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我也不急」

坐到相鄰的那張木板凳上,兩人再次陷入了相對無言的狀態。

克萊爾只是無言地盯著那口井,反而是在看書的萊茵被這氣氛整得有些尷尬,於是她目光遊離著,小聲地問道。

「我就隨便一問,不要在意,那個,尤利?你幾歲了?」

「啊,是十四歲,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嘁,我十九」

這樣啊,因為被年齡小的對手擊敗了,所以感到不甘嗎?克萊爾猜測著她的想法。

「……尼特小姐,是雇傭兵?從什麼地方來的?」

不知道還能如何安慰,克萊爾只能把話題轉到另一個方向。

「我就是這裡本地的人,不過呃,怎麼說?你是外來的吧,這個鎮子建起來也才十多年,我也是七八歲時搬到這裡來的

當上雇傭兵……那是我十四歲時的一場意外,這個鎮子是沒什麼本地雇傭兵的,也不知道為什麼,事實上我的父母也因為這個原因,認為不太安全,搬到其他地方去了

不過對我來說,最有回憶的地方還是這裡,所以十六歲的時候也回來過一次,現在又回來看看了,說起來,我之前跟你提到的朋友,和她成為朋友也是十六那次回來的事

是不是說、呃,說太多了?」

閉上雙眼,萊茵緩緩述說著回憶。

「沒有,請您繼續說下去吧」

「就算你那麼說,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啊……要不這樣吧,需要介紹一下這個鎮子嗎?我也很久沒回來過了,不過總算是比你了解一點的」

「介紹……啊,尼特小姐,那裡修的是井嗎?為什麼會修到這裡?」

努力地尋找著話題,找話題什麼的,這對克萊爾來說,並不是什麼容易事,但也非厭惡之事。

「那裡啊,這裡曾經是整個鎮子的中心地帶哦,不過現在鎮子好像擴建了,不過還是有人來這裡打水的,而且不遠處就是一條商業街,只是這個時間點人少了點

話說回來,看到這裡擺的幾個凳子也能明白吧,這裡不是什麼清凈的地方,怎麼會有井為什麼修在這裡的問題」

「……那尼特小姐,那又是什麼?」

望著遠處一棵樹上用繩子吊著掛了一個木環,克萊爾提出了貨真價實的疑問。

「哪個?那個啊,你沒玩過嗎?把球踢進那個環里就算得一分,這個就算在大城市裡也是小孩子中很流行的活動吧

現在雖說是沒人,等到下午,就會有一堆小孩子圍著玩了」

「要踢進去?很難吧?」

想象著那樣的場景,無法理解的克萊爾又問。

「是啊,很難,我小時候就沒踢進過,不過越是難,成功的時候就越是有成就感吧?雖說我就沒體驗過,果然我是半吊子中的半吊子」

說到後面的時候,萊茵聲音越來越小,幾乎要讓克萊爾聽不見。

「對不起,尼特小姐,我還是不理解……嗯?這是什麼?」

成就感?克萊爾努力咀嚼著這個無法理解的詞語,但沉思之時,卻感到臉上有什麼冰涼的感覺。

那是什麼?想要去摸摸看臉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但卻什麼也沒有。

好像聽到了樹葉被什麼東西拍打的聲音,然後滴答,滴答,又是有什麼東西滴到臉上的感覺。

這是……水?

還沒反應過來,又是那樣的感覺,下一滴,下一滴,然後有一滴。

「下雨了啊,不過看來是下不大了」

一旁的萊茵只是望著天空,淡然地那麼說。

莫非這是很普通的事嗎?克萊爾看著身旁淡定的萊茵,感到疑惑。

「這個是……雨?」

好像聽哥哥說過,克萊爾努力回憶著,不過並沒有回憶出什麼詳細的信息。

「是啊,那不當然嗎?」

很是理所當然地,萊茵那麼回答,不過那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天上會有水倒下來嗎?真是有意思」

「……什麼天上有水倒下來,你在說什麼?」

克萊爾對萊茵的淡定感到疑惑,萊茵也是對克萊爾的發言感到不理解。

「……」

沒有回答,克萊爾只是抬起頭,仰望著灰暗的天空,於是這時,萊茵偏過頭問她。

「怎麼?喜歡下雨嗎?」

「嗯,喜歡」

這就是下雨嗎?不是很理解,不過克萊爾想,大概是喜歡的。

畢竟天上有水倒下來什麼的,很有意思啊!

……所以說,真的是喜歡嗎?

