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拿走行李?」過了一會兒,梁景銳才氣憤地問道!

「難道還要留下來參加你和蘇小姐的婚禮嗎?」

「什麼婚禮?」梁景銳驚訝道,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得到這種信息?

「哼,別騙我了,你們都……」喬語難過道,「我有自知之明的,我們分手吧!」

「你說什麼?」梁景銳的怒氣立即涌了上來,幾步衝到辦公桌后,一把將喬語拉起來,憤怒道:「你敢再說一遍?」

權臣的黑蓮花 喬語被梁景銳抓得很疼,使勁地掙扎著,倔強道:「我說分手,放開我!」

掙著掙著,喬語突然感覺到不對勁兒,頭一抬,眼睛一下子就撞進了梁景銳的眼神里,只見那裡有傷痛,有憤怒,還有絕望。

「為什麼?」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半晌梁景銳緩緩道,似乎想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是為了顧予寒嗎?」

喬語剛要反駁,突然,只見梁景銳放開了喬語,快速道:「不用說了,我不會同意的!」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似乎想要逃避什麼?

喬語無力地坐在椅子上,他們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出了FC公司的梁景銳直接來到了酒吧,白天,酒吧的人很少,梁景銳一杯接著一杯,喝吧,喝醉了,就一切都會重新開始!

突然,梁景銳的身邊坐了一個人,一把奪下他手中的酒杯,道:「景銳,不要喝了,對身體不好!」

「給我!」梁景銳伸手去奪,卻拿了個空,轉頭一看,原來是蘇媛媛!

「你,你來幹什麼?把酒給我!」梁景銳醉意朦朧的道。

神寵進化 蘇媛媛看到已經醉得站不穩的梁景銳,眼睛一轉,柔聲道:「好了,景銳,我們回去吧!」

說完,不由分說,就扶著梁景銳離開了酒吧!

蘇媛媛扶著梁景銳並沒有回醫院,而是來到了不遠的處的酒店!

看著兩人進了酒店,在他們身後走出了兩個人,其中一人苦道:「怎麼辦?是不是要進去將總裁叫出來?會不會壞了總裁的好事?」

另一人也猶豫道:「要不給周助理彙報下?」

兩人一想,就趕緊向周立彙報!

聽了跟著蘇媛媛的人的彙報,周立臉色大變,這要是讓蘇媛媛得逞了,明天總裁還不得吃了自己?不行,要保護總裁不被侵犯!

想完,周立怎麼總覺得這話有點彆扭呢?

不管了,先攔下蘇媛媛再說!

說著,立即給跟著蘇媛媛的手下命令道:「立即衝進去,要確保總裁不被侵犯!」

「噗~」一位正在喝水的手下噴出了嘴裡的水!

「好,好的,周助理!」

兩人掛了電話,不敢再笑,趕緊進了酒店!

酒店房間里,蘇媛媛將梁景銳吃力地扶到床上,費力地脫了他的外套,才終於舒了口氣,顧不上隱隱作痛的肩膀,手輕輕撫摸著梁景銳的俊臉,愛戀地親了下,低喃道:「阿銳,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當年離開你,我是迫不得已的,那時候我們多好!」

蘇媛媛緩緩地陷入了甜蜜的回憶中,繼續道:「那時候你給我輔導功課,我陪你下棋,我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阿銳,你還愛著我,是不是?」

說著,將自己的紅唇印在了梁景銳的唇上。

梁景銳似乎不喜歡那厚厚的唇膏,難受地搖著頭,呻吟著:「別鬧,小語!」

聽了梁景銳的低語,蘇媛媛眼神一變,變得陰狠起來:「喬語是嗎?總有一天,我會讓她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說完,著迷地看著梁景銳,情意動,將手伸進梁景銳的襯衫里!

砰~只見房間大門被人用力撞開,跌進來兩個黑衣人,其中一人站穩身子,看著床上的情形,激動道:「還好,還好,總裁毫髮無損!」

「啊~」蘇媛媛一聲尖叫,趕緊用被子將自己遮起來,怒聲道:「你們,你們是誰?要幹什麼?」 「唔!」可能是被蘇媛媛的尖叫聲吵到了,梁景銳捂著頭坐起身,痛苦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總裁!」那兩個手下高興地叫道,其中一人趕緊上前將梁景銳扶起來。

蘇媛媛見狀,立即靠到梁景銳懷裡,撒嬌道:「景銳,你看這兩個莫名其妙的人,竟然闖進咱們的房間,你可要好好給他們個教訓!」

陌生刺鼻的香水味讓梁景銳反射性地將靠近的女人一把推開,轉頭一看,皺眉道:「蘇媛媛?你怎麼在這裡?」

抬頭看了看房間里的情況,梁景銳臉立即黑了下來,渾身充滿了冰冷的氣息,那兩個手下膽顫地看著總裁,心裡暗暗叫苦,周助理這不是讓他們拿身體堵槍眼呢嗎?看,破壞總裁好事,總裁要發怒了!

