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峰不讓我告訴任何人,否則他就會殺了我的父母!」

沐傾言連忙喊道。

其實沐傾言當初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聯繫陳天,那是因為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只不過現在她覺得自己已經弄巧成拙了。

「我看在你是薛冰凝朋友的份上,今天不殺你,但是如果冰凝一旦有什麼危險,我會第一個找到你的!」

陳天語氣十分冰冷的沖著沐傾言說道。

沐傾言聽到陳天這句話忍不住嬌軀微微一顫,因為她能夠感覺到陳天說這些話的時候並沒有跟自己開玩笑,陳天真的會殺了自己。

「陳……陳天你放心好了,冰凝她現在肯定沒有什麼危險,而且冰凝她也是自己想要離開的,沒有人逼著她離開!」

沐傾言猶豫了一下,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說道。

「冰凝現在可能還不知道她已經成為了李家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枚用來制衡我的棋子!」

陳天輕輕嘆了口氣,然後站起身看著窗戶外面的風景,語氣平靜的說道:「李家這一招釜底抽薪確實有些超乎我的預料,如果是普通人可能早就輸在了他們父子二人的手中,只可惜他們碰到的是我,他們兩個不會真的以為靠著這些小把戲就能讓他們活下去吧!」

「……」

沐傾言目光有些獃滯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她能夠在陳天的眼神之中看見無盡的怒火,此時陳天身上的氣質也讓人不寒而慄,瑟瑟發抖。

「也許在地球上面,只有我的能量強大到讓所有人都為之一顫,都聞之顫慄,他們才會真正的忌憚我,真正的恐懼我,這樣他們才會不敢碰我身邊的親人朋友!」

陳天面無表情的感嘆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陳天,你去哪裡啊?」

沐傾言看見陳天要走連忙大喊了一聲。

「我去殺人!」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沐傾言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嬌軀微微一顫,臉上的表情十分恐懼。

因為她能夠感覺到,陳天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心中已經是無盡的憤怒跟戰意了。

龔正丁天宇沈雪櫻等人此時都在沐傾言的房間外面等著,其實他們幾個人心裏面也非常的擔心薛冰凝的安危。

「陳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薛冰凝到底去了哪裡?」

龔正看見陳天走出沐傾言的房間以後,連忙上前一步神色激動的沖著陳天問道。

「薛冰凝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我自己會去處理的!」

一起結婚吧–好 陳天扭頭看了龔正一眼,表情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可是……」

龔正張嘴還想說話。

「沒有什麼可是的,你們幾個人都是普通人,我的事情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參與!」

陳天直接打斷了龔正的話,他現在還不想因為他跟李家之間的這些恩怨而影響到龔正等人原本正常的生活。

「你是我的朋友,薛冰凝的也是我的朋友,你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不管?」

龔正聽到陳天的話,語氣有些激動的喊道。

「是啊,我們幾個人雖然是普通人,但是我們也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啊!」

丁天宇也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陳天聽到龔正丁天宇兩人說的這些話,心中雖然感動,但是他知道就算是讓這兩個人跟在自己的身邊,他們兩個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而且李家父子還有可能利用他們兩個人來威脅陳天。

「你們兩個想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對嗎?」

陳天輕聲問道。

「對啊,陳天,你現在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兩個人做的,只要是我們兩個能做到的,我肯定會儘力的!」龔正連忙沖著陳天點了點頭。

「我現在需要你們兩個殺人,你們兩個能做到嗎?」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丁天宇跟龔正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

「殺……殺人?」

龔正聲音有些顫抖,似乎不太明白陳天的意思。

「沒錯,就是殺人!」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陳……陳天,你能不能別跟我們兩個開玩笑了?什麼事情啊?用得著殺人嗎?」丁天宇也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們若是不殺了他們,他們便會殺了你們!」

說完這話,陳天直接扭頭看向了窗戶外面,語氣平靜的說道:「既然已經來了,那就別躲躲藏藏的了,出來吧!」

「嘭!」

陳天的這句話才剛剛說完,酒店的窗戶突然炸裂,兩道身影從窗戶外面飛了進來,然後無比平穩的落在了陳天龔正等人的面前。

陳天眯著眼睛看向了這兩個身影,是兩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一個身穿黑色西服,而另外一個則穿著白色的西服,頗有華夏神話之中黑白無常的神韻。

