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小星?」

幾秒鐘之後,嚴經緯終於想起這個女人的名字,這個殷小星,和嚴經緯中學時代的校友關係,是比他大一屆的學姐,也是當時大名鼎鼎的校花。

他們中學的時候,英雄聯盟正火,他們學生私底下組織pk,當時殷小星是一代lol大神,他們也是因此結緣認識。

「嚴大少,你總算想起我來了?」殷小星白了嚴經緯一眼。

當年,殷小星因為lol和嚴經緯認識,兩人放學之後經常去網吧擼啊擼,隨著彼此了解加深,殷小星發現這位嚴家大少並不像外人傳的那樣不學無術,好吃懶做。她敏銳的發現嚴經緯那玩世不恭的面具之下,隱藏著一股不一般的氣質,那種意氣風發氣質,令殷小星有些著迷,慢慢的,她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嚴經緯。

有一次,他們擼友聚會,唱歌太晚回不了家。

殷小星帶著嚴經緯去酒店開房間,走近酒店房間那一刻,殷小星內心狂跳個不停,既然喜歡嚴經緯,她也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給嚴經緯,所以進房間之後,殷小星就去洗澡了。

當她洗完澡出來之後,發現嚴經緯坐在電腦前正打著lol呢。

她把自己脫光躺在床上,蓋著被子,用腳碰了碰嚴經緯,告訴他時間不早,可以休息了,嚴經緯說他打完這一局再睡,後面殷小星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來之後,發現嚴經緯這傢伙竟然還聚精會神的坐在電腦前打著遊戲。

這把殷小星打擊得不行,她堂堂校花,是多少學弟學長追求的對象。沒想到脫光了躺在嚴經緯面前,對方竟然打了一晚上遊戲,連她手指頭都沒碰一下。

對此,殷小星氣得整整兩個月沒理會嚴經緯。

後面,由於殷小星大著嚴經緯一屆,提前畢業去上了大學,那時候他們偶爾還聯繫,再後來,嚴家大少和夏家千金大婚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昆州,當殷小星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傷心了一番。沒想到,大婚之後,嚴氏集團覆滅,嚴經緯詐騙罪入獄七年。

慢慢的,嚴經緯在殷小星的腦海中也漸漸淡忘了下來。

直到最近爆出的駐顏丹方一事,因為和嚴經緯的妻子有關係,她這才想起了嚴經緯這麼一號人物。

沒想到,今天在這遇到了。

這麼多年沒見,殷小星發現嚴經緯和中學時代比起來,滄桑了不少。

特別是他的眼神,好像沒有了中學時代隱藏的那種衝勁!

嚴家覆滅,又入獄七年,恐怕早就把他精神和意志折磨殆盡了吧?想到當年令自己著迷的男人變成如今的樣子,殷小星有些感慨。不過,他的妻子得到了駐顏丹方,他們一家未來會生活的很好。

當然,嚴經緯恐怕這輩子永遠也摘不掉吃軟飯這頂帽子!

「殷大美女,哪一套房子最貴?」

嚴經緯的聲音,打斷了殷小星的思緒。

「啊……嚴經緯,你確定要買房子?」殷小星看著嚴經緯的眼神,有些古怪。

雖然駐顏丹方在她老婆夏子悠的手中,但目前駐顏丹方還未開發,嚴經緯哪裡來的錢買房子,她們法曼莊園的房子是純別墅小區,最便宜的一棟,也要1.1億。這傢伙,難道以為現在的房價還是七年前?就算七年前,普通別墅也要一兩千萬才能買下吧?

「我不買房子,來這幹什麼?」

嚴經緯看向大廳中間的沙盤,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一棟別墅上。

「這是我們法曼莊園的樓王,最貴的別墅!」看到嚴經緯的眼神,殷小星解釋道:「這套別墅,裝修標準是十五萬一個平方,僅僅是裝修費用,就在八千萬左右。」

「就它了,刷卡吧!」

嚴經緯一邊說著,掏出一張銀行卡。

「啊……」

殷小星一臉奇怪的看著嚴經緯:「我還沒說價格呢,你看上的這套別墅,是我們這裡最貴的一套,總價2.3億!」

「刷卡吧!」

嚴經緯擺擺手,一點也沒把價格放在心上。

「嚴經緯,我說的這套別墅價格是2.3億!」殷小星似乎覺得嚴經緯沒聽清,又說了一遍。

「我說,刷卡!」

嚴經緯直接把銀行卡遞給了殷小星。

「呵呵!」

這一刻,殷小星看著嚴經緯的眼神失望中帶著幾分憐憫。

她沒想到,自己曾經喜歡的男人坐牢七年出來,不知是精神還是腦子出了問題,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暗中隱藏著意氣風發,天上地下捨我其誰的嚴經緯了。竟然變成了一個小丑,來這種地方裝大款,找自尊心。

