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啊,你還是開解一下楊清風吧,我看他一臉鬱悶的樣子。」小東接過衣服,偷偷的在楊寧的耳邊耳語了幾句,拿著衣服快速地走開了。

明明楊清風那麼好,為什麼楊寧總是不開竅呢?

楊寧望著楊清風的背影嘆了口氣,她確實是想把他當做朋友的,可是有些事情還是需要保持距離。

「別垂頭喪氣的了。」

她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在沙發上的楊清風回頭看了楊寧一眼,剛才還神采奕奕的眼裡只剩下零碎的光。

「心情這種東西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楊清風苦笑了一下,頓了頓,又開口問道:「既然你不答應我的話,那我希望那一天你真的能拒絕掉所有的人,如果拒絕不掉的話,我能成為你的第一選擇嗎?」

楊清風的語氣裡帶著試探,楊寧不知道為何他如此執著的要和自己跳舞,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沉默良久后,終於還是點了頭。

反正最後這舞她肯定是要極力拒絕的。

「行吧,雖然不知道你想幹什麼,但是就當是成為朋友的見面禮吧。」

聞言,楊清風勾唇一笑,心中的陰霾終於被漸漸驅散。

幾天後,《風華絕代》的慶功宴要開始了,這幾天楊寧一直忙著跑商演和選片子,根本沒有空下來的時間。

慶功宴這天,楊寧好不容易錄完了訪談,正打算看一眼地址匆忙出發,卻正巧遇上手機響了起來。

根本沒來的及多看屏幕,楊寧徑直接起了電話,語氣急促:「喂,有什麼事情嗎?」

「樓下等你。」

簡單的四個字卻讓楊寧一愣,這熟悉的聲音,分明是安天翔。

他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我著急趕到慶功宴上去,沒時間和你瞎扯。」

楊寧是真的著急了,現在離約定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她說話的語氣也愈發急躁了起來,根本忘記了對面可是一號不好惹的人物。

「什麼時候,我給你權利這樣跟我說話了?」安天翔清冷而不滿的聲音自電話那頭傳來,楊寧愣了一愣,才恍然發覺電話那頭可是個不好惹的男人。

心中嘆口氣,她看了一眼已經到達一樓的電梯,疾步往大樓外走去:「究竟什麼事情啊,大佬?」

既然不能看輕他,那就把他捧到天上去好了。

「心情好,來接你過去。」

握著電話,安天翔聽楊寧的態度變得服帖,心中的不滿一下子消散了許多。

他降下一半的車窗,目光在大樓門口巡視著楊寧的身影。 VIP候機室當中,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著楊柏牽起周芷燕的手,朝著喬天龍和劉山走去,那一刻,這兩人都要噴血了。

「兩百萬,多謝,多謝!」楊柏燦爛而笑,沖著喬天龍和劉山勾了勾手。

喬天龍都要瘋了,就眼前的年輕人,渾身沒有名牌,居然能夠搭訕如此佳人,難道這世上女人都瞎眼了嗎?