「這樣啊,我也喜歡!特別是這種小雨,不過其他人都不喜歡啊,為什麼呢?」

「是呢,為什麼呢?」

「不過我不止喜歡下雨天來著,下雪也喜歡,畢竟很少見嘛,這麼說來大晴天我也很喜歡

啊,什麼天氣都喜歡的話,不就反而是不喜歡任何一種天氣了嗎?咳,我討厭陰天來著,所以下雨反而是暢快了不少」

貌似是說起了喜歡的話題,萊茵進入了碎碎念模式。

「我也是,哪一種天氣,我都很喜歡」

下雪?雪?在故事書里聽見過,那是真實存在的嗎?雖然懷疑著,總之克萊爾附和了萊茵的話。

「是吧?不過天氣啊,我認識的人都說聊天氣也太平常了吧,意外的是個好人啊你」

「謝謝您的誇獎」

「……哇嗚,你這人,正經過頭了吧」

說這句話時,投來的視線是很微妙的,以至於克萊爾沒能理解她的意思。

「……」

面對不解之事,也只有保持沉默這一個選擇吧?

這次是萊茵注視著沉默不語克萊爾,過了一會兒,她突然挑起了別的話題。

「我說你啊,雖然頭髮亂糟糟的,衣服也跟披了張床單似的,但莫非是哪個大城市裡的有錢人?喂,我說,借我錢吧」

對這唐突而過分的要求,克萊爾則是歪著頭問道。

「「錢」是什麼?是,如果我有的話,我會借您的」

「……喂喂,不是吧?你到底是什麼人啊,認真的嗎這個問題?」

完全瞪大了眼睛,萊茵不可思議地盯著克萊爾,但克萊爾還是那個疑惑的樣子,於是嘆了口氣,她掏出了自己的錢包。

「看好了啊,這個就是錢」

輕輕拾起錢包裡面一枚六棱形木頭,上面刻著一串文字,還有雲的圖案,還刻著20這個數字。

「這是……錢?可以幹什麼呢?」

「可以買東西啊,看到那個二十了嗎?就是說它可以買二十元以內的東西」

「……什麼意思?」

「喂喂,認真的嗎?」

萊茵進入了目死狀態,雖然完全不理解,但克萊爾總覺得應該現在的自己,不該就這樣沉默。

「呃,那個!這個也是嗎?」

慌忙地,她尋找著話題,最終她指向錢包裡面一疊五顏六色的圓形。

「啊,這個不是哦?是商店搞的抽獎活動,算是收藏品之類的吧,我還挺喜歡

不過有時候會中再來一袋之類的,所以看到打開是這些的時候也不能說不失望

順帶一提,紅色的我還沒抽到過,要是你拿到了歡迎和我交換,其他顏色的我都有好多了」

果然是又提到了自己喜歡的話題,越說萊茵語速就越快,再次進入了碎碎念模式

「抽獎?那又是什麼?」

雖然萊茵說的每個字克萊爾都聽得懂,但合到一起,克萊爾就沒幾個詞聽得懂。

「我說你啊……」

眼看萊茵又要開啟她的碎碎念模式,兩人卻正好又瞟見兩個小男孩跑來。

「下著雨啊,這兩人來幹什麼的啊?」

那兩人跑著,看似是完全沒注意到萊茵和克萊爾,不過注意到了,對他們兩人也不影響吧?

「嗚啊!」

萊茵剛剛皺著眉頭說過那兩人,跑在前面的那個孩子就摔倒了。

那個孩子好不容易靠著自己起身,又痛苦摸著自己摔傷的膝蓋,又一次倒了下去。

看到他摔倒,後面的那個孩子也摸著自己並沒有受傷的膝蓋,突然也哭了起來。

看著那副景象,克萊爾也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膝蓋。

「聽說小孩子分不清自己與他人的痛苦,而那就是同情心的由來,並非想要他人幸福,而是想要他人不再痛苦

啊等等,不是發表這種莫名其妙感言的時候,看著他們也不能自己回去了,我先去帶他們回去啊」

萊茵自顧自說著話,一邊又往那兩個孩子那裡跑,跑著跑著還不忘回頭和克萊爾說一句。

「你要不先回去吧?啊對對,那本書是我之前說的朋友的書,你先幫我還給她好了,她也住旅店來著,就在301室,拜託了啊」

就這樣,克萊爾又走上了獨自一人的歸路。

……啊,還有圖恩克,不過圖恩克是劍,所以確實是獨自一「人」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