「快啊,愣著幹什麼?」見殷小星沒動,嚴經緯催促了聲。

「好,嚴經緯你要刷卡是吧?我成全你!」

殷小星眼睛有些發紅,嚴經緯如今的樣子 因為偷到了上萬點靈能,所以計若下午的課並沒有離開過座位。

畢竟,偷到的屬性理論上還不能完全算是他的。

需要經過煉化,才能變成完全屬於他本人的修為屬性。

不然,計若只能存著,連用都用不了。

計若還給這個煉化屬性點的過程,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銷贓』……

一整個下午,計若都默默的待在自己的座位上,煉化著靈能。

倒也沒有多複雜,畢竟這些屬性早已經是別人煉化過一遍的了,計若也只是走個流程,用自己的靈能帶著那些靈能在自己體內運轉一周。

算是讓那些新來的熟悉一下以後『工作』的地方……

省卻了引氣入體、剔除雜質等等過程。

『新員工』不用再從頭開始培養,它們本身就有『工作經驗』,以老帶新,『上崗』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而除了『銷贓』之外,計若也沒有忘記照顧自己的同學們。

畢竟,學生一天就那麼幾個時間段犯困。

因為晚上熬夜和早上起的太早,所以早上會犯困。

中午因為睡的時間太短,下午會犯困。

而晚上,又因為到了正常應該睡覺的時間,所以也會犯困。

等到了夜裡,卻又會因為白天睡的太多,而沒有睡意,被迫熬夜……

這健康嗎?

不健康啊!

這種不規律的生活方式,對身體沒什麼好處的。

所以計若要好好盯著自己的同學們,督促他們好好學習。

順帶客串一下筆仙,提高同學們上課積極性的同時,也稍微刷一丟丟源點。

倒也過的輕鬆寫意。

「梁世賢為什麼一直在看我?」

計若有些疑惑。

下午三節課,梁世賢看了計若六十三次——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計若本身就坐在黑板下面,免不了會看到計若。

但每一次,梁世賢的眼神都很複雜。

這就讓計若比較疑惑了。

「不請筆仙,也不打瞌睡,你盯著我看幹什麼啊?」

計若心想,也不能讓他白白的看,於是便開始薅梁世賢的頭髮……

同時,為了讓同學們不會再懷疑到自己身上。

計若一直都是側躺在桌子上,盯著任課老師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他的這個位置,如果坐姿端正的話,是背對著黑板的。

「計若!你沒骨頭還是怎麼說?能不能坐直了!」

有老師看不過去計若上課的這個狀態,忍不住出言訓斥道。

「老師,你這可冤枉我了啊!」計若叫屈:「我要是坐直了,就看不到黑板了,到時候你又要說我上課不認真……」

「我…….」

老師語滯。

好像也確實是這麼個道理啊!

不過道理雖然是這麼個道理,但卻是歪理。

這是狡辯!

然而就在老師準備讓計若將座位搬回去的時候,卻收到了某人的傳音。

「別管他,讓他繼續坐在這裡。」

校長?!

老師心中一驚。

這是,在用靈識遠程監督課堂紀律?

老師連忙開始回憶,剛剛自己在上課的時候,有沒有講什麼奇怪的東西……

而遠在校長辦公室里的古少軒,也確實是在盯著高二四班。

而且已經盯了快一天了。

他發現這個班的課堂紀律是真的好啊!

一整天,竟然沒有一個學生打瞌睡!

而且上課的熱情也很足,幾乎每節課,都有許多學生站起來強烈要求要回答問題…甚至一些看起來像是平常學習成績並不怎麼樣的,一節課能回答五六次問題!

雖然大部分時候都回答不上來……

但人家起碼站起來回答了啊!

勤學好問,上課精神。一個學生該有的優秀品質,這個班竟然人均具備!

就是有一點比較奇怪。

這個班的學生,好像非常熱衷於在上課的時候請什麼筆仙。

古少軒最開始知道這件事的時候,還重視了一下。

但在仔細檢查,甚至午休的時候親自去高二四班的教室里考察了一番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別說是筆仙了,教室里連一絲陰氣或者怨念都沒有,乾淨的就好像是被什麼人特地搜刮過一遍一般。

不過那些本子上的字跡倒是真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