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這次過來,是想要道歉的。」

「早上說的那些,現在想想真是昏頭,真的不該說的。」

「檀,聽你這樣說,爺爺非常欣慰,總算沒有過於蠢笨。」

「那個陸三一看就是不好招惹,和他玩,是玩不過的。」北野泊語重心長的說。

「是的,檀的心中有數,時間已經很晚,爺爺先睡。」北野檀說完,朝外走去。

只是剛剛走出去三分鐘,走廊的燈突然熄滅。

「啊,啊!」

「有賊!」北野檀突然尖叫起來。

是有侍衛,包括北野泊聽到北野檀這話,立刻衝過來查看情況。

趕到時候,北野檀的手臂已經鮮血淋漓,這是一道很重的刀傷。

「怎麼回事,怎麼會是這樣?」

「爺爺,剛剛有賊,看著賊的方向,似乎是在後花園!」 嫦娥仙子@鬼夫大大:“你不要聽他亂說,咱繼續,等會兒,你要記得多給我拍幾張,發光的井的照片,我好發給我家后羿哥哥看。”

最強逆襲大神快穿 “沒問題呀,替美女姐姐辦事,一定馬到擒來。”郝健一邊閒聊着,一邊招呼着三個小可愛,換裝。

巨大無比的獨角獸,體型龐大,身材健碩,看起來本不可愛,然而他的那個俊美的獨角,又滑又可愛,像鐮刀,像月亮,像眼睛!然而,越美麗的東西卻是越危險的東西,獨角的,尖銳程度已經達到了,吹毛斷髮,銷鐵如泥的境地。

甲殼蟲雖然體型較小,不怎麼佔面積,看起來瘦瘦弱弱的樣子,眼睛小小的樣子,但是他的那雙鏤空的,輕盈的,薄翼的,翅膀,簡直要萌翻了天。然而他的一雙盈動的小嘴,就像兩個鐵鉗子似的,鐵鉗子上下頜都很尖銳,咔嚓一聲,大卡車都抵擋不了這種威力。

哈巴狗則是最貼近人類的一種動物,就像人類的哈士奇一樣,五官很緊湊,臉很扁大,毛髮卻是很柔軟,參差不齊,頗有一種凌亂之美,他的眼睛最具有囧囧有力,圓大凸的特點。他最有力的攻擊力,應該是他的萌吧!擅長掩飾自己的兇狠殘暴,讓人類輕易的放鬆對他的警惕,他會露出自己的一口獠牙利刺,對人類作出最致命的打擊,最出其不意的傷害。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家賊難防,防狗防盜防閨蜜?

他們三個現在可是美美噠,絕對是大半夜跑出來可以把人給嚇死,我勒個去。

絕對是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

在火場中掙扎的大蟒蛇,快受不了了,他等了半天,那三個小可愛也不出來和他對打,真是浪費自己的積極性。

“老弟,還要等多久?我一個人在這裏,自娛自樂的,板過來板過去的,一點意思也沒有,這些羣衆倒是玩得挺開心的。人類果然變態呀!”西海蛇王,對郝健抱怨道。

“蛇兄,你不要焦急,慢慢等待,俗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嘛?”郝健迴應道:“況且我這不是在想辦法,給你找合適的食物嗎?我保證這次直播結束以後你就可以吃上稱心如意的食物了。”

“那好,我再信你一次,不過你叫他們搞快。”

“ok,我辦事你放心啦!”郝健一轉頭,又指揮三個小可愛道:“牛鞭準備好了嗎?冰塊準備好了嗎?胸口碎大蛇準備好了嗎?”

獨角獸用嘴叼着一隻牛鞭,回答:“主人,牛鞭準備好了。”

郝健微笑着回答:“很好,拿上鞭子,準備上場。”

甲殼蟲用嘴叼着一塊小冰,回答:“主人,冰塊準備好了。火勢太大,可是很快又化了。”

郝健皺了皺眉頭回答:“繼續想辦法穩固冰塊,要找到那種可以在火裏面,不被融化的冰塊。”

“是,主人。我這就去。”甲殼蟲回答。

哈巴狗汪汪汪慘叫了兩聲,回答:“主人胸口碎大石的釘子已經準備好,就是有點扎手,哎喲,我可憐的尾巴啊。都可以漏水了。”

“沒關係,回頭算你工傷,賞你很多很多太陽花。”

“去吧,準備好了,就加入戰鬥!”郝健一邊在手錶上聊着天,一邊這樣命令道。

說話間郝健順便咔嚓咔嚓拍了好幾十張枯井的外觀,裏面,360度旋轉,從上往下從側往右從左往側,當然還用了美顏的喲,拍好後,他又繼續回到聊天現場。

他怕自己再不回去就成爲災難現場了。

吳剛@嫦娥仙子:“我說,小娥啊,咱不要那井了哈,別說什麼發光的井,我分分鐘用法術給你變出來350個,不對,360個各種各樣的水井,你說好不好?”