「你,你怎麼做到的?」劉山畢竟是土豪,咬著牙把一百萬支票放在楊柏的手中。而此時的周芷燕依舊戴著墨鏡,冷艷的看著兩人,不過卻輕蹙眉心,看著楊柏。

「很簡單,她是我女朋友!」楊柏淡淡一笑,一句話,震驚四座。周芷燕臉色徹底紅潤起來,情不自禁低下頭,跟隨楊柏離開候機室。

「女朋友?混蛋,這個小子是騙子!」喬天龍一拍大腿,就想去追,可是劉山卻晃著大腦袋,鬱悶坐了下來。

「追什麼追,能有這樣的女人,這個小子,不是一般人!」

候機室議論紛紛,而楊柏卻是心中開心無比,還沒有去瑞麗就能夠掙錢,看著手中的支票,心情美美的。

「給我!」可是轉眼間,冰潔的玉手,突然沖著楊柏勾了勾,楊柏徹底傻眼了。

「幹嘛?」楊柏還沒有反應過來,兩百萬已經被周芷燕給收了起來。而此時的周芷燕淡淡說著:「沒有我,你能夠贏錢?見面分一半!」

「不是,分一半到可以,可你全部都拿去了?」楊柏還傻乎乎的說著,而周芷燕卻是好笑的看著楊柏。

「誰是你女朋友?」周芷燕一甩秀髮,對面已經開始辦理登記,留下茫然的楊柏。

「你還站著幹嘛?」周芷燕都要走進登機走廊了,卻看到楊柏還傻傻的站著。

再走那青 「我來了,你等我一下!」楊柏頓時反應過來,人家周芷燕也沒有拒絕女朋友,這明顯是默許同意當楊柏的女朋友。

「我等你幹嘛?我可是商務艙!」周芷燕沒好氣的看著楊柏,這時候也反應過來,看著楊柏。

「你陪我去瑞麗幹嘛?」周芷燕嬌媚而笑,楊柏有心陪著,周芷燕也相當開心。昨天楊柏沒有聚會相送的事情,早就徹底忘了。

「我也是商務艙,我也是出差!」楊柏一句話,周芷燕也愣住了。而此時楊柏對面,兩名艷麗的空姐,猶如細柳,朝著每一個登機客人輕輕施禮。

楊柏第一次坐飛機,跟隨周芷燕走了進來,就是一愣。看到人家施禮,楊柏也沖著人家抱了抱拳。

兩名空姐露出職業的微笑,輕聲細語問道:「先生,請你找好位置,我們一會為你服務。你是商務艙貴賓!」

「我不需要服務,別太客氣了!」楊柏還要跟空姐客氣,擋在門口,卻被周芷燕一把就抓進飛機當中。

「你看到空姐走不動道嗎?」周芷燕無奈的看了看楊柏,結果卻看到楊柏的登機牌,居然就是旁邊的座位。

「人家跟我客氣,我當然也要客氣了。」楊柏有點緊張,終於體驗坐飛機,而且東航的兩名空姐都非常漂亮,透過商務艙能夠看到客艙當中,其他的空姐也都是婀娜無比。

「看,看,就知道看!」周芷燕無奈的坐下,好半天才弄明白,楊柏居然是第一次坐客機。上一次楊柏坐飛機,那是從長白山跳傘,可沒有空姐服務。

「聽說飛機上管飯,隨便吃?」楊柏坐在周芷燕的旁邊輕聲嘟囔,商務艙就六個位置,其他旁邊的人,同時也看到周芷燕,都被周芷燕的容貌震驚。不過這些人立馬也聽到楊柏的話,嘴角慢慢上揚。

「恩,管飯,你真第一次坐飛機?你你出差?怎麼可能?」周芷燕好笑的看著楊柏,楊柏可是那麼強大的武者,居然第一次坐飛機,周芷燕感覺楊柏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那種神秘。

「郎家有玉石公司,正好瑞麗有公盤,我強烈要求去,正好能夠陪陪你。」隨著楊柏的回答,周芷燕也明白過來,楊柏居然幫助郎家卻瑞麗買翡翠原石。

「你,你還懂玉石?」周芷燕頓時驚訝起來,可是馬上就點了點頭,輕聲自語道:「對,上次古玩街。」

這兩人正在聊天呢,而旁邊過道旁邊也上來乘客,一名白髮老者,有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陪著,老者剛剛坐下,一眼就看到旁邊的楊柏。

「這位小友,你的人蔘賣嗎?」老者就是候機室的溫老,溫老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楊柏。

