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談妥呀。」

「價錢低了?實在不行,就降降價吧。再不行,打個報告上去,讓縣裡的領導幫忙想一想辦法。」父親跟老鄉說。

老鄉可不樂意了。這個其實劉恆知道。如果成本就是那麼高,不可能虧本降下來的,就算最後砸在自己手裡。

「不行了。這兩年都只是剩下來拍照合影了。剛種的時候,來了;施肥的時候,來了;除草的時候,來了;收果的時候,就沒人來了。賣不掉,我們也吃不了那麼多,乾脆就先蓋起來,來年看看有沒有轉機,沒有的話,再變成田地里的肥料也是可以的。」

「這批肥料,好貨,不便宜。」父親也是有點無奈。

小新對剛才經過的地方有印象。現在是一條一條白色的塑料布蓋著,有些頑強的芋苗頂著塑料布,風吹塑料布拉扯撕裂發出的聲音,鬼哭狼嚎一樣。他很好奇。

「爺爺,這是要做什麼?為什麼把它們蓋起來,會不會憋壞了?」

「沒關係呀。冬天快要來了,如果小新不穿外套就會冷,它們也是一樣。」

父親跟小新說。

「哦哦,它們穿得很奇怪。嘿嘿……」

聽完,小新發出來奇怪又爽朗的笑聲。

趁著夜幕降臨,父親牽著劉恆繼續往家走,劉恆和周文敏走在最後,他們時不時看看對方,想說點什麼,每次都沒有說出口,一直到家。

這是劉恆回家之後,唯一一次,完整的一家人在一起,也是完整的跟周文敏在一起的一天。雖然沒有說些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一切就在時間中慢慢雕刻著。這是他戰勝白老師的又一次見證了。

小勝利不意味著是常勝將軍。這一點,劉恆還還沒有經驗。他只是知道,追債成功,全家出遊成功,就感覺沒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去嘗試的。

趁著周文敏做飯的時候,劉恆給何胖子打了電話,把今天和周文敏去石嶺山說了一遍,再問問何胖子他那邊,有沒有什麼動靜。

「我們這邊沒什麼動靜,你別著急,好好穩住周文敏就行,其他的見招拆招。」何胖子知道劉恆擔心的是白老師又使壞了。

「好,過兩天喝酒啊。」劉恆從追債回來,一直想喝點,小小慶祝一下。

慶祝什麼?追債成功?幫何胖子追債是成功了,可錢是何胖子的,欠了別人的錢的劉恆自己。他因為什麼回來?難道他自己忘記了嗎?沒有。他回來是找郵票的。

「我回來是找郵票的。」好像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劉恆。

劉恆立馬警醒起來,自己太得意忘形了,還有點自大了。

他怎麼能忘掉這件事情呢?與周文敏重歸於好,把郵票拿走,交給徵集的典當行老闆,他還能解除身上壓著的重擔,才能踏踏實實繼續跟周文敏過小生活。 晚飯時,劉恆心裡躁得慌,喝了兩瓶啤酒,他臉上的笑,掩蓋了內心的事情。父親和周文敏都沒有發覺什麼異常。

