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聖女身上竟然有這麼多殘靈!」妖月殿大王子嘿嘿笑道。

「你……」而看到玄月聖女如此所作所為,明光洞少主和白蓮花都是臉色蒼白了一下。

現在在荒古遺迹中,殘靈無疑是最搶手的東西,所有人都是奔著殘靈而來的。數十個殘靈就這麼暴漏在空氣中,這麼誘惑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擋。

明光洞少主咬牙切齒,六耳小聖和妖月殿的兩位王子都在那裡看著,殘靈一出,這兩個人肯不會再置身室外了。

果不其然,正如明光洞少主所料,妖月殿的兩位王子最先動了,追逐幾個殘靈而去。

六耳小聖也動了,衝天而起,追逐殘靈而去。

「呵呵呵呵呵~~~你不是想要嗎?我全都給你!」玄月聖女冷笑。

「該死!蓮花,動手!」明光洞少主終於也等不下去了,重劍一掃,將一片虛空浸滅,把幾個殘靈困在了裡面。

而另一邊,迦葉和太2真人也出手了,眼睜睜的看著這麼多殘靈暴漏在空氣中,如果再不動手的話,那就真的成傻子了。這年頭兒,什麼人品不人品的,關鍵時刻,素質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迦葉和太2真人瞬息間出現在戰場上,太2真人最為乾脆,抬手一把將兩個殘靈抓在手中。

「滾開!你們是誰!」明光洞少主喝道。

「怎麼?殘靈是你家的嗎?」迦葉淡淡道。

「敢跟我們搶東西,你們是找死嗎?」白蓮花也走過來,凶神惡煞的喝道。

迦葉笑了笑,抬手浸滅虛空,足足四個殘靈被禁錮住,而後太2真人果斷出手,祭出了那枚金色的葫蘆,將這四個殘靈全都裝在了裡面。

「住手!!我看你們是在找死!!」明光洞少主大喝一聲,破均重劍猛地朝著迦葉輪動過來,沉重的減壓落下。

「哼!」迦葉冷哼一聲,九幽神鐵出現在手中,同樣一棍子倫動去,九幽神鐵化作了山嶺大笑,與破均重劍撞在了一起。

「轟隆!」

一聲沉悶的巨響,響天徹地。

九幽神鐵一下子將天地敲的天地顫抖,明光洞少主臉色猛的一變,身體向後退了出去,那沉重的一擊,竟然讓他整條手臂都在發麻,破均重劍險些脫手飛了出去。

此刻,明光洞少主不禁詫異的望向迦葉。

要知道這破軍重劍可是神器中的極品,即將進階為聖器,這一劍足以可以將天空全部撕裂。憑藉這把重甲,明光洞少主稱霸了海域多少年,無人能敵,更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住破均重劍一擊。

但迦葉竟然如此簡單的就給破去了,而且所造成的這股反震之力,連破軍重劍都快飛出去了。

迦葉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開什麼玩笑,這九幽神鐵雖然不是聖器,確實鑄造洪荒神兵的主材料,而且還在上古魔猿的手中經過無數歲月的淬鍊。即使是神器也無法與其堪比。更何況迦葉的體魄何其強大,誰能相抗?

「暴!」

一朵白蓮出現在迦葉的頭頂上方,白蓮花一臉冷笑的喝道。

但他的聲音還沒有落下,迦葉比他出手更快,屈指點出,一指頭將那朵白蓮點了個細碎。 肆虐的能量波動,迦葉一指頭破碎了白蓮花的神通,白蓮洞府強大的神通在迦葉強大的體魄面前,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白蓮花臉色一變,駭然的望著迦葉。