總裁爹地的寵妻法則 「不賣!」楊柏很直接,正跟周芷燕興奮聊天呢,哪有功夫搭理其他人。

「先生,請你好好回答,溫老看重的,是你的榮幸!」旁邊戴眼鏡臉色肅然起來,其實看著楊柏有點嫉妒。

「沒空!空姐,你管不管,有人騷擾我?」楊柏一句話,整個機艙都安靜下來,溫老臉色通紅。

兩名空姐就是一愣,趕緊走了過來,而此時的溫老趕緊沖著身旁的助理晃了晃手,趕緊解釋起來。

這一次,溫老也不買人蔘了,而就等著飛機起飛。楊柏終於也可以,跟著周芷燕輕輕熱聊。前方升起顯示屏,許多飛機知識介紹給楊柏。

楊柏左看看,右看看,終於收起好奇的心思,眼看著飛機已經慢慢的加速起飛,很快就爬升上去,進入雲層當中。

將近二十多分鐘,楊柏就陪著周芷燕聊天。商務艙都是有錢人,相當的舒適,一些人已經換上拖鞋,空姐拿出各種飲料和酒水,已經開始分發。

「楊柏,你會看玉石不假,可是你真覺得公盤那麼簡單?你別把郎清風坑了?」周芷燕要了一杯紅酒,輕輕品嘗,緩解坐飛機的壓力。

楊柏卻拿著紅牛,一罐罐要著,要不是周芷燕攔著,楊柏一個人就把飛機上紅牛都給喝光了,楊柏是一點都不客氣。

「我也擔心,所以我正在學習!」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楊柏趕緊從背包當中拿出一本書,書名鑒寶,裡面不光有古玩鑒賞,還有專門的賭石常識。

周芷燕看著背包上的塵土,就是一愣,不知道楊柏昨天幹什麼了。楊柏昨天去了郎家,在郎家的一處密地,種植了一些藥材,這是以防萬一,畢竟郎家也是古醫,也需要藥材。

「你就靠這個賭石?」周芷燕輕笑起來,而楊柏顯然還真看這本書,輕聲說道:「寧買一線,不買一片…」

楊柏剛說完,就聽到對面的戴眼鏡的年輕人,輕聲哼道:「溫老,現在年輕人都想一夜暴富,拿著一本書,就想賭石?您老的書,寫的在好,也無法救這些人。」

溫老本來在閉眼養神,聽到身旁助理的話,輕輕睜開,掃向楊柏手中的書,深深望了一眼楊柏。

「年輕人,賭石不簡單,別輕易踏入這一行。」溫老的話,眼鏡男子更是傲氣的抬了抬脖子說道。

「聽到沒有,這本書可是我們溫老寫的,我們溫老,是溫天權!」

不再讓你孤獨 「什麼?」楊柏不知道溫天權,可是周芷燕聽到對面老者是溫天權,頓時激動起來。

「您是溫老,溫家玉掌門人?」周芷燕能不激動嗎?溫天權可是國內最頂級的賭石大師,憑藉一個人,在YN開創溫家玉。溫家玉就是精品的象徵,瑞麗也是溫天權的大本營,溫天權這一輩子,賭石無數,曾經開出十大王玉之一,成為一代石王。而溫天權在賭石一行,成為唯一的宗師之人。

溫天權的一生,絕對是傳奇一生,賭石從未敗過。

「呵呵,姑娘沒錯,老夫就是溫天權!」溫天權到很淡然,畢竟能夠一架飛機,也算有點緣分,溫天權沒有那種傲然,彷彿鄰家老者一樣。

「見過溫老,我這朋友,的確不太懂玉石,雖然也一些本事,但跟溫老比起來,差多了。」周芷燕可是去參加瑞麗公盤,能夠在飛機上看到溫天權,看到石王,當然激動了。

「呵呵,不懂就要學,勸你男朋友,千萬別去跟人賭石,要知道一夜暴富是有,可是更多的人,卻是傾家蕩產,就算你在有錢,比劉山,比喬天龍還有錢,可踏進賭石行,也都沒有用,只是水花而已。」

