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哥在城裡,爹去了肯定會找到活干。」金梨牽著洗好手的小寶進了堂屋。

李氏聽到金梨的聲音就不喜,看著小寶跟在金梨身邊,就說道:「你昨天進城賣菜的錢呢?」

「我給小寶買了糖葫蘆和糖人,其他的都給大哥了。」金梨現在還不想讓金家人知道賣菜能掙錢的事,所以賣了多少錢,她也沒細說。

「賣幾根黃瓜能有幾個錢,你這都惦記?」金老太從房裡出來,聽到這話,不滿的說道。

「她一個丫頭片子拿錢幹什麼?再少的錢,那也是家裡的錢!」李氏說道。

「小寶,你三姐說她把賣菜剩下的錢給你哥了?你看到了嗎?」李氏把小寶拉過來問道。

金寶根點點頭,「三姐把賣菜的錢全都給大哥了!一點都沒留!」

「你知道什麼,她偷偷藏了你也不知道。」李氏要問小寶,問了之後卻又不相信。

李氏不相信金梨,打算收她的身,看她身上到底有沒有偷偷藏了錢,只要她藏了,哪怕是一文錢,她都能狠狠教訓她一頓!

「娘,我肚子餓了!」金寶根一把抱住李氏的腿,不讓她去搜金梨的身。

「等會就吃!」李氏要掰開他的手。

金寶根不依不饒,「我要吃飯!我要吃飯!」

「你眼睛瞎了!沒看到你弟弟肚子餓了?」李氏沒法子,沖著金桃罵道。

「小寶,可以吃飯了。」金桃急忙要把小寶拉走。

「娘,你給我盛湯!」金寶根扯著李氏去桌邊坐著。

桌上的白菜豆腐湯在金家來說算是不錯的菜了。

金老太看了看小寶,又看了看金梨,若有所思。

李氏沒辦法,先照顧兒子要緊。

吃完飯之後,李氏不聲不響的,突然一手抓住金梨的手腕,一手就在她的身上搜了起來。

金寶根急的臉色都變了,三姐的錢要是被娘搜走了,以後還能給他買吃的嗎?

但是李氏搜了半天,一文錢都沒看到。

李氏還是不信,這死丫頭就不像是個老實的!

於是李氏去了金梨她們的房裡,把金梨睡覺的地方翻了一遍,但結果仍然是一文錢都沒有! 我們出了那個房間后,一直跟着袁媛去救被關在這裏的孩子,我們每到一處都是橫七豎八的屍體,袁媛前面飛著一面邊緣成波浪的紅色三角旗,兩側都寫着一個魂字,所到之處,躺在地上的屍體飛出一道白光都會被吸入旗內!

「媛姐,您前面那小旗子不會就是招魂幡吧?」

袁媛稱讚我說:「喲!不錯嘛!現在已經知道招魂幡了?」

「嘻嘻!我猜的,看它兩面寫着魂字和一直在吸屍體上飛出來的白光,我就想這玩意可能就是招魂幡!」

袁媛點頭說:「嗯!你猜對了,不過它是我搶來的!下午我的分身被他們帶到這裏來的時候,到了晚上我剛潛入想探個究竟,結果他們迫不及待的想用招魂幡來攝取分身的魂魄,最後被我結果了!我的分身可沒有魂魄他們這一弄准露餡,我想與其讓他們發現不對而有所防備,不如我來個出其不意,一舉殲滅!」

她這想法是對的,可為啥半夜才讓娜拉來找我?

「媛姐,那您怎麼不一開始就通知我們,那樣我和娜拉也可以幫忙不是嗎?」

袁媛眼神遊離了一下說:「我忘了,不過這裏高手挺多的,元嬰中期就有兩位,其他結丹期的不下十幾個呢!你們來了也幫不上忙!」

娜拉質疑說到:「媛姐姐真是這樣嗎?」

袁媛見我也不信只好坦白說到:「哎呀!好吧!是我太貪心了,之前不是聽你們說司馬文一個元嬰初期的都帶着納戒,我就以為這兩個也會有,一想到會有兩個納戒我就想獨吞,抱歉!」

看她沒有拿出來炫耀肯定是如意算盤打空了,我們也沒說她什麼,而且這有什麼好抱歉的?誰都有喜歡的東西,想着獨佔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沒想到她對納戒真可謂情有獨鍾,看來我得想法子給她弄一個去!

嗯?算上青玉小師叔應該是兩個,就是不知道她喜不喜歡?先不管喜不喜歡,我得先把納戒弄到手在考慮這個問題,她們兩個幫我造鋼斬的人情估計以身相許都還不清,所以我還是送她們喜歡的東西算了!

「媛姐,那您沒有受傷吧?」

袁媛很自信的回答說:「沒有,這你放心,連分神期的大師兄都傷不到我,這幾百個小毛賊豈能傷得了我?都被我結果了!」

「啥?幾百個?全死了嗎?」

「死了!所以我們現在才可以大搖大擺的去救人不是嗎?」

額!算了,既然都這樣了,也不用糾結什麼了,本想着留活口把他們和賬本一併送去仙盟,讓仙盟的人不要插手司馬文之事,同時也讓仙盟明白他們若想護短,那司馬文的事情就會公之於眾,仙盟將從此留下這個污點!

