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滋!」一道紫色的雷電驀地劈向紫琰,紫琰隨手一揮,鬆開了紫諾。

「龍族!」紫琰看著眼前的紫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漂亮的紫金異瞳變得幽深:「龍族,吾命汝,退下!」

雷龍金色的雙眸瞬間瞪大,一股來自靈魂的威壓讓他不自覺地低下了頭,腳步不由自主地挪動……

擋在紫諾身前的沐九歌眸色一沉,一把銀色的劍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上。這個人,很強!不,確切地說,是高深莫測!

紫琰微微眯起眼打量了一下沐九歌,似笑非笑地說道:「英雄救美嗎?可惜啊~你救的可不是小白兔,而是條毒蛇哦~」

「不用你管!」沐九歌抬劍指向他,冷聲道:「她是我帶來的,在我面前,我絕不允許有人傷害她!」

紫諾和紫琰同時愣住了,當然,前者是意外,後者則是無語……

紫諾皺了皺眉,這丫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就他那點破實力,紫琰一根小指頭都可以把他攆得連渣渣都不剩了,他竟然還大言不慚地說要保護她?想不通啊想不通!

紫琰漂亮的紫金異瞳微微閃了閃,視線瞥向他身後一臉嫌棄樣的紫諾,當下嘴角微微勾起,邪笑道:「諾諾~想回去嗎?」

原本站在一旁嫌棄的紫諾蹭地一下睜大了雙眼,興奮地看著紫琰,瞬間覺得她那無良的老哥今天咋滴那麼那麼帥啊~~~

紫琰笑得越發燦爛,漂亮的紫金異瞳盯著沐九歌,卻是輕飄飄地說出令人心底發寒的話語!

「殺了他!」紫琰伸出修長的手指,邪笑道:「諾諾,殺了他,並且把他的魂魄打散,我就帶你回去!」

沐九歌眸色一沉,卻是更加小心地將紫諾擋在了身後,戒備地盯著紫琰。

然而……

「嘶昂!!!」雷龍憤怒的嘶吼聲在中心廣場響起,紫色的雷電在冰城的中心廣場綻放出絕美的火花!

「嘭!」四周的建築被雷電掃過,亂石飛起,不斷地崩塌,四周瞬間被夷為平地!

紫琰隨手揮起一道紫金色的結界,將中心廣場的那尊白雲雕像籠罩住。開玩笑,那可是他的親親老媽的雕像,要是在他眼皮底下被人毀了,他老媽知道后還不扒了他的皮?說不定啊~也會把他給放逐到那個旮旯衚衕里去,更關鍵的是,他那個無良的老爹肯定得意地天天去刺激他!嗷嗷嗷~越想到自己在家的地位可能不保,紫琰更是加大了一層結界,將韓雪的雕像保護的那叫一個結結實實啊!

撕扯般的疼痛從胸口處傳來,沐九歌不可置信地看著貫穿他胸口的那隻染滿鮮血的小手,一抹凄慘苦笑掛在他的嘴角。看來,當老好人行俠仗義什麼的的確不適合他啊!沒想到,他一心保護她,可她卻只因為那個少年的一句話,便毫不猶豫地置他於死地!說來,他們也只是萍水相逢罷了,他根本不了解她,不是嗎?可是他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做出如此衝動的行為,只是下意識地想要保護這個女孩,就好像,他們之間隔著一層淡淡的牽畔,就好像……她是他從未見過的親人一樣!呵呵,親人?沐九歌不禁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陣好笑,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不過,現在看來,一切,果然都是他想多了……

紫諾面無表情地將手伸了回來,撇了撇嘴,嫌棄地將血在沐九歌身上擦了擦,隨後靦著臉,一臉諂媚地跑到紫琰面前,狗腿地笑道:「哥哥啊~我英明神武,偉大帥氣,舉世無雙,玉樹臨風,風流倜儻,迷死萬千少女,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上至整個神魔大陸,下至整個幽冥界,橫掃獸域的哥哥啊~諾諾已經按您的吩咐把那個蠢貨給殺了,咱們什麼時候回去啊~~~」

紫琰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小心翼翼地將他老娘的雕像擦了擦,對著他老娘的雕像很狗腿地啵了幾下,對著紫諾涼颼颼地說道:「這是母后對你的放逐,我無權私自帶你回去!」

不過……紫琰看了眼躺在血泊中,滿眼暗殤的少年,不禁暗暗嘆了口氣。這才是紫諾,他那個冷心冷情,以自我為中心,甚至還要弒母的妹妹紫諾啊!驀然間,紫琰突然對那個躺在地上的少年有了那麼一絲同情,就好像,有一天,躺在那裡的會是他!當然,就現在的紫諾,他絕對相信,如果有一天有人也讓她殺了他,她的親哥哥,她絕對不會猶豫!

