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有些不對勁,此處的靈氣居然格外的濃郁,而且還在不停的往外擴散。」

陰平身後的那個斗篷人突然沉聲說道,聲音沙啞無比,說出的話頓時讓陰平恍然。

陰平一來到崑崙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待來到這昆崙山口的時候,感覺便越發強烈,只是他一時想不透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在身後的斗篷人的提醒下,陰平頓時眼前一亮,明白了究竟是哪裡不對勁。

「這昆崙山的靈氣濃郁程度,居然達到了盛世之時的水準!」

陰平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色,心裡微微有些凝重。

名山大川確實還殘留著稀薄的靈氣,這也是那些道觀,隱世家族藏於名山深處的原因。

只是那靈氣絕對不可能像這般濃郁,不然的話,崑崙早就被修行者擠滿了,哪裡會是這般人跡罕至的樣子。

「看來,這一切都跟白天昆崙山頂出現異常狀況有關。」陰平陷入沉思當中,心裡莫名的開始慌亂起來,「馬爾斯啊馬爾斯,你到底打算幹什麼。」

在陰平趕到昆崙山的同時,一輛來著西方的私人飛機也已經來到了國內。

飛機上除去機長以及乘務之外,還有十一個人。五男六女,皆是相貌俊美的年輕人。值得一提的是,其中還有一個大概十歲左右的小正太。

十一人在飛機上有說有笑的,一副外出旅遊的氣氛,實際上這十一人此次來到東方,卻是為了殺人而來。 「我怎麼感覺,今天這裡的靈氣要比以前還要濃郁一點,這是我的錯覺嗎?」

姜辰盤坐在酒窖里,開始嘗試著用新功法來吸收靈氣進行修鍊。

但是這剛一開始修鍊,姜辰變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酒窖里的靈氣濃郁程度,居然比以往還要濃郁了不少,這讓姜辰頗為驚訝。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在這裡修鍊,這裡存儲了不少靈氣吧。」

由於想不明白,姜辰也就只能做此猜測。思來想去沒有頭緒以後,姜辰也就不再浪費時間,直接盤腿開始修鍊。

一夜無話,姜辰靜靜的在酒窖里修鍊了一夜,直到東方既白之時,他才緩緩睜開眼睛。

「呼——」姜辰長吐一口氣后,眼裡露出一抹喜色,「這一夜過去,我居然直接踏入了鍊氣中期,這是什麼情況?」

察覺到體內的靈氣強度以後,姜辰除了驚喜之外,更多的卻是疑惑。

哪怕是這新得到的功法再強,但是在這個靈氣稀薄的時代,這樣的提升速度,未免還是有點匪夷所思。

「而且,為什麼我覺得經過我一夜的吸收過後,靈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是更加濃郁了起來?」

姜辰仔細感受過後,發現自己並沒有判斷錯誤,靈氣的確是變得濃郁了很多。這讓他越來越驚訝,甚至沒來由的心情凝重了些許。

眼見日出將近,姜辰也無意在浪費時間去深究,只得搖搖頭將之拋到腦後,快步離開酒窖。

「還是先吸收一波紫氣再說,等有時間再慢慢調查一下吧。」

姜辰快步離開酒窖,來到客廳。讓他驚訝萬分的是,二青居然已經起床了,正坐在沙發上,臉色凝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太陽是要打西邊出來啊,你居然這麼早就醒了,怎麼?出什麼事了?」

姜辰一臉古怪的看著二青,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二青流露出這樣的神色。

二青聽到姜辰的聲音以後,便扭頭朝姜辰看過來。

當兩人四目相對以後,姜辰的神情便不由得一滯。因為他突然覺得二青變得有些不一樣了,跟以往比起來有很大的不同。

「你這是……」

姜辰反覆打量著二青,看著二青那炯炯有神的雙眼,他越發覺得古怪。

「看來你也察覺到我的不對了,怎麼看不出來我哪裡不對嗎?」

二青突然笑了起來,臉上凝重的神色突然轉變成了一副賤賤的模樣。

「嗯?」

姜辰聞言神情一滯,臉色不由得越發的古怪。

「你腦子瓦特了?」

「你大爺!你腦子才瓦特了!」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二青的臉色瞬間一黑,咬牙罵道。

姜辰聞言撇了撇嘴角,面露輕笑,本欲再跟二青扯下皮。

但是當看到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到客廳地板上以後,姜辰的臉色便是一變,無意再跟他浪費時間。

