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她是有特殊能力…

可是她失去了記憶…她忘記了所有的事情…

求你了…不要傷害她…」

倒在地上的治安官替那少女回答了殤的問題,她拍打著殤的手臂,想要讓殤放下武器。

「那麼,她究竟擁有什麼能力呢,你方便在這裡為我展示一下嗎?

如果你讓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所有事,我會放你們離開,並且不會告訴任何人。

不過,我想提醒你,你可不要試圖攻擊我了,那樣的話,只會帶來不必要的死亡呢。」

殤這麼說著,他依舊沒有鬆開按著治安官的手,等待著那治安官做出肯定的答覆。

「我答應你,可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麼嗎?

我可是治安官,如果你殺了我們的話,你可是要被全城追捕的!」

「那種事情我當然知道,但我卻不會擔心那些。

你也應該知道,實力比你強的人,也會擁有比你更多的特權吧。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少女。」

殤這麼說著,他也鬆開了手臂,一把將那治安官從地上拽起。

而那治安官在重新站起身來后,也趕忙靠到那少女身邊,保護著那少女。

聽了殤剛才的話后,這名治安官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並不是自己可以惹的人。

「那麼,快點讓她展現能力吧,不然的話,我就親自出手了。」

殤這麼催促著,但其實,殤並不急,他只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以防那治安官想太多。

那治安官猶豫了一小會,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從地上拾起一塊較為尖銳的碎石。

「對不起,稍微忍耐一下好嗎?」

治安官對那少女說著,她輕輕吻了下那少女的臉頰。

而那少女也明白眼下的狀況,她並沒有反對治安官接下來要對自己的做的事情。

見少女同意了,那治安官接著就用手中的碎石划傷了那少女的肌膚。

可沒過一會,那傷口就自動癒合了,只留下沾染在肌膚上的血漬。

殤看著這一切,他明白眼前的少女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了。

也是因為如此,殤的臉上才露出笑容。

「原來如此,你擁有治癒能力呢。

那麼,你究竟經歷了什麼,才會忘記一切呢?」

殤這麼說著,他收起了手中的武器,然後將目光移向了那治安官。

「你也是很有意思呢,治安官小姐,居然能夠碰到她這樣的特殊存在。

算了,我也不問你們太多事情了,你就和我說說,你們是怎麼相遇的吧。」

聽殤這麼問自己,那治安官迫於殤的壓力,也不得不告訴了殤,她們相遇那天的情形。

「那天我在執行任務,結果趕到現場之後,就看到了斷成兩截的她。

本以為她已經死了,可就當我打算離開呼叫支援時,她卻抓住了我的腳腕,祈求我不要丟下她一個人。

我當時就明白,她並不簡單,所以就把她帶了回來。

調養了一段時間之後,原本斷成兩截的她恢復如初了。

但她卻忘記了一切,甚至連我們是怎麼相遇的都記不起來了。」

治安官這麼說著,她有些心痛的看了那少女一眼,伸手將那少女攬在懷中。

而那治安官所說的一切,讓殤似乎想起了什麼。

但由於之前沒有仔細看十遞上來的卷宗,殤已經忘記了能解釋清這一切的關鍵要素。

這難免讓殤嘆了口氣,但他卻並沒有繼續費心於這件事上,而是考慮著如何利用這兩人。

「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如果沒有的話,你會遵守承諾讓我們離開的對吧。」

治安官的話語打斷了殤的思考,他看著一臉緊張的治安官,笑著點了點頭。

「放輕鬆,既然你讓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情,我當然會遵守承諾讓你們離開。

不過,還請讓我想想,我總感覺我應該還有想知道的事情呢。」

「你這傢伙…」

對於殤的話,治安官皺了下眉頭,她握緊了拳頭。

「想了想,似乎也沒有什麼可以問的事情了,那麼你們就先行離開吧。

不過,我之後還會打擾你的,治安官小姐。

畢竟我們才剛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的,總是會遇到一些困難呢。

那麼,之後也拜託你了,還請多多關照呢。」

殤這麼說著,他現在也不打算繼續和那治安官聊下去了。

而當殤正想要轉身離去時,那治安官卻從身後叫住了他。

「可以把武器還給我了嗎?」

「啊,你說這個啊,就先放在我這裡保管吧。

等我離開這座城市時,我在還給你。」

殤說著,對那治安官擺擺手,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而那治安官,只是獃獃的看著殤離去的身影,臉上卻浮現了一抹深深地愁容。

