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贏,告訴朕慕容舜華的一切消息,並且……!」

秦雲看向西涼陣營。

冷漠道;「並且,這些人都要留下來,接受朕的審判!」

西涼陣營,眾人目光微變。

王敏回眸一笑,搖搖頭道:「若說陰謀,你才是玩的最多的那個人,這個時候還不忘分散我的軍心,讓我人心不齊。」

「既然如此,我答應你便是。」

說話間,二人見招拆招,達成了一致。

西涼陣營的眾將並未中計,而是目光逐漸銳利了起來。

秦雲敏感的發現,氣勢變了!

比起剛才,西涼的人更具侵略性,彷彿是一群豺狼,準備隨時撲食。

他迅速給豐老,無名,寇天雄等人使了一個眼色。

眾人眼神一凜,暗自提高警惕。

隨後,他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台階。

豐老獨自一人,佝僂著背,跟在他身後,貼身保護。

項勝男俏臉擔憂,開口準備說什麼。

一隻手卻突然拍了拍她肩膀。

是無名!

他臉色嚴肅而沉冷,十分隱晦的將項勝男請走了。

請到了人群後方。

她很聰慧,一下子反應過來,美眸睜大,一顆心提了起來!

要開打了嗎?!【稍候,刷新】

東君眼瞼微垂,語氣異常冷淡:「哼,沒關係的,他逃不出咱們的掌心。」

話音剛落,東君袖袍一揮,掀起太陽真火,絲絲真火,在虛空間泛起層層漣漪。

一千二百枚金色神芒,在東君的袖袍中飛出,金絲如雨,隱約帶着一股森然殺機。

站在雲層中,望着金芒,西君呵

《黃庭大千》第三六四章變色(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方龍這邊掛掉電話就讓秘書去找柳浩然。

柳浩然藥廠那邊已經讓康健他們過去了,醫館這邊,依舊是劉清泉和應國強還有魯城三個人幫忙,主要是防止有人來鬧事的。

柳浩然也接到了張洪光的電話,他本想親自過來祝賀的,可因為身份的關係不能隨便動。

柳浩然感謝他有這份心思就好。

這時,門口停下一輛跑車,後面也是跟着四輛轎車,排場倒是不小。

柳浩然見狀對張洪光說道:「我這邊有點事情。晚點再說。」

也不等張洪光說話就掛掉了。

從車上走下來五個人,為首的就是方龍。

柳浩然眸色微沉,多少能夠猜的出來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柳先生。」

「方總。」

方龍進門就笑臉相迎。一副許久未見的好友一般。

「柳先生果然是年少有為啊,年紀輕輕的就有這樣的成就。」

「方總客氣了,坐。」

柳浩然轉過頭讓魯城看茶。

魯城明白,端出兩杯茶來。

「方總今天怎麼會過來?莫不是就是過來祝賀我的?」

柳浩然打趣的說道,這要是祝賀是不是晚了一點。

方龍失笑一聲,端起茶杯淺淺的抿了一口。「祝賀是肯定的,昨天我也是有事情未到,你還不要見怪,我今天來有件事情想要問問柳先生。」

柳浩然沒有說話,而是安靜的看着他。

方龍繼續開口,「你的藥廠我已經看過了,地理位置是很不錯,可是銷售理念不行,門市過小,需要大量的包裝才行,不然也只能賺點小錢,柳先生,不如和我合作吧。」

「方先生的意思是……」

「就是讓我來做代理權,經過我的銷售,我相信你這美容葯一定會很紅火。」

方龍的話似乎都是為了柳浩然在考慮,換做一般人一定會答應。

誠毅集團做後台,誰敢不給面子。

然而,柳浩然聽到后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依舊是獃獃的看着他。

方龍心中咯噔一下,「柳先生……」

「方總,按照你的說法的確是很有前途,可是我冒昧的問一句,我為什麼要和你合作?」

柳浩然面無表情的說着,眼底的情緒波盪起伏,現在他是在走他父親的老路嗎?

想用利益來誘惑,誘惑不行就會動用武力。

這才是方龍發家致富的最大的資本吧。

劉清泉和應國強三個人站在後方,他們不懂做生意。可聽着方龍的話也是覺得莫名的火大。

「方總,你是只是說包裝,卻從未和我說過利益,我出售的藥丸也是有本錢來的,難不成我要白白給你供貨不成?」

方龍眸色一變,隨即一笑,「我這不是一個提議嗎?如果你同意了,我自然會給你說利益方面的事情。」

柳浩然嘴角勾起弧度,覺得他說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

「你不考慮一下嗎?」

方龍見他笑了。還以為是有點希望。

可沒想到……

「不……我不會考慮,方總,你也是白手起家,誰還沒有一個發財夢,我柳浩然也不例外,能夠自己當老闆為什麼要給別人打工呢。方總總不能剝奪了別人的發財之路吧?」

柳浩然的話讓方龍實在是很火大。

可是偏偏不能挑出什麼錯處來。如果不是他方龍忍耐力好的話,現在早就發火了。

不識好歹的東西!方龍心中一沉,但表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

「這倒是,柳先生既然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不好多言,那就恭祝柳先生早日發財,生意興隆。」

「借您吉言。」柳浩然很不希望這樣虛偽的與蛇交談似的繼續下去,可是偏偏不得不這樣做。

方龍又說了幾句,就接到電話離開了。

柳浩然看着他離開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先生……」

「告訴康健他們,這幾天小心一點,方龍也許會有行動。」

「我現在就告訴他們。」應國強聽到這話不敢馬虎。

方龍的意思也都是很明顯。就是為了要藥丸的經銷權,如果不給,難保不會搞破壞。

他們也是剛剛才開業。不能就這樣被給扼殺了。

當天晚上,的確是有一群人過去,剛剛接近藥廠的時候,就被人給抓住了。

為首的就是秦墨,冷眸看着來的這些人。

「你們是誰的人?」秦墨呵斥一聲,就率人逼近了過去。

心裏雖然清楚是誰,但是柳浩然讓他這樣問,那他一定會這樣問。

這五個人都是退伍的軍人,給誰當保鏢就自然會聽誰的。

只不過沒想到的是,這裏面的人也都是練家子,他們還打不過。

李維成和霍明兩人對視一眼,神情都是唏噓不已。

他們的身手自然是看的出來是正規訓練出來的。

相信也都是和他們差不多。

「不說?」秦墨也是一陣惋惜。轉過身對着後面的其他保安說道:「報警吧,讓警察過來。」

五人對視一眼,依舊是沒有開口的意思,為誰辦事就應該要聽誰的。

也不能出賣他人。

最後五人就這樣被帶走了,走的時候也沒有說一句話。

秦墨在人被帶走的時候就給柳浩然打了電話,柳浩然這邊也正準備休息。

「辛苦了秦大哥。」

「柳先生客氣了。這都是應該的,不過,我們要不要再提防一下,會不會有……」

「不會,你們早點休息。」

柳浩然知道方龍段時間肯定是不會再派人找他了。他這次派出去的人都是功夫了得,現在卻銷聲匿跡了,難保方龍不會擔憂,也要三思而後行。

方龍這邊等了一晚上一點消息都沒有,就派人去問問。

結果才知道半夜就已經被警察給帶走了。

「該死的,這個柳浩然真的是不識好歹。」

方龍氣的把辦公桌上的文件都給摔了出去。

秘書也是大氣都不敢喘,站在一邊不敢開口說話。

「你去看看,把他們給撈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