溫老對周芷燕印象不錯,誰看到這樣絕世美女,都會有好心情。

「你跟溫天成什麼關係?」楊柏也是一愣,什麼溫家玉,楊柏是真不懂,就算手中的書,是溫天權寫的,楊柏也沒有太仔細的看。

「溫天成?那是老夫的弟弟!」溫天權也是一愣,而楊柏卻點了點頭,原來溫天權過來S市,是來看溫天成的。

「你怎麼說話的?你對我們老師客氣點!」戴眼鏡男子相當不爽,溫老能夠搭理這兩個人,完全看在周芷燕的份上,對面的楊柏居然還這麼淡然,彷彿一點不激動一樣。平時喜歡玉石的,看到溫天權都當神人來供。

「呵呵,我就這麼說話,空姐,我也要紅酒!」楊柏根本就不搭理這個眼鏡男,而此時的周芷燕卻熱情的來到溫天權的身邊,趕緊交流起來。

溫天權知道周芷燕是京城周家人,也是一愣,周家玉寧珠寶,也是頂級珠寶公司,跟溫家玉也有合作關係。

兩人熱聊,完全忽視了楊柏,而此時的楊柏看到空姐居然沒有出現,就是一愣。 楊柏在找空姐要飲料,而那個眼鏡男卻推了推眼鏡,不屑說道:「就知道吃,土包子!」

楊柏依舊沒有看眼鏡男,完全的忽視,而其他的乘客都各玩各的,也沒有空搭理這個眼鏡男。

眼鏡男顯然也無趣,只能夠獨自一個人戴著耳機,狠狠瞪了楊柏一眼。楊柏已經慢慢起身,看到空姐依舊沒有來,朝著後面的客艙走去。

周芷燕也沒有搭理楊柏,現在正跟溫天權探討玉石的知識,這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哪怕領悟一絲,也對這次瑞麗公盤有很大的幫助。

楊柏沒有說話,走向後面機艙,幾十名乘客也都在安靜的休息。而楊柏依舊朝著後面走去,後面一般是空姐的工作區域以及機長等重要客人區域。

「怎麼還沒有空姐?」楊柏依舊沒有看到空姐,就在楊柏朝著後面區域而去的時候,尖叫聲突然響了起來。

一名更加靚麗的空姐,猛的沖了出來,而緊跟空姐身後,居然是四五名拿著槍的男子。

「槍?」楊柏也是愣住了,能夠拿槍上飛機,這簡直就是不可能。而楊柏也看到這些槍居然都是塑料做的,不過裡面的子彈卻相當的特殊。

「怎麼回事?」楊柏本來是站著的,趕緊攔下這名空姐。空姐細膩的胳膊抓住楊柏的手,卻對著後面人說道。

「你們住手,別這樣,這是高空!」可是這名空姐剛說完,一個耳光就沖了下去,同時一把手槍,已經頂在楊柏的腦門之上。

「回去,統統都回去,所有人都在座位坐好,別怪我們不客氣!」其中一名光頭男人,兇狠無比,戴著一個金色墨鏡,一把就撕下外套,露出鋼筋鐵骨一樣的胳膊。

「轟!」就在這時候,其中一名男子的槍終於響了,所有人都被震驚了,槍聲在客艙當中轟鳴,所有人已經嚇傻,徹底懵了。

「閉嘴,都給老子閉嘴,老實待著,不然統統都死!」光頭男猛的一揮手,此時楊柏本能的要出手,可此時空姐卻死死的抓住楊柏的手,輕聲說道。

「回去,趕緊回去,他們還有人,他們已經控制了飛機!」空姐渾身都是顫抖,秀麗的臉上雖然驚恐,卻依舊擋在這些乘客的前方。

「求你們了,別動手!」所有乘客都慌了,有的人已經哭了,而此時這名光頭男戴著耳機,好像說了什麼。

「老虎,你們留在這裡,誰敢動,就殺了,我們去前面看看!」光頭男的話,其中兩名男子點頭,而這時候,從後面又走出兩名男子,這兩名男子居然都拿著衝鋒槍,穿著迷彩服,這時候終於有人發現,外面的飛機上空,居然還有一架運輸機,一些迷彩服男子,正從運輸機之上,跳傘而落,朝著客機的前方而入。