迦葉兩次出手,先後破去了明光洞少主和白蓮花兩人強大的神通,這種強勢的手段,一下子把明光洞少主和白蓮花兩個人給震住。

這時候,太2真人已經將殘靈收集的差不多了,他浸滅了一片虛空,竟然一下子將七枚殘靈收集到手。而另一邊,六耳小聖和妖月殿的兩位王子也把剩餘的殘靈收集到收了。

玄月聖女一共放出了三十枚殘靈,其中有七枚落到了太2真人的手中,其餘的大部分竟然都在六耳小聖的手中。

妖月殿的兩名王子臉色鐵黑,憤恨的盯著六耳小聖,顯然,他們之前在爭奪殘靈的過程中在六耳小聖手底下吃癟。

「哼!」面對妖月殿兩位王子仇視的眼神,六耳小聖冷笑一聲,渾然當做沒看見,只是把目光聚集在後來出現的迦葉和太2真人的身上。

「你們……」明光洞少主幾乎要氣瘋了,臉色翠綠翠綠額的,這三十枚殘靈,他們只得到了幾枚而已。

六耳小聖和妖月殿的兩位王子也就算了,畢竟都是海域大勢力的人,尤其是六耳小聖,那可是海外鼎鼎大名的高手,一身修為甚至都要超過了他的父親,面對這樣的人物,他們也不好發作。

而偏偏半路上殺出來兩個程咬金,迦葉和太2真人突然出手,也撈到了大量的好處。

「是你們!」而這時,妖月殿的兩位王子也看到了迦葉,瞳孔中頓時布滿了血絲,兩道殺人的目光朝著迦葉這邊投了過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沒想到在這裡又遇到了你們。」妖月殿大王子面部的肌肉狠狠地抽搐著。

之前在百族大會上,迦葉不但當著整個海域所有高手的面殘虐了他們,而且還奪走了妖月殿最強的神器黃金戰船。為了這事,兩人回到妖月殿之後,被妖神王狠狠地懲戒了一番,可謂是受盡其辱。

「找我做什麼?還沒打改你?」迦葉冷叱一聲說道。

「你…….」妖月殿兩位王子都是為之氣結,要不是打不過他,這兩個人早就衝上去了。

「哼!不用你猖狂!這次我父親親自降臨了荒古遺迹,你以為你還能逃得掉?」妖月殿二王子道。

迦葉和太2真人不以為然,迦葉這次本來就是奔著妖神王來的,正愁找不到他呢。

不過迦葉心中卻不敢放鬆警惕,妖神王在海域中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一身修為通天,已經步入了大神通四階的地步。真要打起來的話,光靠迦葉本身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懶得跟你瞎JB廢話!」迦葉很乾脆,直接祭出了黃金戰船,和太2真人登上了戰船,朝著遠處駛去。

「哪裡走!這次你是逃不掉的!!」妖月殿兩名王子大聲吼道,而王子率先出手,他們好不容易找到迦葉,怎麼可能會放過他?

更何況這次荒古遺迹之行有妖神王做後盾,他們什麼都不怕,當先想要攔住迦葉的去路。

「哼,二貨。」對於妖月殿二王子的表現,一旁的六耳小聖看在眼中,只是發出一聲冷笑,而後轉頭飛走。

「轟隆!」

妖月殿二王子手中祭出一件秘寶,震碎蒼穹,那是一口血色的磨盤,狠狠地朝著黃金戰船壓了過去。

「嗷!」

一聲龍吟之聲,一道青色的刀光從黃金戰船上飛了出來,一下子將那口血色的磨盤斬碎。與此同時,一隻金色的大手掌狠狠地抓了過來,將妖月殿二王子給攥在了掌心中,帶到了黃金戰船上。

「砰!」

迦葉將妖月殿二王子一巴掌拍翻在船上,一腳踩了上去。

「二弟!」眼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人生擒活捉,妖月殿大王子也不能善罷甘休,朝著黃金戰船沖了上去。

但就在這時,一張道符從船上飛了出來,道符轉眼間化作了一道火光,一下子把妖月殿大王子給彈飛出去。

「叫你們老子來見我!!」黃金戰船遠遠駛去,傳來迦葉的聲音。

「可惡!!」妖月殿大王子拳頭緊握,滿臉的黑線,額頭上更是青筋暴起。

但此刻他卻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被迦葉擄走,打又打不過,他還能做什麼?

不過此時此刻最鬱悶的要數明光洞少主和白蓮花兩個人了,他們辛辛苦苦的在這裡伏殺玄月聖女,到頭來殘靈卻全都便宜了六耳小聖和迦葉他們,怎麼不讓他們鬱悶?都快吐了血了。

……..

