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騎士這種「特殊體質」會在人類中大範圍出現,而不是單獨的特例?為什麼適用於魔法學徒的「藥劑」會對騎士有作用?…」

「…在魔法世界中,《魔法生物解剖學》一直飛速發展,但對於人類自身的《解剖學》卻少有人研究,我們缺少探索自身奧秘的衝動…」

在視線中閃現的這幾句話,讓本傑明的心裡一沉,胸口像是被某種東西重重的砸了下去。

本傑明快步走過大廳,推開擋在路上的一切東西,他深吸了一口氣,第一次全身貫注的坐回桌子前,翻開了多恩的藥劑文件。

隨著文件的解讀,本傑明的神情越來越嚴肅,那種如饑似渴的閱讀狀態。就像是他第一次拜讀拉比克大人的著作,感受到魔法藥劑學顛覆整個魔法世界的激動情形。

「大膽的推斷,嚴謹的試驗過程!」本傑明眉飛sè舞的閱讀著。「這不僅僅是一張份魔法藥劑改良配方,它完全顛覆了魔法世界的認知。多恩對騎士身體的解剖試驗,將會推動《人類解剖學》這一冷門科目的發展。」

「如果,我是說如果。」跟隨著多恩的思路,本傑明情不自禁的大聲說道:「如果這個藥劑經過幾代魔法師的改良,成本削減到100生存點的程度。那麼騎士在荒原不僅僅是輔助的地位,而是對抗魔法生物的一股不可忽視的戰力,它能讓人類在荒原的推進速度上,快上幾年甚至十幾年!」

「天才!」本傑明的右手重重的砸在桌面上:「因為我的固執和無知,差點讓一位天才從我身邊溜走。」

「傑瑞!!傑瑞!!」本傑明揮舞著多恩的文件,慌忙的衝下樓梯:「剛才那個孩子呢?就是那個叫多恩的。」

「多恩?」傑瑞還沉浸在羞辱多恩的快感中,一時被本傑明提起,傑瑞顯得有些慌亂,結結巴巴的說道:「您,您不是叫我打發他走嗎?」

「是。」本傑明又搖了搖頭:「不是,誒,我沒辦法跟你解釋,他的地址呢?每一個學徒來評估部都有登記地址的吧。」

「地址…」傑瑞縮了縮頭,一種不好的預感在慢慢發酵,他與多恩見面的過程並不愉快,甚至讓他氣憤的忘記了登記。

「沒,沒有地址…」傑瑞惶恐的回答道。

「那就去找!!!」本傑明的怒吼像風暴一樣回蕩著:「找不到這個人,就給我永遠永遠的滾出荒原!!!」

ps:6000大章,希望大家看的開心愉快,另外求推薦票,夢想票,還有收藏對我非常非常極度極度重要!

; ?把自己關在房間中,多恩用了兩個小時才讓自己徹底冷靜下來。

「覺醒『葯』劑不被魔法協會重視,多半是我的身份問題。」多恩自言自語的說著:「如果我是三級魔法學徒,或者是魔法師。我的話就足夠有分量,覺醒『葯』劑也不會被人輕視了。」

「只有賺更多的生存點,製造出更多的『葯』劑。快速成為一位魔法師,才能自由的行走在荒原上,才能讓那幫老頑固重視我,仰望我!」

多恩捏緊了拳頭,默默對自己說道。

想要得到生存點和魔法材料,多恩必須要再次進入荒原,但是這次,多恩要準備的更加充分。

下定了決心之後,多恩開始準備第二次荒原之旅。有了第一次進入荒原的經驗,多恩這次覺醒增加補給數量。

充足的治癒類『葯』劑是必須的。除此之外,多恩還要給艾瑪和帕比準備一些備用武器,防止魔力消耗光之後,兩位騎士失去戰鬥力。

在做好這一切以後,多恩動用了佩萊拉借給他的生存點,開始衝擊二級魔法學徒。

經過了兩個星期的瘋狂製作『葯』劑,多恩的魔力值終於突破了500卡拉,達到了654克拉的水平。

在順利進階之後,多恩覺得『胸』前的魔力本源也開始發生變化,本來只在『胸』口範圍活動的魔力,開始散發到全身。多恩覺得身體的強度明顯上升了一個檔次,魔力的調動也比之前更為靈活。

成為二級魔法學徒,不僅在身體強度、壽命上大幅度攀升。更重要的是,因為魔力本源的提升,多恩可以使用大部分的0級魔法。一級魔法學徒只能以魔法物品為媒介釋放魔法,戰鬥方式太過單一。但晉陞為二級魔法學徒之後,多恩的戰鬥方式將更加靈活多變。

