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這裡真的有翡翠嗎?」南皖塵雖然是瑞麗人,但對賭石是根本不懂的。而此時店鋪的解石師傅,搓著牙花子,看著楊柏手中的石頭。

「先生,你這免費送的,這上面連水頭都沒有,我告訴你,雲虎的店鋪,也就裡頭有好東西,外頭沒有什麼用。」

師傅也是好心,解石機就在門口,都是為了宣傳用的,只有有人解石,就會呼啦一下來好多圍觀的。

「老劉,你給我閉嘴,你敢臟我?」對面的雲虎狠狠瞪了解石師傅一眼,師傅老劉後退一步,露出訕笑。

「什麼沒好東西,這個傢伙自己選擇,跟老子有什麼關係。小子,我可告訴你,別亂了我們家的運氣,幸好不在我們家解石。」

「就是,來,各位,好石頭,都在裡面,一斤三十,相當便宜,三天前可有人在我家開出冰種翡翠,當場就被人花了十幾萬買走。」

雲超也趕緊宣傳,此時遊客也都好奇,聽說這家真的開出冰種,又一次朝著雲超的店鋪而去。

「楊柏,我們走吧,他們都是壞人!」南皖塵實話實說,無緣無故賠了五萬,心情相當不好,要不是遇到楊柏,南皖塵還覺得走背運了。

「呵呵,好好等著吧,剛才可是五萬,你就忍心?」楊柏神秘一笑,南皖塵愣住了,不過看到楊柏認真的吩咐解石師傅從那裡開始磨,只能夠老實的陪著。

「先生,你確定從這裡開始?」師傅老劉長嘆一聲,每天遇到這樣不死心的遊客太多了,憑藉老劉的眼力,這塊石頭不可能有翡翠。

「沒事,在這條給我切!」楊柏相當淡定,而此時幾個店鋪老闆也只是晃了晃頭,根本沒有人看楊柏解石。

「好咧!」師傅老劉也不說話了,開啟解石機,沿著楊柏吩咐,一刀就下去了。機器轟鳴聲,水汽揮灑,很快這石頭的四分之一就被隔開。

「看吧,裡頭什麼都有?就是石頭!」老劉掃了一眼,就準備扔出這塊石頭。而此時的對面的雲超,看到石頭什麼都沒有,更是鄙夷的笑著。

「瑪德,還想占我們倆便宜,真以為自己是石王?」雲超隔著老遠,都開始哈哈狂笑起來,甚至對著南皖塵吹著口哨。

「美女,換個男朋友吧,要不跟我?太沒用了。」

「你,你閉嘴,我們樂意!」南皖塵嬌叱一聲,可是臉卻紅了,聽到男朋友三個字,南皖塵更是柔柔的看著楊柏。

「磨,從這裡開始磨!」楊柏卻沒有多言,指了指切割開來的方向,沖著老劉點了點頭。此時的老劉就是一愣,抬起頭來,勸道。

「先生,真的別麻煩了,解開這樣就可以了,你也別生氣,賭石就是這樣的。」

「你就磨吧!」楊柏懶得說話,也知道這個師傅老劉是好心。老劉看到楊柏不放棄,苦笑一聲,拿起磨刀,朝著切口打磨下去。

「唉,現在人都貪心,不聽老人言,吃虧在…」老劉暗中嘟囔的,語調很奇怪,應該是地方語言,可就在老劉說道這裡的時候,一抹翠綠從雲霧當中出現。

「綠,綠,有綠!」老劉的嘴都瓢了,這個時候居然能夠磨出綠來。老劉的一聲吼,當場吸引許多人的注意力。

「什麼?有人出綠了,真的假的?」四周的人群重新圍上,這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老劉手中的確出現翠綠。