我的計劃就是讓仙盟做選擇,是保聲譽棄司馬文?還是插手名譽掃地?我想仙盟只會選前者,因為紙終究包不住火,雖然仙盟顧忌天道宗不好親自動手,但如果有人代勞,那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現在只有賬本了,把司馬文送去仙盟讓他認罪這種方法,只有傻子才會這麼想,就算送我也只會送屍體!有時候即便再怎麼不喜歡拉關係,但如今我在仙盟沒有人,把司馬文活着送去認罪,等於放虎歸山,搞不好整個仙盟都會針對我,因為我知道的太多了!

袁媛見我在發獃疑惑的說到:「怎麼了?是不是我又做錯了?」

我回過神來豎起大拇指對她說:「沒有,媛姐做的很漂亮,這些人死不足惜!」

袁媛質疑到:「那你怎麼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不,我不是不開心,我是在想這之後該怎麼辦?」

說完我看了一眼身後,此時我們邊走邊救被關在這裏的孩子(全是女的),娜拉在最後面照看,我和袁媛在前面帶路救人,當然我只是跟着媛姐的,我們和娜拉中間被孩子們隔的老遠了,到目前為已經救了五十多個,袁媛卻說這才只救了一半!

袁媛回答說:「這還能怎麼辦?治好她們的傷,然後再幫她們找到父母啊!」

「萬一找不到呢?」

袁媛說:「找不到就你養著唄!我聽娜拉妹妹說你發財了,幾百個孩子應該養得活吧?」

「能!不過,這事到時候再說吧!我考慮的不是這些事情,我在想的是怎麼樣才能成功擊殺司馬文,按賬本上得到的信息,他們一百多年就只設了這一個據點,還是底下宮殿隱藏的很深,他們對自己的隱藏也很有信心,同時他們似乎也覺得參與的人越多越容易走漏風聲,所以一百多年來也只發展了幾百個親信,這些人手上沾滿了鮮血,媛姐你真是太仁慈,死對他們來說真的太便宜了!」

袁媛聽了說到:「那總不能像他們一樣殘忍吧?而且我已經把他們的魂魄收入招魂幡,待把司馬文的魂魄也收了之後我定毀了這幡,讓他們形神俱滅!至於你想的事情,我親自出手就好了,即便他傷不了你,但元嬰期的修士對你來說還是太難了!」

「不!媛姐,他還是得我來,您要不放心讓娜拉和我一起就行,您得留守防止他們偷家才行!」

袁媛有些迷惑的說到:「偷家?什麼意思?是怕他們反將一軍嗎?」

我點頭回答說:「嗯!差不多就是這樣,天道宗安靜的有些反常,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們不知道司馬文乾的事情,二是他們也參與其中,無論哪一種我們都得防着他爹司馬通明,聽說司馬通明已經到了化神期,我們這邊能對付他的只有媛姐您了,我就怕我們全力對付司馬文,結果被他老爹鑽了空子,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得把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假想一遍,這樣也能防患於未然,您說是不是?」

袁媛點頭回答說:「嗯!還是你想的周到,那我們要不要也找人幫忙?我總覺得就算你和娜拉妹妹一起也不一定打得過司馬文,即使他傷不了你們,但你們也不可能輕易就對他造成傷害不是?」

這倒是個問題,鋼斬到目前為止還沒試過有多厲害,娜拉剛築基,即使能越兩級也只能跳到結丹期,何況她的內丹還留在元靈宗,把寶壓在鋼斬身上有些太冒險了!

「好!媛姐您說找誰合適?」

見袁媛在考慮我接着說到:「能把您爹您娘請來最好,因為我們可能對付的是整個仙盟,如果不拿出一點實力,我怕仙盟會毫不顧忌的干涉此事,到時候擊殺司馬文別說有可能司馬通明會出現,搞不好司馬天極也會來!讓他們來的目的只是為了震懾司馬天極,所以您最好把情況和他們說清楚,只要司馬天極不出現,他們也不必現身,免得到時候造成人族和妖族開戰的跡象!」

袁媛點頭說:「好,這個我去辦,不過司馬文那邊你打算怎麼辦?要不要我派個分身給你?」

「您派個分身給我會不會分散您自身的修為?」

袁媛說:「會!雖然沒什麼大礙,但分身會讓我本身無法盡全力應戰!」

「那不行,不能把您的戰力削弱,我看這樣把注壓在鋼斬身上,最近他吃靈石可厲害了,修為應該有所增加,媛姐您再給我弄幾個法陣,最好除了攻擊力強的以外,還要有禁錮的法陣,因為如果無法限制他的行動,威力再大打不中也沒用,如何?」

袁媛點頭說:「行!等回去了我就給你弄去,司馬文什麼時候回來?」

「就這幾天了,他回來第一時間應該會去花家,最後才會來這,我們得在他發現之前動手才行,不然被他跑了就麻煩了!」

袁媛帶着我們來到最後一處關着孩子的地方!