「得,我還有事兒,等會兒再跟你聊啊。」

姜辰說完便匆匆離開客廳,徒留二青臉色漆黑的坐在沙發上。

離開客廳,姜辰三步並做兩步的跑到別墅的樓頂盤坐好,便直接運轉凈訣開始修鍊。

「真的是怪事兒,我怎麼覺得這外面的靈氣也突然變得濃郁起來了,錯覺?」

影帝是個嗲精 姜辰運轉功法以後,便察覺到了不對勁,不過卻也來不及多想,因為太陽已經露出小半個腦袋了。

身處客廳的二青,在看到姜辰急急忙忙的離開以後,也只得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嘿,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我現在,說不定真能把你小子好好收拾一下。」

二青說著便把曲指輕輕一彈,只見一道勁氣突然飛出,居然直接把地面穿透,露出一個拇指大小的深坑!

看到地板上的小坑以後,二青眼裡的喜色更是無以言表。不過,緊接著他便臉色尷尬的撓了撓頭。

「額……就一個坑而已,應該不影響吧……」

二青的話音剛落下,樓上便傳來一陣腳步聲,他連忙心虛的抬起頭朝樓上看去。

因爲愛情 當看到是楚雪穿戴整齊的走了下來以後,二青便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還好不是姜辰……」

不過即便如此,二青還是心虛的偷偷用腳遮住了那個小坑。

楚雪看到坐在沙發上的二青時,臉上也是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

「師傅,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不多休息一會兒嗎?」

「額,我睡不著,就乾脆起來算了。」

「這樣啊。」楚雪聞言恍然,「那我就先去上班了啊。」

「行,你路上小心。」

二青聞言笑著點了點頭,本來他還想問一下,怎麼不等會兒跟姜辰一起去公司的。

但是想到姜辰那憊懶的性子,到底要不要去公司還不一定呢,也就沒有多言。

楚雪點了點頭以示回應以後,便直接離開。

待到楚雪離開以後,二青才移開腳,再度看著腳下的深坑,露出一臉欣喜之色。

身在樓頂的姜辰,尚且不知道自己的家裡那昂貴的地磚被弄壞了,此時他正處於修鍊狀態不可自拔。

此時的昆崙山口,再次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這就是東方所謂的萬山之祖,崑崙?」朱庇特身後一位藍色中短髮的男子,臉色頗為不屑的看著眼前的昆崙山,「我看這也不怎麼樣嘛,東方人還真會給自己的臉上貼金。」

「尼普東說的對,這山跟我後院的山差不多,就這也配萬山之祖這個稱號?自大的東方人!」

另一位身材魁梧的寸頭男子也臉帶不屑的附和道,引得他們身旁的一群艷麗女子連連嬌笑不已。

「我覺得這倒是挺正常的,畢竟東方的這些人,都沒怎麼見過世面。」

「黛安娜說的沒錯!」

「哈哈哈哈……」

朱庇特聽著自己身旁的這些人,不停的調侃嘲笑,他反而卻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朱諾最先發現了朱庇特的不對勁,抬手讓眾人安靜下來以後,她這才輕聲向朱庇特詢問道。

「怎麼,你察覺到什麼了?」

朱庇特聞言沒有作聲回復,反而突然扭頭看向了右邊。

朱諾等人見狀一愣,連忙隨之朝右望去。

出現在他們視線之內的,是七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影,這正是先來一步的陰平一行人! 兩方人在昆崙山口遙遙相望,一時間俱都相顧無言。

朱庇特一行人本能的察覺到眼前的這幾個人,並不是好相與的。

「你們是誰?是專門沖著我們來的?」

雙方沉默良久,朱庇特皺著眉頭終於忍不住出聲問道。

陰平淡定站在最中間的位置,看著前方不遠處的那十一位金髮碧眼的俊男靚女。

哪怕是聽到了朱庇特的詢問,他也不立即做答。

「你們到底是誰?說話!」陰平一行人默不作聲的態度,明顯讓朱庇特感到有些惱火,於是他的語氣也不由得冷了些許,「你們要是再不回答我的問題,就別怪我們下手無情了。」

隨著朱庇特的話音落下,他身旁的其他十人,俱都露出一臉興奮的神色。似乎他們都更加喜歡直接出手,不喜歡磨磨唧唧的講東講西。

聽完朱庇特的話,再看著朱庇特一行人躍躍欲試的樣子,陰平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凝重的神色,不過他隱藏的很好,並沒有讓朱庇特察覺。