「還太少了,繼續打磨,只是一片,有風險。」張老也好奇的走了過來,掃了一眼,也是一愣。

賭石規矩寧買一線,不買一片。別覺得開出一片的翠綠,裡面就有翡翠,或許這一片當中,只是斷層,開出之後,除了開出那片綠,其他都是廢石。

而一線雖然艱難無比,按照線路,總能夠開出相應的翡翠。

楊柏現在的石頭就是一片,而無論是一線還是一片,只要有綠,這樣的石頭都看漲。尤其此時隨著打磨,越來越綠,已經有人開始喊漲了。

「兄弟,這石頭一萬賣我,怎麼樣?」

「我出兩萬,兄弟,別開了,賣給我!」未完全解開前,當然可以賭漲,四周人都紛紛喊出價格,不過都沒有超過三萬。

「瑪德,還真有綠了?」雲虎和雲超也走了過來,躲在人群後面,盯著老劉手中的石頭。

「有個屁,沒看到張老說的一片,就他那樣的,在翠的綠,也白瞎。」雲超鄙夷的說著,可是剛要回頭的時候,就聽到有人激動的喊道。

「我,我出十萬,是冰種,別解了!」一個人眼尖,隨著水霧的瀰漫,終於露出裡面的翡翠。

「天哪,真是冰種,還是老坑冰種,我也出十三萬!」所有人都看到了,老劉的手也顫抖起來,居然真的解出翡翠了,楊柏的命也太好了。

「先生,十五萬,最多十五萬!」最高價出現了,楊柏依舊沒有抬頭,只是淡淡指了指,老劉繼續解。

「楊柏,十五萬了?真的假的?」南皖塵也激動起來,看著石頭已經猶如拳頭大小,那猶如寒冰透明的翠綠,心頭狂跳起來,南皖塵情不自禁的走到楊柏身邊,緊張的握住楊柏的手,緊緊盯著石頭。

楊柏就是一愣,感受到手中的柔滑,南皖塵的心跳楊柏都能夠聽到,楊柏淡淡一笑,也知道南皖塵是緊張了。

「放心,應該差不多!」不用楊柏說,老劉手中的石頭終於解開了,拳頭大小,冰種翡翠,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二十萬,賣給我!」周圍的人又一次加價起來,冰種翡翠也是比較不錯的,拳頭大小也能夠弄出幾個手鐲什麼的,還有扳指。

「這,這怎麼可能?這個臭小子怎麼可能開出冰種?」雲超臉色也變了,死死的看著石頭,要知道那可是免費送的石頭,訛人家五萬,結果這塊石頭,最少價值二十萬。

「瑪德,還邪信,老坑冰種,怎麼就在外邊石頭裡?」雲虎的心也是鬱悶不已,不過這麼多人看著,雲虎不能夠跌了面子。

「看到沒有,冰種,這是我們家石頭開出的另一個冰種,各位知道了吧?我們的石頭,童叟無欺!」

雲虎是真精,一句話,一些遊客朝著雲虎店鋪而去,朝著店前的石頭就選擇,而此時一塊石頭已經賣出千元。

「哈哈,臭小子,你解出冰種,可也是對我們的宣傳!」雲虎沖著楊柏吼了幾句,二十萬就當打水漂了。

楊柏看都沒有看,此時南皖塵看到手中的翡翠,激動不已,沖著楊柏說道:「真有翡翠,你太厲害了,怎麼處理?我分你一半?」

「分我幹嘛?這都是你選擇的,在說不用著急,還有一塊呢!」楊柏看著南皖塵激動,好笑的搖了搖頭。

兩人依舊牽著手,猶如情侶一樣,這時候也沒有人說楊柏是小白臉了,這命也太好了,隨手拿一塊石頭,都是冰種翡翠。

「唉,好人有好命,看來雲家兄弟作惡太多。」張老淡淡一笑,這一對能夠解出石頭,也是老天爺保佑。

「先生,這塊怎麼解?」老劉也相當高興,多少年了都沒有解出冰種翡翠,要知道對於解石師傅,能夠解出什麼翡翠,也是一種命。

「中間就切就好!」楊柏很隨意,可是此時周圍的人都朝著南皖塵詢問,想要得到這塊翡翠。

「放心!」老劉吐了口吐沫在手心,拿起刀就切了下去。此時這些人的注意力,依舊在冰種翡翠之上,都沒有看老劉。

老劉切開這塊石頭,就已經獃滯了,甚至好半天都沒有任何的動作。周圍人的還在議論的時候,突然就聽到老劉發出仰天長嘯。

「綠,又一個綠,天哪,比剛才還綠!」老劉這個聲音,周圍人頓時就愣住了,目光猛的看向老劉手中的綠。

「怎麼會這樣?」所有人都看到了,在那斷層當中,那神秘的綠色,沿著絮紋朝著兩邊擴散,那是真正的翡翠。

「漲,這是好翡,我出三十萬!」沒有人是傻子,就憑著這樣的翠綠,都能夠反射光芒,一定是好翡翠。

「先生,這塊石頭讓給我,求你了!」有的人已經沖了過來,而此時的雲家兩兄弟也得到消息,鬱悶的走了出來。

「楊柏,怎麼辦,人太多了?」南皖塵又一次害怕起來,握緊楊柏的手,嬌軀都要靠在楊柏的身上。

「繼續切,著什麼急,放心,我們是不會吃虧的,想五萬訛我們,做夢呢?」楊柏也是有脾氣的人,淡淡一笑。

「你瑪德,這個外地人是故意的!」雲虎死死的看著楊柏,不過更加貪婪的看著楊柏手中的石頭。 昨晚的酒和葯讓她失去了理智,到現在她也只能回想起直到走廊上的事情,都說酒後失言,她昨晚會不會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

