這老傢伙全身浸入一個乳白色池之當中。全身充滿著一股子白色的華彩,整個人好像是泡在神光中一般。再看自己,自己居然也在此池當中。不過,全身**。而且,整個血跡斑斑的身體之上居然有顆黃色黃豆大的虛影在晃蕩著。

「啊,你終於回來了。」感覺到了唐春的狀況,鄭一錢那皺巴巴的臉上居然露出了微微的喜悅。

「你不是早盼著我死嗎?怎麼,小爺活過來了你反倒高興,倒是怪了。」唐春淡淡說道。

「本尊也是人,你曾經幫過我。現在是我救了你。所以,你應該感謝我才是。」鄭一錢小眼一眨,笑道。

「感謝你,怎麼樣個感謝法?」唐春淡淡哼道,現在鄭一錢在自己眼前,唐春倒是不怕他會害了自己。因為,他感覺到了拜主術的控制之力還是有用的。

「我救過你。你曾經也幫過我。 撩動你的愛 ,所以,這拜術主我希望你能自動解除掉。」鄭一錢說道。原來這老小子是為了這個,不然,哪有那般好心。

「呵呵,你以為我會如此笨蛋是不是。如果一解除,估計這裡就是我唐春的墳墓了是不是?」唐春淡淡一笑,那是恨得鄭一錢牙痒痒的,「而且,你會如此好心救我。估計也是為了救你自己是不是?」

「笑話。我在遙遠的地方你就是死了我也受不了什麼損失的。我只是想通過救你來解除拜主術。」鄭一錢冷笑道。

「呵呵。你會如此好心嗎?」唐春冷笑。

「唐春,別把人的心理想得如此的邪惡。我鄭一錢也是個人,雖說是幾千年前到現在復活了。但是,人心都是肉長的。」鄭一錢貌似還相當的正經樣子。

「笑話。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已經悄悄的潛回到了我這主子能感知到的拜主術的最遠的距離。也就是千里範圍的邊緣。


而且。估計是你一直在想辦法,大膽之下得到了什麼秘法所以冒進。以為如此你就能不被我感覺到了。你應該是衝進了二三百里左右範圍之內甚至更進些,此秘法還是有些效果的。我居然沒感覺到你的存在。

你想找准機會下手利用此秘術解除跟我的拜主術是不是。不過,你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我居然要硬接歐三生一掌。


因為,你感覺到了我受到了死亡威脅。所以,你趕緊想衝過來救我一命,其實也是在救你。如果我一死,因為你離我距離太近了,那個時候我懷疑你就在離天機山不遠的地方。

你那秘術必扛不過死亡黑洞的拉扯之力。如果不救我,你將因為我的死亡而遭到重創。也許,你想了幾千年才突破的武王境界就會因為我的死亡而又回到原始狀況。

甚至,你會因此而進入半死狀況。所以,你沒辦法了,你只能救我,為的是救你自己。這是你唯一的選擇。不過,你因為相距還是太遠了一些,所以,來不及了。

在歐三生那青球砸中我之後你才趕到。不過,你還是在最後關頭護住了我。這本來就是你這個作僕人的該乾的事。我沒必要感謝你,而且,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唐春幫你辦到的。

可是你居然不思報恩反倒是一突破就溜了。你這還有良心嗎?你鄭一錢雖說突破到了武王境界,但是,你根本就沒有武王的蓋世風範。

你是空有一身武功。你就是跟著我的話我唐春也不會把你這個大高手真當僕人使喚的,反倒是供奉在唐府之中。而且,你真要遠行的話我也不會硬扣下你的。

我只是需要你干大事時才會招呼你回來的。你還是自由之身。只不過,我想,你肯定有野心。因為,你突破到了武王境界。

你想當這武林界的頭是不是。所以,我就是你這呼風喚雨前進路程中的一枚可惡的絆腳石了。」唐春言詞犀利,毫不客氣的訓叱著這老傢伙。

「放屁,我鄭一錢如果不知恩圖報的話你早就死翹翹了,哪還會用這裡的靈乳為你洗髓身子,修補身。而且,耗費了我一成的魂神最終才保住你的小命。老子倒霉啊,剛突破現在居然境界又有些不穩當,差點就給打回原境界了。」鄭一錢氣得破口要罵人。

「小聲點,不然,小爺可就不客氣了。」唐春冷哼,心裡想著讓這老小子痛一下。

鄭一錢果然一啰嗦,聲音驟然就變小了。這麼近距離接觸,唐春的拜主術可是厲害著,只要唐春一個想法,鄭一錢就感覺到了一陣子鑽心般的疼痛。好像萬蟻鉆心一般,貌似那秘法在這裡近距離之中也沒多大效果了。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鄭一錢?我鄭一錢好歹也是這大浩月大陸上突破武王境界的第一人,幾千年下來的第一人。總不能像死狗一樣真當你的奴才,如果真要如此的話,我鄭一錢還不是死。」鄭一錢貌似怒了,可是又不敢大聲喊,可憐兮兮露出一幅哀求的眼神。

「第一人,你太狂妄了。你根本就不曉得這浩月大陸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就曾經見過比你還經強大的人物。別的不說,今天把我打成如此重創的歐三生你感覺如何?」唐春冷笑道。

「那小子,還行。」鄭一錢果然一愣,面色有些陰沉。(未完待續。。) 4更連爆,一更到,求訂閱,加月票!