「什麼!紫琰,你混蛋!」紫諾瞬間炸毛,惡狠狠地瞪著紫琰,恨不得在他身上咬下一塊肉!

紫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轉身徑自離去……

紫諾恨恨地磨了磨牙,不爽地跟上了他!至始至終,都沒有看那個倒在血泊中的少年一眼……

***********************************************************************************************************************

幽冥界

韓雪陰沉著臉看著玄天鏡中發生的一切,雙手抑制不住地顫抖著。

一雙手輕輕地握住了她顫抖的雙手,紫溟輕輕地嘆了口氣,安慰道:「雪兒,再給她們點時間,給他們一個機會吧……」

白君心疼地看著韓雪,與冰對視了一眼,幽幽地嘆了口氣:「雪兒,這樣吧,我陪你一起去趟沐家,紫溟和冰去找琰兒。就像紫溟說的,再給他們一次機會,給他們一點時間,我相信,他們會改變的!畢竟,當初的我們,並不比他們好到哪裡!」

今日七更送上~么么噠(^3^) 幽冥界

韓雪陰沉著臉看著玄天鏡中發生的一切,雙手抑制不住地顫抖著。

一雙手輕輕地握住了她顫抖的雙手,紫溟輕輕地嘆了口氣,安慰道:「雪兒,再給她們點時間,給他們一個機會吧……」

白君心疼地看著韓雪,與冰對視了一眼,幽幽地嘆了口氣:「雪兒,這樣吧,我陪你一起去趟沐家,紫溟和冰去找琰兒。就像紫溟說的,再給他們一次機會,給他們一點時間,我相信,他們會改變的!畢竟,當初的我們,並不比他們好到哪裡!」

「恩……」半晌,韓雪默默地點頭,看著玄天鏡中的少年和少女,一抹淡淡的憂傷浮現在她的眼中……

**********************************************************************************************************************

龍翔大陸

冰城沐家

沐家主心痛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少年冰冷的屍體,蒼老的臉上更添一份滄桑!

九歌,他最引以為傲的孫兒啊!為何,竟然會如此橫死!心臟穿破!到底是誰,是何人下的手!當真,歹毒至極!

「雷龍,麻煩你告訴我,是誰?是誰殺了九歌!」沐家主渾身充滿戾氣,猩紅著雙眼看著重傷在一邊的雷龍問道。且不說沐九歌自身的實力,單是他有雷龍護身,一般人是無法輕易傷他的!那麼,可見來人實力非凡,可就算如此又如何呢?九歌的性子他了解,相比殺他之人必是心腸歹毒之人,那麼,他也不必再客氣了!敢殺了他孫兒,就算是死,他也一定會替他孫兒討個說法,以慰他在天之靈!

「這……」雷龍狠狠地皺起了眉,且不說那個少年的實力和那人身上的威壓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就算是那個叫紫諾的少女,如果沐九歌還活著,也許,他並不想找她報仇吧……

「雷龍!」看到雷龍眼中的猶豫,沐家主瞬間沉下了臉。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就連雷龍都忌憚,不願意說出來呢?

雷龍低下了頭,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無法開口將紫諾供出來!就好像,若是背叛他們,便是背叛了他們遠古的先祖!

「雷龍!!!」沐家主厲聲喝道。

就在這時,一道絢爛的七彩霞光驀地在屋中亮起,一個身著白色衣衫的絕美女子和一個身著白色衣袍宛若嫡仙般的男子瞬間出現在屋中!

來自遠古和靈魂的威壓瞬間襲來,讓整個屋中的人感覺一陣窒息!

韓雪眸光微轉,淡淡地看向躺在地上的少年,輕輕地俯下身觸摸著他的臉龐,漂亮的紫金異瞳閃過一抹複雜的光芒。

「你們是誰!」沐家主戒備地看著突然出現在屋中的兩人,當看見韓雪伸手觸碰沐九歌的屍體,當即冷聲道:「放開他!」

白君琉璃色的雙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道無形的七彩結界瞬間在他們四周升起。

幽藍色的火焰倏地出現在韓雪的手上,化作道道絲線沒入沐九歌的體內。她微微合上雙眸,紫金色的光芒隱隱的在她身上亮起,她的額間,一朵金色的曼珠沙華妖冶地盛開著……

「你們……」沐家主剛想衝上前阻止她,便聽見悠揚的鐘聲從天際傳來,宛若來自天堂的奏樂,讓人的神志為之一振!隨後,濃郁的光明元素不斷地向屋中湧來,確切地說,是向沐九歌涌去,將他團團包裹住!