而如今的處境,和她上一世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醒來以後變成了一個活人。

「事情既然發生了,那就算了。」楊寧的腦袋還是有些發脹,她難得去想那麼多了,伸手撿了一件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在被子偷偷穿了起來。

這無所謂的語氣,讓安天翔系領帶的手一頓,他不滿地回頭,領間的扣子還未扣,露出了大片精壯的胸膛。

「睡了我,你還想撇清關係?」

安天翔附身過去,扯開被子,楊寧嬌柔的小臉暴露在了空氣里,他凌人的氣場不斷地侵襲著她因糾結不斷退縮的心,這讓楊寧愈發抗拒了起來。

「我沒有要你負責的意思。」

從安天翔手中拽過被子,楊寧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說來也奇怪,明明他一直對自己的態度都是忽遠忽近,怎麼如今倒是一副想要抓住自己的感覺?

難不成,昨天晚上自己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

心中忐忑不安,楊寧卻也沒辦法直言問出,她等著安天翔下一步的舉動,咬緊了唇,以此來傾瀉緊張。

「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開心嗎?」安天翔單手掐住楊寧的臉頰,用力地轉了過來,他盯著眼前的人,神情緊繃,眼底沉如深譚。

他看她那副悠閑自得的表情就知道,楊寧肯定還為此自我感覺良好。

潔白的大床上,安天翔撐著身體桎梏著楊寧,兩人相對而視,她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思緒都被眼前這張放大的俊臉塞滿了。

世界上竟然有這樣好看的人,每一條輪廓都像是被天使輕吻過一般,盛載著美好與美麗,精心勾勒的五官配上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若說是奪人心魄,也絕不為過。

安天翔,果然不是她所能駕馭與擁有的。

遇見楊月時,她曾幻想過要讓安天翔喜歡上自己,然而此刻,也許他真的有這種想法了,可是她卻不想要了。

攀上高枝固然可喜,但如果不失因為她自己,而是因為一場謊言的話,付出再多也終有失去的那一天。

這樣無謂的付出,她不想做,還要隱瞞著安天翔,讓他去做。

這一世,自己除了報復自己的仇人,最後也一定會虧欠許多人吧。

「是你睡了我,況且現在說這些有什麼意義,我倒是希望你趕緊扔點錢給我,快點離開。」

楊寧心中抽疼,她一點也不想說出這樣的話,可她仍然逼著自己說了出來。

「是嗎,原來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

床上,安天翔冷著臉驟然鬆開了手,他站了起來,露出了對她失望至極的表情,神情冰冷:「不過你要搞清楚,這裡是富安娜的312,這是我在這裡的專屬房間,即使要走,那個人也應該是你!」

楊寧聽著他一字一頓的每個詞句里都壓抑著憤怒,她心情低落,眼中只有強撐的從容。

正欲說些什麼,突然,安天翔的一段話讓楊寧愣了一下。

富安娜的312?

她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望著眼前人的胳膊,指尖的冷意漸漸傳遍全身。

「你是是說這裡是你的專屬房間?」

安天翔以為眼前的鄉下丫頭正在驚訝於自己的財力,他輕蔑地掃了她幾眼,抱臂站在窗邊垂眸睥睨著她:「怎麼?覺得我沒錢住?」

「不……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租一間房……」

楊寧眼中失去控制的情緒落入了安天翔的眼中,她緊皺的眉頭,似乎在壓抑一些什麼事情,安天翔輕抬了一下眉眼,暫時收斂起了自己爭鋒相對的態度。

他平靜道:「富安娜酒店的私密性極好,很多明星也會在這裡有自己的專屬房間,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聞言,楊寧的瞳孔瞬間失了神采,她焉得一下子彎了背脊,臉上一片慘白,神情恍惚地自言自語道:「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這一切絕不是巧合。」

上一世,同樣是312房間,她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醒來后剩下的就是令人刺目的一萬塊。

楊寧還清晰的記得,那時自己絕望而憤怒的情緒,她為了弄清楚傷害自己的人是誰,跑去櫃檯詢問312的房主,前台人員卻不願意告訴她。

就在那一刻,她覺得自己真臟。

恰好那時,程浩出現在了自己的生命里,他對自己的溫柔和體貼的感覺一直讓她十分感恩,覺得自己一個不配被愛的人,也擁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

於是,她全心全意的相信著他,也愛著他。

陪酒給他找機會拍戲,拍大尺度的寫真賺錢給他還賭債,甚至縱容著他對自己時而的辱罵。

她那個時候被自己的自憐和恐懼控制了心,毫無疑問,她害怕程浩最後不再愛她。

然而,最後換來的就是在酒店那一幕的絕望,如今回想起來,她都忍不住想扇自己耳光。

楊寧沉默的垂下了眼,不想去面對現狀,原本以為命運的手錯漏了她,其實她一直都在同一張刻盤上行走著。

只不過這一次,因為她提前認識了安天翔,從而知道了312真正的房主是誰。

兩世都被同一個人奪走,她的心情除了複雜更有不解。

上一世擋酒的自己,究竟為何上了他的床?楊寧心中的答案十有八九和眼前的人有關,最有可能的便是自己想要逃跑撞上了他,被順水推舟地帶進了房間。

這樣一想,楊寧的心中充滿慶幸,好在是提前和安天翔結交了,不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就算編出來故事說自己是楊寧,他也絕不會信的。