龔正丁天宇沈雪櫻沐傾言四人在看見憑空出現的兩個外國人以後連忙上的表情震驚不已。

「這……這兩個人是……是怎麼進來的啊?」

沈雪櫻捂著自己的小嘴驚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我能穿進語文書 「是啊,咱們現在可是在二十樓啊,他們……他們兩個也是武者嗎?」

龔正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畢竟當初他們幾個人也在南陽鎮那邊看過了江南省的武道聚會,所以他們幾個人現在對於武道武者還是有些了解的。

不過能夠從這麼高的高度橫空飛出,還是有些讓他們目瞪口呆。

「你就是陳天?」

就在這個時候,身穿白色西服的青年撣了撣自己身上的玻璃碎片,上前一步用著有些蹩腳的普通話沖著陳天問道。

「是我!」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反問道:「你們兩個應該是李家找來的殺手吧?想要綁架我的朋友對不對?」

「不不不……」

青年直接搖了搖頭,然後看著陳天說道:「我們兩個根本就不知道李家是什麼東西,我們兩個只不過是在完成任務而已!」

「什麼任務?」

陳天聽到這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殺掉你!」

青年淡淡說道。

「殺掉我?」

陳天忍不住淡淡一笑。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啊?你們要做什麼?信不信我現在就報警把你們抓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丁天宇突然沖著青年大喊了一聲。

青年聽到丁天宇的這句話,忍不住扭頭淡淡的看了丁天宇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是打算報警嗎?」

「沒錯,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報警?」

丁天宇一邊說話一邊伸手拿出了手機。

「呵呵……」青年看著丁天宇表情不屑的笑了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嘭!」

一聲巨響。

丁天宇剛剛拿出來的手機瞬間爆炸!

如果不是陳天的反應夠快,直接將丁天宇手中的手機擊飛,丁天宇很有可能會被手機炸傷。

眾人在看見丁天宇的手機爆炸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恐懼,再也沒有人敢說話了。

「龔正丁天宇,你們兩個剛才不是說想要幫我嗎?你們兩個把他們兩個殺掉吧!」

陳天扭頭沖著龔正丁天宇兩人說道。

「……」

龔正呆愣楞的站在原地狠狠的咽了口吐沫,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陳天的這個問題,他心裏面清楚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這兩個青年的對手。

「我早就跟你們兩個說過,我的事情你們兩個管不了的!」

陳天看見龔正不說話以後,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沖著自己面前的那兩個青年問道:「是什麼人讓你們兩個過來殺我的?」

「我們兩個是接到了組織的任務所以才會過來的,至於具體是誰想要殺你,我們兩個也不是很清楚!」青年淡淡回了一句。

「組織?」

陳天聽到青年的話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問道:「什麼組織?」

「吞噬部落!」

青年回答道。

「吞噬部落?」

陳天在聽到這個名字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

前世的時候,陳天就聽說過這個殺手組織,據說是國外數一數二的殺手集團,而且裡面的殺手全部都是武者,境界最低也要在脫凡境巔峰以上,化神境殺手比比皆是。

而且吞噬部落這個殺手組織只認錢不認人,只要能夠拿出足夠的雇傭金,無論是什麼人,他們都有辦法刺殺掉。

曾經在華夏有好幾位武者都是死在了這個吞噬部落的殺手手中。

「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吞噬部落的S級殺手,我叫麥克,我身邊這位同樣也是吞噬部落的S級殺手,他叫傑斯!」

麥克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一口氣請來了兩位S殺手,看來對方為了殺死我也是下了血本啊!」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感嘆道。

「看來你對我們吞噬部落還是挺了解的!」

麥克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既然你對我們吞噬部落很了解,那我也就不跟你廢話了,你如果現在乖乖的跟我們兩個走,我也許還能讓你少吃一點苦頭!」

「區區兩個S級廢物就想殺死我,實在是可笑,你們兩個滾吧,我不想跟你們兩個動手!」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麥克喊道。