「他們是雇傭兵,該死,我們完蛋了!」一些乘客好像認出什麼,更加驚慌起來,哭聲鬧聲,徹底充斥起來。

「閉嘴,統統閉嘴!」這些人更加兇悍,一梭子子彈就橫掃過去,整個機艙頓時一片死寂。而此時楊柏慢慢後退,商務艙也聽到動靜,那名眼鏡男剛出來看,頓時就震驚了。

光頭男一腳就踹了過去,眼鏡男頓時哀嚎一聲,抱著肚子就退了回去。而楊柏也走了進來,那名秀麗的空姐,也痛苦的走了進來。

「美人,不要害怕,東航的空姐就是漂亮,哈哈哈!」光頭男的手槍,從空姐的臉上劃過,慢慢的插進空姐的衣領的所在。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楊柏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而此時光頭男朝著楊柏踢了過去,而楊柏卻順著這個動作,拉著空姐後退,躲進商務艙當中。

「怎麼回事?」商務艙的人看到眼鏡男被砸了進來,楊柏也退了進來,遠處還有槍聲徹底的亂了起來。

「瑪德,你還躲!」光頭男已經走了進來,而此時楊柏身邊的空姐,卻趴在楊柏的耳邊,急速的說道。

「先生,我叫南皖塵,我有個女兒晨晨,如果能夠活下來,告訴她,媽媽愛她!」空姐南皖塵說完這句話,猛的站了出來。

「住手,請你們住手,這是我們的航班,需要什麼,請告訴我!」柔弱的南皖塵還是站了出來,這是她的崗位,她要做的,就是保護每一位乘客。

「有勇氣?呵呵,需要什麼,你就做什麼?」光頭男獰笑起來,而此時光頭男的旁邊,卻一眼看到更加貌美的周芷燕。

「光頭,你看,還有美女,歸我了!」這個男人朝著周芷燕就走了過去,而此時楊柏瞳孔一縮,直接就攔在周芷燕的身邊。

「臭小子,找死!」手槍已經指向楊柏,楊柏淡淡一笑,周芷燕也沒有慌。整個商務艙好像只有周芷燕和楊柏淡定無比。

「你瑪德!」這個矮個男子徹底怒了,這時候還有傻子英雄救美,這就是在找死。

「我沒錢,求你們了,放過我。」可就在這時候,那個眼鏡男直接就跪在地上,已經開始嚎叫起來。

「閉嘴,誰要你的錢?老鬼,先辦正事,然後這兩個美女,我們分了,在高空中爽一爽,哈哈哈!」光頭興奮起來,一把就抓住南皖塵的胳膊,南皖塵卻死死的擋在眾人的面前,張開雙臂,鼓起勇氣。

「求你們了,放過他們!」南皖塵還想乞求劫匪,可是光頭男卻依舊獰笑,抓住南皖塵的手臂,噁心說道。

「放心,我們當然放過他們,不過你這個女人,一定會是我的菜,哈哈哈,誰是溫天權?」光頭男怒聲說著。

光頭男居然要找溫天權,而楊柏就是一愣。而此時跪在地上的眼鏡男,直接就指向溫天權,尖聲吼道。

「他就是溫天權,放過我們,我們是無辜的!」眼鏡男太過膽小了,直接就出賣溫天權,全然忘記眼鏡男是溫天權的助理。

「老夫就是溫天權!」溫天權也有點慌,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可畢竟溫天權經過大風大浪,一生傳奇,冷冷看著光頭男。