要真是那樣,她就難以遏制楊月了。

「什麼巧合?」安天翔明顯聽不懂楊寧在說些什麼,他挑起眉頭,靜靜地注視著楊寧恢復清明的眼睛。

就在剛才,她似乎一個想通什麼不得了的問題。

「不,沒有什麼。」楊寧斷然不會告訴他自己的心中所想,她的思緒與情緒都已經恢復了平靜。

不去管安天翔探究的目光,楊寧坐起來下了床,一件件的撿起地上的衣服重新穿了起來。

「你似乎有事情瞞著我。」 師傅老劉已經緊張起來,這輩子都沒有看到這麼翠綠的原石,此時張老也蹲了下去,看著紋路,猛的說道。

「好翡,慢點磨,別著急!」玉石街馬上要開出好翡的消息,頓時而走,人越來越多,這些人都激動的看著翡翠,而且關於這兩塊石頭的消息,也都傳了出去。

一些人的目光看著雲虎和雲超,猶如看傻子一樣。

「看什麼看?有綠就有翡嗎?也許就是廢翡,告訴你們,老子的店鋪,就是有好東西!」雲虎還想宣傳,可是現在誰還有時間搭理這兩個人,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看著解石。

「加油,出翡,趕緊出!」眾人都在歡呼,楊柏很淡定,可是南皖塵沒有經歷過,手心都是汗水,死死的咬住嘴唇,就這麼靠在楊柏的肩膀。

「別擔心,沒事的,你這麼盯著,還怕翡翠丟了?」楊柏好笑的看著南皖塵,可是現在的南皖塵猶如小貓一樣,秀眼都是光芒,任何女人看到人翡翠都會如此。

「楊柏,是翡翠,比剛才還要好的翡翠,我們發財了!」南皖塵都要蹦起來了,翡翠越來越清晰,最後的雲霧如果磨開,就能夠看出裡面的情景。

「是你發財了,這可是你的石頭!」楊柏哈哈一笑,而就在此時,人群當中的雲虎和雲超實在忍不住了,猛的沖了進來。

「快點,老劉,怎麼那麼墨跡,就這麼切!」雲虎也發現不對,這翠綠越來越濃,旁邊的雲霧就要散開。

「有你們什麼事?閉嘴!」楊柏冷漠的看著兩人,結果卻看到雲虎不要臉的哼道:「瑪德,老子的石頭,老子樂意怎麼說就怎麼說?」

「什麼你的石頭?別不用臉!」南皖塵小臉紅撲撲說的,反正有楊柏在這裡,誰也不用怕。

「美女,你給錢了嗎?」雲超也貪婪的看著翡翠,南皖塵氣的不行,哪有這樣的無賴。可就在南皖塵剛要質問的時候,旁邊傳來眾人的驚呼聲。

「玻璃種,天哪,是玻璃種,我們玉石街居然開出玻璃種了!」張老也激動起來,玻璃種翡翠可是相當珍貴的,就現在解出的石頭,最少八十萬。

「玻璃種,我解出玻璃種翡翠了,哈哈哈!」老劉也興奮起來,雖然翡翠不是老劉的,可是按照解石規矩,老劉的名號隨著玻璃種傳出去,更多的人會為了彩頭,都會找老劉解石,老劉解石的身價在也不是十元,而是百元,千元,甚至萬元。

「玻璃種?」南皖塵雖然不懂,看著那猶如玻璃透明的翡翠,雙眸也迷茫起來。

「九十萬,賣給我!」人群當中,已經有人開始喊價了,可就在此時,雲虎突然朝著老劉手中的石頭抓了過去。

雲虎突然出手,這速度相當的快,老劉都沒有反應過來。可是一道殘影而出,楊柏的速度更快,只是輕輕揮手,玻璃種翡翠就來到楊柏手中。

「幹嘛,還要搶?」楊柏掂了掂翡翠,好笑的看著雲虎和雲超。此時的雲虎雙眸赤紅,貪婪無比,死死的看著玻璃種。

「什麼搶,這就是我們店裡的翡翠,小子,你給錢了嗎?趕緊還給我!」雲虎看到楊柏得出玻璃種翡翠,已經迷了心竅。

冰種還好說,可是玻璃種,那可以作為鎮店之寶,整個玉石街,誰家能夠開出玻璃種翡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