吳剛@嫦娥仙子:“小娥啊,別生氣嘛,你后羿哥哥不是去射日了嗎?天天這麼忙碌,也沒空陪你,也沒法幫你拍照。要不這樣子啊,咱都是領居,我幫你拍照片吧,你說你想拍什麼我都幫你拍,而且絕對不收費喲,要不你把你的自拍照和微信號都發給我唄,我絕對保證完成任務。好不好啊?”

吳剛那小子在郝健那裏說不過去,就跑去勸說嫦娥仙子,想當個老好人。結果人家嫦娥仙子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就不領這個情,自作多情,活該吧他。

嫦娥仙子@吳剛:“我的后羿哥哥也是你能叫的嗎?再說了,你的拍照技術那麼撇。讓你給我拍,還不如我自己拍,走開啦,別擋道。每天像個蚊子一樣跟在,屁股後面,嗡嗡嗡嗡的,你不嫌煩我還嫌煩。”

嫦娥仙子@鬼夫大大:“對了,鬼夫弟弟,你可不可以先幫我拍一拍三個小可愛的樣子嘛?我就想看看,他們長啥樣?好不好?”

鬼夫大大@嫦娥仙子,私聊:“好啊,一定的,嫦娥姐姐都發話了,小弟怎敢不爲美女效勞呢。對了,我的微信號叫帥你一臉血哦,美女姐姐,要記得同意喔。”

郝健這絕對是故意的!他爲了吸引更多的人來看他們的直播,讓自己更好的完成任務,所以就,重新申請了一個小號,名字叫做帥你一臉血!他總不能,故意告訴別人,逼着別人來加他吧,所以就側面的用這個方法,將自己的微信號傳播開來。

在這同時,評論炸開了花的同時,唰唰唰又拉着三個小可愛刷刷拍了好幾十張照片。還禁止他們,別人要照片不給,必須得收費。好傢伙,果然是經商的好頭腦。

當然嘛,美女就除外啦!嘿嘿。

吃飯被噎死,評論道:“原來主持人的微信號是帥你一臉血!”

喝水被嗆死,評論道:“大家快加,帥你一臉血!”

“好勒,已經添加帥你一臉血!”走路被撞死,評論道。

“帥你一臉血,這名字好炫酷啊!”爬山被累死,讚歎道。

……

接下來就是一串刷屏!瘋狂的刷屏。

“帥你一臉血!已加,求歐巴同意。”

“帥你一臉血!已加,求歐巴同意。”

“帥你一臉血!已加,求歐巴同意。”

“帥你一臉血!已加,求歐巴同意。”