經過幾代魔法師的修改簡化,魔法的學習已經變得非常簡單,多恩只需要『花』費生存點購買一些施法模型,接著在魔力本源中構建出施法模型,輸入魔力之後就能成功釋放魔法。

簡單來說,施法模型就是槍,而魔力是子彈,只要模型構建好,可以隨時施放魔法。

多恩仔細挑選之後,選擇了三種0級魔法。

爆烈炎術:消耗109克拉魔法值,可以釋放出一枚半徑為一米的火球,最高溫度達3000°,可以迅速毀滅敵人。

輕靈迅捷:消耗50克拉魔法值,施法者的速度將提升5%,如羽『毛』一般輕盈。

鏡像分身:消耗80卡拉魔法值,你可以創造出一個鏡像分身,它不具有攻擊『性』,卻可以幫你抵禦來自敵人的攻擊。

強勢寵婚:步步爲贏 一種攻擊魔法,一種防禦魔法,一種輔助魔法。有了這三種攻擊魔法,多恩的攻擊方式將更加多變,尤其是輕靈迅捷和靈動的疊加,可以讓多恩的速度更快,雖然15%的速度加成看起來不多,但在戰鬥中,哪怕是1%的速度差距,都可以決定勝負。

理論上來講,只要有足夠的生存點,多恩可以把所有的魔法都學習下來,但這在實際戰鬥中並沒有作用,只要魔力耗盡,施法模型也就沒有了作用。這三種0級魔法,恰好符合多恩現在的魔力值水平,可以釋放三輪。

我把文字變現了 在魔力本源中構建完三個施法模型之後,多恩還需要設置三個開啟語。在戰鬥中,只要多恩念出開啟語,魔力本源就會向施法模型注入魔力,釋放出相應的魔法。

大多數魔法學徒都用「古泰坦語」來設置開啟語,如果用通用語的話,在和人『交』談的時候突然釋放魔法,可不是一件鬧著玩的事情。

多恩把爆烈炎術的開啟語定為:阿斯勒,輕靈迅捷是:拉布克,鏡像分身是:奧勒斯。

這三個名稱在「古泰坦」語中分別是燃燒、滑翔和閃避的意思。

在打點好一切后,多恩直接趕赴騎士居住區,帕比和艾瑪早已經整裝待發了。

就在多恩離開智慧之眼的時候,傑瑞也正向居住區匆匆趕來。

「叔叔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傑瑞擦著頭上的汗,慌忙的走向管理員。

回想起本傑明令人恐怖的吼叫和野獸般的眼神,傑瑞心中的恐懼感更強烈了,如果找不到多恩,他百分百要滾回老家去了。

「我需要調取一名學徒的信息。」傑瑞焦急的對管理員說道:「我不知道他的全名,只知道他叫多恩,姓並不清楚。」

管理員是個長相妖嬈的豐滿『女』人,在傑瑞說話的時候,她正專心致志的對著鏡子補妝。

「請出示您的身份。」

「魔法協會的傑瑞·多羅。」

「魔法協會?」管理員驚訝的側過身,語氣立刻和善起來:「請稍等一下,我需要核實您的信息。」

能在荒原上任職的魔法協會成員,不是魔法師就是魔法師後裔,翠西這個小小的管理員可不願意得罪這種頗有來頭的大人物。

況且,翠西還沒有結婚,資質也非常一般。 曾經深愛成灰燼 就算她再努力,在魔法的道路上也很難進步了。翠西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嫁給一位年輕的,前途無量的年輕魔法學徒。

而眼前的傑瑞,似乎很符合自己的要求。

沒有在意翠西不斷閃動的眼『波』,傑瑞把手中的戒指遞了過去。

「我叫翠西。」翠西故意撩起額前的劉海,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這麼年輕就在魔法協會任職,真是有前途的年輕人,還沒結婚吧?」

要是在平時,傑瑞當然不介意跟這位妖『艷』『性』感的管理員調**,但現在傑瑞完全沒有這個心情。

「找到了嗎?」因為急躁,傑瑞的語氣有些生硬。

「真是不解風情。」翠西暗自腹誹了一聲。

在傑瑞的催促下,翠西極不情願的開啟了手中的魔法查詢平台,在輸入魔力后,一屏白『色』透明的光幕彈了出來。

「智慧之眼中叫多恩的有17位,你看看哪一位是你要找大人。」翠西的手指向屏幕上的基本信息,很明顯沒有了剛才的熱情,一幅懶洋洋的語氣。

「是這個人!」傑瑞興奮的指著多恩的全息頭像說道:「多恩·以賽亞,快幫我找到他的住址信息。」

翠西意外的瞟了傑瑞一眼,資料里的多恩·以賽亞只是位一級魔法學徒。但看起來這個傑瑞對多恩非常重視,難道是一位魔法師的後裔?