黃金戰船上,迦葉將妖月殿二王子一身修為封住,扔在地上,又在上面狠狠地踩了兩腳。

妖月殿二王子吃痛的慘叫兩聲,殺人的目光盯著迦葉,冷笑道:「你就猖狂啊,就算你殺了我,父親也不會讓你活著走出荒古遺迹的。」

「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你那位偉大的父親是怎麼死的!」迦葉也報以冷笑,又在妖月殿二王子的身上踩了兩腳,道:「我問你,女帝星月鐲是不是在妖神王的身上。」

「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妖月殿二王子氣勢依舊很強硬。

迦葉冷笑一聲,道:「道爺,你們道家秒術中有什麼法術是可以讓人生不如死的?」

「多得是。」太2真人邪笑一聲,道:「挖眼睛割耳朵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小兒科,我們道家有一種折磨人的辦法,將他的元神給拘謹出來,然後用三昧真火煅燒,不過卻燒不死,讓他忍受分人的折磨。如果可以的話,把它的元神磨成粉,給女子做滋陰藥物,效果很好的哦~~~~」

「怎麼用?」

「塞進去!」

「靠!你確定這是你們道家的秒術?」迦葉這時候都有些不相信了。

妖月殿二王子也是臉色慘白,他是不怕死,但要忍受這種非人的折磨,而且無窮無盡,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了的。尤其是太2真人最後一個辦法,簡直是對他最大的羞辱,換做是任何一個人都承受不住。

「說不說!!」迦葉再次喝問。

「哼!」妖月殿二王子冷笑一聲,道:「就算在又怎麼樣?父親一出手,你們全都要死,女帝星月鐲更不會落在你們的手中!!」

迦葉點點頭,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而後施展神通將妖月殿二王子禁制住,扔進了船艙中交給妖月器靈看管。

太2真人看著迦葉,思慮良久,道:「你是怎麼想?抓了妖月殿的二王子,是不是相逼妖神王現身?」

「嗯!」迦葉點點頭,道:「有位朋友在他手中!」

「妖神王可是個厲害的角色,有著大神通四階的修為,你確定你能斗得過他?」太2真人也皺起了眉頭,連天不怕地不怕的他都感覺到了這件事情頗為棘手。

「明的當然不行。」迦葉道,將龍刀刀柄陶了出來握在手中,而後轉頭道:「道爺,這次恐怕真的是需要你來幫忙了。」

「說吧要怎麼做??這麼熱鬧的事,我自然要插一腳。」太2真人考慮了一下說道。

「你得到了荒神的傳承,有什麼辦法可以困殺住一位大神通四階的高手,比如說……」迦葉想到了之前在南域所使用過的困龍陣,同樣的辦法,或許可以再度搬上舞台。

……..

迦葉他們回到了狐族,對沐芊芊告知了一聲自己的想法,他要離開一陣子,暫時和沐芊芊他們分道揚鑣。不過迦葉答應,一定會回來找她,關於復活狐族先祖的事情,迦葉一直都沒有考慮清楚,也沒有給沐芊芊一個肯定的答案。

黃金戰船駛向了遠方,消失在海平面上。

接下來的三日,整個荒古遺迹掀起了一番風雲,在尋找神靈古魂之餘,又一件新的風波。

妖神王在荒古遺迹突然現身,驚人的氣勢震驚了荒古遺迹中的所有修士,他放出狂話,就算把整個荒古遺迹翻個底朝天,也要找出一名人族修士,不讓他活著走出荒古遺迹。

漸漸地,大家都知道了這其間發生的事情,據說好像是一名大陸來的人族修士得罪了妖月殿,並且綁架了妖月殿的二王子,想要比妖神王現身。

這件事情很快的被傳開,許多人都震驚不已,膽敢綁架妖月殿的王子,這等於是在當面向妖神王叫板。放眼整個海域,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的少之又少。就算是七十二洞的人,都要給妖月殿幾分面子,畢竟妖月殿也算是海上一霸。