誰知,梁景銳一把掀了被子下床,身體不穩地晃了晃,冷冷道:「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這次就不與你計較,再有下次,別怪我不客氣!」

冷哼一聲,拿過手下遞過來的外套,疾步離開了房間。身後還跟著輕蔑地看了她一眼的兩個手下。

蘇媛媛氣得用力地抓了抓被子,將肩膀上的傷口再次崩裂了都不知道,過了半響,她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眼中閃過一絲狠意,拿起手機給一個號碼發了條信息:「拍到了嗎?」

「恩!」

看到回過來的消息,蘇媛媛冷冷道:「喬語,梁景銳,既然我不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的。」恨完,穿起衣服離開了房間。

出了酒店的梁景銳坐進車裡,問手下道:「你們是?」

「啊,總裁,我們是周助理的手下!奉命盯著蘇小姐!」

梁景銳揉揉鼻樑,淡淡道:「發現什麼沒有?」

「沒有,我們想偷偷在蘇小姐的手機里安裝切聽器,但是一直都沒有機會靠近!」

梁景銳的手一頓,沉思了會兒,道:「我找機會吧!你們繼續盯著她!」

「是,總裁!」

倆人說完,就立即下去繼續執行任務!

FC公司,喬語正在辦公室看著窗外發獃,突然手機消息響,她拿起手機一看,原來是收到了一張照片,是個陌生號碼發過來的,喬語好奇地打開一看,臉色唰地一下變白,手也抖了起來!

只見照片上是蘇媛媛和梁景銳靠得緊緊地,親密地進了酒店的照片。

猜測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喬語的手無力的垂下,手機也慢慢地滑到了地上!

「扣扣扣~」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喬語彷彿沒有聽見似的,門外的人也不等她答應,就直接推門進來了,是顧予寒,他的手裡正拿著一個文件!

看著喬語難看的臉色,心急道:「怎麼了?喬,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

喬語緩緩抬頭看了看他,立即擦了擦眼睛,整理了下情緒,深吸口氣,問道:「怎麼了?」

顧予寒看著她又將自己武裝起來,又難過又心痛,黯然道:「喬,我們之間不用這麼生疏,有什麼不開心的,說出來,也許會好點,你就把我當成樹洞吧!我不介意!」

顧予寒玩笑似的說完,嘆了口氣,也正色道:「這裡有一個任務,很棘手,看你有沒有興趣?」

說完,將手裡的文件遞給她。

喬語拿過文件,還未打開,就點點頭,道:「好啊,可以!」

顧予寒楞了楞,道:「你都不看看嗎?」

喬語笑了笑,站起身,來到窗前,輕輕道:「就當是讓自己冷靜下吧,想想未來要怎麼走?」

顧予寒應了聲,道:「那我去做準備了,還是我們兩個搭檔!」

喬語點點頭,沒有再說話,看著梁氏的方向,心道:「景銳,我再給我們彼此一點時間,等我想明白,我就會回來,到時……」

顧予寒看著喬語的背影,轉身默默地離開!

喬語出去執行任務了,梁景銳是好幾天後才從周立的彙報中知道的,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梁景銳久久都沒有說話,周立小心地看著自家總裁,看到他疲憊傷心的眼神,心中都不由得一酸!

梁景銳揮揮手讓周立下去,一個人在辦公室坐了一整天,也沒有出來吃飯,周立一直擔心地看著辦公室門口,都不知道要怎麼勸總裁!

辦公室里,梁景銳長舒一口氣,疲憊地放下手裡的文件,靠在椅背上,按了按眉心,今天忙了一整天,他不敢讓自己停下來,一停下來,就會想起那天小語說出的分手,他不敢想,更不敢去找小語,怕去了,她又說出那讓自己恐慌的字眼!

也好,就讓彼此冷靜下吧!

就這樣,時間過得飛快,梁景銳忙著梁氏和語然,蘇媛媛也時不時得來看看他,比如帶點愛心午餐什麼的,梁景銳也沒有拒絕,但也沒有多熱情,偶爾,蘇媛媛也會給大家帶個點心,此舉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大家都將她當做未來的總裁夫人看待!