帶著強烈的好奇心,翠西繼續調閱資料。但很快,翠西的眉頭皺了起來:「對不起,傑瑞先生,多恩·以賽亞的信息受到保護,我無權調閱。」

「我是二級魔法學徒,應該有這個許可權。」傑瑞催促道。

「應該夠了,多恩·以賽亞是一級魔法學徒。」翠西把傑瑞的戒指與魔法物品連接起來。

「竟然…」翠西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氣,在她試圖再次調取多恩信息的時候,一行警告的紅『色』字跡閃動在屏幕上。

翠西緊盯著屏幕上的字跡,臉『色』異常嚴肅起來。

「對不起,傑瑞先生。任何學徒級都無權調閱多恩的詳細信息,只有魔法師有相應的許可權。」翠西的語氣有些冰冷,臉上是警惕的神『色』:「鑒於你試圖調取多恩·以賽亞的信息,我需要第一時間上報智慧之眼,並對你發出警告,請不要再次試圖調取多恩·以賽亞的信息。」

「什麼?」

傑瑞的心情頓時跌落到谷底。

明明有了多恩·以賽亞的信息,卻需要魔法師級的許可權,這個多恩·以賽亞到底是什麼人?

傑瑞臉『色』變換了幾次,到了這個地步,他只能去找本傑明叔叔來解決了。

在傑瑞走後,翠西有些失神的看著屏幕上的全息頭像。

多恩的相貌很普通,看起來也就是13、4的年紀,但他的信息竟然需要魔法師級才能調閱。

「這個多恩,到底是什麼人?」翠西咬緊了嘴『唇』,看向多恩的眼神也變得朦朧起來。

「我就知道,上天會送一個極度優秀的男人給我的,而且他還這樣神秘。」翠西嘟起『性』感豐滿的嘴『唇』,手指在多恩的臉上,輕輕的劃了一下。 ?賽比坐在一張涼椅上,手指煩躁的敲擊著身前的石質方桌,時不時抬頭向『門』外看上一眼,像是在等著什麼人。

「別那麼心急,賽比。」哥特坐在賽比身邊,手中拿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岩漿酒,緩緩的在杯口吹了一口氣。

「你的手下還沒有打聽到消息嗎?」賽比不耐煩的看了哥特一眼,頗有些責怪的意思。

「不是我的手下。」哥特抿了一口茶水,慢悠悠的說道:「他們是我的朋友,而且多恩的行動也不是我們能影響的,只要多恩還滯留在智慧之眼,我們就拿他沒辦法。你不會想惹怒執法隊的隆多先生吧。」

「切。」賽比眼睛眯了起來,表情變得扭曲起來:「那個隆多竟然敢在曾祖父面前訓斥我,害的我被罰跪了七天,等我成為三級魔法學徒,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不過在這之前。」賽比的拳頭狠狠砸在桌面上,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要先宰了多恩·以賽亞。不,不能讓他死的那麼輕鬆,我要讓他哀嚎一個月才能死去。」

「跟我想的一樣。」哥特微微一笑,拿起一隻水晶杯:「喝些岩漿酒,消消氣,等到多恩離開智慧之眼,我們有的是機會。」

哥特站起身,替賽比斟滿了一杯酒,又心細的遞過一方絲巾,塞在了酒杯下面。

「這酒不錯。」賽比悠然的抿了一口,似乎很享受哥特的服『侍』,讓一位二級魔法學徒替自己端茶倒水,別的一級學徒可沒有這種福分。

賽比側過身,對哥特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哥特,人不錯。」賽比頓時覺得『胸』中舒暢多了。