「你這個老頭就是石王?沒辦法,有人買你的命!」光頭男摟著南皖塵,朝著溫天權走去。而此時其他乘客都躲在遠處,根本不敢上前。

「買老夫的命?你們這麼大陣仗,就是為了殺我?」溫天權瞳孔一縮,白髮抖動。

「你只是附帶品,沒辦法,正好你在這架飛機上!」光頭男兇狠的說著,手中的槍已經指向溫天權。

「求你了,放過老人家!」南皖塵卻死死的抱著光頭男,想要阻擋光頭男。而光頭男看到南皖塵這個樣子,頓時興奮的叫了起來。

「哈哈,你這個空姐還是有點膽量,比那個眼鏡男強多了。想救這個老頭,可以啊?跪下,跪在我的面前,你懂的。」

光頭男興奮的叫了起來,而此時的南皖塵臉色徹底變了,而溫天權卻怒目而視,氣氛的吼著。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你們到底是誰?是誰要讓老夫死?」溫天權氣呼呼的說著,而南皖塵卻顫抖的說著。

「放過他們,他們是乘客,我要保護我的乘客!」南皖塵這麼說著,臉上都是淚水,馬上就要屈辱的跪了下去。

「夠了,你們就是混蛋,楊柏,你在幹嘛?」就在這時候,周芷燕走了出來,擋在溫天權的身邊。

「溫老,有我在,不用擔心!」周芷燕剛才跟溫老熱聊,兩人簡直成了好友。周芷燕這樣的貌美女子走了出來,光頭男和那個矮個老鬼徹底就愣住了。

「芷燕姑娘,回來,這跟你沒有關係!」溫天權也激動起來,而周芷燕卻指著光頭男兩人的鼻子,相當怒氣衝天。

「壞人,就需要被懲罰!」

「哈哈,現在女人都這麼勇敢嗎?」這兩人的說話,而此時南皖塵也愣住了,沒有想到周芷燕這樣的女人,能夠站出來保護大家。

「美人,你可是我的,你在找死嗎?」老鬼舉起手槍,獰笑看著周芷燕。

「楊柏,我生氣了,趕緊解決!」周芷燕看都不看這兩名劫匪,弄得眾人就是一愣。而此時溫天權和南皖塵卻看到楊柏晃悠悠的走了過來,輕聲說道。

「不好意思,我的女朋友生氣了,你們想怎麼死?」楊柏晃了晃拳頭,陰沉的走了過來。

「你女朋友?就算你老婆,今天也歸我們了,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們!」老鬼狂笑一聲,猛的舉起手槍,而這時候,那個眼鏡男又一次吼了起來。

「跟我們沒有關係,放過我們吧,求你們了。該死的小子,你別激怒這兩個人,人家要女人你就給他,要溫天權,我們就看著就行!」

眼鏡男的話,楊柏瞳孔一縮,溫老氣的渾身又一次顫抖起來。 情人劫 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直接一抬手。

「閉嘴,都不如女人,白長七尺男兒身!」楊柏一個耳光就把眼鏡男給抽飛了,而此時老鬼的手槍又一次舉了起來。

「轟!」可是轉眼間,老鬼悶哼一聲,猶如爛泥一樣,倒在眼鏡男的身上。

「怎麼回事?」光頭男都傻眼了,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了,怎麼同伴就飛了出去。 當他看見一個穿著大衣,披著長發的女人從門口出來時,立馬示意司機把車停到了她的面前。

「怎麼,還杵在那裡?」

兩人的電話還未掛斷,楊寧看著眼前莫名奇妙出現的豪車,聽見安天翔電話那頭的聲音,瞬間便明白了,這是他的車。

透過一半的車窗,楊寧根本看不清裡面的人,她有些猶豫,不知道自己是進去好,還是自己打車的好。

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然而和安天翔長久的相處,又會讓她感到不安。

「非要我替你開門?」

低沉的聲音自車內傳來,楊寧被這語調凍的打了個哆嗦,看來再多想兩分鐘,自己就哪裡都別想去了。

「哪裡敢勞您大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