+1

+1

+1 第1044章西郊區廢棄醫院

北野庭院進賊,這是一件大事,不能輕視。

北野泊望著北野檀指的方向,根本沒有看到什麼人影。

「賊真是從後花園去的嗎,好端端的去後花園做什麼?」

「或許對方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所以準備逃離,爺爺我們必須趕緊去追。」

北野泊深深的看了北野檀一眼,然後看向幾名侍衛。

「調所有侍衛,前往後花園。」北野泊一聲令下,所有人都朝著後花園走去。

北野檀忍著痛意,跟著他們一起前往。

安靜的夜晚因為這件事情變得熱鬧起來,整個後花園都變的雞飛狗跳。

一通搜查下來,半個人影都沒看到。

「真的看到那個賊往這邊跑的,後花園根本沒有出口,根本逃不出去的。」北野泊幽幽的問。

「爺爺難道不相信我嗎?」

「手臂上的這道傷口就是那個賊留下的,難道我能包庇他嗎?」

「那你說說那個賊長得什麼意思,什麼體型。」

「中等身高,體型偏瘦,穿著一身黑色,帶著口罩,不清楚男女。」

北野檀話音剛剛落下,一名侍衛來到北野泊面前。

「老爺沒有找到賊,倒是見到一個狗洞,似乎是最近剛剛挖的。」

北野泊眉頭微皺,來到侍衛說的狗洞面前。

看到這個狗洞形狀,北野泊一腳踹在侍衛小腿。

「你個蠢貨,不會用眼睛看嗎?」

「這個狗洞,估計連你的大腿都鑽不進去,怎麼可能可以容納一個人進出?」北野泊氣急敗壞的說。

「爺爺,或許對方可以縮骨,這樣一切不就都能解釋的通嗎?」北野檀適時開口說道。

「這種概率能有多少,擁有這種特技的存在,能來我們北野家族盜取什麼東西。」

「問你們等於白問,還得先去一趟書房看看裡面有沒有缺少什麼東西。」北野泊說完急匆匆朝里走去。

一行人,行色匆匆來到書房門口,只有北野泊自己進去,在裡面看整整二十分鐘,書房的門打開,北野泊表情正常出來。

「爺爺,裡面有沒有缺少什麼?」

「算是不幸中的萬幸,裡面沒有任何東西丟失,可是這樣更加無法解釋,那個盜賊究竟想要什麼。」

「或許是想要金銀珠寶什麼的,可是讓我發現,什麼都沒做,只能灰溜溜的逃走。」北野檀輕聲說道。

從小在爺爺身邊成長,北野檀最怕的就是爺爺,完全不敢在他面前說謊。

可是現在陸司寒,為將來的榮華富貴,北野檀只能選擇鋌而走險。

「但願真是這樣。」

「手臂上的傷口,看起來割的很深,還是應該好好處理一番。」

「謝謝爺爺關心。」北野檀微微點頭,然後乖巧回到自己房間。

一場鬧劇,就這樣結束。

等到深夜十一點,北野檀包紮完手臂傷口,趁著大家都睡下,潛入北野霧的房間。

北野霧坐在沙發上面,像是早就知道北野檀今晚一定會來一樣。

「事情做的怎麼樣?有沒有在爺爺書房找到松本莓的下落?」

「由我出馬,沒有什麼無法做到的事。」北野霧拿出手機,將一張照片擺在北野檀的眼前。

「就是西郊區的一間廢棄醫院裡面。」

「怎麼是在廢棄醫院,那種地方陰森森的,而且睡在裡面,一點都不舒適。」北野檀嫌棄的說。

「是你根本不懂松本莓,松本莓就是就是喜歡醫院。」

「像她那種陰沉性格,和死人待在一起,比和活人待在一起,或許更能讓她舒心些。」

聽到北野霧的這個形容,北野檀忍不住打個冷顫。

「倒是有件事情,讓人擔心。」

「這次的行動未免過於順利,爺爺去抓賊的時候,怎麼可能連一個侍衛都不守在書房。」

「這有什麼奇怪,看看我的傷口,割的這麼深,爺爺自然相信我的話。」北野檀理所當然的說。

兩人互通消息后,回到房間,靜靜等待第二天的到來。

翌日清晨,陸司寒陪南初到醫院做檢查,北野檀沒有找到陸司寒,只能是北野霧先將這個消息告訴顧凝凝。

後花園,顧凝凝滿是不屑的看向北野霧,想要看看這貨,這次打算從自己嘴中知道些什麼。

「凝凝,這次找你過來,是有個消息想要告訴你的。」

「什麼消息,說來聽聽。」

「是關於松本莓的下落,松本莓就在西郊區的廢棄醫院,只要你們過去立刻就能找到。」

「這是誠意,想要和你認真做朋友的誠意,想要和你說比起雲暮,北野霧絲毫不差。」北野霧認真的說。

「噗嗤~」顧凝凝突然笑出聲。

「怎麼是這麼表情,這個消息不是你們一直都想知道的?」

「所以利用一個假消息,想要知道什麼?」

「是不是想要問問,南初她們真是身份,想要問問南初她們真名?」