不過,治安官身邊的少女卻輕輕抱住了她。

「姐姐…那人超可怕…」

「沒事的,我不會讓他傷害我們的。」

治安官這麼回應著那少女,同時也鬆開了緊握著的拳頭。

而與此同時,殤也回到了租住的旅店之中。

但當他回來之後,卻發現輝和塔可已經吃過晚餐了。 他接電話這會,我聽到裏面傳來員工回報工作的事情,他好像是正在開會。

我這個時候可不管不顧了,“姜董,你這人也太過分了吧?憑什麼把我東西搬到你別墅啊?還有我不要你安排的什麼司機,我有腿有腳的。用不着!”

“我現在正在開會,你這麼大聲的喊出來,是想讓所有人誤會嗎?”姜逸晟淡淡的道。

誤會?好啊,就讓大家都以爲你搞同好了!

“姜董你這麼做,難道就不是更讓別人誤會了嗎?甚至讓我都誤會你對我這個大、男、人有意思呢!”我氣道。

姜逸晟在我話吼出去很久,都沒再開口。我以爲他不會開口了,忙道:“我不會接受你給我的安排的。”

“你接不接受,結果不還是那樣嗎?我現在很忙,沒工夫和你在這瞎白話。”之後他就掛斷了電話。

我又打過去,他居然又接了,“秦先生,我看叫你秦小姐好了,這麼纏人可不是男人的性格。還有你別亂想,我可以保證我的性取向很正常。我這麼做,不過是擔心你被歹人報復,讓逸可造成損失,別高估你自己。”

他這話一出,現場就傳來笑聲,似乎都是在嘲笑我胡思亂想的。

我氣的炸毛,可他居然還在那雲淡風輕!但現在他比我強,我根本就沒法反抗他,只好掛斷電話,妥協了。

既然回不到公寓去,我最後只能無奈的折回客房,隨即給李熙然撥打了電話,告訴他我現在的處境。

李熙然聞言。深深嘆口氣,“秦朗啊,你告訴我這些,是想我替你做些什麼?”

“把我被姜逸晟軟禁在他別墅的事情發到網上,我倒要看看。當他被誤認爲是在和我搞同的話,他還會不會軟禁我,正好這樣也可以對他的聲譽造成影響。”我氣憤不已的說道。

“秦朗,冷靜。你這麼做,無疑是在激怒他。依我看來,你住在他家反倒是對你說的那個報復計劃很有利。對了,他最近要投資建材。你設法進入他的書房,打開電腦,看看他對那幾家建材公司做過調查,然後告訴我,我好設圈套,套住他的資金。”李熙然朝我道。

我聞言,心一緊,“李熙然,坑蒙拐騙和盜竊的事情我不會做,更不會幫別人做。”

“可你不是要報復他嗎?不是想他受到應有的懲罰嗎?讓他身敗名裂和權財散盡豈不是正和你意嗎?”李熙然疑惑的問道。

“不和我意,我要的不是讓他如此。我要的是他的命!”話末,我掛斷了電話。

掛完電話,我拿着手機,走到客房的陽臺處,發現窗戶外面都裝了防盜網,看樣子,姜逸晟是怕我逃跑吧?

他有意軟禁我,逃跑恐怕是不容易了。看來,他真的知道我是秦可兒了。

只是,我的計劃眼見着就要成功了,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

在牀上躺了一會,我焦急的情緒漸漸緩和,便走到衣帽間,假裝去找衣服,其實,是在去看附在鏡子裏的媽媽。

女僕們對我都是很恭敬,並沒有來阻止我什麼的,甚至在我進入衣帽間之前,替我打開門,讓我進去。我進去之後,不用我關門,她們又替我關上門了。

我走到穿衣鏡跟前,伸手撫摸着鏡面,希望媽媽能從裏面顯身出來,可惜,鏡子裏已經沒什麼變化。我低聲哭泣,“媽媽,你告訴我,我該這麼做嗎?”