「不識好歹!」

麥克在聽到陳天這句話以後低吼一聲,臉上的表情異常憤怒。 吞噬部落作為國際上十分出名的一個殺手組織,對於殺手的等級分配也是非常嚴格的。

最普通的殺手一般是C級,然後下來便是B級殺手。

一般B級殺手跟C級殺手跟B級殺手的武道境界都在化神境之下,脫凡境之上。

他們接的任務一般也都是刺殺普通人,或則是等級稍微低一點的武者,能夠拿到的賞金自然也是非常少的。

而B級殺手之上,那便是S殺手。

級殺手在吞噬部落裡面已經享有非常崇高的地位了,能夠接到的任務也都是非常重要的任務。

此時出現在陳天等人面前的傑斯麥克他們兩個人都是化神境小成的境界,所以也被定級為S殺手。

在S級之上還有S級的殺手。

但即便是吞噬部落這樣的大殺手組織,擁有的S級殺手也是屈指可數的。

這麼多年了他們也僅僅培養出五位S級殺手而已,而且這五個殺手大部分時間都是隱居的狀態,除非是碰到了非常非常棘手的任務,否則這五個人從來不會輕易出手,據說這五個人的境界也全部都在化神境巔峰之上。

刺殺陳天的這個任務本身是S級任務,按理說應該是S級殺手來接,但是無奈吞噬部落的那五位殺手彷彿對於陳天並不是很感興趣,覺得想要殺死陳天應該不需要S級殺手,所以最後就傑斯麥克這兩個S級殺手來處理這個任務。

剛才陳天說他們兩個是廢物以後,麥克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非常大的挑釁,而且他也沒有從陳天身上感覺到一絲武者的氣息,所以他覺得這個刺殺陳天的任務應該是因為陳天的身份比較特殊而已。

「傑斯,既然這小子這麼瞧不起咱們兩個,那你就給他一點顏色看看吧!」

麥克扭頭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傑斯,語氣憤怒的說道。

「好的,麥克大人,這樣的目標應該也不需要您出手,我自己就可以搞定!」

傑斯十分恭敬回了一句,然後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去。

「陳天,小心啊!」

沐傾言看見傑斯準備對陳天動手以後,連忙驚呼了一聲。

而陳天此時臉上的表情卻十分隨意,在他的眼中這兩個殺手即便是同時出手,也不能傷及他一絲一毫。

「去死吧!」

傑斯的速度非常快,幾乎一眨眼便衝到了陳天的面前,手中匕首直奔陳天的脖頸而去。

「不知好歹!」

陳天看著傑斯不屑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一道寒芒閃過!

「噗嗤!」

傑斯的身體直接被寒芒切成了兩半,身首異處。

瞬間秒殺!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過於突然了,傑斯甚至都不曾發出一聲哀嚎,也不曾做出任何反應,僅僅就是看見一道寒芒飛過,自己的身體就直接被切成了兩半。

「嘭!」

傑斯手中的匕首掉落在了地上,鮮血瞬間便染紅了大片地毯。

整個走廊都陷入到了一片寂靜當中,所有人都呆愣楞的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沐傾言跟沈雪櫻兩個女生嚇得嬌軀微微發顫,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她們兩個什麼時候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

而且剛才她們兩個都還沒有清楚陳天是怎麼出的手,她們兩個就是感覺一道光芒飛了過去,然後那個殺手就死在了陳天的面前。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龔正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表情異常震驚的喊了一聲。

而麥克此時眼神之中也布滿了不可思議,因為他沒有想到陳天竟然這麼厲害,僅僅就是一秒鐘就把傑斯給解決掉了!

「他……他是怎麼做到的?」

麥克瞪著眼睛表情詫異的驚呼道。

要知道傑斯在吞噬部落也是一個非常出名的殺手,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死在了傑斯的手中,但是此時傑斯在陳天的面前,竟然連陳天的一道氣息都抵擋不住,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實力啊?

「難道你們在執行任務之前,就沒有調查過我的消息嗎?」

陳天抬頭看向了麥克,語氣十分平靜的問道。

「你是什麼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