「聽說了嗎?有個大陸來的人族修士向妖神王當面叫板,並且綁架了妖月殿的二王子,這是要比妖神王出手啊。」

「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連妖神王都不放在眼中。」

「你真的確定是個人族修士嗎?現在人族和海域開戰,人族修士怎麼可能還敢到海域來撒野。」

「千真萬確,據說這名人族之前在百族大會上大鬧過一通,將妖月殿的黃金戰船搶走,現在又綁架了妖月殿的二王子,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

「妖神王現在現身了,到處追殺這名人族修士,連尋找殘靈的心思都沒有了。」

豪門遊戲:女人,別想逃 許多人都在討論著這件事,然而又過了幾天的時間,終於有人發出了消息,公布了迦葉的身份。

迦葉,南明大陸南域人,在大陸被冠以魔頭稱號,自出道以來,挑戰南明大陸各大勢力的傑出傳人,后又獵殺神之子,曾在南明大陸鬧出一番風雲。

當眾人得知這一消息后,不得不感覺到震驚,他們不是沒有聽說過有關神之子的事情,那是真正的洪荒大神的子嗣,連神之子都敢獵殺,不得不說這個叫迦葉的人族修士確實有點實力,也有幾分膽識。

「到底是誰放出了這個消息?為何將這個人族修士調查的那麼清楚。」

「是六耳小聖!」 當迦葉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驚訝了一番,沒想到六耳小聖去調查自己了。

其實想查處迦葉的訊息並不是很難,現在海域和大陸正在開戰,七十二洞哪個勢力不在海域大軍中有點耳目?只要稍微在大陸打聽一下,迦葉的名號在大陸又如此的響亮的名號,想要知道他的消息其實很容易。

「想不到你再大陸挺有名的。」太2真人說道。

「身為人族修士,難道你沒有去過大陸嗎?」迦葉感覺到太2真人的話有些奇怪。

「那個……很少,很少。」太2真人慾言又止。

當天,迦葉他們又得到了一條消息,妖神王出現在三千里以外的海域中,一擊將整個血海空出了數百里的真空地帶,將所有的海水倒卷向了天空,足足凝聚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他這是在彰顯自己的實力,想要給迦葉一個下馬威。

並且妖神王放出狂話,只要迦葉敢出現,一定將他的元神生吞了。

這幾日,妖神王為了尋找迦葉可謂是用盡了手段,看樣子他是鐵了心的要把迦葉尋出來碎屍萬段了。

不過這段時間迦葉都沒有露面,似是在調妖神王的胃口,任由妖神王如何的狂言誑語,迦葉和太2真人就是不露面。甚至外面一些修士都在討論這件事,覺得迦葉畏懼了妖神王的力量,不敢出面了,做了縮頭烏龜。

畢竟人家妖神王的實力在那裡擺著呢,四海之內沒有幾個人敢真正的與他為敵。

不過迦葉不怕,讓妖神王就鬧去吧,反正他兒子在自己的手上,什麼時候把你逼得狗急跳牆什麼時候算完。

逍遙派 但迦葉卻失算了一點,他沒想到妖神王找上了狐族的麻煩,他知道迦葉和狐族有些聯繫,前往狐族探聽自己的消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差點將狐族的連環戰船都打沉。在為難的關頭,幸好沐嵐和沐涵兩人拼了性命之威,放出了一縷狐族先祖的力量,才把妖神王給震懾走。

「難道我們就一直這樣躲著嗎?」太2真人問道。

「當然不是,先找個合適的地方。」迦葉說道,駕馭著黃金戰船行駛在海面上,而且這段時間迦葉隱隱感覺,自己的修為似乎有了突破的跡象。

他現在是大神通二階大圓滿的境界,經過這段時間的連番交戰,再加上淬鍊神通之體所得到的好處。迦葉隱隱感覺,自己即將突破到大神通三界,邁出那一步。

不過這種感覺虛虛實實,飄飄渺渺,即使迦葉往後拖了很多天,但最終還是沒有抓住那一絲明悟。

終於,迦葉還是決定出手了,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妖神王已經一步步逼近,不出多少時間,那孫子肯定能發現自己和太2真人的線索。