轉眼三個月過去了,這天,蘇媛媛和梁景銳在公司對面的咖啡廳吃飯,只聽蘇媛媛輕柔地道:「我這個朋友在婦科方面可是咱們市的權威,你不是說喬小姐想調理調理,準備要孩子嗎?要不我帶你去諮詢下?」

梁景銳收回看向窗外的視線,考慮了下,道:「不用看到本人嗎?」

蘇媛媛笑了笑,放下餐具,道:「不用,先簡單地諮詢下,等喬小姐回來了,你再帶她去吧!」

梁景銳點點頭,沉默地喝了口咖啡,心道:「算算時間,小語也快回來了吧!」

蘇媛媛看著他那心神不屬的樣子,咬了咬牙,最近梁景銳一直這個樣子,有時候她說上半天都得不到一句回應,彷彿在對著空氣說話,可又拿梁景銳沒有辦法!

蘇媛媛勉強笑了笑,道:「那就明天下午吧,正好我朋友值班!」

「恩!」梁景銳答應一聲!

第二天,蘇媛媛帶著梁景銳來到市立醫院,剛進大門不久,沒想到喬語也帶著顧予寒來到了醫院。

喬語邊走邊埋怨道:「你說你,我的身手你還不了解嗎?誰讓你幫我擋那一刀的?」

顧予寒笑笑,扶著受傷的胳膊,無奈道:「你就饒了我吧,你都說了這一路了!」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走,趕緊到外科給你縫個針包紮下!」

說完,拉著顧予寒就進了三樓外科,看著醫生給顧予寒治療,喬語就準備去給顧予寒取葯。剛出治療室門口,喬語一愣,那似乎是梁景銳和蘇媛媛?

不由自主地,喬語跟著他們來到四樓,只見他們進了一間診室,喬語緩緩走到那間診室的門口,抬頭向上方的指示牌看去:「婦科」!

喬語吃驚地向後退了兩步,用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難道…蘇媛媛懷孕了?

一瞬間,這個念頭就佔滿了喬語的腦海,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等到回神時,就看到眼前顧予寒在擔心地看著她,問道:「喬,你怎麼了?」

喬語搖搖頭,無力道:「G,沒事,你弄完了沒有?」

顧予寒點點頭,道:「弄好了,你不舒服的話,我就先送你回去!」

喬語沉默地應了一聲,就跟著顧予寒離開了!

突然,他們身後傳來了蘇媛媛的驚呼聲,只聽她道:「那不是喬小姐嗎?」

喬語和顧予寒回頭,喬語的眼睛直直地撞入梁景銳的眼中,那眼神讓喬語害怕!

梁景銳死死地捏著拳頭,努力地控制著自己,他在這裡為她擔驚受怕,而她,卻和另一個男人出生入死。看著前方親密的兩人,那一刻,他想殺了顧予寒!

兩人就這樣默默地對視著,身邊,蘇媛媛和顧予寒隱晦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似乎過了好久,喬語淡淡轉身,對顧予寒道:「我們走吧!」

說完,再不回頭,和顧予寒一起離開!

回到臨時租住的地方,顧予寒為喬語倒了杯水,擔心地看著她,問道:「喬,你有什麼打算?」

喬語苦笑一聲,喝了口水,道:「還能怎麼樣?都有孩子了!」

說完,喬語放下杯子,起身道:「我回去取東西!你幫我把這裡買下來吧,可能這裡就是我的新家了!」

回到梁宅,家裡沒有人,喬語上了二樓,來到兩人的卧室,剛一推開門,就看到了坐在陽台椅子上的梁景銳。

「咳咳咳!」

房間里很嗆,梁景銳似乎抽了很多的煙,他面前的煙灰缸里裝滿了煙頭!

喬語揮了揮手,感覺好點了,默默關上了門,坐在床上,道:「怎麼抽這麼多煙?」

梁景銳笑笑,道:「你是在關心我嗎?」

喬語一愣,沒有說話,兩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突然,喬語似乎下定了決定,抬起頭,道:「景銳,我們分手吧!」

梁景銳抽煙的手一頓,冷冷道:「我不同意!」

喬語一下子火氣上來,唰地站起身,怒道:「那你準備將我放在什麼地方?景銳,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梁景銳狠狠按滅煙頭,起身幾步走到床邊,看著喬語,固執道:「我是怎樣的人你不知道嗎?我是不會同意分手的!」 喬語難過地道:「景銳,你這樣我們大家都很難過,不如我們分手吧,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不要再折磨彼此了!」

梁景銳臉色鐵青,狠狠道:「不行!小語,為什麼?為什麼你一回來就要分手?是為了顧予寒嗎?是不是?」

梁景如狠狠地抓著喬語的胳膊,似乎非要喬語說出原因!