「好的,我知道了!這是最後一處了!」

說罷隨手就破了鐵牢上的鎖鏈說到:「先救人吧!」

看着鐵牢裏滿是傷痕纍纍的小女孩,在場的包括哪些剛被救出來的孩子,個個都咬牙切齒恨不得把躺在地上的屍體吊起來鞭屍!沒進鐵牢之前就一陣惡臭撲鼻而來,進去把奄奄一息的孩子抱出來一看,全身上下沒一處好地方,傷口都開始發炎化膿,如果再晚幾天關在這間鐵牢的孩子估計就沒了!

娜拉和袁媛處理了一下,她們才緩了過來,我只能一旁瞎操心,因為我是男的而且還不是醫生,說實話有些場合該避嫌還是要避的,除非這裏除我之外沒有一個女的能為她們治療,索性有娜拉和袁媛在,被救的孩子裏也有生龍活虎的一起幫忙,她們和鐵牢裏的孩子不一樣,鐵牢裏的孩子都是普通人,她們是和小鈴一樣被培養的鼎爐,所以沒被當畜生一樣虐待!

看着地上光着膀子的屍體,見袁媛收了他們的魂魄我說到:

「媛姐,麻煩您燒了吧!看着他們我有些反胃!」

媛姐點點頭一個響指點燃了在場的所有屍體,隨後我們便帶着將近一百多個孩子,來到了一處傳送門,按袁媛的說法這就是罪惡地下宮殿的入口,雖然她的分身是被矇著眼睛帶到了這裏,但她一路跟蹤發現出口就在春宵樓那裏!

她這一說我發現去春宵樓還真是多此一舉,不過那之前我也不知道袁媛的分身,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盯上,明明之前的小袁媛更可愛才是對?好吧!他們要的只是魂魄所以看資質不看臉,我想可能是袁媛親自出馬的時候,已經有了修為所以他們不敢動,而袁媛的分身沒有修為,卻展現出了極好的天賦,也符合他們不得罪勢力的目的!

你想有了修為哪怕是鍊氣期,那就是已經被人發現了,而且很有可能在進行培養,而有天賦的人,不一定被人發現,更別說培養了,有的人甚至一生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擁有修仙資質,再加上是女兒身所以不會被重視,而這種無法發現自己孩子擁有資質的人,往往都是些平頭老百姓而已!推開門,裡面坐了不少人。

拿著麥克風的年輕男人,驚異的叫道:「遠淳,你怎麼來了?」

跟溫遠淳交情不錯的男人站起來給他讓座:「你怎麼過來了,不是去參加程家小姐的生日宴會嗎?」

溫遠淳挑了一個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扯了扯脖子上深紅色的領帶,讓自己能夠透過氣。

端起眼前的酒,狠狠的喝了一口:「怎麼不歡迎我來阿。」

剛剛說話的那兩個男人對視一眼,嘿嘿笑道:「哪能阿,我們這不是怕打擾你的正事嘛,既然來了,咱們就不醉不歸。……

《馬甲大佬A爆了》第430章透過氣 夜瑾:「……」

什麼叫你也活著回來了?

若不是楚辭護著這小子,他當真想要將他狠狠痛揍一頓!

「夜瀟瀟怎麼樣了?」楚辭抬眼看向寂潯,問道。

寂潯緊緊的抿著紅唇,視線凝視著楚辭。

在看到楚辭的那一刻,他這些日子以來緊提著的心,也鬆懈了下來。

「她沒事。」

寂潯沉默了片刻,還是回答了一句。

但他沒有告訴楚辭,恐怕夜瀟瀟這一生,都難有生育。

楚辭的心頭一松,旋即望見寂潯鬍子邋遢的模樣,她的心裡難免有了些歉疚。

「沒想到你也會來找我們,多謝了,寂潯。」

寂潯絕美的容顏沉了沉,這女人,以為他是一個薄情之人?

當初是楚辭幫了他,他不可能不管她的事情。

「我不叫寂潯,」寂潯言語認真,「我名為寂不滅!」

楚辭的嘴角抽了抽,她忽然想起,之前寂潯就不喜歡別人喊他的名字,他讓所有人都稱呼他為寂不滅。

連他所在的稱,他也命名為不滅城。

「回去吧,太妃肯定在擔心。」楚辭笑了笑,說道。

夜小墨的整個人都扒拉在楚辭的身上,眼眶裡還泛著淚水:「娘親,以後我再也不離開你了。」

楚辭摸了摸夜小墨的腦袋,這段時日,確實讓這小傢伙太擔心了。

「我不過是離開一個多月罷了,你們這都是怎麼了?」

夜小墨哼了哼:「因為外界到處在傳言,說你和父王死了,祖母這一個月都哭暈了好多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