這一次,妖神王為了能找出迦葉,可謂是出動了所有的力量,足足派出了數百名妖月殿的高手,鬧得沸沸揚揚,現在妖神王鬧出的風波簡直要比尋找殘靈的風波更加吸引人眼球,所有人都想看看這個大陸來的魔頭,到底要怎麼對抗。

「轟隆轟隆轟隆!!」

妖神王帶領著數百名妖月殿高手橫跨整個天空,他們已經得到消息,迦葉他們必定會經過這條路線,特意在這裡伏殺。足足數百名妖月殿高手全都隱匿在虛空中,等待著迦葉和太2真人的到來。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的時間過去。

終於,在海平面上出現了黃金戰船的影子。

無聲無息間,妖月殿的數百名高手悄悄潛伏了過去,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不得不說這些高手都是妖神王精挑細選出來的,將氣息隱藏的無聲無息,沒有一絲蹤跡,就算是高手也發現不了。

黃金戰船駛來,迦葉站在船頭,眉頭不自覺的皺在了一起,眼神中閃過一絲光芒,看不出是什麼神情。

太2真人站在迦葉的旁邊,環視周圍,道:「情況有些不妙啊。」

「是啊!他比我們預料的要提早動手了,而且……」迦葉眉頭越皺越緊:「而且來得全部都是高手!」

「轟!」

而就在這時,虛空裂開,一道道神光從裡面鑽了出來,足足數百人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將迦葉所在的黃金戰船困在其中。一股滔天的氣勢涌動,數百名高手,其中大神通者不在少數,這麼多個強大的氣息合在一起,氣勢足以懾人。

「吼!吼!吼!」

上百隻巨獸在嘶吼,其中有不少大神通者都是騎乘者巨獸,踩著虛空而來。

「人真不少。」迦葉道。

「人族螻蟻,這片海域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一聲大吼,這數百名妖月殿的高手中走出一名領頭人,一身黃金鎧甲,手持長槍,金光四射,槍尖直指著迦葉。

強大的氣勢一覽無遺。

這是一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看樣子在妖月殿有著不低的身份,他的修為基本上已經可以和妖月殿的兩位王子相提並論了。

「殺!殺!殺!殺!」

喊殺聲震天,天地間充斥著一股肅殺之氣。

「人族螻蟻!放了我妖月殿王子!!」那名大神通三界的妖月殿高手大聲喝道,長槍斜指蒼穹。

「想要要回你們的王子?哈哈哈哈,可以!」太2真人哈哈大笑,而後一扯掛在黃金戰船上的帆布,露出了慘烈的一幕。

妖月殿的二王子被十幾把飛劍定在了上面,渾身上下一絲不掛,鮮血淋漓,凄慘無比。那披頭散髮的摸樣,如果不是能感覺他的元神波動,甚至已經和死了差不多了。

「你們……你們竟然如此對待殿下!!」那位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臉上變色,嘴角狠狠地抽搐著。

「在你們眼中他是王子,在我眼中,他不過是個階下囚而已!!」迦葉冷笑。

「你們會不得好死的,區區人族螻蟻,也敢和我們福地洞天相抗衡!」那妖月殿大神通三階高手喝道。

「馬上你就會和你們的殿下是一樣的下場。」迦葉冷聲道:「你們的妖神王來跟我說話!」

大醫凌然 「就憑你?哼,憑你哪有資格見我們的王,神王一根手指就能壓死你!」那妖月殿大神通三階高手說道。

「去他妹的,還敢稱之為神王!」太2真人不以為然的輕叱一聲。

「那你就等著受誅吧!!殺!!」那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高手大喝一聲,手中的長槍猛地落下。

「殺!」

頓時間,喊殺聲震動四野,數百名妖月殿高手一擁而上,全都沖了上去,強大的氣勢讓這片海域都震動起來。

迦葉冷哼一聲,龍刀刀柄握在手中,催動黃金戰船衝天而起。那原本浮在海面上的黃金戰船一飛而起,行駛在虛空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