父親還比較滿意最近劉恆的表現,跟劉恆一起喝了幾杯,這是這次回家之後絕無僅有的。

趁盡興,劉恆也自覺倒上了一小杯酒。

「今天讓我想起了小時候,跟著您身後去石嶺山,到現在了還記得清清楚楚的。」

「那時候你也不小了。」父親看著小新說道。

「不小,其實也是小時候,只是比小新大了許多。」

劉恆扭頭問坐在一旁看動畫片的小新。

「小新今天開心嗎?」

小新吃完飯,就被允許看半小時的動畫片,劉恆問他話時,他連頭也不回的答覆了。

「小新今天開心嗎?,爸爸問你話吶。」周文敏靠近小新,重複一遍。

「開心開心,你們真討厭。」小新不耐煩的回說。

這一通抱怨,惹得三個人笑成一團。

「開心就行。快看動畫片吧。」劉恆笑著說。

「小新,你這樣做不對。媽媽跟你講,你這樣不禮貌,你知道嗎?」周文敏一把抱住小新,繼續跟小新小聲的講話。

小新掙扎了幾下,發現失敗了,估計是怕周文敏不給他看動畫片,老實又認真的聽了,並且主動承認錯誤。

「媽媽,我錯了。」

「你錯了嗎?哦,錯在哪裡了?」周文敏問到。

「今天沒有聽媽媽的話。」

「是嗎?今天媽媽讓小新幹什麼了,小新沒聽話,你講給我聽聽。」

「今天媽媽讓小新自己走路,我沒有做到,我讓爸爸,讓爺爺,還有媽媽你背了。」周文敏被小新弄得又氣又想笑。

小新真的是一點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剛才只是看動畫片太入迷了,被劉恆突然的問話,他實際沒有聽到,周文敏再次跟他重複的時候,他還入迷著動畫片。

「文敏,算了算了。」劉恆想勸阻一下周文敏別再教訓小新,結果父親不樂意了。

「你別打岔,文敏比你會教孩子。」

「是是,我的意思不是——」

「不是什麼?你以前把她拋下,讓她一個人生孩子,要不是遇見我,你看你現在去那裡後悔去吧?你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劉恆父親不知道怎麼的,忽然發火。

劉恆聽得憋紅了臉。他沒有繼續頂嘴,捏起酒杯,一口乾了剩下的酒。

「爸,我真的錯了。」

「你錯了,你跟我說有什麼用?你跟文敏說呀,跟我說,你搞錯對象了吧。喝多了?」父親這麼一說,劉恆立馬懂了。

「文敏,真是辛苦你了。以前我有點想往外走,現在吶,我們有孩子了,我會想辦法讓自己穩下來,一切以家為中心,以你為中心,以孩子為中心。」

「嗯嗯。我知道了。」

周文敏確實是感動了,眼中帶淚,但是有孩子在,她使勁忍著。

「小新,你去看吧。別靠太近了。」周文敏放開小新,小新就跑開了。

「謝謝你,文敏。」劉恆激動的說。

「文敏,爸也想謝謝你,為這個家——不對,有了你和小新來到,才是真正的家。」劉恆父親說到。

「爸,別這麼說。我很開心來到這個家。這段時間,如果不是您照顧我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過下去。」

周文敏一扭頭,話鋒一轉,對劉恆繼續說:「以後你可得對我們好一點,彌補彌補。」

「沒問題,一定彌補。放心。不然我爸的木棒子打過來,我躲都不躲。」

劉恆不僅僅是臉上笑開了,心裡也高興著。他是從內心裡高興。剛才三人的一番對話,讓劉恆確信了周文敏是答應跟他過日子了。

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周文敏給小新洗完澡,帶著睡覺去了。劉恆和父親一直喝到很晚,他們聊起劉恆小時候的很多趣事,還有一些頑皮事。父親還時不時的,穿插一些劉恆不知道的小新的趣事。

這樣的場景是劉恆第一次的。劉恆深知,自己已經從父親的跟班,慢慢走到了跟父親坐同一個桌子吃飯的人。

劉恆這麼清晰的知道,不是為了逃,這一回合,他要勇敢的站出來,扛起一些東西,具體是什麼,他心裡沒有譜,但是他就感覺到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

這也是一件值得分享的事情。

不過劉恆喝了白酒,頭暈,洗完澡就去睡了。雖然興奮得一塌糊塗的,想要找個人分享一下此時此刻的心情,但他還是很快就睡著了。

半夜,因口渴,劉恆醒來了。他翻身倒了一杯水喝下,他就睡不著了。窗外的月光灑在地上,窗外遠處傳來狗的叫聲,他有點頭疼。 劉恆坐了起來,背靠著,一隻手扶著額頭,另一隻手不自覺地摸了一下裝錢的袋子。還在。

錢,這是他眼前的一個坎,他要用這筆錢去鋪路,剷平這個坎嗎?