「不是還成,那傢伙相當的厲害。估計,比西去東來這個半武王境界者還要厲害吧?」唐春其實心裡也著實好奇歐三生的實際境界。

「他的功法好像有些奇怪,不過,我感覺到了他身上傳來的跟我類似的氣機。不過,那種氣機是突破到現境界的氣機,而不是以前的那種氣機。當然,要跟我比,我一根指頭就能要他小命。什麼東西。」鄭一錢又老氣橫秋了起來。

「對了鄭一錢,這武王境界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境界?」唐春問道。

「如果你肯解除拜主術我就告訴你,不然,我就是拚了命用秘法也能逃出去的。到時,我鄭一錢只要離你千里之外你也拿我沒辦法。」鄭一錢說道。

「可是你無法擋住我的生死,如果我一死,你必遭重創。」唐春冷笑道。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放過我,你簡直就是惡魔,惡魔……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我鄭一錢可是萬年下來大陸上唯一一個突破武王境界的絕頂強尊,我不甘心……」鄭一錢暴怒了,整個人貌似進入瘋狂狀況的架勢。全身勁氣居然全面的發散開來,壓得這靈乳池都瑟瑟顫慄著。

唐春一愣,因為,他從鄭一錢的身上感覺到了濃濃的靈力傳了出來。 御前女宮

不然,他全身溢出的只有內勁而不是靈力。以前半武王境界的鄭一錢溢出的就是靈力跟內勁的結合體。現在好像變了。靈力比內氣更濃,靈力壓過了內勁之氣。

估計,一旦鄭一錢全身勁氣都化為靈力之時才算是真正的進入了武王境界的門檻。而現階段估計還是處於武王的低層次境界。

「吵啥。」唐春突然以全身靈力喊出了一聲。鄭一錢的瘋狂居然嘎然而止,獃獃的看著唐春。

「你……你怎麼,你好像身上也有類似的氣機,怎麼回事?」

「不是類似,而是我的氣機比你的還要精純。雖說你功力比我高,但是,基礎卻是沒有我好。」唐春冷笑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鄭一錢吼道。

「吼也沒用。事實如此。咱們都逼出這種氣機你對比一下就清楚了。」唐春說著,一道精純的靈力逼出騰到空中。鄭一錢也逼了出來,兩股靈力一比,鄭一錢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老傢伙陰沉著臉蹲在地下半天沒吭聲。

「是不是如此?」

「唉。這怎麼可能。我比你境界高得多。我比你能力大得多。難道就是因為拜過主后我的精純之力給你吸收了。反倒我的精純不如你的精純了。」鄭一錢一臉的迷茫。

「鄭一錢,咱們作筆交易吧。」唐春說道。

「除非你解除拜主術,不然。我是不會跟你作任何交易的。」鄭一錢搖了搖頭。

「我的這筆交易就關係著拜主術。」唐春說道。

「那你趕緊說。」鄭一錢說道。

「你現在能力很強,強大到我在你面前如螻蟻一般的渺小。你一根指頭就能要了我小命。」唐春開始挖井。

「那當然,別看你現在氣通境後期,我吹口氣就能要你小命。」鄭一錢倒是恢復了一點信心。

「所以,我需要提高功力。如果我能打過歐三生,今天就沒有此類事發生了。而且,我唐春有放下話的。三年內打敗歐三生,踏平永定王府。」唐春說道。

「這個,根本就不可能辦到。歐三生的實力,就是我都有點棘手。此人,估計比半武王境界者還要略強一些。」鄭一錢居然又裝『低手』了。

「別跟我玩這個,你一根指頭就能要了歐三生的小命。」唐春冷笑道,「這可是你說的。」

鄭一錢一愣,頓時好像吞了一隻惡蒼蠅似的。問,「你的交易莫非就是要求我給你提功?」

「你很聰明,以你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相助我提功。而且,這靈乳很不錯。假如我身體恢復全部吸收過後估計有可能會突破的。」唐春說道。

「完全吸收,這可是靈乳,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鄭一錢好像突然間被人打了一拳似的,咧開了牙。

「雖說這靈乳珍貴,你很寶貝它。但是,跟你的自由相比,誰輕誰重?你現在既然是大陸第一高手了,你還怕誰是不是?」唐春引誘道。

「說得也是,不過,要讓你現在就突破難度可是不小。」鄭一錢瞄了唐春一眼說道。

「你先跟我說說武王的境界叫什麼,我也好琢磨一下看看能否有所收穫。不過,你要相信,我現在就是想破腦袋也不可能突破到武王層次是不是、除非是你怕了我。」唐春說道。

「笑話,我鄭一錢是大陸第一人會怕了誰。告訴你無妨,武王的境界分兩個大層次。前者為『死境』,後者為『生境』。而每個大境界中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以及大圓滿四個小階段。我現在就處於『死境初階』。武王當年達到何種層次我就不清楚了。」鄭一錢說道。