「北野霧,可真是虛偽!」

「靠臉吃飯,對其他女生有用,但是對我絕對不可能!」

顧凝凝說完,直接轉身,想要離開後花園。

下秒,北野霧直接握住顧凝凝的手,不準顧凝凝離開。

「什麼意思,凝凝是不是你誤會什麼?」

「起碼我們應該把問題說出來,起碼應該給我一個解釋機會,不是嗎?」北野霧輕聲的說,語氣非常卑微。

「還有什麼可說的,怎麼現在還要賣弄傻白甜人設嗎?」

「北野霧這樣的你,可真是讓我看不起!」

「什麼我都知道,北野泊說的那些話,北野泊讓你接近我的身邊,就是想要套取南初他們情報的事,我通通知道。」

北野霧因為驚訝愣在原地,這件事情只有爺爺和自己知道,顧凝凝是怎麼知道這麼清楚的。

北野霧想要解釋,但是卻覺得解釋不清,因為顧凝凝說的沒有錯,剛剛開始的時候,爺爺的確是這樣打算。

而自己的確是那樣做的,但是隨著深入了解,發現顧凝凝是個什麼樣的性格以後,北野霧就不想欺騙她的感情,或者說是北野霧不知不覺得讓顧凝凝蠱惑。

蠱惑到願意討好一個僅僅只是認識幾天的女人,願意為她欺騙爺爺,盜取松本莓的藏身地點。 “嗯,好的,你的小嘴可真甜。”嫦娥仙子笑了笑,又隨機拍了好幾十張自拍照,挑選了其中她認爲拍得最好的幾張,然後私聊郝健發了過去。

哇咔咔!福利啊,大福利呀,好福利啊!

第一張居然是嫦娥姐姐穿着超薄白紗玉袍,頭髮還是溼漉漉的,趴在牀上,頭往後仰的自拍照!

五官精美,不施粉黛,氣質尤佳,眼眸水汪汪,髮質柔順有型,皮膚白皙如玉,整個一現代版的林黛玉啊!不對,簡直就是滿血復活的林黛玉。

比那病殃殃,死氣奄奄的林黛玉還多了,幾分水靈靈和生機勃勃!美人,果然要自然美才是真的美,不過健康才最美,我去。

第一張,整個一大頭貼,大寫的贊!

第二張看了簡直要郝健流鼻血了!這一張居然是嫦娥姐姐,臥躺着的,正面,全身照。半透明薄款白紗袍居然這麼的上鏡!別假裝正人君子了,郝健的關注點分明就在於,白皙頸脖與撩人鎖骨之間的地方。你懂的。

啊!熱血沸騰,熱血沸騰,熱血沸騰。簡直堪比打遊戲,還要來勁兒。

“呀!郝健哥哥,你怎麼流鼻血了?!!!”睡夢中的妞妞,與郝健心靈相通,特別是關於他健康方面的事,所以他氣血上涌,洶涌澎湃,心跳加速時,說白了就是流鼻血時,就把她給驚醒了。

郝健被這個小妮子突然一驚一乍的,給嚇了一跳。他抽了幾張抽紙,眼睛直瞪着屏幕,都沒有移開過一步,一邊用紙擦着鼻血,鼻子裏的鼻血一邊繼續往外冒,他纔不慌不忙的解釋道:“最近天氣熱上火了,尤其是看到,這場大火,心裏就更火了。”

“哦哦,上火啊那主人你要多吃薄荷糖,多吃西瓜霜。還要多喝礦泉水,少喝啤酒。還要……”妞妞開啓了她的八卦囉嗦模式。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妞妞你早點睡,晚安嘍。”郝健打發到妞妞又繼續,往下面看。果然是旋轉跳躍,我不停歇,照片發過來沒?

第三、四張照片是賣萌的,不是嘟嘴賣萌,而竟然是用那雙大白腿來賣萌,表演雜技。擺出了大字型,和一字型,666啊!!!這柔韌度,這姿勢,就問你一個字,美不美?

足夠撩人了吧,不過人家還有第五張。第五張發過來的時候,手機突然熄屏了。在郝健以爲中病毒的時候,手機的屏幕突然又自己亮了起來。

你猜他看見了啥?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看不到。這個嫦娥仙子也真是夠賣命的了,爲了幾張照片也夠拼的了。真是要啥有啥,但又好像沒啥。點到爲止,奇了!難不成是出來賣的?當然,這裏指的是賣照片的嗎?

最後這一張,這居然是一張,有屏幕那麼大的臀部!!!注意了,是屏幕那麼大的啊!再注意了,她穿的可是半透明爆款白紗浴袍啊?!

郝健的眼睛怕是要廢了。

這福利,大大的好,棒,佳。

在她還打算髮第六張的時候,郝健趕緊打住,這嫦娥姐姐也真是個小白,叫她發照片,她就發。難道他就不怕,她給發了照片郝健不發嗎?

當然,郝健也不是這種類型的人,他連着給嫦娥仙子發去了二三十張照片過去,全都是他精心拍攝好的,有枯井的照片,也有三個寵物的照片。當然,還有額外的大蟒蛇的照片,哈哈,放在最後就是爲了,嚇一嚇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