賽比當然明白,哥特如此賣命巴結自己,不過是因為自己的曾祖父是萊恩罷了,不過看他服『侍』的如此周到,將來賽比也不介意提攜他一把。

哥特迎上賽比的目光,恰到好處的低下了頭,擺出一副順從的模樣,但嘴角卻微微冷笑著。

「賽比這個蠢蛋!我只是撒了個謊,說自己也是多恩的敵人,他竟然就相信了。要不是老師和諸位大人們的命令,我會跑來給你當奴才?」

「刷拉」一聲,『門』被人推開了。

賽比和哥特幾乎同時站了起來,眼睛死死盯住衝進『門』的黑瘦男子。

「多恩·以賽亞進入荒原了。」那人有些興奮的說道。

「哈,哈哈。真是太爽了。」賽比猩紅『色』的舌頭在嘴『唇』上轉了一圈,似乎在期待不久之後的血腥快感。

***************

「人不在了?」本傑明雙手在半空中揮舞著,憤怒的連鬍子都翹了起來:「你說人不在是什麼意思?難道他還能從智慧之眼蒸發嗎?」

「抱、抱歉,本傑明大人。」翠西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多恩·以賽亞真的不在智慧之眼,他可能進入荒原了。」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本傑明,翠西覺得自己的小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竟然連魔法協會的正式成員都來了,翠西覺得自己被捲入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當中。當然,她未來的小**多恩·以賽亞是整件事情的中心,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讓翠西覺得分外甜蜜。

「那帶我去他的領地。」本傑明余怒未消,語氣有些不善。

「這,這需要韋德大人的批准。」翠西輕聲說道:「多恩以賽亞在荒原上的位置,只、只有首席才有資格知道。」

「我親自去找韋德·迪斯!」本傑明似乎不想在一個糾結的小姑娘身上『浪』費時間。

「哼,只有首席才有資格知道。」本傑明今天的心情格外糟糕,忍不住出言回了一句:「年輕時,我也是一位首席魔法師。」

「韋、韋德大人不在荒原。」翠西小聲嘀咕的一句,但處在狂暴狀態的本傑明並沒有聽到這句話。

荒原上,多恩與兩位騎士正爬上一座矮山。

從昨天開始,帕比的傻笑就沒有停止過。終於,多恩忍不住背後突然傳來的「噗,噗」聲,揚起手在帕比頭上敲了一個爆栗。

「你想把所有的魔法生物都引來嗎?」多恩責問道。

「對不起,多恩大人。」帕比急忙捂住了嘴,但臉上還是掩飾不住的笑意:「帕比太高興了,帕比太興奮了,我竟然跟大人一樣擁有魔力了。」

「還有這個,這個寶貝衣服。」帕比粗壯的手指愛憐的『摸』著身上的魔法物品,像是在打量一束『精』致的玫瑰『花』。

「這是只有學徒大人才能用的寶貝,大人真的送給帕比了嗎?是真的嗎?大人不會反悔吧?」

「閉嘴!」多恩惡狠狠的說道:「再廢話我就揍你一頓,然後把這件魔法物品回收!」

「嗚,嗚…」

帕比第一時間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後右手遮擋在『胸』前,表情活脫脫像一個要被扒光的小媳『婦』。

多恩苦笑著搖了搖頭,重新把目光投向了山下的『花』叢中。

在一片黑『色』的『花』叢中,幾隻骨質蝴蝶正盤旋飛舞著,嘴中鋒利的獠牙撕咬著金屬般堅硬的黑鬼『花』。

「那是鬼骨蝴蝶,一級魔法生物,憤怒時會噴吐出酸『性』毒液。」多恩慢條斯理的說道:「這些鬼骨蝴蝶正在進食,你們兩個下去把它們解決掉,這次我不會出手。」

「我一個人就夠了。」艾瑪愛撫著手中的戒指,一幅自信滿滿的語氣。

「嗚嗚嗚…」帕比似乎憤怒的抗議者什麼,但是仍然不敢說話。

「去吧。」多恩伸出右手,在艾瑪渾圓堅『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艾瑪在鼻腔中嬌哼了一聲,咬緊了嘴『唇』幽怨的看了多恩一眼,眉眼中像是要溢出水來。

接著,艾瑪修長的右『腿』伸直,緊繃的皮『褲』把**勾勒出一個『誘』人的深谷,像一頭矯健的黑豹閃電般沖了下去。

帕比沒有那麼多『花』樣,他從矮山上高高躍起,然後重重的落在地面上,震得地面都微微晃動了一下。

「這個白痴。」多恩哀嘆了一聲。

不過多恩並沒有讓帕比改正的意思,作為一個嘲諷型戰士,帕比無意識的一舉一動,都完美的切合了吸引火力這一要點。

就在帕比落地的一霎哪,那三隻蝴蝶停頓了片刻,然後急速抖動起翅膀,瘋了一樣向帕比衝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