「是!」喬語一咬牙,點頭道,並一把推開了梁景銳。

梁景銳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被喬語一推,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半響,他抬頭固執道:「我不相信!」

喬語冷冷道:「我和G有共同的話題,我們出生入死,好幾次,他都冒著生命危險來救我,是個鐵人都會動心,跟何況……」

「別說了!」梁景銳痛苦地打斷道,「想要和顧予寒在一起,除非我死!」

說完,似乎再也待不下,起身就離開了房間!

「砰~」一聲門響,喬語無力地坐在床上,緊緊地抱著自己,彷彿在這裡尋找著力量!

收拾好東西,喬語回頭看了看房間,腦海里閃過很多和景銳在一起的快樂,但最後卻停留在他陪著蘇媛媛去婦科的場景,想到這裡,眼淚不由自主地落了下來,深吸一口氣,喬語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裡!

回到臨時居住的地方,顧予寒還在,看到喬語回來,將一份文件推到她面前,道:「這是購房合同!」

喬語點點頭,情緒低落地道:「G,我想一個人安靜會兒!」

顧予寒拍了拍她肩膀,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房間!

就這樣,兩人似乎在冷戰,但又似乎比冷戰更讓人擔心,付于晴聽說喬語回來了,立即來找她,誰知被梁宅的傭人告訴說搬出去了。

付于晴跺跺腳,立即給喬於打電話:「小語,你在哪裡?」

喬語難過道:「小晴,我和梁景銳分手了,現在住在我的地方!」

「什麼?」付于晴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著急道:「地址發過來,我來找你!」

到了喬語家,付于晴環視了下周圍,看起來還算安全,不由得放下了心,這才趕緊坐在沙發上,拉著無精打採的喬語,道:「到底怎麼回事?」

看著好友擔心的眼神,有些話不能和顧予寒說,卻可以和閨蜜說,於是說了自己看到的一切,最後傷心道:「小晴,你說,他們都有孩子了,為什麼還要拉著我,難道還要讓我看著他們一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嗎?」說完,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痛,大哭了起來!

付于晴直覺得想說不可能,但想到前段時間蘇媛媛幾乎天天來公司,而總裁也沒有怎麼拒絕,完全不同於以前對待其他女人的態度,到了嘴邊的話就又咽了下去!

看著失魂落魄的喬語,付于晴難得的嘆了口氣,什麼安慰的話也說不出,只是默默地抱著喬語,讓她能盡情地發泄出來!

過了好久,漸漸地,喬語的哭聲小了許多,最後獃獃地出著神,付于晴替她擦了擦眼睛,擔心道:「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喬語哭了一場,似乎好受多了,聽到付于晴的問話,從桌下拿出一份文件遞給了付于晴。

付于晴好奇地拿過來,一看封面,驚訝道:「《語然公司全權委託書》?」 半路婚情 立即打開一看,大致內容是將語然公司全權託付給付于晴,可以代替董事長做出任何決策!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不行,小語,先不說我能不能勝任?總裁要知道了,還不扒了我的皮?」

喬語難過道:「小晴,我只有你這麼一個朋友,選我還是梁景銳,你自己看著辦吧?至於能不能勝任,你忘了語然剛成立時,你給了我不少建議,可以說那裡也有你的一份心血,你比我更適合這個職位,我相信你沒問題的!」

「看來,小語早都想好了,否則思路沒有這麼清晰,難道事情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嗎?」付于晴惋惜地想道,「可惜了,她和總裁那麼配!」

「好吧!我就捨命陪君子了!」付于晴做了個壯士扼腕的表情!

看著付于晴耍寶,喬語難得的笑了一下,就開始將語然的相關情況向付于晴一一交代了!

說完了,付于晴小心翼翼地問道:「小語,你要離開嗎?」

「恩,最近這幾年太累了,我想出去看一看!」

「再也不回來了嗎?」付于晴不舍地將頭輕輕地靠在喬語的肩頭!

「也許吧,短時間內是不會回來了!」這裡留下了太多的回憶!

「那明天我們幾個陳浩,周立幾個聚聚,你來嗎?」付于晴問道。

喬語搖搖頭,道:「明天我想去看看我爸媽,雖然他們不拿我當女兒,但我畢竟是他們的女兒,看過後,後天我就準備走!」

「這麼快?」付于晴沒想到喬語這麼利索,說走就走!

「那~你跟總裁說一聲吧!」付于晴建議道。

喬語沉默了會兒,笑道:「再說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