「大光明聖愈術!難道……」沐家主欣喜地看著蹲在沐九歌面前的韓雪,她是,教皇冕下嗎?可是,不像啊!教皇冕下可是個男人啊,而且,就算是教皇冕下,也不一定能召喚出如此純凈的光明元素,難道,她是傳說中的光明聖女冕下?可是,據說自從上一屆的光明聖女冕下,那個在他們沐家的,乃至整個龍翔大陸猶如神一般的存在的女子在千年前離開前往神魔大陸之後,就再也沒有新的光明聖女冕下出現過了!這麼一想,仔細看看,她的外貌與中心廣場的那尊雕像還真的有那麼一點相似啊!難道,真的是她?可是,真的有這個可能嗎?不不不!應該不可能吧!那都是就穿了千年多的傳說了,千年了,她應該早就已經不在了吧……對對對!肯定不是她,你看,她都沒有那個標誌性的白色的魔獸,嗯嗯,對對,肯定不是,只不過是人有相像罷了~是吧?是吧?沐家主自我安慰道。那麼,眼前的這個女子,她又是誰呢?沐家主又糾結了,獃獃地看著被聖潔的光芒包裹著的韓雪,不斷揣測著她的身份。


好吧,如果白君知道,沐家主認為那個當時化作迷你獸型的他是只魔獸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得戳瞎他的老眼!丫丫的,死老頭,沒見識!魔獸?魔獸你個鬼啊!勞資可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神勇無比的遠古神獸獸王!獸王!獸王!懂不懂啊!!!

「你,你,你是……」雷龍震驚地看著白君,視線轉向蹲在地上的韓雪,眼中滿是震驚與激動!是的,激動!隱隱地,金色的瞳孔漫上了淚光……

「噓……」白君優雅地伸出手指抵在紅唇上,寵溺地看著蹲在地上得韓雪,柔聲道:「不要打擾她……」

雷龍立刻伸出雙手捂住了嘴,只是那個眼淚啊~嘩啦嘩啦地流啊~~~看得沐家人表情那個詭異啊……老大啊~乃可是龍族啊!傳說中高傲偉大的龍族啊!乃、乃、乃現在這個樣子,還算是個高傲的龍族么?是咩?是咩?(雷龍:丫的,你們這群沒見識的傢伙,知道他們是誰咩?知道咩?哼哼~估計你們知道了之後肯定比勞資還丟臉!)

*********************************************************************************************************************

沐九歌感覺自己漂浮在無盡的虛空中,沒有疼痛,沒有悲傷,四周都是一片靜悄悄的,好像什麼都沒有……

倏地,他感覺一片溫暖的力量包裹住了他,安靜,美好,祥和,宛若母親的懷抱,宛若來自天堂的初擁……

一雙溫潤的手輕輕地劃過他的臉,如同羽毛般劃過他的心尖,溫暖著他冰冷麻木的身體。是誰?如此溫暖,讓他感覺如此的寧靜,如此的……熟悉!

今日八更送上~么么噠(^3^) 「醒來吧~孩子,醒來吧~睜開眼,睜開眼看看你的親人們吧~他們都在擔心你~」輕柔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一遍又一遍,不斷地呼喚著他。

沐九歌努力地想要睜開眼,可是無盡的黑暗包裹著他,讓他無法動彈。他慌了,焦急地呼喊著,好像一個迷失的孩子:「是誰?你是誰?你在哪裡?我現在在哪裡?為什麼我看不見你?我動不了,我找不到你!」

「九歌~醒來~勇敢一點,跟著我走~」韓雪柔聲喚道。

「你在哪裡?我看不見你,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沐九歌慌張地四處張望著,終於,他好想看到了一絲亮光,雖然很微弱,但還是能夠看見!

沐九歌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掙扎著拚命往白光的方向走去。

*********************************************************************************************************************

韓雪緩緩地睜開眼,緩緩地將手從沐九歌的身上收回,四周的光明元素漸漸散去……

「怎麼樣了?」溫潤的聲音在頭頂響起,白君輕輕地將她扶起,柔聲道。

「還好來的及時,再晚一點恐怕他的魂魄就要回歸幽冥界了……」韓雪淡淡地說道,轉頭對著白君輕笑道:「沒想到,她竟然手下留情了!白君,看來你是對的……」

白君輕輕地替她撩起碎發,柔聲道:「不要急,慢慢來~」

「恩~」韓雪應了一聲,眉眼笑得彎彎,轉頭看向一臉獃滯的沐家主,笑眯眯地說道:「那個~你祖上是沐浩然還是沐九華?」

「沐浩然……」沐家主看著她那雙攝人心魄的紫金異瞳,獃獃地回答道。

「哦哦~原來是浩然哥哥的後代啊~那個,忘了自我介紹一下了~我叫韓雪,曾經這裡的人都叫我慕寒雪,有人叫我雪兒,也有叫我七小姐,還可以叫我光明聖女冕下~當然了,你可不能這樣叫我,因為捏~我是沐浩然的表妹,這就是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恩……幾個爺爺了?哎╯﹏╰算了算了,不管了!你應該叫我,恩……我想想哦~祖奶奶?不對,曾奶奶?不對不對,曾祖姨奶奶?額……」韓雪說著,突然扳著手指頭在那邊鬱悶地數著,全然沒有發現沐家主驚訝地快要下巴都掉下來的樣子!