如果這樣,他就欠下了何胖子的人情債。拆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他在城市裡工作的時候已經用過了,短暫的效用,無長效,用不好就會像現在這樣。

怎麼辦?劉恆的頭更疼了。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沒喝。他靜靜的看著窗外,想等到天亮,就找典當行的老闆,找白老師談一談,還是結束這一切吧。

天剛亮起來,何胖子就來了。他說鎮里宣傳部主任趙爽,給他打了電話。

「給你打電話,找我幹什麼?」劉恆在刷牙,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撂下牙刷,涼水洗臉。

「話這麼說,也沒錯。」何胖子站在車旁。

「那你來找幹什麼?」

「我來傳話唄。」何胖子話鋒一轉,說。

「給誰傳話?」劉恆問。

周文敏在廚房做飯,她也出來了。

「嫂子好,在做飯呢。」

「何胖子,進屋坐著說,別站著。等下在家吃早飯。」

「不忙,嫂子,話說完我們就走。」

「你快說,別打岔。」劉恆晾好毛巾走了過去。

「趙主任呢,打電話給我沒錯,但是是叫我來找你,請你一同去參加一個會,這不我就來了。話我說完了,你說我來找你幹什麼?」

「找我?趙主任找我幹什麼?」劉恆問何胖子。

「這個,你自己去問他呀。走吧,出發吧。」

「不在家吃飯嗎?」周文敏問他們倆人。

「在。」劉恆說。

「不在,去街上吃。」何胖子說。

「行吧,你們去外面吃吧,別當誤事情了,我這還等一會兒。」

旁門小妖 「那我們走了。」

何胖子說完,抬腳騎上摩托車,招呼劉恆出發。

「走了,瞎琢磨啥呢?」

「好,你等我一下,我跟小新打個招呼。」

小新還在睡覺,劉恆站在門口看了一眼,轉身就走了。

路上,劉恆想不明白,這個趙主任找他們開什麼會。

「何胖子,你想明白了嗎?」

「說真的,我就沒想。」何胖子開著車,大聲說。

「你——」

「我什麼我——不可思議吧?我們小農民,他們當官的,瞎琢磨那麼多,有什麼用?還不如直接面對,看看需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你說得有道理。」

「我可沒有說有道理,就是覺得沒必要費那腦子去琢磨。說不定,還是好事情吶。」

「行吧。早上請我吃飽點,什麼都好說。」

「你快下車吧。」說話的時間,他們倆人到了早餐店。

「今天必須你請客。」何胖子停了車,跟劉恆說。

「什麼叫必須?我要聽聽了。」

「必須滿足你。但是,你得先請客。」

「喲喲,行啊,我也滿足你,包子米湯一樣都不少,今天我請客。老闆,老三樣,兩份。」

劉恆坐在大排檔的老位置,何胖子去準備了兩個小碟子,坐在他對面。

「我剛才琢磨了一下,肯定是跟之前咱們做的事情有關。」一坐下,何胖子就開口了。

「廢話。」

「額——」

「你不是說不琢磨嗎?」

「這不,剛才聽你那麼一說,覺得也有點道理。」

「你可真行。現在才琢磨,不覺得有點晚了。」

「你要跟我說的就是這個?」

「對,就這個。」

「還必須我請你吃早餐?你哪來的不要臉啊!」

早餐上來了,包子,米湯,豆腐腦,油條,冒著熱氣,可饞人了。

何胖子見到吃的,嘴就服輸了。

「吃吧吃吧,別跟我一般見識啊。」

「不過,咱們兩個人要達成一致,只聽不說,不得已少說,你說了我不說。」

大排檔今天只開了兩家,有一家關著門,吃早餐的人明顯多了。劉恆吃得快,油條最後一口吃完,他就站了起來,讓座給別人。

劉恆站在大排檔門口等何胖子,來吃早餐的人有認識他的,頻頻跟他點頭打招呼。大排檔旁的手機店,雜貨店,理髮店,陸續開門迎客了。

大排檔樓上的小旅館,住著典當行的老闆和他的兩個下屬,劉恆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來到自己的小鎮了。他也不知道,今天的出行是如此的精彩。

趙主任請他們兩人去鎮上開會,他們提前到了,就在政府大門口等著。時間到了,他們才被領進去,一直領到會議室。

會議室里坐了六位年紀比他們年長的人,他們每個人桌上配著茶杯和一份列印稿子。

見他們的到來,趙主任引導大家給他們鼓掌歡迎。

「歡迎兩位優秀的青年到來,大家歡迎。」

大家站起來給他們鼓掌。

劉恆沒見過這樣的陣勢,一下子就懵了,也跟著鼓掌。何胖子見劉恆鼓掌,他也跟著鼓掌。

「別光站著,坐坐。」趙主任引導他們坐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