沒人回答我,可我知道,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就絕不會放棄。

衣帽間裏現在一邊是我的男士衣服,一邊是姜逸晟的衣服,沒有了宋佳佳的衣服了。我不知道對於姜逸晟來說,宋佳佳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但對於我來說,我覺得她和我是同類,一個被最愛的人傷害的女人。估計,她現在和我一樣,對姜逸晟又愛又恨。

換好衣服從衣帽間出來,我就拿出手機上網,安排了一些事情,等一切安排妥當。我就打電話給許霆,可他的電話還是提示關機,估計被姜峯弄暈,還沒有醒過來。畢竟姜峯是他的父親,所以,我不擔心他會出事。

大概到了午餐時間,姜逸晟纔打電話過來,讓我去逸可影視一趟。

我就出門了,當然,那個保鏢司機,真的是很敬業,開車送我到逸可之後,還護送我進了電梯才離開。

我直接上了樓,進了姜逸晟的董事長辦公室。剛下電梯,他辦公室門口的莫祕書就朝我殷勤的打招呼,並且還給我敲了敲姜逸晟辦公室的大門,“姜董,秦先生來了。”

“讓他進來。”姜逸晟隔着門的聲音。

莫祕書就替我打開了門,隨即我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見他在放着一大摞的文件夾辦公桌前,埋頭審閱。桌上的筆記本電腦還打開着,時不時他還得翻翻電腦上的頁面。看起來很忙碌。

“先坐,等我把這幾個文件審覈完畢,我們在一起去吃午飯。”他擡頭掃了我一眼後說道。

“姜董,我吃過了。”誰要和他一起吃飯啊。

“那就看着我吃。”姜逸晟淡淡道。這會說話都沒擡頭了。

“姜逸晟,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我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他沒理會我,繼續看他的文件,彷彿我剛纔的話他根本沒聽見。

靜靜的盯了他幾分鐘,慢慢我冷靜下來,剛纔我差一點就衝動的找他攤牌了,真是沉不住氣。

“姜董,又有人給您送來百合花,還是扔掉嗎?”這時,內線電話響了,姜逸晟按了一下免提,就聽到小莫的聲音。

“不,拿進來送給秦朗。”他掃了我一眼,意有所指的道。

不一會,小莫擰開門走了進來,捧着一束百合花遞給我。我木納的接過花,看着我定給姜逸晟用來擾亂他心神不寧的花,此刻覺得諷刺至極。

看來我根本沒有擾亂到他的情緒,而是多此一舉。

緊緊捏着花柄,我心如刀絞。

小莫這會送完花,就退了出去。他一關上門,姜逸晟就淡淡道:“謝謝你的花,成功讓我每天晚上都要喝酒才能入睡!”

“我不知道姜董再說什麼!”話末,我將百合拿到垃圾桶那邊,狠狠的扔到垃圾桶去了。

姜逸晟盯了我幾秒鐘,最終別過頭沒說話,繼續處理他的文件。

這會看着他低垂着長睫,看文件的樣子,我舒了口氣,走到會客沙發邊坐下,沒有開口,等着他。圍在雜技。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他纔將文件一合,按了桌上的內線電話,只聽小莫的聲音傳了出來,“姜董?”

“進來把文件發下去。”姜逸晟吩咐了一句。

小莫很快就打開辦公室的門,跑進來,抱走了姜逸晟給他的那些文件夾。

小莫出去之後,姜逸晟拿起搭在辦公桌上的外套,對我道:“走吧。”

我既然反抗不了他,那麼只好默默忍受着。所以,我跟着他去了裕海酒樓,兩個人坐在了二樓的豪華包間,他點了一桌子菜讓我吃。

我向來不是個浪費的人,既然他請客,我沒必要客氣,就吃了起來。

他卻喝了口茶水,笑道:“你不是吃過了嗎?”

“我不介意再吃一次。”我淡淡道。

他還想說什麼,可我的手機響了,我拿出來一看是盛男,就忙起身去了洗手間接電話,“怎麼了男男?”

“你回公寓了?”

“沒有,你呢?”

“我在住處了。忘了告訴你,你讓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好了。什麼時候再行動?”盛男聲音壓低了些。

“今天。”我答道。

“這麼快?好,明白了。”

和盛男說完,我就順便洗了手,走出來。

出來時,姜逸晟正默默坐在主位上冷冷盯着我,那目光有幾分幽怨。

“姜董我吃完了,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回……”

“結束吧。”姜逸晟卻打斷我的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