「額……那個那個那個……」韓雪苦著小臉,不停地扳著手指頭。艾瑪→_→這到底怎麼算啊!沐家到底現在是第幾代了啊!暈啊暈~哭π_π

「老祖宗~」白君驀地出聲,對著韓雪柔聲道:「讓他叫你老祖宗吧~」

韓雪雙眼一亮,欣喜地說道:「對對對!老祖宗~嗯嗯~就叫我老祖宗~哈哈~白君~你好聰明哦~」

一邊的沐家子弟默……

沐家主嘴角抽了抽,這丫的難道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那位?老祖宗?好吧……雖然人家確實是,可是你丫的長得比他兒子都還要小,整個就和他孫兒差不多大,這讓他……如何叫得出口啊!!!

然而,對上韓雪那雙亮晶晶滿臉期待的雙眼,沐家主頓時好想立刻閃人!神啊~誰來救救他啊!這個脫線的丫頭竟然真的是自己的老祖宗!幻滅啊~幻滅啊~

終於,在韓雪滿含期待的眼神下,沐家主奴了奴嘴,不情願地喚了一聲:「老祖宗……」

「哎~乖孫子喂~~~」韓雪瞬間樂開了,笑眯眯地拍了拍沐家主的肩膀,拍得沐家主那個齜牙咧嘴啊!沐家主咽下差點被拍出來的鮮血,一臉苦逼相……

咳咳!姑奶奶啊~乃輕點啊!再這樣拍下去,俺滴小命可就木有了啊!

然而,就在沐家主憤憤地吐槽之際,一陣震天的雷聲在空中響起。眾人紛紛下意識地抬頭,什麼情況?天雷?!

「轟隆隆!」一道天雷猛地砸下,沐家主雙眼驟縮,當即匯聚起全身的玄氣去抵擋!

「轟隆隆!轟隆隆!」

一連砸了十道天雷,冰城沐家上空的劫雲才緩緩地散去。

一道天地規則降下,晉級的魔法陣瞬間在沐家主的腳下亮起,龐大的玄氣不斷地向他湧來。

「嗡!」一把虛擬的長劍在他頭頂亮起,猛地飛入天際!下一刻,一股來自聖級的強者的氣息瞬間在屋中蔓延……

劍聖!他們沐家家主竟然晉級成為劍聖了!

「哈哈哈哈哈!沒想到老夫竟然晉級了!!!終於,終於晉級成為劍聖了!哈哈哈哈!」沐家主看著自己的雙手,興奮地仰天大笑。

「恭喜家主!」沐家眾人紛紛祝賀道,眼中是難掩的崇拜與驕傲。他們家主大人好厲害,竟然已經是聖級的強者了!哈哈^w^聖級,那可是這個大陸的頂級強者啊!

沐家主對著他們揮了揮手,擺足了樣子。而後……

沐家主立刻湊到韓雪面前,一臉諂媚地笑道:「老祖宗啊~多謝您老對孫兒的關照,助孫兒晉級成為聖級~嗚嗚嗚~老祖宗啊~您老真是貌美無雙,心地善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我對您老的崇拜之情有如那黃河之水,滔滔不絕啊~您老……」

聽聽~聽聽~這丫的老祖宗叫得那叫一個順溜啊!

沐家子弟紛紛捂臉,這丫的真的是他們的家主大人嗎?還能再狗腿一點么?不過……難道沐家主晉級是因為老祖宗她拍的那兩下?這也……太神了吧!

剎那間,眾人看向韓雪的目光都快冒綠了,恨不得他們老祖宗能夠狠狠地踹他們幾腳!

韓雪滿意地接受著沐家主的讚賞,嗯嗯~這感覺不錯~哎╯﹏╰好久沒有這種被崇拜恭維的感覺了~還是當年做神棍的時候爽,好懷念啊~

白君嘴角不自覺地抽了抽,雪兒啊~你是有多熱愛你那神棍事業啊~

今日九更送上~么么噠(^3^) 「恩……」


就在這時,一陣輕輕的嚶嚀聲從腳邊傳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