「想必你們就是所謂的十二主神了吧?」

陰平沉聲詢問道,不過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有些古怪。

因為哪怕是聽過很多遍了,但是陰平還是覺得這個所謂的十二主神的稱號,還是太過裝逼,讓他有些忍俊不禁。

聽到陰平的話以後,朱庇特的臉上則露出一絲桀驁的笑容。

顯然他對於自己這個組織的稱呼分外滿意。

「沒錯,就是我們!」既然被發現了,朱庇特也就沒了繼續隱藏的心思,大方承認了。

「嗯!我不得不說,你們這個名起的真不錯。」

聽到朱庇特承認以後,陰平的臉上不由得露出更加古怪的表情,不過其中那絲毫不做掩飾的挑釁之意,卻是讓朱庇特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看來你們是來者非善啊,那麼就讓我看一下,你們到底有什麼本事吧。」

聽出了陰平語氣中的挑釁之意后,朱庇特等人頓時惱羞成怒,也不再繼續浪費時間,直接指揮著身旁的眾人,打算朝著陰平等人發起攻擊。

看著朱庇特一言不合就直接準備動手,這讓本來還打算跟其好好談一談的陰平,霎時間就變了臉色。

「全體分開!」不敢繼續耽擱,陰平直接指揮身自己身體首位的幾個斗篷人,「準備列玄武陣!」

陰平的話音剛落,虛空中便是一道足有腰肢粗細的閃電落下。

不過在閃電,眼見著就要轟下來的時候,卻被一道透明牆體給擋住。

「嗯?」看著這突然出現的透明光罩,朱庇特頓時微微一愣。

通過仔細探查以後,朱庇特這才發現,原來陰平等人周身居然升騰起莫名的能量柱,正支撐著光罩的穩定。

任憑密密麻麻的閃電不停的劈打,但是光罩卻是絲毫不顯頹勢。

這就讓朱庇特覺得有些掛不住了,神色慢慢變得鐵青下來。

讓人意外的是,跟著朱庇特的那其餘十人,此時卻是絲毫沒有打算幫朱庇特一下的想法。

這個狀況讓朱庇特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是他還是沒有多說什麼,畢竟這種情況對他們來說是再正常不過了。

他們十二個人,對外都是一個整體,其樂融融的場面,但是內地里他們之間卻是爭鬥不停。

「你就是神王朱庇特吧,我想你誤會了,我開心這裡,並不是為了對付你們。相反的,我們反而還能幫得上你的忙。」

眼見這朱庇特臉色發狠,似乎打算放必殺技一般。陰平連忙出聲制止。

「哦?」聽到陰平的話以後,朱庇特的神色便不由得微微變化起來。「那我倒要聽聽,你到底能幫我什麼。」

「我是京都國安局下來的人,來此處是因為接到了命名,必須弄明白馬爾斯在幹什麼。」

說到這裡,姜辰便微微一頓,良久后才再次說道。

「你們想必也是奔著馬爾斯來的吧,我們的目的相近,怎麼就不能一起互相幫助呢?」

聽到陰平的這句話以後,朱庇特便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他雖然心裡有一種直覺,猜到陰平等人絕對不會只是為了這個目的。

在朱庇特一行人互相對峙的時候,昆崙山的另一處山口,卻又來了幾個不速之客。

這一次前來的人,正是雲從舟一行人,甚至於本該單獨一人的雲霽,此時也跟雲從舟等人待在一起。

「靈氣是從昆崙山溢出來的,看來昨天發生的事情,應該是真的。」

雲霽稍微感受著空氣中越發濃郁起來的靈氣,臉上破天荒流露出無邊鄭重的神色。

與朱庇特,陰平等人不同。雲從舟五人此次前來崑崙,卻是因為察覺到了靈氣的變化。

雲從舟在察覺到靈氣的異常以後,便直接帶著雲無莜以及他的兩個手下,往靈氣溢出的源頭——崑崙,趕過來。

至於雲霽,則是在路上遇到的,顯然雲霽也是察覺到了靈氣的變化,這才往崑崙趕來。

「此處不過是昆崙山口,但是靈氣的濃郁程度便絲毫不比族裡靈穴里的差,更別說山裡面了。」

雲霽臉露震驚之色,一陣嘖嘖稱奇的說道。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網上的視頻和圖片看起來就好像蒼穹破碎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無莜接連問道,顯然今天發生的事情,有些挑戰她的認知了。

不過對於她的這些問題,卻是沒有人能夠回答。

雲霽和雲從舟對此也是疑惑不已,毫無頭緒,而沈焱二人則更是一無所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