「死境,生境,有味道。出生入死,死而後生。」唐春笑道,鄭一錢居然一愣,居然低下了頭,身上的靈力居然在顫慄著。

嗎滴,不會隨口一句就讓這老不死傢伙進入頓悟突破了吧,那才是虧死了。唐老大真想抽自己一個嘴巴。

不久,這傢伙身上居然白氣環繞。而在白氣中一條綠色彩帶樣的華彩隱隱顯於其間。下一刻,白氣越來越濃烈,而彩光也更為明晰了起來。

而唐春也摧動著巫術在為自己療傷,修補身體。那身體給歐三生一拳之下損壞得也差不多了。

不過,唐春驚訝的發現。這天然靈乳還真是好東西。唐春祭出了那根腿來,試著把白色的乳精通過那條腿骨先吸納進去。

因為,腿骨可以實施效果不錯的巫術,不久,發現居然被成功吸納進去了。而且,通過巫術,從那腿骨中出來的靈乳貌似都變得白得透亮了起來,有點像是魚翅熬湯的感覺了。

而一吸收,發現經過腿骨精鍊過後的靈乳其精純度比先前好了不曉得有多少倍。

唐春緩緩的吸收著這些精純度特高的靈乳,其實是靈乳中最核心的精粹被這傢伙吸走了。而鄭一錢專註於頓悟之中,一時居然沒有發覺。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唐春發現自己的**居然在靈精乳之下不斷的整合修補。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在重新整合著。

估計有一段時間過去了,而靈乳漸漸的變得白色了起來。裡面的乳精也給吸納得差不多了。而唐春發現,自己身體居然完全修補好了。

並且,在巫力跟那神秘骨頭作用下,重新塑造整合后的身體白膚更為白晰,看上去像一書生樣子。不過,唐春能感覺到自己這具身體在抗打擊方面能力絕對加強了,至少是原先的二到三倍不止。

唐春跳到洞壁邊,一伸手,手指頭居然像是鷹爪一般一抓之下那堅硬的岩石像抓豆腐一般的抓下一大塊來。可見證實了唐春的猜想,因為,唐春並沒有運氣,沒用任何靈力。全憑的就是身體的堅硬度抓下來的。

「小子,動啥,你不是要突破嗎?來吧,剛才你小子一句話讓我有些感悟,那你就利用我的感悟的機會帶你一起來吧。讓你提前提會一下什麼叫『死境』。也許,你小子運氣好的話有大收穫的。」這時,鄭一錢的聲音冷冰冰傳來,唐春一聽,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往四周拋下十幾顆上品以及優品靈石組成了兩個疊加的聚靈陣。

這個能生成靈乳的地方本身靈力要十足的充濃才能生成的,而且,靈乳至少需要萬年才能生成。並且,沒有靈脈之地是不可能生成靈乳的,唐春天眼一掃就明白了。

這裡只是個小型的靈脈礦帶。按理講是不能生成靈乳的。那為什麼會生成靈乳,那是因為這個靈礦帶居然巧合的生成了天然的聚靈陣架勢。這萬年下來不斷的吸取周遭的靈氣過來凝聚,久而久之,居然產生了靈乳這種至品好貨。

唐春把巫骨高懸於頭上坐在了鄭一錢身邊不遠處,不久,進入了空靈狀態之下。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多大感覺。不久,居然感覺到了鄭一錢身上一絲絲溢出的氣機在感染著自己。

那股氣機怎麼說呢?

好像有點像是悲情煞一般給人一種悲情到了極點,你簡直有種想自殺想毀滅了自己的衝動。越著鄭一錢身上的氣機不斷的湧向自己,那種悲煞之氣越來越濃烈。

幸好唐春學會了海空一恨的悲情煞,還能抗得住。就是鄭一錢身子都晃了晃,哼道:「小子還不錯,現在居然還不哭?」

「哭啥,一點悲意罷了。」唐春哼。


「一點悲意,好好好,本以為你受不了所以控制了。你以為本尊溢出了多少給你感受?」鄭一錢冷笑道。

「應該不少吧?」唐春也有些疑惑。

「不少個屁,本尊就溢出了百之一二左右罷了。既然你小子喜歡悲情調,那來吧,本尊給你二成左右試試。」鄭一錢一陣陰笑,頓時,一股灰色悲意襲向了唐春。(未完待續。。) 2更到!


老傢伙估計是故意要唐春出糗,所以,悲意一下子增強了十倍有餘。而且,是以偷襲的方式突然浸入唐春全身的。頓時,洞壁周遭那些堅硬異常的花崗岩岩石好像都承受不了這種強悍的悲意,咔嚓咔嚓之聲不絕於耳。

唐春震驚的發現,岩壁居然龜裂開了,這『悲意』也太強悍了。居然能讓死物都產生悲鳴,因為,洞壁在咔嚓龜裂聲中不斷的有悲鳴之聲傳來,好像在哀悼著什麼似的。

唐春一愣之後,頓時,全身被悲煞之意籠罩於其間。發現悲意居然形成實質性的毛毛細雨般的東東襲向了全身各處。包括心臟跟大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